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少女前线:AN-94

少前编辑组正在建设中,欢迎有爱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编辑事务群 684258656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线编辑组
  • 【诡疫狂潮】黑暗阴影悄然蔓延,新型瘟疫席卷格里芬,而它的成因与传播途径,一切都是未知……等待着人形少女们的,将会是怎样的怪异谜团?10月17日至11月7日,全新关卡开启,等待您揭秘。
  • 【圣捞】在10月17日维护后-11月7日10:00期间,在活动战役中和指定敌人战斗获取S胜或战役结算获取S胜,将有几率救援对应战术人形!
    • 【变质的断音:KSVK】 【开袋惊喜:CZ2000】 【赏味期限:蜜獾】 【防腐剂:P22
Logo Kalina 2.png
欢迎您来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线专题!您可以在此查阅有关《少女前线》的游戏资料。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少女前线相关条目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请不要在评论区发表包括但不限于引战、人身攻击等不恰当的言论。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Girlsfrontline.png
指挥官,您好,AN94,从现在起将听候您的命令……请问……啊不、没什么,请不必在意……
AN-94
Gf an94 3.jpg
作者:@多元菌
基础资料
本名 5.45毫米尼科诺夫突击步枪1987年型
别名 “阿巴坎(Abakan)”
发色 银发
瞳色 碧瞳
声优 沼仓爱美
萌点 百合
类型 突击步枪
稀有度 ★★★★★
原产国 俄罗斯
研发商 伊孜马什ИЖМАШ(Izhmash)
研发日期 1978年-1986年
生产商 卡拉什尼柯夫集团
服役期间 1997年-至今
亲属或相关人
根纳季·尼古拉耶维奇·尼科诺夫
长官:安洁莉娅
“忤逆”小队(Defiance Squatron):AR-15M4A1AK-12
相关图片


AN-94是由云母组研发、数字天空发行的战术策略养成类游戏《少女前线》(英:Girls' Frontline)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于2018.2.8加入游戏。

目录

历史原型

于1978年,苏联国防部宣布了一项旨在作战品质上超越AK-74的自动武器的创作竞赛。主要目标是提高射击有效性, 包括处于移动射击、跪姿或无支撑点等不利的条件下。作为初步的研究结果,计画打算朝“转移射击后座力”的方向作进一步发展。

在1981年,该计画被宣布为“阿巴坎”,共有12种不同型号参加了这场竞赛。根据比赛结果,由尼科诺夫老爹开发的AS(Avtomat so Smeshchonnym impulsom偏移bias后座冲量自动步枪)自动步枪被认为是最有展望的设计。到了1986年,尼科诺夫的步枪被修改并命名为“ASM”(上述者的现代化改进)。

在1991年,ASM在塔曼师手上通过了国家测试。结果显示,在和AK-74的比较当中,固定流程中的开火射击精度明显增加了,这甚至也包括在不利测试条件下的表现。依照测试结果,她被推荐采用,不过,当时该过程拖延了。

在1997年,ASM以“5.45毫米尼科诺夫突击步枪1994年型(AN-94)”的名义被俄罗斯军方采用。这种突击步枪被授予了她所赢得的比赛之名—阿巴坎。自1998年以来AN-94开始在伊热夫斯克机械制造厂进行小批量生产。

尽管最初计画(1980年代时)是对部队中的自动武器做全面换装,但时至今日,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的改型仍在使用当中,该枪的机械复杂性和经济原因都是原因之一。

该枪具有精度高和散布密集высокой точностью и кучностью стрельбы[1]的特点,其射击散布能够达到:在两发点射射击时,优秀的射手能让两发子弹在100米的目标点上穿过同一个孔然而这点在2019年3月12日被卡拉什尼科夫集团官方专题作者在节目视频中否认。高频的两次射击正面地影响了两发彼此的精度和开火效率。

比起单发射击,其杀伤力、停止作用和穿甲能力显着增加了,击杀受保护目标的概率随之增加了。(注:该译文来源为维基百科(这意味着可以被任何人添加内容),最初该说法来源是哪里不太可考,考虑到根据大多数描述并不是所有射手都能将两发弹打入同一个孔以及网路上找不到实际打出这种结果的确切视频,此说法应视为网路迷思予以保留)

开火过程中的后座力不会影响到射击精度,可以做到在枪托不抵肩的情况下进行花式精准射击。但,应该注意的是,后座冲量的延迟只能补偿前两发子弹的后座。在持续开火时,这项补偿效果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而在这个状态下AN-94的精度可能只有和AK-74差不多的水平。(根据《尼科尼科尼诺夫的自动步枪的技术特点与使用说明》«Техническому описанию и инструкции по эксплуатации Автомата Никонова»,当射击时,射击组件不会运动到机匣的最后方,因此,并不会撞击到机框底部,并且,射击是在组件位于前方位置时触发。枪栓组件也位在机匣内部并且不直接与机框底连接。这些都能证明就算在长时间开火而非只在前两发高频射击时,AN-94都能比AK-74更稳定,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能由AN-94的持续射击散布组来回答。)

在单发射击模式下,由于瞄准基线较长,AN-94的表现比AK-74略好。

AN-94的缺点包括设计复杂度高:拆卸时分为13个部件,其中有两个弹簧,一条钢缆和一个滑轮。但,特别令人赞叹的是,尽管设计复杂,尼科诺夫也成功设法在他的女儿身上实现了非常高的可靠性。到发生首次故障为止,平均射击的次数约是四万发;相对而言,TKB-0146由于可靠性不足而在测试中败给AN-94。[2][3]

其枪口补偿器很有效果,但它的清理非常不方便。

也有意见指出,AN-94只因为她的短点射精度就赢了比赛,而且没人注意到其它的性能特点,她的胜利不是真正的,真正的精准之王是斯捷奇金的TKB-0146,而且对于其它采用“平衡后座系统”的那些对手们也并未采取测试行动。

原型数据

重量:
3.85公斤 (不含弹匣)
4.2公斤 (带弹匣和光学瞄准镜1PN29)

全长:
943毫米 (枪托展开)
728毫米 (枪托折叠)

枪管长:405毫米

弹药:5.45×39毫米

工作原理:旋转闭锁式枪机,导气式,自由后座原理

射速,发/每分钟:
600 (全自动)
1800 (两发点射)

枪口初速:900m/s

有效射程:700米

供弹方式:AK-74式30发或45发弹匣,或60发四排式弹匣。

游戏内该人形获得界面参数表
  • 以下数据可能有所误差,且仅代表游戏内观点,仅供参考。
TypeAssault rifle
Weight3.85kg(8.49lb)
Length943mm(37.1in) stock extended
728mm(28.7in) stock folded
Barrel Length405mm(15.9in)
Cartridge5.45×39mm
ActionGas-operated
Rate of fire1800(2 round burst) or 600(full auto) rounds/min
Muzzle velocity900m/s(2,953ft/s)
Effective firing range700m
Feed system30,45 round AK-74 compatible box magazines
60-round Casket magazines
SightsIron sights
700mm(27.6in) sight radius optional optics

游戏数据

AN-94
图鉴编号:No.205 稀有度:★★★★★
原型原产地:前苏联 
/俄罗斯联邦 
枪械类型:突击步枪
CV:沼仓爱美 人设:多元菌
属性值(成长:SS)
生命 (B) 58→116×5 伤害 (B) 17→55
回避 (B) 5→48 命中 (S) 7→67
移速 12→12 射速 (B) 48→76
暴击率 20%→20%
作战效能
207 → 3939
携带消耗
弹药 20→60 口粮 20→60
技能 技能描述
人偶扳机 变更攻击目标时会造成两次伤害
开启技能期间每次攻击都会造成两次伤害,持续3(5)秒
前置冷却:6秒,冷却时间:10(8)秒
增益
影响格
效果 冲锋枪有效
命中上升55%,回避上升16%
入手方式
开发 04:09:00
掉落
其他
默认立绘
正常
重创
Laugh
Sad
Surprise
Angry
换装立绘
潜水钟与人偶
正常
重创
沉默嫣红
正常
重创
故事

备注

  • 手枪扩编后影响格效果将获得提升。
  • 橙色字体标记的数据,如无特别注明,均为改造后数据。
  • 属性值中数据分别为1级属性→100级满扩属性(生命为满级单体人形属性再乘以五)→改造三阶属性
  • 括号内数据为该项能力所能达到的最大值(满扩或者满技能等级时)。其中技能以及影响格中,箭头指向的数据为改造后的数据。
Q版动画

 

AN-94相关

官方设定

来自忤逆小队的新型精英人形,她坚信自己是AK12的附属品和参考物,一直默默为她提供着帮助。对任何人、任何笑话或者不幸都只能摆出冷淡僵硬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掩盖了自己原本丰富细腻的内心活动。但她的行动会证明一切,就算是个笑不出、哭不出的人偶,她依然不屈不挠努力前进着。
——战术人形百科:五星突击步枪“AN-94”[4]
AN-94官方设定

 

咖啡厅故事-AN-94“潜水钟与人偶”

……

AK12,听得到吗?我在这片区域发现了其他人形的信号。

AK-12:收到。信号判别是格里芬,不用担心。

AN-94:明白了。

……但是,如果对方也来回收我们的任务目标的话……

AK-12:嗯……的确也有这个可能性,不用在意,这件事交给我就好。

AN-94:好。我会继续去搜索。

还有其他追加的指令吗?

AK-12:没有了。

你适当地放松一点也没关系,任务给的时间很宽裕。

AN-94:我不明白怎么算是放松。

而且,我们有的时间并不充裕,还有其他事要做。

AK-12:…………

AN-94:……这不符合你的想法吗,AK12?

那我会试着学习一下放松的事。

AK-12:你多少也可以有点自己的判断,独立思考一下吧。

你觉得放松是什么样的?

AN-94:放松吗……定义是“对事物的注意或控制由紧变松”。

也就是说,我应该休眠?换一个任务执行?调整任务节奏?

AK-12:……意料之内,毫无趣味的回答啊。

AN-94:但是……人形的行为都是设定好的逻辑。

AK-12:你说的也没错,这毕竟也不是说说就能改变的事情呢。

我看见格里芬的那位指挥官了。
稍后再见,自由行动吧AN94。

……AK12挂断了通讯。

AN-94:自由行动?AK12?

AN-94:……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总之……先继续在水里再找找吧。

AN-94:AK12,我在附近的海床没有发现任务目标,现在开始往浅滩的方向搜索……

(浅滩……唉……也就是那些格里芬人形活动的区域……)
(从近处的信号来看有一个人形跟一个人类在一起,还有一个是……)
(咦?贴在她们旁边的……那是……)

AN-94:……

(只过去看一下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AN94尝试在水中靠近了一点。

AN-94:(那是……)

人类的声音:原来那不是【无助】啊……

女性的声音:唔?指挥官您说了什么吗?

人类的声音:啊,没事没事。

今天倒是让我了解到,FAL是那种会去探索未知的人形呢。

AN-94:(那是……!)

……AN94的目光隔着海面,看见了一只白色的貂懒洋洋地挂在游泳圈的边上。

AN-94:(它在睡觉吗?现在靠过去我会吓到它吗?)

……AN94在水下盯着它看了一会后,决定将探出了水面,手向那只懒洋洋的白貂伸了过去。

FAL:哇啊啊啊啊——这是什么!!!

AN-94:(啊!糟糕,先被人形发现了!)

(明明就只差一点就能摸到———)

FAL:(大喊)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FAL反射性地举起了手上的枪。

AN-94:(都是我的错……这其实都是不必要的!)

……AN94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枪。

站在一旁的指挥官一看见两人陷入对峙,立刻纵身将游泳圈上的FAL扑进了水里。

AN-94:(咦……指挥官为什么要……?)

FAL:指挥官大人哇唔咕噜咕噜咕噜……咳咳!

AN-94:(啊……白貂……!)

(白貂沉下……咦?它竟然会游泳!为什么还这么灵活!)
(既然掉进水里了……那就……那我就……)

FAL:指挥官!您都干了什么啊!我的冰沙差点进水了啦!

还有刚刚那是什么!有有有只手——

指挥官:——是海怪!

FAL:……哈啊?

……

隔天早上,海滩附近的隐蔽处。

AN-94:……摸起来确实很软,不知道她们今天是不是也下水了呢?

指挥官:还会想再摸一次吗?

AN-94:不……AK12没有给我这样的指令。

……咦?指挥官,您为什么在这里?

指挥官:别小看我啊,这样的据点要找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菲儿的手感很好吧?

AN-94:菲儿?

指挥官:FAL那只貂的名字,我猜它是只雪貂。

AN-94:我……当时戴着手套,没有特别的感觉。

但是柔软度适中,我想毛发应该也是很光滑的。

指挥官:我曾经也想摸摸看那只白貂,但除了FAL不肯之外,它也是死命在远离我。

哎呀……越说越羡慕你了。

AN-94:我那时候只是想确认一下……

指挥官:FAL被你的举动吓到了。

虽然最后相安无事,但当时的情况真的很危险,你们都要打起来了。

AN-94:我接近那个人形和貂的确不是任务中的一部分,我已经将检讨报告交给AK12了,我拖累了她……

指挥官:没这么严重啦,最后结果没什么不好就没事了。

12应该也不会不理解,她没责骂你吧?

AN-94:……没有。

指挥官:看你困惑的表情,她还对你说了什么事情吧?

AN-94:AK12她……

她没有责骂我,还说接触那只貂挺好的,如果我能透过它和其他人多交流就更好了,但是我不懂……

指挥官:她很担心你,那你的想法呢?

AN-94:我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可能这就是我不如AK12的原因。

我是为了AK12才被制造出来的,她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脱离她进行独立的思考,和违反命令没有区别。

指挥官:(小声)这就是她所担心的事情啊。

关于这件事,AK12是怎么说的呢?

AN-94:AK12她说……我们的未来太模糊了,即使是忤逆小队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机会。

但我认为,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是AK12解决不了的,我只要听从她的安排就好了。

指挥官:如果我是和你说这些话的人,我一定会很希望你能自己理解那番话。

你有没有想过不依赖AK12的指示,只靠你自己判断最佳答案呢?

AN-94:AK12曾经要我做类似的事情……

“你多少也可以有点自己的判断,独立思考一下吧。”……她是这么说的。还让我思考放松的定义。

指挥官: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

AN-94:但放松不就是休眠或者转而进行另外一个任务的意思吗?

指挥官:你认为是,那就是了。

至少这是你自己下的结论,那就相信它吧。

AN-94:但是AK12说———

指挥官:虽然我还是不知道忤逆来这里的目的,但是摸到那只白貂菲儿,并不是12一开始让你做的事情,我猜对了吗?

AN-94:……不是。但是那件事并不是……

指挥官:这些驳斥也是出自她的命令吗?

AN-94:……

……不是的。

指挥官:我想你已经迈出第一步了。

AN-94:……我还是有一些地方无法理解。

我说出这些话,也是遵循着基本的逻辑吧?
我难道……

指挥官:还有一点时间,你可以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

AN-94:……不,没什么了。谢谢您,指挥官,没事了。

指挥官:好吧,时候也差不多了。

AN-94:……

G36:指挥官?我找了您半天,原来您在这里。

所有人都已经集合完毕了,请问是否现在回去?

指挥官:好,我这就去。G36你已经没事了吗?

G36:请不用担心,我的状态很好。

指挥官:好,走吧。

格里芬离开以后,沙滩的巨石边。

AK-12:AN94,你那边情况如何?

AN-94:啊……是的,回收完毕。

虽然从现场痕迹观察,是昨天刚刚被什么人丢回海里的。
但是目标物状况良好,正在执行保存方案。

AK-12:上头要我们花心思从海底捞上来的就是这个啊……跟照片上看起来一样都像没有价值的残骸,有什么好研究的。

94,你在想其他的事吗?

AN-94:不,我在放松。

AK-12:是放松吗?真有趣,你学会了啊。

AN-94:……这个是放松吗?感觉影响到了效率。

AK-12:你至少否认一下啊。

AN-94:既然是AK12这么说,那应该就是正确的。

AK-12:真是的,这不就回到原点了吗?

一点意思也没有。

AN-94:……是这样吗?

方案执行完毕了,AK12。

AK-12:好的,接下来就等其他队伍来接我们吧!

还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吗?

AN-94:我遇到了格里芬的那位指挥官。

指挥官对我说了和你差不多的话,让我试着独立思考。

AK-12: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啊,我没看错呢。

那么,你的想法呢?

AN-94:我反驳了指挥官,但指挥官也反问了我。

我的心智没有预设指挥官遵循的逻辑条件,看似正确,但又有我无法分析的悖论。

AK-12:这不是更好吗?

更多地思考吧,AN94。你可是和我一起出生的新锐人形。

AN-94:……要怎么做?

AK-12:我不知道,这是每个人形自己的事吧?

AN-94:明白了。

……

AN-94:(但是,这种说不出的迷惑感,到底是……)

(独立思考,又是什么样的概念?)
(搞不明白……但又好像有了一点头绪。)
(下一次和指挥官见面之前,我能得出答案吗?)
咖啡厅故事-AN-94“沉默嫣红”

……

AN94:呼叫安洁,收到请回答。

按照紧急预案B的撤离行动完成,相关器材的安放位置已上传至共享信息库。
是否再次和你们汇合?请求下一步指令。

安洁:收到。任务完成,立即自行撤出这个区域,AN94。

AN94:收到,立即执行。

安洁:然后——

自由活动吧。

AN94:……什么?

安洁:我们的事情已经做完了,AN94。

这次任务结束后,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就当作这是假期,好好放松一下吧。

AN94:但是……

AK12:偶尔休个假不也挺好的吗,AN94?

AN94:……嗯。

……某处安全屋内。

AK12:AN94。

AN94:我在。

AK12:安洁刚才给我们的命令是什么?

AN94:“这次任务结束后,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

AK12:所以,你认为一直紧紧跟着我也是自由活动的一种吗?

AN94:你不开心了吗,AK12?

我很抱歉……

AK12:不算是。

我说,AN94。每个人形生来就有自己的使命,对吧?

AN94:是的。我是为了你才被制造出来的。

AK12:会截断我的谈话策略……你变得比之前更灵活了嘛,AN94。

AN94:这是和指挥官学到的技巧。但我想,我现在不应该说谢谢夸奖。

AK12:没关系,你说了我也不会介意的。

AN94:AK12……我的做法不对吗?

AK12:为什么这么想?

AN94: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AK12:并不是不高兴,AN94。

我只是觉得,你需要调整现在的状态——在战斗的时候就全神贯注,在不战斗的时候就应该学会放松。

AN94: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算是放松……清理内存算吗?

AK12:真的不知道吗?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AN94:不可能,我的表情管理一直……

……你在对我用诈术吗,AK12?

AK12:你的进步真的不小。

但我依旧认为你是知道如何“放松”的,以前遇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做过了,不是吗?

AN94:……

对我来说,看见你是安全的,我就感到安心。
就算是自由活动,我也只有这一种选择。

AK12:没有选择?是你只想这么选吧。

这时候就不担心我不高兴了吗?

AN94: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希望我坦诚。

如果你不高兴,以后我就不说了。

AK12:你和格里芬接触的时候,格里芬到底都教了你些什么,对此我非常感兴趣。

……不,你不用立刻认真总结然后给我提交报告。

AN94:我知道了。

AK12:在这点上你还是一样好猜。

总之——这个,拿着。

AN94:……?

AK12:安洁给我们的酒会邀请函,拿着它去参加吧。

AN94:任务目标是?

AK12:没有任务目标。

AN94:那么,需要排除潜在的威胁?

AK12:也没有什么潜在的威胁。

这只是一场放松用的酒会,格里芬的诸位也会参加。
期待与他们的再会吗,94?

AN94:……

AK12:礼服也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去继续学习放松的方式吧。

AN94: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去这样的地方。

AK12:我已经不需要用这种酒会的场合来磨炼了,但你不一样。

听着,AN94。别像只雏鸟一样只盯着一个东西看。
画个圆圈把自己关进去,你的心智核心只会生锈——你必须去见识一下更多的,和我们惯常接触的那些不一样的东西。

AN94:但是……

AK12:这是我的要求。

AN94:……

我明白了。我会按时去的。

酒会前夜。

被命令不许跟随AK12的AN94一个人在安全屋里呆坐着。

AN94:(AK12去哪里了?我不能在任务之外的时间同步坐标,被她发现会不高兴的。)

(但是,这种掌控不了她动向的感觉,没法让心智安定运转……)
我必须学会克服……吗。
(脱离AK12去单独参加酒会……没有她在场,我到底应该做什么?)

AN94站起身,在安全屋里走了一圈。

AN94:(不能跟着AK12,只是想想就无法安心。)

(的确有替代的方法,但被AK12发现的话她一定会生气的吧……)
(安洁之前说过,为了保险起见,会在安全屋里放一些备用素体……)
(……要做得隐秘一点。)

AN94在角落弯下腰,打开安全屋的地板。

果然,暗格翻开后,一排素体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AN94:(这个是AK12的。)

(睡着的安详表情,真不像她。)

:确认身份后,AN94小心翼翼地把AK12的备用素体抱出来,放进准备好的随身箱子里。

AN94:结束后就会把你放回去的。

只有这一次,请你陪着我吧。

脚步声恰好在这时响起。AN94立刻合上箱子,规规矩矩地坐在箱子上等待。

AK12:我回来了。

AN94:嗯。欢迎回来。

AK12:这个箱子……

AN94:……

AK12:看起来你是准备好了。

接下来我会守夜的,为了明天的酒会,你先休息吧。

AN94:……呼。你说得对。

(不该这么早装箱的,幸好看起来没有被发现。)
晚安,AK12。

AK12:晚安,AN94。

AK12:真是有趣的做法。

很好,看来我可以准备更好的“惊喜”了……

次日夜间,宴会现场。

保安:是格里芬的工作人员啊,请走这边。

AN94:谢谢。

(这样的裙子战斗起来很不方便。高跟鞋也是,用于稳定身体的计算量变多了……)
(这就是庆祝酒会吗。看起来很安全,每个人都很放松。)

厨师:这位小姐!要来尝尝新做的甜品吗?

AN94:啊……在叫我吗?

厨师:对,就是您,酒红色裙摆的小姐。

您看起来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酒会吧?请务必赏脸尝尝我的作品。

AN94:谢谢。

……草莓的酸甜恰好能中和掉奶油的腻,和底下的纸杯蛋糕一起吃口感绝佳。

厨师:您可真是一位行家!

它的名字叫“第三种绝色”。

AN94:“在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个名字,源于这句很久以前的诗吗?

厨师:喔?您知道这个名字的来源啊。

果然,您和为它起名的那位小姐很像。

AN94:这个名字不是你起的吗?

厨师:是那边那位小姐起的。

厨师示意她看向不远处正在交谈的两人。

AN94:(是格里芬的指挥官,和……数据查询中……匹配完成……战术人形,雷电。)

(没想到还会有其他人对古老的诗句有研究。她会和AK12聊得来吗?)

厨师:这位小姐?

再来尝尝其他的甜点吧!比如这道也是我自豪的,那位小姐给它起名叫“苦涩摇滚”!

AN94:……

不,很抱歉,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厨师:啊?请您随意……

AN94:(只是稍微走神了一下,装着AK12素体的箱子去哪里了?)

(怎么会有人能绕过我的感知把箱子拿走……难道是我太放松了吗?不行,必须找回来!)

AN94急忙集中注意力,在整个会场中搜索箱子上发信器的讯号。

AN94:(……目标匹配成功。找到了!)

AN94小跑着来到箱子边。

AN94:(太好了,没有被别人拿走……)

(……等等,这个重量,里面的素体不见了?)
(难道是谁拿走了……不,难道这里有会对人形的素体感兴趣的人类吗?)
(必须尽快找到素体才行!)

???:那边那位,可爱的小姐!

你身上这件晚礼服很漂亮啊,这种红色系渐变的层次感很丰富呢!介意我拍张照吗?
我想回去之后也给自己买一件类似的……

AN94:(是格里芬的人形……MDR。)

(怎么偏偏是现在?必须想办法甩开。)
那,那个,我现在没办法……

MDR:唉呀不需要害羞的,小姐您非常可爱上相!

如果觉得害羞的话,就我们俩一起合照吧!

AN94:不好意思,但是我实在……

指挥官:你在这里干什么啊,MDR?

MDR:啊啊指挥官,你来得正好,我正在调查……

指挥官:这不是AN-94吗?原来MDR你之前就认识AN94?

AN94:晚上好,指挥官……这个箱子……

……
该怎么办才好……

AK12:看起来,94的交友圈在我没看到时有了很大的变化呢。

AN94:AK12?!你……!

AK12对她眨了眨眼。

这个眼色到底是什么意思,过于震惊的AN94无法完全理解。

她本能地闭上嘴,看着AK12轻巧地替她解了围,将格里芬所属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

AN94:(AK12总是能轻易地做到她想做的事。)

(……至少,趁着这个机会去找找丢失的素体……但是素体是关机的,没法用定位器,看来只能用眼睛去找了。)

AK12:94?

AN94:我在。

AK12:德州扑克要人多才好玩,你也来一起。

指挥官:居然擅自安排了这种节目吗……你跟AN94出现在这边,果然不是什么巧合吧。

AN94:(糟糕,这样就没办法立刻去找了。)

(拖得越久,素体找不回来的可能性就越大,到底怎么办才好?)
(AK12的要求,我不可能不答应。只能先这样了……)
(开始搜索“德州扑克”相关讯息。)

尽管AN94感到忐忑不安,游戏还是进行下去了——并且耗费的时间比她想象中的要长得多。

酒会结束后,AK12前去向指挥官告别,趁此机会,AN94推着空荡荡的箱子,准备再次搜索会场外围。

AN94:(啊,收到AK12的联络了,五分钟后在停车场会面。)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再找不到的话……)

指挥官:晚上好,AN94。

AN94:(是指挥官。)

(这个会场的安保工作是由格里芬负责的……也许询问指挥官会更有效率。)
晚上好,指挥官。
虽然有点突兀,但请问……您有没有见到过带着人形素体离开的人?

指挥官:人形素体?

这种东西在酒会上应该很显眼吧,我没有看到。

AN94:怎么会……

难道已经被带出去了?

指挥官:难道你们在追查什么事件吗?

AN94:不,没有。

请当我没有说过这些话吧。

指挥官:好吧,我早知道不可能从你这里掏出什么消息。

玩得开心吗?

AN94:很有意思。

我采集到了一些样本……关于人类和人形的放松手段。

指挥官:是体验不错的意思吗?

AN94:是的,您可以这样理解。

虽然我还是不觉得这样的方式能够套在我身上,但是……
在竞争和计算的过程中,我好像能理解到一点“乐趣”了。

指挥官:这很像AK12会说的话。

AN94:是这样吗?

AK12说我变得像您了。

指挥官:不管哪一种,你都确实和之前不一样了,AN94。

AN94:是正向的意思吗?

指挥官:是夸奖。

AN94:那就……太好了。

抱歉,指挥官,我还有必须要找的东西,就先走了。

指挥官:需要我帮忙吗?

AN94:……您已经帮到我的忙了。

谢谢您,下次再见。

指挥官:下次再见啊……当然。

只要下次别再搞什么奇怪比赛的话,欢迎你常来玩。

她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我。

AN94:我想,也许会的……

我也期望着下次再与您见面。

明明她的嘴角没有动,眼睛却带着一点笑意。

……她在笑吗?

AN94: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AN94离开了。她的背影看上去少见的有些摇晃,难道是不习惯高跟鞋吗?

下一次的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呢,我这样期待着,目送她离开了酒会现场。

角色设定

AN-94设定稿

 

在2018年2月7日,亲爹多元菌在微博放出了有关AN-94的形象设定,并且重申这并非是最终设定,仅供参考。

94的设定是外表冷漠内心织细,外表冷漠的原因是因为ak12那个状态是“制作者”理想中的战斗状态,而94尽管接受了灌输但并没有能达到,而12达到了(发想的源头其实是枪本身的一些经历.进行魔改)【再次.并非最终设定,仅供参考.】
——微博:@多元菌 [5]

有关AN-94的形象设定,画师也是提到了根据枪械本身的历史经历进行了发想。另外AN-94衣服上胸前的文字,疑似“ИЖМАШ Сн № 0093/0А”,翻译过来就是“伊孜马什 编号0093/0A”。

在AN-94的披风左侧的文字为Б开头 疑似“Бунтовщик”罗马化为 Buntovshchik( 意为 忤逆 或 反叛 )

另外AN-94在游戏中的表现导致部分指挥官会认为其性格刀子嘴豆腐心,亲爹也是给予了对应的回答:

94倒并非刀子嘴,而是过于偏好自行告退,在这种距离感上会让人觉得冷漠。
——微博:@多元菌 [6]

另外画师也明示了AN-94的下摆并不是短裙而是内衬太长且穿有安全裤。幻想杀手多元菌(怒,从多元菌第一次解释春田太太的马裤的时候,各位玩家就应该可以看出岳父大人幻想杀手的本质了。

因为发色在最早的立绘中略微偏金色,而让不少指挥官以为94为金发。但是后续的例如皮肤立绘等,比起金色,更接近银色。为此不少指挥官表示疑惑,而亲爹也给予了对应的回答:

都是银发,94更偏向暖色,是泥土和阳光的颜色【12偏冷,是雪原和冰晶的颜色】。最初的立绘因为熟练度和屏幕色调的缘故,导致偏黄,之后在不断的修正。
——Twitter:@菌 [7]

塌缩点活动相关

于“塌缩点”活动剧情中,AN-94被描写成不同于AK-12的战斗专精人形,但还能抵抗“伞”病毒的介入10秒,并接通来自AK-12的通讯,并且其在接下来的行动中都展现出一定程度的可靠性。只不过,似乎不擅长应对突然的压力负担。

对应在实枪上原理有共通点的隔壁404那只树懒在上个活动见了杀气腾腾的精英刽子手倒是直接心智崩溃了233

AK-12 love势

在官方设定和剧情表现中,AN-94对AK-12有着很强的心理依赖。

这点似乎启发了各种喜闻乐见的糟糕向同人创作题材的灵感,在二设中AN-94往往超越了原设的憧憬和依赖,变成彻底的AK-12控,痴情地对AK-12做出各种糟糕的幻想比方从脸红鼻血到手冲什么的,然而情节往往是闷骚(二设)的AN-94单方面地对高冷的AK-12这么做,AK-12对这点却没什么反应。百合可能希望

第一位五星同志

由于在现实中,PKP是在苏联解体后、成立了的俄罗斯所生产的枪械,严格来说她是俄罗斯的五星人形,而一起实装的AK-12也比94晚得多。所以根据图鉴顺序,AN-94可以说是第一把五星的苏联人形。为什么她丝毫不提政委同志呢? -来自M1898的提问

技能相关

一如那位讨喜的瞌睡虫,AN-94也拥有发动技能后在单次攻击中造成多次伤害的能力。相比之下虽然在等级提升后攻击次数不会增加,但技能CD时间相比之下要短很多,并带有能触发相同效果的被动技能。

因为技能强度较高,再加上有被动的伤害,在0-2拖尸时表现十分优秀,十六鸽今天又要加班了!

现实当中,两者都是在部分相似的初衷下设计出来的武器,透过在一次后座行程中射出多发子弹来增加点放射击的准确性。虽然由于设计不同,其可靠性也没有G11那样糟糕,但两方都同样有受过机构复杂和清理困难相关的抱怨。

“人偶扳机”也许就是指她隐藏起复杂的内心,人偶那样地忠实执行工作的样貌吧。和总是让自己扮演忠实人偶不问情感地执行任务扣下扳机的AN-94相比,工作完就倒头大睡的G11比起脱线说不定能算得上是一种幸福呢。

角色台词

场合 台词 语音
登录界面 ショウジョゼンセン。
少女前线
登录 指揮官、ご指示を。
指挥官,请您指示。
获得 指揮官、どうも。今からこのAN94はあなたの命令に従います。え~と…っいや、何でもない…
指挥官,您好,AN94,从现在起将听候您的命令……请问……啊不、没什么,请不必在意……
秘书官 武器は進化し続けているもの。いつか私たちも交換される日が来るでしょう…。
武器就是不断被革新的工具,我们总有一天也会被更高级的武器所替代吧......
AK12は特別だ…彼女のためなら何でもできる。これは私の使命です。
AK12是特别的……只要是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做,这是我的命运。
指揮官…まさか…私に不満が?
指挥官……难道您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えっ、笑ったほうがいいのか?…今のジョーク、確かに面白いが…。わ、わかった。指揮官のために、もう一回笑ってみる。
(誓约)嗯?我没有笑吗?……刚才的笑话确实很好笑可是……好吧,为了您,我就再笑一次好了。
宿舍(提起)
宿舍(摸头)

称赞

附和
编成 陣形効率を計測中。
正在测定阵型效率。
出击 こちらは大丈夫、出発しよう。
这边没问题,出发吧。
遇敌 敵発見、陣形を崩すな!
发现敌人,别破坏阵型!
攻击 そのまま前進!
就这样前进!
防御 状況を確認して!
确认情况!
重创 も...もっとやれるのに...
我明明...能做到更多的...
修理 AK-12なら、きっともっとうまくできるはず。
AK-12的话,一定能做得更好的。
胜利(MVP) やれることをやった、それだけさ。指揮官こそ、お疲れ様。
恪尽职守而已。指挥官才是,辛苦了。
撤退 やっぱりどうしても...彼女の代わりにはなれない。ごめんなさい。
果然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代替她啊。非常抱歉。
自律作战 任務を完璧に成し遂げる。
我会圆满的完成任务。
后勤(出发) 準備完了、いつでも出発できる。
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后勤(归还) ただいま、次の任務は?
我回来了,下个任务是?
建造完成 新人よ、歓迎する
新人啊,欢迎。
扩编 指揮官、ありがとう。これからも頑張ります。
指挥官,谢谢您。我会一直努力下去的。
强化 これでもっと彼女の力になれる。
这样就能更加成为她的力量了。
技能 誰にも失望させないから!
绝不让任何人失望!
この二発で十分!
有这两发就够了!
わたしに出来るのはこれしかない!
我能做到的仅此而已!
誓约烙印 私は指揮官にとってかけがえのない存在になったのか? いつも…誰かのために生きているこんな私を、指揮官は支えてくれた…この気持ち、これからじっくり返していきます。
指挥官,我在您的心中已经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了吗?我总是……为了别人而努力,但指挥官却愿意为我付出……这份对我的认可,请让我今后充分地回报给您吧。

外部链接与注释

注释

  1. 理解为“更少偏离预定目标”和“多次射击之间不易大幅分散”也就是“高准确和高精确度”比较准确和容易理解,实际表现同时也取决于射手的能力,AN-94的后座延迟机制能让射手更好控制准确射击。
  2. Автомат Никонова АН-94 «Абакан». Журнал «Наука и техника». 2008. 
  3. 阿巴坎计画测试结果
  4. 战术人形百科:五星突击步枪“AN-94”
  5. 微博:@多元菌
  6. 微博:@多元菌
  7. Twitter:@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