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少女前線/第十一戰役

< 少女前线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瓦爾哈拉 少女前線×VA-11 Hall-A聯動正式開始!6月13日維護後-7月4日10:00期間,通過活動關卡獲得勝利即可獲得道具「白騎士鎧甲殘片」以兌換包含聯動特典人形、聯動特典妖精、專屬裝備、頭像、家具、寵物、名片背景等在內的豐厚獎勵
  • 【聖撈】 在6月13日維護後-7月4日10:00期間,在指定聯動活動關卡中有幾率救援對應戰術人形!
    • 【聯動關卡1-3 1-3E:雷電】 【聯動關卡1-4 1-4E:Mk 12
    • 【聯動關卡1-6 1-6E:劉易斯】 【聯動關卡1-7 1-7E:蟒蛇
  • 【瓦爾哈拉備戰補給】活動時間:6月7日至7月10日,登錄遊戲獲得包含「校準點券」、「純淨樣本」在內的各種豐富獎勵!累計登錄7天更可獲得聯動特別紀念家具「吧檯拍照立牌」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安潔莉婭……讓我來說說她的故事吧。你想從哪裡開始聽呢?


EP.11 第十一战役 狩猎The Hunt
   你在乱世中独行,又是否热爱过这一切?

目錄

劇情導讀

劇情導讀
章節(按開啟順序排列) 加入遊戲時間 備註
序章 部分內容與第零戰役相同
第一戰役
第一戰役(緊急)
第二戰役
第二戰役(緊急)
第三戰役
第三戰役(緊急)
第四戰役
第四戰役(緊急)
第零戰役 此章節於第四戰役(緊急)通關後開啟,內容為M4A1回憶談敘遇到指揮官前的事情,回憶的內容發生在第一戰役之前,與序章有部分重疊的部分。
第五戰役
第五戰役(緊急)
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 2016年8月11日~2016年9月1日 劇情接第五戰役(緊急)。
第一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二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三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劇情與第六戰役(緊急)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六戰役(緊急)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緊急)劇情與第六戰役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四戰役(夜戰) 2016年12月8日 劇情緊接第六戰役第六戰役(緊急)劇情,承上啟下的作用。
第七戰役 2017年1月13日
第七戰役(緊急) 2017年1月13日
2017年冬活「失溫症」 2017年1月25日~2017年2月23日 劇情接第七戰役(緊急)。
第五戰役(夜戰) 2017年2月23日 內容為2017年冬活「失溫症」之後,但是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 2017年3月30日~2017年4月20日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前半部分與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相同,後半部分接2017年冬活「失溫症」
第八戰役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劇情緊接第八戰役劇情,為M16視點。
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 2017年6月22日~2017年7月13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六戰役(夜戰)實裝之前,但是按照第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第六戰役(夜戰)之後,故事以FN小隊(比利時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夜戰) 2017年7月6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獵兔行動」實裝之後,但是按照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第六戰役(夜戰)內容為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之前,故事以FN小隊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2017年07月27日~2017年8月24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九戰役(緊急)實裝之前,但是按照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應該為第九戰役之後。
第九戰役 2017年9月20日
第九戰役(緊急) 2017年9月20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緊急)最後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第九戰役應該在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之前。
第十戰役 2017年12月21日
第十戰役(緊急) 2017年12月21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十戰役(緊急)最後格里芬開始敗退情況,時間線上第十戰役的起始時間比第九戰役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早,但是持續時間上包括了第九章和「深層映射」的一部分。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 2018年2月8日~2018年3月8日 劇情緊接第九戰役第十戰役、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第七戰役(夜戰) 2018年4月4日 內格夫帶領的小隊(以色列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揭開了內格夫的部分過去,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聯動活動「榮耀日」 2018年4月26日~2018年5月17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八戰役(夜戰) 2018年5月24日 IWS 2000AUG帶領的小隊(奧地利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 2018年8月16日~2018年9月13日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之後
第十一戰役 2018年10月25日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之後的第三個月
第十一戰役(緊急) 2018年10月25日 與第十一章戰役的普通模式劇情為連續劇情,並且結尾正是11-1的開頭部分
2019年冬季活動「異構體」 2019年1月24日~2019年2月21日 第十一戰役(緊急)之後

戰役簡介

本戰役是該遊戲玩家可以正式攻略的第十一組戰役,由6組普通戰役、4組緊急戰役、4組後勤支援組成

  • 本圖戰役難度極高,部分敵人甚至被設計成「無法被戰勝」的強度,請各位指揮官小心行事。
  • 本章節開始出現「不明勢力」人形,相比之前章節有了極大的屬性提升,並且部分敵人獲得了特殊技能。
  • 本章節開始出現「敵方建築」,部分建築可以使用梯隊或重裝小隊摧毀。
  • 本章節出現「地圖提示」,到達某些據點時會通過劇情給予通關提示。
  • 本章節出現「戰場支援梯隊」,通過變更這些梯隊的行動模式能夠協助你完成作戰。
  • 本章節出現「特殊響應據點」,占領某些特殊據點時會使地圖上的敵人出現變化。
  • 普通11-6/緊急11-4有機會掉落十一圖限定戰術少女「Mk46」。
  • 緊急11-4有機會掉落五星強力戰術人形「M99」。
  • 本章節出現「重型機場」戰略點,占領重型機場後能夠部署「重裝部隊」,對戰鬥進行支援。
  • 本章節出現「優勢人形」系統,指定人形會獲得未被註明的屬性提升。
  • 本章節尚未加入夜戰。請期待後續版本。

普通模式

11-1 急流破解

作戰名稱 急流破解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建立補給線
敵方作戰效能 28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1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我絕對不會想到,幾個月後會在這樣的地方,面臨這樣的處境……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5回合內勝利
建立並堅守補給線2回合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0 x20740 x4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0
x1
x15846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45
x1
x22068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
x30
x22650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40
x2
x23396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5 x18666 x1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
x25
x2
x26446 x4
未知敵人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5
x18666 x3
解鎖程序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Uhlan 槍騎士(碾壓)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27
x4
x4
x6
x482362 x2
加密程序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Uhlan 槍騎士(碾壓)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27
x4
x4
x6
x482362 x2
設施陣地
名稱 範圍 效果 同級戰略點
炮擊陣地-普通 1-1 範圍-半徑1.5
傷害-3點
x4
炮擊陣地-危險/不可破壞 1-2 範圍-半徑1.5
傷害-55點
x2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阿斯特拉左輪M9馬卡洛夫C96
SMG MAC-10蠍式
AR FAMASFNC
RF PTRD
MG
SG

11-2 電子之瞳

作戰名稱 電子之瞳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建立補給線
敵方作戰效能 29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2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為了找到作為任務目標的線人,我們來到陌生的城市,開始低調的電子入侵行動。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8回合內勝利
建立並堅守補給線2回合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couts 偵察者(機動)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x25
x20
x24272 x2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
x12
x31835 x3
Dinergate 兵蟻(高速) x105 x10038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60 x21672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80 x28896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x20
x2
x73330 x4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4
x20
x127820 投放
主要掉落
HG M9托卡列夫P0892式
SMG UMP9PPS-43司登MkⅡ
AR OTs-12
RF 春田
MG MG3
SG

11-3 沉默追蹤

作戰名稱 沉默追蹤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場上單位(共14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30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3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我們在搜查記錄時,有一個女僕打扮的民用人形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不過,不只有我們……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3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4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0 x17808 x4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0 x22260 x3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5 x24486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5
x1
x19370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5
x2
x23374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0
x4
x28452 x1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1
x35
x22449 x1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30
x26370 x1
設施陣地
名稱 範圍 效果 同級戰略點
炮擊陣地-危險 1-1 範圍-半徑1.5
傷害-55點
x2
防空陣地 0-2 空域管制 x2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左輪M9馬卡洛夫C96
SMG MP5MAC-10蠍式
AR FNC
RF 莫辛-納甘
MG MG3
SG

11-4 毀滅之前

作戰名稱 毀滅之前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戰場救援
敵方作戰效能 32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4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沒有時間了!她的心智馬上就要……這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絕對不能——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
在5回合內成功救援3個人形
銀星 成功救援3個人形
銅星 成功救援3個人形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Dinergate 兵蟻(高速)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00
x15
x22824 x6
散落的心智碎片(????) x80 x32000 x4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37338 x1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4
x30
x154244 x4
主要掉落
HG Mk23M9托卡列夫P0892式
SMG UMP45PPS-43司登MkⅡ
AR OTs-12
RF
MG M60
SG

11-5 街中小屋

作戰名稱 街中小屋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34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II‎
戰鬥經驗值 55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我們藉助指引,來到了目的地——那個線人藏身的地方,希望一切不會太遲,但是這個希望十分渺茫……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8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5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散落的心智碎片(????) x55 x23874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60 x25344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60 x26139 x2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25892 x1
Jaguar 劫豹(投彈)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
x20
x25
x30893 x2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39834 x2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1 x19917 x3
失控程序
Scouts 偵察者(機動)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x15
x5
x175739 x2
記憶碎片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39834 x3
Dinergate 兵蟻(高速) x1 x101 投放
主要掉落
HG P7阿斯特拉左輪M9馬卡洛夫C96
SMG PP-90MAC-10蠍式
AR 9A-91
RF
MG PK
SG

11-6 地下世界

作戰名稱 地下世界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36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6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經過一路排查,我們最終確定,那個線人一定被帶到了……這個地面的下面,這就是這次任務的終點。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2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5 x19698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0 x28140 x2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1
x45
x30487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5 x25326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20
x2
x30708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0
x1
x16417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0
x30
x27568 x2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1
x20
x20324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40
x33194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Uhlan 槍騎士(碾壓)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2
x2
x45
x66128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Uhlan 槍騎士(碾壓)
x50
x2
x2
x2
x68297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Uhlan 槍騎士(碾壓)
x50
x2
x2
x2
x68918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Uhlan 槍騎士(碾壓)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2
x2
x45
x66104 x1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Uhlan 槍騎士(碾壓)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2
x2
x45
x74688 x1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M9托卡列夫P08
SMG PPS-43蠍式
AR AS Val
RF 春田
MG Mk46M1918
SG

緊急模式

11-1E 陌生旅程

作戰名稱 陌生旅程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戰場救援
敵方作戰效能 36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6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為了調查安潔的下落,我們跟隨指揮官前往列車站準備前往貝萊格萊德市,尋找唯一知曉這個線索的線人。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
在六回合內成功救援4個人形
銀星 成功救援4個人形
銅星 成功救援2個人形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Dinergate 兵蟻(高速)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45
x10
x5
x12909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Jaguar 劫豹(投彈)
x30
x5
x1
x33081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50 x22650 x2
散落的心智碎片(????) x50 x33975 x4
Scouts 偵察者(機動)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x30
x4
x164116 x4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40068 x2
檢測程序
Scouts 偵察者(機動)
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x30
x4
x164116 x4
主要掉落
HG P7M9托卡列夫P0892式
SMG UMP9、[[少女前線:PPS-43|PPS-43]、司登MkⅡ
AR FAMAS
RF
MG MG3
SG

11-2E 襲擊部署

作戰名稱 襲擊部署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37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7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我們確認了線人的位置,接下來只要拿下這個據點就能營救目標,但是首先要做好準備。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7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6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0 x24440 x3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5
x1
x27148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35
x1
x25647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0
x1
x24093 x1
Uhlan 槍騎士(碾壓)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
x60
x4
x4
x212764 x7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左輪M9馬卡洛夫C96
SMG UMP45MAC-10蠍式
AR AS Val
RF 莫辛-納甘
MG M1918
SG

11-3E 趁火打劫

作戰名稱 趁火打劫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戰場救援
敵方作戰效能 38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
戰鬥經驗值 58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準備工作完成了,製造一場大混亂來占領控制室,最終奪取這個下水道據點吧!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
在6回合內成功救援1個人形
銀星 成功救援1個人形
銅星 成功救援1個人形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0
x1
x26466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0 x19986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30
x1
x31073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40 x26648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35
x1
x29797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0 x33310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5 x23317 x1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1
x30
x6
x89854 x1
Uhlan 槍騎士(碾壓)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2
x2
x32
x76254 x4
設施陣地
名稱 範圍 效果 同級戰略點
炮擊陣地-危險 1-2 範圍-半徑1.5
傷害-55點
x1
防空陣地-不可破壞 0-2 空域管制 x2
主要掉落
HG Mk23M9托卡列夫P0892式
SMG PPS-43司登MkⅡ
AR 56-1式
RF PTRD
MG PK
SG

11-4E 絕地逃生

作戰名稱 絕地逃生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40000
我方優勢人形 RO635M4 SOPMOD ⅡM4A1ST AR-15AN-94AK-12
戰鬥經驗值 600
最優經驗等級 (截至120級)暫無上限
作戰介紹 我絕對不會想到,幾個月後會在這樣的地方,面臨這樣的處境,而我們最後的希望……全都維繫在……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5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5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0
x1
x22353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5 x25914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0
x2
x29898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30 x22212 x2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25
x1
x26055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x40
x2
x44706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30
x1
x36944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50 x37020 x3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28
x35830 x2
未知敵人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Uhlan 槍騎士(碾壓)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30
x2
x4
x4
x225140 x7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Uhlan 槍騎士(碾壓)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x2
x1
x35
x80418 x1
Strelet 近衛軍(普通)
Uhlan 槍騎士(碾壓)
Rodelero 劍盾手(跳躍)
Doppelsoldner 雙手劍士(多發榴彈)

x30
x2
x4
x4
x225140 投放
設施陣地
名稱 範圍 效果 同級戰略點
防空陣地-普通 0-3 空域管制 x2
炮擊陣地-危險 1-2 範圍-半徑1.5
傷害-55點
x1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左輪M9
SMG PP-90MP5MAC-10蠍式
AR 9A-91
RF M99
MG Mk46M60
SG

夜間模式

  • 本章節夜戰地圖尚未實裝,敬請期待後續版本。
  • 夜戰圖將降低全體槍娘90%的命中,同時戰場將會被迷霧覆蓋,迷霧內據點只在地圖上顯示歸屬方,不顯示是否存在敵方單位。
  • 夜戰圖中擁有手槍的梯隊將獲得該梯隊周圍一格的視野。
  • 夜戰圖中占領雷達可獲得其周圍兩格的視野。

後勤支援

 

劇情文本

普通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11-1 急流破解

23點40分,貝萊格萊德某巷道角落的下水道內部。

RO635:SOP2!你不能再跑快一些嗎!

M4 SOPMOD II:說得簡單誒,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RO635:總之再快點!那些白色的傢伙不知道有什麼時候會冒出來!

嘩嘩嘩——

RO635:那、那是什麼聲音!

M4 SOPMOD II:是敵人嗎?

RO635:不……傳感器上沒有掃描到信號,但是物理反射面突然增大了……

M4 SOPMOD II:反射?增大?你能用我聽得懂的方式告訴我情況嗎!

RO635:噓……這個方向,不像是敵人增援的聲音……

等等……B2、G5和K9的防水閘門控制的訪問權限突然升級了?!

M4 SOPMOD II:RO,腳下!水!有水進來了!

RO635:水流!?

截流口的防水閘門被打開了!它們想淹死我們!

M4 SOPMOD II:淹死?對我們?

RO635:你忘了嗎!我們現在的素體只有最基礎的防水功能,水要是滲進來肯定會短路的!

M4 SOPMOD II:呃……那我們還來得及嗎?

RO635:再快也不可能趕得上水位上漲的速度……

看到了!有節點平台在前面!SOP2,能跳上去嗎!

M4 SOPMOD II:沒問題!嘿咻——!

SOP2和RO一起跳上了平台。

RO635:在這邊的話應該還能撐一會……

稍等,我在重新嘗試奪取閘門的權限……
……該死,訪問被拒絕了!
我就知道,剛才那麼簡單就能覆寫權限果然不正常,這就是騙我們進來的陷阱!

M4 SOPMOD II:不能和剛才一樣把權限奪過來嗎?

RO635:剛才那麼輕鬆是對方故意的,現在防火牆升級了……

而且另外的防水閘的控制權限也在更新的進程中,如果不阻止的話——
SOP2,扶住我!可能這得花點時間,我需要進二級平層再強行突破一次——一會別讓我掉到水裡去了!

M4 SOPMOD II:沒問題!我會牢牢地把你抱住的!

RO635:那就謝了,指揮官,您還在嗎?

指揮官:……

選項
原來的木馬誘餌被防火牆識別,我在幫你找新的入侵線路。
我檢測到有很大的數據更新流量,一定要小心。


選項1:RO635:感謝您,指揮官。
果然就如您所說這是對方下的套……但是我們也不能放棄這個重要的線索。


選項2:RO635:我明白了,多謝提醒。
不過您之前已經提醒過我這可能是對方下的套……雖然我們確實不能放棄這個重要的線索。

RO635:我會想辦法從二級平層奪回閘門的控制權,但對方也可能直接切斷外部連接。

考慮到對方應該也是遠程控制,理論上它們不會這麼做……現在我們也只能希望他們不要這麼做了……
為了更快突破對方防禦,希望您能把其他人形的運算能力調用給我!我們開始吧!




……

RO635:這樣應該可以了……破解成功了!

M4 SOPMOD II:誒?這麼快的嗎?!

RO635:畢竟只是舊式型號的服務型人形啊,當然很簡單啦。

【2個小時前 綠區 都市貧民區】

SOP2長長地嘆了口氣……

M4 SOPMOD II:啊……她的視覺記錄里也沒有任何線索啊………

遠處的女僕人形像突然驚醒了一樣,疑惑地離開了原地。

M4 SOPMOD II:拜拜啦,可愛的女僕小姐。

啊…………這是第555個了……
今天到底還要檢查多少個人形的記錄,這個任務才能看到希望呢?

M4 SOPMOD II:我們繞了一個圈……最後又回來了……

指揮官,你確定我們要找的線人是在這片區域麼?

RO635:別抱怨,指揮官有的線索也只是一張照片而已,我們現在的身份也不好大張旗鼓地做事。

能做的只有偷偷地從人形的視覺記錄里尋找那個人行動的蹤跡。
不過相比我以前做執法任務時可輕鬆多了,偵察犯人蹲點有時一蹲就是一個月。

M4 SOPMOD II:但我的主要功能不是偵察犯人啊……

SOP2搖擺了下自己的機械臂,然後突然張開。

M4 SOPMOD II:咔嚓!!看,厲不厲害!

RO635:好了好了,把你嚇人的手臂收起來。

M4 SOPMOD II:啊啊啊,實在太無聊了!

再怎麼說光通過檢查人形記錄要找到目標也太困難了吧!不能有什麼效率更高的方式麼?

RO635:唔……也有可以搜集更多信息的方式,不過可能會稍微有些越線。

指揮官也曾說過不要做太容易暴露的事……

M4 SOPMOD II:就算不暴露,完成不了任務也等於是白搭啊,我們又不是來觀光的!

RO635:說得也是,那就稍稍地借用一些這個城市的力量吧。

11-2 電子之瞳

18點10分,貝萊格萊德的城市廣場旁某個角落。

……

M4 SOPMOD II:RO,你說的借用城市的力量……就是黑進攝像頭???

突然覺得好普通……

RO635:普通,就意味著經典。

綠區的城市的安保程度都相對較高,攝像頭可以大大增加我們的搜索範圍。
以前做執法工作時我有同步相關系統的經驗,雖然不是一個城市,但系統的內部構成多半是大同小異,借用新的模塊我應該可以悄悄地調用一些信息出來。

M4 SOPMOD II:雖然這麼說……我們不該找個隱蔽的地方麼?這個廣場可能不是竊取資料的好場所哦。

RO635:這裡是我掃描下來平層接入口最多的地方,我的入侵無法持續太久,而且需要更穩定的信號,就是這裡。

接下來我的意識必須停留在二級平層,我準備檢索這一星期內全部的錄像,不能錯過任何細節。
外面的情況就交給你了,記得保持低調,和這裡的所有人保持距離,千萬不要惹事,知道了嗎?

M4 SOPMOD II:我明白,只不過是兩個人形坐在廣場看三隻電子波斯貓和一隻真的柴犬吵架,又沒有什麼鐵血或者白色的傢伙,我不會惹事的。

RO635:唉……你能聽話就好。接下來有的忙了……

沒人知道我的電子戰模塊會把這座城市的信息庫模擬成什麼樣……

M4 SOPMOD II:繼續你的夢遊吧,我會留意周圍的——

……RO635隨即啟動命令,電子戰模塊開始生成環境。

RO635:我的意識……還要墜落多久……

……周圍的世界不斷在更新。

RO635:我會掉到世界的另一端嗎?

啊……愛麗絲,愛麗絲,你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撲通!

RO的意識體突然落到了地面上。

RO635:好,平安降落。

不過……接下來的工作可能不太順利呢。

??:??

警告,警告。

……一個混沌電子意識體舉起武器接近。

??:??

該區域已被封鎖,我們不歡迎入侵者。

……砰!

RO一槍命中了對方的核心。

RO635:是啊,不然我來這裡幹嘛?

RO小心觀察著周圍。

RO635:這些是被電子戰模塊讀取資料後生成的敵人……被規格化的防火牆系統。

視覺化後真的有一些古怪,就拿以前遇到過的敵人的形象來代替一下吧。
我必須得想辦法躲過它們才能進入內部,必要時消滅它們,然後儘快完成檢索。

更多電子守衛的信號傳來,RO迅速將自己的信號偽裝了起來。

RO635:好……接下來,RO你能做到的。

這和之前執法行動時的系統沒什麼區別,雖然這次是非法的,不過這也是為了任務,為了正義的結果……
無論線人躲在哪個角落,都必須把他掃出來!




M4 SOPMOD II:RO!RO你聽到了嗎?

RO635:什麼?我在忙!

M4 SOPMOD II:有個人類走過來了,我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她是衝著我來的,絕對沒錯!

RO635:可能只是個發廣告的!我馬上就好,拖住時間!

M4 SOPMOD II:快點,她馬上就到我的面前——

人類女性:小姐,你不可以坐在這裡!

M4 SOPMOD II:誒?咦?啊……為什麼?

人類女性:因為稍後這裡要舉行重要的抗議遊行活動!

M4 SOPMOD II:誒?抗議遊行?關於什麼的?

人類女性:抗議政府已經連續3個月減少砂糖和菸草的配額!

另外本來那些官員說過今年要開放更多的出入境名額,到現在也沒履行他們的承諾!

M4 SOPMOD II:呃……所以……我不能坐在這裡嗎?

人類女性:是的,不如說你也應該來參加我們的遊行!

M4 SOPMOD II:……我不想參加什麼抗議遊行,我只想坐在這裡看電子貓和柴犬吵架。

人類女性:你應該為自由做出更多的……等等,你……你不是人類……!

M4 SOPMOD II:我……啊,我,我是戰,啊不,民用人形?

人類女性:人形?人形也敢占人類的道!?還不趕緊滾開!

M4 SOPMOD II:抱歉,能稍等一會兒嗎?我的朋友她睡著了。

人類女性:垃圾還敢頂嘴!你的機器腦子出問題了嗎!?

女性說完揮手想打向SOP2,SOP2立即條件反射拍開了女性的手臂。

人類女性:啊啊啊啊!我的手臂!!

M4 SOPMOD II:啊……彎過來了,力量沒有調整好……

人類女性:機器人殺人啦!!啊啊啊,我的手!!快叫救護車!!

M4 SOPMOD II:啊……我……

RO635:你在搞什麼啊!

M4 SOPMOD II:RO,你醒了!?

RO635:快走!不然警察馬上就會來,跑起來!

M4 SOPMOD II:但是那個人類……

RO635:我們被抓到就全完了,快走快走!

M4 SOPMOD II:哦……嗯!

……2分鐘後,廣場的角落。

RO635:我就進了平層幾分鐘,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

剛才不是說了不要惹事嗎?

M4 SOPMOD II:對不起……但是那個人類她……這邊的人類感覺對人形好像有很大的意見……

RO635:慶幸我們呆在一個還不錯的公司里吧。

以前我也接手過一些案件,虐待、破壞人形,甚至更糟糕的,你想知道那些案件的結果嗎?

M4 SOPMOD II:我很想知道,最好是我親自了解到……

RO635:你不適合幹這個,拿槍指著犯人腦袋?大部分案件不會是那種結果。

做好眼前的事吧,至少對於指揮官和格琳娜,這種程度的報答是我們該做的。

M4 SOPMOD II:我明白……所以,你找到線人了嗎?

RO635:沒有。

M4 SOPMOD II:誒?

RO635:沒有……

我把附近的攝像頭的記錄都複製了出來,沒找到任何符合照片特徵的人。

M4 SOPMOD II:這、這怎麼可能?會不會是漏掉了?

RO635:我已經檢索了三遍。

不過想想看,這片區域的攝像頭數量並不算太密集……如果對方經受過反偵察訓練,行動時刻意避開攝像頭也不是什麼難事。
像他這樣的人本來就不太會在外面行動,規劃好路線的確很難被搜尋到……結果到最後還是得通過搜集人形的視覺信息嗎……

M4 SOPMOD II:唔……但是,一定會有一些別的什麼線索……不會什麼都沒留下來。

RO,能把記錄發給我嗎?我也想檢查一遍。

RO635:可以是可以。

RO抽出傳輸線插在了SOP2的身上。

RO635:不過我對自己的判斷能力還是挺自信的,我不覺得你可以找……

M4 SOPMOD II:RO你看這個錄像!有幾個人在打架!

RO635:打架?這批記錄里至少有三十個地方有人在打架。

M4 SOPMOD II:但是不太正常,你看這幾個壯漢圍著一個女僕,手裡還拿著刀。

RO635:是搶劫?在貧民窟里搶劫也是常有的事。

另外也有五個錄像有地痞流氓在搶劫,還有十二個錄像在偷竊……

M4 SOPMOD II:這不是重點,你看下這個錄像另外兩個街區的錄像。

RO635:嗯……我好像明白了……

M4 SOPMOD II:對吧?

RO635:完全沒有這個女僕的蹤影……

M4 SOPMOD II:我看了附近攝像頭的錄像,這個女僕沒出現過,說明她原本走的路線是避開攝像頭的。

RO635:但是被搶劫犯破壞了計劃……規避的路線出了差錯。

M4 SOPMOD II:然後你再看這個。

圍住女僕的人突然掏出了刀子。

……砰!

那名女僕突然兩手交叉反制住對方持刀的右手。
同時一腳踢在另一個人的下顎下,回身順勢對第三人的脖子進行了肘擊,最後將控制住的搶劫犯擰倒在地,並一拳打在他的面門上。

一瞬間,幾個人類已經被她徒手擊倒。

M4 SOPMOD II:看到了嗎?

RO635:這些動作和力量,這絕對是個違法改造的人形……

如果不是非常高級的姿態軟體和高出力的素體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使是格里芬的人形,考慮到預算,有很大一部分人形都達不到如此的質量。

M4 SOPMOD II:她擊倒那些搶劫犯的動作,速度和力道都是精確計算過的……連我都做不到。

RO635:誒?我還以為你非常擅長做近距離肉搏呢?

M4 SOPMOD II:我擅長的是把敵人撕碎,但是她以那麼快的速度反擊,而那些打擊的力道剛剛好把那些搶劫犯擊暈,這種精密的動作我做不出來……

RO635:那就是說,線索終於出現了!

M4 SOPMOD II:哼哼,要是以後被格里芬辭退了,我們一起去做偵探吧!

RO635:哈……人形也能開偵探事務所麼?

M4 SOPMOD II:也許指揮官會偷偷幫我們申請執照,說不定呢?

RO635:為什麼建立在被辭退的假設上啊,而且!任務還遠遠沒有完成呢!

M4 SOPMOD II:好好,那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RO635:知道長相就簡單多了,雖然那個女僕可以躲避攝像頭,但是絕對躲不過那麼多路邊的視線。

只要找到一個視覺信息,就可以逐漸推測出她的行動路線,甚至預判出她的目的地。
接下來就一個個調查這批攝像頭附近人形的視覺信息吧!

M4 SOPMOD II:唉,又要一個一個地來……

RO635:所以SOP2,我們一起努力吧~

M4 SOPMOD II:啊……怎麼搞到最後還是要幹這苦差事啊…………

11-3 沉默追蹤

19點10分,貝萊格萊德居民區的一角。

RO635:SOP2,偵查得怎麼樣了?

M4 SOPMOD II:又搜集了200個人形的視覺信息,終於找到她了……

RO635:辛苦你啦,SOP2。

M4 SOPMOD II:哈……你知道最辛苦的是什麼嗎?你的命令讓我看到了各種……充滿衝擊的畫面……

RO635:啊……畢竟是民用人形的視覺信息嘛……分析下來如何?

M4 SOPMOD II:大概是一個小時前的記錄了,我把和她位置相關的視覺信息都集中起來了,你可以連起來看。

RO635:好,我也把我的信息和你同步起來,這樣應該可以推測出她的行為模式和路線。

看,路邊那台紅色跑車右邊,是那個女僕對嗎?

M4 SOPMOD II:是她,不會有錯,你看下一個視覺信息。

她正在移動,不知道最後她會不會走到線人的住處。

RO635:如果那個線人有那麼狡猾,她不一定會沒事就回家看看呢。

M4 SOPMOD II:沒關係,找出她的行動模式,我們等會可以對她進行跟蹤,線人總會露出馬腳的。

……5分鐘後。

M4 SOPMOD II:RO……你把信息都看完了麼?

RO635:嗯……有點奇怪……

M4 SOPMOD II:你覺不覺得,遠處那邊的跑車有點眼熟?

RO635:不是有點眼熟,這就是她起點位置時的那輛跑車……

那個女僕……雖然她一直在不同的道路上行進,但實際上她一直在這附近兜圈子。

M4 SOPMOD II:為什麼?這是什麼奇怪的散步命令?

RO635:根據經驗,這種情況基本只有一種可能……

她察覺到有人在跟蹤她,而此時請示主人可能暴露信號,她又不能冒著被綁架的風險遠離街區。
所以她正在尋找擺脫那些跟蹤她的人的最佳路徑,但是對方不停地在堵截她,導致她不得不在這附近轉圈尋找突破口。

M4 SOPMOD II:她發現了我們?這不可能,我們剛剛才收集到這些信息,而這已經是一個小時前的事了?

RO635:我也認為不可能,所以……

跟蹤她的,是別人。

M4 SOPMOD II:誒?你是說……還有其他人在跟蹤她?

RO635:這很有可能,想獲得情報的,絕對不只有我們……而且,多半不是朋友。

M4 SOPMOD II:不管他們是誰,我們不能讓女僕落到他們手裡!

RO635:沒錯,不過我們最好先鎖定敵人的位置,好在他們沒察覺到我們之前將他們處理掉。

M4 SOPMOD II:你想要一點提示嗎?

RO635:你都知道什麼?

M4 SOPMOD II:我剛剛偷偷用別的人形連接了下公共網絡。

這樣就能擴大視覺信息的拾取範圍,及時注意到有沒有可疑的人出現在附近。

RO635:跟蹤者麼……先從視覺上鎖定也是一個辦法。

M4 SOPMOD II:看,左手邊,那個消防栓和流浪漢之間,有個穿著大衣,低頭玩電子掌機的人,你看到了嗎?

RO635:嗯,怎麼了?

M4 SOPMOD II:我覺得他的動作有些不太正常。

RO635:嗯……人形和人類不一樣,動作會有非常細微的延遲感,這人可能是人形偽裝的。

M4 SOPMOD II:是吧?

他在這幾個街口不斷移動,雖然他在假裝自己很自然地行動,但從軌跡上看,他一直和那個女僕保持非常恆定的距離。

RO635:真沒想到……這你都能察覺?

M4 SOPMOD II:哼哼,我的感覺可是很敏銳的,在追蹤這件事上我可是專家!

RO635:這確實是你的長項,不過你確定?他的速度可並不快,很快就會跟丟的。

M4 SOPMOD II:也許他根本就不需要快呢?

RO635:……我明白了,這裡的跟蹤者不只有一個,他們有各自的跟蹤路線。

他們在慢慢地收網,最終一定會抓住那個女僕。

M4 SOPMOD II:老套但有效的抓捕方式。

那些跟蹤的人,需要我挨個找出來嗎?

RO635:不用,那樣太慢了,而且容易遺漏。

M4 SOPMOD II:那麼……

右邊的四樓,有一個人一直在觀察這片區域的周圍,雖然他躲在窗戶里,但是我可以微弱地感覺到他的信號源。
這可能是個指揮人形……我的電子戰能力比較弱,強行連接可能會被他發現,所以你可以先從他身上試試看?

RO635:明白了。

我只需要黑進這個人形,然後順藤摸瓜就可以了。
交給我吧,你來繼續盯著那個女僕。

M4 SOPMOD II:光盯著太不保險了,萬一那些人立即採取行動,我們是來不及從他們手下保護住那個女僕的。

RO635:所以……但是,現在就暴露太危險了。

M4 SOPMOD II:我也會和他們一樣假裝是普通的行人,只是一點一點悄悄地靠近過去……

你可以幫助我們製造一些機會,我再順勢帶著她離開這塊封鎖區。

RO635:我明白了……你儘可能帶著她往剛才的廣場那個方向去,人太多的話對方也不好直接下手。

我們可以藉助人群的掩護擺脫跟蹤……不過前提是那個女僕願意相信你。

M4 SOPMOD II:沒關係,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是站在正義那邊的!

RO635:光看樣子的話……還真的不太好說啊……

……

SOP2離開了角落,悄悄往街道上移動。
RO635啟動電子戰模式,模塊將整個街區模擬成新的電子空間。

RO635:首先……是第一個追蹤者。

……RO635的意識體攀爬到目標頭頂的樓上。

人形追蹤者:第23次,目標已脫離我的跟蹤,但依然停留在原來的街區。

詢問,是否需要更改行動計劃?

RO635:這個通訊信號特徵……

RO635:等等,它們是!

RO635:該死……果然是那群傢伙嗎,剛才在車上果然也是它們……

RO635:為什麼……為什麼它們會三番兩次地出現在我們出現的地方。

是偶然麼……不,不可能……它們的目的到底是我們,還是……

人形追蹤者:收到命令,繼續保持觀察,目標重複行動7次後更改行動。

RO635:沒時間調查了,必須阻止它們……

我可以通過過載讓這個人形偽裝成死機,但如果它和外界處於連接狀態,遠程診斷很快就會恢復它的機能。
完全破壞的話,它們就會發現有人在幫助那個女僕,那樣她的處境更危險。

呲……呲……

人形追蹤者:……?報告……我的……

呲呲——!

人形追蹤者:沒有異樣,一切正常。

RO635:有辦法了!

RO635:SOP2能收到我的信息麼?

M4 SOPMOD II:怎麼了?

RO635:我已經黑進敵人的二級平層中了,是白色勢力。

他們的數量比我想像的還要多,硬拼我們肯定沒有勝算。
不過我會癱瘓一兩個負責封鎖路口的人形的行動,如果那個女僕的反應足夠快,一定會發現缺口的存在。

M4 SOPMOD II:然後我就負責掩護她離開這邊,防止敵人突然襲擊?

RO635:沒錯,我會找到所有的追蹤者,然後植入後門程序來控制過載。

等你們開始離開時,我就逐個過載那些跟蹤的人形,等他們意識到自己被黑了,再做反應就已經來不及了。

M4 SOPMOD II:收到!一旦離開危險區域我就會馬上控制住她,我們可是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想要向她詢問呢!

RO635:好,那麼就開始行動吧!




……

RO635:現在,間諜部分落幕了。

RO635:我早上所遭受的……你們現在一個也逃不掉!

呲呲——!

人形追蹤者:……?報告……我的……

啪——!

RO635:各位,晚安了。

如果趁這時候調查他們的心智,也許有關於涅托的情——

M4 SOPMOD II:RO!你搞定了嗎,快醒過來,那個女僕要跑了!

RO635:什麼?

……RO635立刻脫離電子平層。

M4 SOPMOD II:那個女僕突然加快了移動,而且開始脫離原來的路線!

RO635:她感覺到了……

她感覺到了周圍跟蹤者的信號都消失了,所以準備逃跑。
可惡,反應居然這麼快,你能趕得上她麼?

M4 SOPMOD II:我沒問題,不過需要你趕緊跟上來,我對溝通可沒啥自信啊。

……同一時間。

女僕人形:……快點。

再快點——!
周圍確實沒有任何跟蹤者的信號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突然之間……
不管怎樣,這對我有利,但是現在不能回安全屋,必須儘快遠離……

女僕人形:唔——!

……女僕路過一個巷角時,突然被兩隻手拽進胡同。

M4 SOPMOD II:抓到你了~

女僕人形:唔!唔!

RO635:抱歉,小姐,她只會這一個表情。

——SOP2,鬆開她的嘴。小姐,請不要喊叫,也不要報警。

女僕人形:(驚恐地點點頭)……

RO635:你認識這張照片上的人嗎?

女僕人形:我……不認識……

M4 SOPMOD II:別裝蒜了,你在做什麼我們早就知道。

而且如果不是我們,那些傢伙早就抓到你了。

女僕人形:誰?有人在追捕我?我不知道……

M4 SOPMOD II:他們馬上就會醒過來!你以為光靠你一個能躲得過他們嗎!

女僕人形:你們……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RO635:小姐,我在入侵他們時聽到了他們的報告。

如果不是我們,恐怕他們現在已經將你團團圍住了。
他們會抓到你,不惜擴大規模,採取無差別攻擊,也要通過你找到這位人類先生的下落。
你和這位人類現在處境非常危險,你可以繼續向我們隱瞞,但我們就沒有理由保護你了。

女僕人形:……

RO635:(她的眼神變了……)

RO635:小心——!

M4 SOPMOD II:!!

女僕人形的手臂彈出了尖刃,朝著RO的頭部猛刺過去,已有準備的SOP2抓住她的手臂,將女僕倒按在了牆壁上。

女僕人形:啊!

RO635:果然力氣上的差距,是無論如何改造都無法彌補的。

M4 SOPMOD II:民間人形可搞不到16LAB的好東西呢。

女僕人形:放開!放開我!

RO635:抱歉,我們就以這種方式來溝通吧,這也是保護你的一種方式。

女僕人形:……保護我?在這個城市裡沒有幾個人形可以比得過我的出力!

像你們這些來路不明的怪物,竟然還說得出保護我這種話?!

RO635:如果我們真的是你的敵人,現在你已經成為一堆廢鐵了。

女僕人形:那我又怎麼知道你不是另一批敵人?

RO635:我們不是壞人,也不會傷害你。

我們是格里芬安全承包公司的高級雇員,有人告訴我們這個人類可以為我們提供情報來找到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人類。
從你的反應來看,你一定認識這個照片上的人。

女僕人形:格里芬……?

RO635:對格里芬你有什麼想說的麼?

女僕人形:我的確聽說過「格里芬」這個名字。

那你們要尋找的人類是……?

RO635:安潔,安潔莉婭,你有聽說過這名字麼?

女僕人形:安潔莉婭………我曾收到過命令,會有尋找安潔的人出現,她們是可以信任的。

M4 SOPMOD II:沒錯,沒錯,那就是我們了!

女僕人形:但我又怎麼能確認你們不是偽裝出來的呢?

RO635:如果我們是偽裝的,那早就通過強行入侵來獲得我們想要的信息了。

我們之所以用溝通的方式,也是為了表達我們的……善意。

女僕人形:通過把我按在牆上來表達?

RO635:女僕小姐,只要你給我們想要的,我們可以提供任何你想要的幫助……

我們有理由相信,現在照片上的那個人類已經遭遇了危險,我需要知道他現在的確切位置,這樣我們才能保證他的人身安全。
這是我們的指揮官的信息編碼,我可以開放我們的連接,你完全可以通過二級平層來驗證我們的身份。

女僕人形:好吧……我姑且先相信你們,現在比較緊急,驗證的事之後再說。

現在我能告訴你們的,只有照片上這個人的確碰到危機了,如果你們能協助我離開這裡,那我會告訴你他現在所在的位置。

RO635:協助你離開沒有問題,但我希望你能先告訴我們他的位置,萬一有什麼情況我們也好應對。

女僕人形:好吧……那我就告訴你吧,在此之前能不能先把我從牆上放下來?這樣說話不太方便。

RO635:SOP2,放下她吧。

女僕人形:!!

M4 SOPMOD II:誒!?

RO635:啊!!

女僕在SOP2鬆手的瞬間,一腳踢開了RO,以極快速度往街口沖了出去。

RO635:該死!她剛才的樣子都是裝的!SOP2!追得上嗎!

M4 SOPMOD II:太快了!如果被她跑進廣場,那就來不及了……要開槍麼!?

RO635:不行……不能冒這個風險!

M4 SOPMOD II:但是!啊???

RO635:發生……發生什麼了?

……

在狂奔的那名女僕人形,突然像撞到隱形的路障一般被絆倒,慣性帶動著她的身體滾動了好幾圈。

M4 SOPMOD II:……

餵……這是……

RO635:這可不太妙……我有不太好的預感……

11-4 毀滅之前

19點30分,貝萊格萊德城市廣場旁的巷道。

M4 SOPMOD II:……

餵……這是……

RO635:這可不太妙……我有不太好的預感……

M4 SOPMOD II:她失去意識了?

RO635:不僅僅是失去意識……

她的心智融毀了,一定是遠程發出的命令,快把她拖回來!

M4 SOPMOD II:已經在做了!為什麼……為什麼她的心智會突然融毀……?

RO635:如果這個女僕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人的人形,那現在一定發生了什麼非常非常糟糕的事了!

SOP2,幫我監視附近,我要馬上進入她的心智里!

M4 SOPMOD II:她心智都被融毀了,你還能做什麼!

RO635:在她的數據完全被破壞之前,也許還有機會能找到一些線索,你在這裡保護我!

M4 SOPMOD II:好吧,快點!我們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已經太長了,萬一剛才那些傢伙的同伴追上來……

……RO?

……RO635的意識已經傳輸進了女僕的心智。

RO635:……

這裡是……那個女僕的心智模擬出來的空間嗎?

女僕:您好,這位人形小姐。

請問你有訪問的預約嗎?

RO635:女僕小姐,聽著,你……

砰——!

RO635:……!

女僕:沒有預約,就是敵人,必須儘快剷除。

RO635:喂喂!你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這副身體已經死了!

女僕:我們的職責,是保護主人的秘密。

無論生死,無論面對什麼人,我們必須完成任務!

RO635:等等——

RO635:怎麼會這麼多的攻性防壁!

那個線人給這個民用人形的心智里都裝載了多少違法的東西,這種改造至少都是十幾年的重刑……
沒辦法了,只能再殺死你一次……
不對,看這個對戰規模,是幾十次!
抱歉,無論多少次,我也必須完成自己的任務!




……砰砰!

RO635的電子梯隊,完全占據了對方的心智。

女僕人形的心智:執行……任務……

清除……異常……異……

RO635:停了下來了麼,要完全控制整個人形的心智還是有一些費力啊……

不過不管怎麼說,看來融毀命令被終止了……希望剛才的融毀不要燒掉和線索相關的資料。

女僕人形的心智:被……被動……

RO635:被動?

女僕人形的心智:被動程式觸發……

執行……最終命令。

RO635:什麼命令?

啊!等等——!

女僕人形的心智:開始自毀……鎖死所有接口連接……倒計時。

10秒。

RO635:喂!沒想到內部也設計了觸髮式的自毀程序麼……!

該死,這是想把我鎖在裡面同歸於盡麼!我真的不是你的敵人啊!

M4 SOPMOD II:RO!你還沒弄好嗎!

RO635:馬上就好!

不行,我得在心智徹底被銷毀前找到線索!
快點,快點找到啊!

女僕人形的心智:7秒。

RO635:不在通訊庫里麼……這也太謹慎了……語音暫存庫呢……只有半年的記錄……

女僕人形的心智:5秒。

RO635:就是這幾個文件其中一個,馬上……馬上就可以——!

女僕人形的心智:3秒。

M4 SOPMOD II:RO!

女僕人形的心智:1秒。

RO635:只來得及查閱一個視覺信息了……

到底……到底是哪個,哪個才是真的地址!
到底哪個——

女僕人形的心智:熔毀開始。

咔嚓!

……

RO635:……

我……我在哪……

隨著女僕人形過載燒焦的聲音,RO醒了過來。

M4 SOPMOD II:RO,RO是我!清醒一點。

RO635:你……你搞什麼!我差一點就要找到了!

M4 SOPMOD II: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倒是你,裡面發生了什麼……這個女僕在物理上也進行了自毀……

RO635:我……差點就被鎖死在裡面了……

在最後一刻我被彈出了……我還以為是你強行把我……

M4 SOPMOD II:誒?!不是吧?

你沒事吧?

RO635:我沒事……既然脫離連接了,就說明現在已經安全了……

M4 SOPMOD II:好吧……只要沒事就好……

所以,你沒有拿到情報嗎?

RO635:我也不知道……到最後一刻我也沒有搜索到……

M4 SOPMOD II:誒……那可怎麼辦……線索到這裡就斷掉了……

不如我再來檢查一次吧,剛才你有複製多少信息下來?

RO635:我檢索過的都做了備份了……

不過我剛才都仔細看過了,我不覺得你會有什麼新發現……

M4 SOPMOD II:誒!這……這不就是那個線人麼?

RO635:誒?!

M4 SOPMOD II:是這個女僕早上出門時的視覺信息,門牌清清楚楚地被拍下來了。

你這不是順利地找到了嘛!

RO635:啊……誒……可是……這個文件,我從來沒見過啊……

不過算了,可能是我最後關頭拖下來的……我們的運氣真的還不錯。

……RO635和SOP2對視了一下,然後笑了。

M4 SOPMOD II:要證明我們的運氣,還得要趕在那些白色的傢伙前面找到那個線人才行。

RO635:啊!如果這個女僕心智被執行融毀了,那說明多半那個線人已經被抓了,他要掩蓋他所有獲的情報,所以才會……

M4 SOPMOD II:所以我們已經晚了麼……

RO635:還不能放棄,都已經追查到這一步了,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去那個門牌的地址偵查一下吧。

11-5 街中小屋

20點50分……

……最終,RO635和SOP2根據從女僕心智中獲得的線索,來到了目標的位置——

一個位於貧民區的小屋。

M4 SOPMOD II:為什麼這裡會有這麼多小屋,而不是大樓呢?

RO635:大概是待改造的區域,這座城市有很多地方在重建,因為各種有的沒的原因遲遲沒動工。

M4 SOPMOD II:這下找起來可麻煩了,得小心別驚動周圍居民。

RO635:先檢查下環境,確認沒有陷阱和危險情況再行動。

M4 SOPMOD II:……目標房間周圍沒有任何人形的信號,也偵測不到人類的生命跡象,沒有爆炸物和遠程連接的反應。

RO635:……門是半開的。

RO635:糟了!快進去!

……砰!

SOP2來到目標小屋,一腳踢開了門。屋子裡一片狼藉,一個小門微微開著。
這個小小的房間被改裝成了信息設備庫,但是設備已經被破壞殆盡。

M4 SOPMOD II:……!

RO,有屍體!

靠窗的牆角有一具男性的屍體,面朝下癱倒著,血從窗台流淌到地上。

RO635和SOP2確認環境安全之後,開始檢查房間和這具遺體。

RO635:……沒有呼吸了。

M4 SOPMOD II:可惡!還是晚了一步嗎!

RO635:果然我剛才的預感是正確的,這個安全屋被破壞和女僕心智融毀應該是同一個時刻。

M4 SOPMOD II:結果我們白忙一場了,這下怎麼辦?

RO635:……怎麼辦?當然是繼續追查。

檢查一下屋裡的設備,也許有什麼情報。

M4 SOPMOD II:……(嘆氣)很遺憾,設備都是壞的,看來是通過高溫過載燒毀了內部電路。

RO635:這個人自己啟動了銷毀程序……那個女僕應該也是被同樣的指令執行融毀了。

M4 SOPMOD II:從好的方向來想,也許敵人也沒有獲得什麼情報?

RO635:也許吧,但我們該多調查一下……

……RO635小心又仔細地觀察著男子遺體。

M4 SOPMOD II:這就是線人吧,死因呢?是槍擊嗎?

RO635:嗯,口徑不大,應該用了亞音手槍彈,配合消音。

現場沒有彈殼,應該被帶走了,真是仔細的傢伙……

RO635:所以周圍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房間裡發生的事……

RO635:三處著彈。一發在小腿,一發在手臂,最後一發打在胸口。看樣子它們本來是想活捉的。

M4 SOPMOD II:嘖……可惡啊……

這次它們又搶在我們前面,我們現在沒法知道安潔在哪兒了……

RO635:真的是這樣嗎……

M4 SOPMOD II:什麼?你還有別的辦法嗎?讓死人說話?

RO635:不……我是說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我們的線人嗎?

M4 SOPMOD II:什麼?這裡不是只有一具屍體嗎?

RO635:那個人如此謹慎,又會消除自己的行蹤,又是設置了各種自毀,本身還是個情報販子……會這麼輕易就被幹掉麼……

M4 SOPMOD II:你是說,這個不是他?

RO用手指划過血液,舔了一下。

M4 SOPMOD II:誒……RO你好噁心……

RO635:這不是血液,雖然模仿得非常像……但構成是人造的。

M4 SOPMOD II:你是說……這個雖然是人類但是用了人造的血液?

現在科技已經那麼先進了麼?

RO碰了碰這具遺體,然後把他翻了過來。

RO635:(搖搖頭)誰說他是人類了。

RO將手伸到了遺體的耳後,突然間遺體的面容改變了。

M4 SOPMOD II:誒??發生了什麼??

RO635:這是個人形的遺體,高度人類擬真的型號,肉質太真實了我剛才都被騙了。

他的耳後有重置按鈕,然後你捏下他的臉,這種人形被設計成可以自由變形五官,這樣可以偽裝成別的身份出現。

……SOP2一下子爬過來,擺弄了幾下人形的臉。

RO635:當然這種型號也是高度違禁品,我想可能是線人用來給自己當替身用的。

M4 SOPMOD II:真的啊……好可怕,沒想到還會有這種型號的人形存在。

你連這個都知道……?

RO635:我有見過關於這種人形的檔案,親眼見到倒還是第一次。

這種型號的人形非常昂貴……原本是高級娛樂用,但後來因為被使用在一次政治犯罪中,最後被禁止生產了。
還真虧這個線人能找到這種型號……
不過,倒在這裡的是一個人形,這麼想的話……

M4 SOPMOD II:唔……真正的線人現在是安全的?

RO635:線人用人形偽裝成自己,然後自己金蟬脫殼了。不過這具遺體沒有被帶走,說明攻進來的人應該也發現這只是個替身了。

M4 SOPMOD II:那現在呢?我們該怎麼找到那個逃走的線人?

RO635:外面沒有腳印,這附近也沒有攝像頭……讓我想想看……

M4 SOPMOD II:真的完全沒有線索嗎……

那個死去的人形……什麼都沒留下?

RO635:你也看到了,SOP2,他把所有的設備都熔毀了,這具人形已經停止運作了,不用說心智也一定被徹底融毀了。

M4 SOPMOD II:這個遺體身上會不會有什麼線索,比如手機、終端,或者別的什麼?

RO635:我看看……嗯……好像並沒有留下什麼,不過他手裡好像捏著什麼?

M4 SOPMOD II:真的耶,捏得好緊……看我掰開!

等等……開始閃光了……RO趴下!!

RO635:!!!

SOP2猛地把RO撲倒在地上,一個猛衝把她拖出了房間。

RO635:啊痛痛痛痛……下次能麻煩手腳稍微輕一些麼……

M4 SOPMOD II:你的小命能保住就不錯了!

RO635:剛才一瞬間我感覺我的頭都要被按到地板里去了……

話說,那個東西,是詭雷麼……
竟然還設了陷阱,果然不能大意。

M4 SOPMOD II:肯定是,差一點就被炸……什麼,沒有爆炸?

SOP2一臉疑惑地偷偷朝房裡里望了望。

M4 SOPMOD II:還真的沒有爆炸……還在閃光……

RO635:仿佛是在提醒我們有東西存在一般……我去看看。

M4 SOPMOD II:等等!萬一是延時起爆的裝置呢?

RO635:但是干坐著這也不會有新的線索啊。

而且你仔細看看,那個東西才半個手掌的大小,就算真的爆炸,裝藥量也不足以把我們倆都幹掉吧?

M4 SOPMOD II:嗚……好吧……

RO和SOP2重新走近了人形的遺體,從他手裡拿起了閃光的裝置。

RO635:這是一個……小型的儲存器……看起來有很嚴密的防禦程序在保護數據,我看看能不能破解進去。

M4 SOPMOD II:誒,等,等等!

RO635:又怎麼了?

M4 SOPMOD II:雖然沒爆炸,但萬一其實陷阱是這個呢?等你進去之後用攻性防壁燒掉你的心智,那比爆炸有效率多了啊!

RO635:啊……的確有這個可能性……但是這是唯一的線索,總不能在這一步就退縮了吧?

而且就算真的心智融毀了,大不了用備份重新再換一個素體嘛……

M4 SOPMOD II:那樣不行!

RO635:誒?

M4 SOPMOD II:要是RO現在倒下了……這個任務光靠我一個肯定沒法成功的……

而且……我也不想你再一次……倒在我的面前了……

RO635:SOP2……

沒…沒關係的啦,以我的能力不會那麼輕易被幹掉的,那我去去就來!

M4 SOPMOD II:嗚哇!你怎麼就那麼不聽勸呢!

……

趁SOP2還來不及反應,RO閉上眼睛,連接到儲存器中。

RO635:這個空間……只有簡單的被動防禦程序,看來不是SOP2所說的電子陷阱……

如果不是敵人設置的,那為什麼它們沒注意到有這麼一個儲存器呢?
唔……算了不管了,得趕緊看看有沒有需要的線索。

??:呃啊啊啊啊——!

RO635:好吧,我能想到……怎麼可能會這麼大大方方放我進去呢。

自動增殖性病毒,就用這種病毒就想鎖死我的信號權限,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啊啊啊啊啊——!!

RO635:不過首先,我得小心不能鬧得太過火把儲存器給燒了。

所以說……各位,請讓一下路,格里芬的垃圾清理專家來了!




砰砰!砰砰!

……

RO635:安靜多了。

果然這不光光是儲存器,這裡的空間和一個更大的資料庫連接著。

咔嚓!

……RO635打開了房間的門。

……!

??:請不要再前進了。

RO635:新的防壁麼……看來沒那麼輕鬆就結束工作啊。

??:…………

RO635:為什麼……是你?

女僕:…………

RO635:那個女僕的心智備份麼……用來做儲存器最後一道識別也太過於奢侈了。

女僕:來到這裡的,如果不是我認識的人,那就一定是敵人。

RO635:看來到最後還是得干一架才行……

女僕:不過我認識你,所以你不是敵人。

女僕:…………

我被植入在這個資料庫中,就是為了等待另一個我。
等待她來提取這份記憶……然後去做她應該做的事。
但是現在看來,她不會來了。

RO635:不是當時的心智麼……為了防止泄密,融毀時的確不應該上傳數據。

這只是一個備份……?
那個……女僕小姐,請問你是怎麼認識我的?

女僕:我們都不過是在執行著主人的指令。

如果這是他所期望的,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會後悔。
拿去吧……這份情報是允諾交給你的。

RO635:給我的?……這是?

女僕:希望對你能有幫助,那麼請回吧,接下來就不是你該踏入的領域了。

RO635:啊等等,我——

…………

……

M4 SOPMOD II:RO?你醒了?

RO635:被那個女僕趕出來了麼……儲存器也毀壞了……

M4 SOPMOD II:趕出來?你的心智沒燒壞吧?

RO635:當然沒有,還有心智模塊在胸口,你摸我頭幹嘛!

M4 SOPMOD II:我只是擔心你嘛!怎麼樣,有什麼線索麼?

RO635:那個女僕的心智備份在裡面,她交給我了這個數據……

M4 SOPMOD II:這是……啟動編碼和一個結構圖?

RO635:這是這個房間的結構圖,你看最下面。

M4 SOPMOD II:逃生通道!一直連接到了這個城市的下水道?

RO635:沒錯,然後開關應該在這裡……!

RO走到一個角落,拍擊了下一個盆景的底部,一個連接接口露了出來,RO拉出了自己的埠接了上去。

RO635:看來啟動編碼也沒錯,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M4 SOPMOD II:嗚哇!

放滿設備的桌子緩緩平移,露出了一個僅夠一人通過的小口。

RO635:芝麻開門。看來我們終於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11-6 地下世界

21點30分,安全屋的角落……

M4 SOPMOD II:唔咕……真的要鑽到這個洞裡面去麼……

黑漆漆的看起來好可怕……

RO635:那個線人,一定是從這個秘密逃生通道離開的,洞口的邊緣灰塵很不規整,很明顯剛才被移動過。

M4 SOPMOD II:真希望你是對的,RO……最好這不是什麼敵人設下的陷阱……我們一下去就被幾十個人形團團包圍什麼的……

RO635:唔……你說得也有道理……有什麼建議麼?

M4 SOPMOD II:我們不是還有妖精嗎?

RO635:妖精?應該還在外面盤旋吧,要怎麼用?

M4 SOPMOD II:那你趕緊召喚過來吧。

我們得先偵查一下底下的情況,然後還要收集下水道的地形情況,不然就算沒碰到敵人迷路了也一樣完蛋啊。
我先一個人帶妖精下去,我爬到一半就會放妖精飛下去。妖精比較小,可以先飛下去好好掃描一遍。
這樣就算真的有敵人在下面埋伏,我的速度比較快,也可以馬上上來。

RO635:不需要我也下去麼?

M4 SOPMOD II:冒險的事我來做就足夠啦!而且,兩個人在那些狹窄的地方反而更危險……

RO635:嗯……好吧,你說的也有道理。

啊,妖精已經到了。

M4 SOPMOD II:好快!

妖精:終於要輪到我登場了嗎!接下去是什麼指令!

RO635:我們需要你下去偵查下水道的情況,要是碰到敵人也悄悄地不要被發現哦。

妖精:誒!那不是超危險的麼!

RO635:要是任務成功的話,我回去就幫你申請更多的開發值。

妖精:好!成交了!

……RO635把妖精無人機遞給了SOP2。

M4 SOPMOD II:其實我一直在想……妖精的腦子是不是不太好使……

RO635:畢竟只是帕斯卡小姐一時興起設計出來的人格程序嘛。

M4 SOPMOD II:希望她在設計我們時沒有一時興起……

妖精: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M4 SOPMOD II:嗯,任務開始了哦,妖精,我們走——

M4 SOPMOD II:嗚哇……看來敵人又趕在了我們的前面……RO,你可以看到下面的掃描情況麼?

RO635:看來不太妙……果然它們也追查到下水道里了,而且因為在下水道里,那些白色的傢伙已經完全沒有顧忌了……

就靠我們兩個完全沒有勝算……

M4 SOPMOD II:那怎麼辦?就這麼幹看著麼?

RO635:我會和指揮官聯繫……在此之前,我們可以先做下情況模擬。

M4 SOPMOD II:情況模擬?

RO635:我們先預判一下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戰鬥,這也是為了給指揮官做判斷提供更多的情報。

M4 SOPMOD II:嗚哇,RO你考慮得好周到啊……

RO635:還好啦……那你繼續掃描地圖,把敵人的數據持續傳送過來,我會在內部自己進行模擬計算。

偵查的事就靠你啦!

M4 SOPMOD II:好咧,包在我身上!




……

M4 SOPMOD II:RO,你能聽到嗎?

下水道的空間基本掃描完畢了。

妖精:怎麼樣,我很厲害吧!

RO635:除了那群白色的混蛋外,還有什麼新的線索麼?

M4 SOPMOD II:我發現了一些隱藏的小房間,裡面有各種槍枝,如果都是那個線人的東西的話,他的準備真是夠充分的……

RO635:不過如果是要對付白色敵人的話,光靠槍可遠遠不夠……

線人本身的行蹤呢?

M4 SOPMOD II:我有掃描到和人類接近的熱源信號,不過等妖精飛過去時就消失了。從分布來看,似乎他在向中心閘口區域靠近,那些白色敵人要追上他還需要一些時間。

RO635:它們肯定不是什麼心智正常的傢伙,背後一定還有指揮者在……SOP2,你看到涅託了嗎?

M4 SOPMOD II:沒有,妖精已經徹底掃描過了,沒有類似涅托的信號的反應。

RO635:看來這裡是沒必要讓涅托出席的場合……

M4 SOPMOD II:現在該怎麼做……?

我們要趕在白色的傢伙之前找到線人?

RO635:這個區域太封閉了,即使我們先找到他,也一定會被白色的敵人追上,交火是必不可少的。

除了更多梯隊外,我們還需要重裝小隊的支援。

M4 SOPMOD II:在下水道里?

RO635:在下水道里。

M4 SOPMOD II:好吧……希望別的梯隊能按時進入城市……

要是沒有支援的話,只能靠我和妖精還有你了。

妖精:包在我身上!

RO635:你要相信指揮官啦,我已經在傳輸地圖信息和模擬數據給指揮官了。

接下來只能等待指揮官的指令了。
希望那個線人的情報對得起我們這一整天的奔波……

M4 SOPMOD II:說起來,你知道指揮官現在在做什麼嗎?

這種時候還是指揮官親自來指揮才比較安心啊……

RO635:不要抱怨啦,指揮官一定有更加重要的工作,不然難道是拋下我們在哪個咖啡廳里喝卡布奇諾嗎?

……同一時間,貝萊格萊德的某家咖啡廳內。

服務生:您好,您的大杯卡布奇諾,根據您的要求做成了溫的,請慢用。

我點點頭,接過了杯子。

我嘗了嘗溫度,剛好,很像我加入格里芬前自己平時調配的溫度。

服務生轉身離開後,我慢慢品嘗了起來。

長時間使用配給的速溶咖啡,這種現磨的咖啡喝進嘴裡的感覺就像清水被吸進乾癟的海綿里一樣讓人心情舒爽。

在咖啡因配合心理作用的衝擊下,我的精神開始重新振作了起來。

格琳:我已經都查過一遍了。

沒想到真的一點關於那次事件的報導都沒有,明明鬧得那麼大……難道沒人想來管一管這件事麼?

指揮官:這種程度的信息管制他們還是做得到的,關鍵的是後面他們就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了。

格琳:您是說這不太符合他們的風格?

指揮官:這不符合所有人的風格。

我轉頭看下咖啡廳的電視,電視裡正在播放新聞。

電視新聞:根據新蘇維埃共和國聯盟外交部發言人公布的計劃,新蘇聯駐歐互會全權代表瓦西里•瓦西里耶維奇•羅申,將在三日後與泛歐重建互助委員會執行委員米爾科•米洛舍維奇,於南部城市貝萊格萊德進行會晤。

羅申代表在訪問前夕接受採訪時稱,「本次會晤,不僅將討論關於國家聯盟之間雙邊協作的問題,同時也將討論如何解決更多地域性衝突的問題……」
「我們將做一切努力恢復正義和和平,維護人民的尊嚴和不可侵犯性」……

電視新聞:下一則新聞——

電視新聞:根據福利與保障部官員在採訪中所透露,接下來三個月內五級公民的生活配給將會進一步降低……這一言論引發了新的一輪抗議狂潮,據悉已經有三地——

格琳:看來即使生活在城市裡,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好日子過啊……

我沒有回應格琳娜的評論,從終端上顯示,另外四批人形也通過其他列車站口進入這個城市了。

我望向遠方,遠處多瑙河中一艘貨運渡輪也在緩緩入港。編號52318,我們的剩下的重武器就在那艘船上。

看來哈維爾承諾的幫助開始起作用了,現在唯一剩下的就是……

滴……滴……

我收到了RO635傳輸過來的地圖,和之前發生的事情。

指揮官:唯一剩下的就是……能夠將一切串聯起來的線人了。

格琳:指揮官,您說什麼?

今天真夠折騰的,希望這就是最後一步了。

指揮官:格琳,出發了。

格琳:誒?這就要走了麼?我的蛋糕還沒吃完啊!

緊急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11-1E 陌生旅程

……【有序紊流】事件3個月後。

格琳:指揮官,今天的進度報告就放在這裡了。

指揮官:謝謝,你辛苦了。

格琳:哈哈,指揮官也辛苦了。

不過您已經適應這裡的工作了呢。

指揮官:今天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格琳:老樣子,後勤、維修、補給、和平的新聞廣播、吃壞肚子的人形。

為什麼她們一定要被設計成對某種食物過敏呢?真是搞不懂IOP那些人,這算是某種圖靈測試?

格琳:不說這個了,下班後要去咖啡廳喝點什麼嗎?

……沒什麼理由啊,就是放鬆一下,雖然基地有的也就只有速溶咖啡而已,畢竟我們已經被連續幾個月禁止離開基地了……
……哼哼,當然啦,就算是速溶咖啡也當然是您請客啦,指揮官。

……滴。

格琳:啊,有通訊請求……B級加密頻道,哈維爾先生的。

哈維爾:指揮官,結束掉一天的工作心情如何?

哈哈,你也說過,工作是沒那麼容易結束,所以我來了。
你確保你現在身處的環境足夠私密吧?

……我看了看格琳娜。

格琳:……好吧,我想咖啡廳是泡湯了,對嗎?

格琳:不,別想拿自動販賣機的咖啡糊弄過去,我會攢著的哦。

……格琳揮了揮手中的日程表,離開指揮室,房間只剩下我自己。

哈維爾:別緊張,我說了今天我們不談指揮室里的工作,對,讓它們都滾一邊去吧。

今天,讓我們來談一些輕鬆的話題,比如……
……你想出門來一趟觀光旅行麼?

……

……次日,14點30分,洲際列車站附近的暗巷。

RO635:指揮官,這就是我們這次的任務?

RO635拿著我遞給她的照片,那是貝萊格萊德熙來攘往的街頭,一個男人模糊的側臉被紅色油性筆畫上了一個圈。

RO635:可是僅僅靠一張遠處拍到的照片,到底要怎麼去找……

而且,雖然您跟我說他是個情報販子,不過他真的有安潔的情報嗎?

……一天前。

哈維爾:雖然之前我們偉大的局長給你安排了任務,不過卻把格里芬所有的載具都給破壞了,一直不能出門我想你一定很鬱悶吧。

所以!我好不容易幫你爭取來了這次機會,你一定要感謝我哦。
你一定想問,到底是什麼機會?
不要心急,我慢慢和你講。

哈維爾:我偷偷地從局長那打聽到,安潔可能出現在南部的一個城市。

當然她為什麼要去那可千萬不要問我,她的目的我也是完全不了解。
說實話,如果我是她的話,之前回到安全局後我一定會拚命邀功要求漲薪,而不是像她那樣自顧自一溜煙不見了。

哈維爾:所以我想到,你立功的機會來了,要是真的找到安潔,局長一高興說不定就給你們格里芬批准個一架兩架直升機,那樣你們就有辦法自己出門啦!

哈維爾:嗯嗯,你說怎麼找到她?當然當然,我都幫指揮官你準備好了,我這就把我搜集到的極其重要的情報發送給你,一定要感謝我的大恩大德啊!

RO635:指揮官,你有聽到麼?

我看著RO手裡的照片,深深地嘆了口氣。

是的,我們手裡只有一張照片和一個線人曾經出現過的區域,相比要解決的問題來說,這些線索實在太少了。

要如何去找到他還是一個小問題,更大的問題是他是否真的掌握和安潔相關的情報。

而我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哈維爾為什麼需要我去找他。

雖然哈維爾嘴上一直不正經,但我很明白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他要我們來執行這個任務,一定有他的道理。

……不過,這暫時不是我應該考慮的事情。

RO635:指揮官?

指揮官:我有在聽,這是唯一的線索,等到了目的地我們再想辦法吧。

RO635:好吧……也是,現在光看著一張照片也想不出什麼主意來。

說起來這個車站我是第一次來,看起來比基地附近的要像樣多了。
不愧是洲際列車啊,上次坐還是在別的城市裡和調色板小隊一起呢——最糟糕的乘車體驗,我是說……列車很好,但隊友很吵。
希望這次能修正一下我的體驗,SOP2應該比AAT52好對付得多。
不過……真的過了很久啊……轉眼間,我們已經經歷這麼多事了。

5個月前,格里芬公司與軍方組織了一場聯合行動,目的是抓捕鐵血主腦伊萊莎,徹底平息當地的人造生命暴動。

但是在行動中,我們遭遇了軍方部隊的背叛,險些全軍覆沒,而克魯格先生也被莫須有的罪名逮捕。

軍方的真實目的不僅僅是獨占主腦,還要利用M4A1和主腦間的聯繫,達成某個危險的目的。

而這一切,都被一個坍塌液改裝成的髒彈阻止了。

軍方損失慘重,不得不放棄行動,而主腦和M4A1的下落也從此不明。

我從戰場和之後收集到的情報中整理出某些可能性,但這就是真相嗎?

我無法確認,但我能確認的是,對真相感興趣的不只是我,或者只是參與過這次戰役的人。

坍塌液的輻射污染在戰區中擴散後,戰鬥迅速進入尾聲。

我就在這時被一個神秘的白色勢力抓捕。

它們是自稱涅托(Nyto)的審訊者,想從我的腦袋裡獲得安潔和M4A1的情報。

我陳述了一些……順便編造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然後被404小隊營救,在格琳娜的護送下來到了新的格里芬基地。

在此之後無論是忤逆小隊,還是404小隊,都失去了蹤影,就像從來不存在過一樣。

在16LAB老闆哈維爾先生的引見下,我開始接受安全局局長澤林斯基交予我的工作委託……

並參與到針對安潔……那位格里芬前指揮官、安全局前特工、現今的逃亡叛徒的搜查行動中。

也就是……我這次的任務。

RO635:不過指揮官……找到安潔之後要怎麼辦,您想過嗎?

RO635:……抱歉,我不該問這個,我只是想提供些建議……但是一思考到這個問題,我的雲圖就有點過載。

RO635:總之無論你怎麼選擇,我都相信你的決定,指揮官。

啊,SOP2回來了。

M4 SOPMOD II:我回來啦——咦?我要的車站特產烤熱狗呢?

RO635:拿去吧,下次不會再給你亂花錢啦,我們行動的經費也是有限的。

M4 SOPMOD II:耶——!難得出來一趟不就應該好好感受一番嘛,就算拍個照片炫耀一下也好啊!

RO635:你和那些夥伴現在倒是關係很好呢,不過等到完成了任務,我保證你拍的和任務無關的視覺信息會被清理掉………

所以,伺服器位置摸清了嗎?

M4 SOPMOD II:我已經用香蕉都掃描過啦!

RO635:「香蕉」?

M4 SOPMOD II:對啊,黃黃的不是很像香蕉嘛!帕斯卡幫我改裝了一下,可以大大提升我的電子戰能力哦♪

RO635:那隻兵蟻……你還帶著啊……啊不行,光看著就讓我開始頭暈了……

M4 SOPMOD II:哈哈,那你不要看不就好啦!

總之我馬上就傳輸給你。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我們就不能直接進車站嗎?

RO635:SOP2,這是公共民用車站,你知道嗎?這邊所有的入口都由軍方的士兵把守,保安系統掌控著這裡的每一個出入記錄。

指揮官現在多半是軍方的通緝犯,而我們更不可能會有合法身份,只要一踏進檢票口,3秒內我們的身份識別就會上傳到軍方的信息庫,再過1秒我們就會被那邊兩個大個子人形摁倒在地。

M4 SOPMOD II:所以我們才會做了身份偽裝?

RO635:至少不要被掃描識別出來……

你找到的那些伺服器,我會植入一個病毒程序。
當我們用假的身份識別碼上傳到車站的審查系統時,系統將跳過驗證環節並自動向軍方的總信息庫上傳一個假的身份。

M4 SOPMOD II:哇!RO,你連這個都能做到?!可以教教我嗎?

RO635:多虧了格林娜小姐提前幫我做了準備……

這種基礎級別的電子戰,現在的你應該也能做到,前提是你能理解操作的原理。

M4 SOPMOD II:我不理解,但是聽起來很酷!

RO635:哈哈……我就知道……

RO635:讓我們開始吧,指揮官,請協助我消除伺服器中的防壁系統,SOP2,你在旁邊望風。

RO635:指揮官,我現在入侵了車站的伺服器,現在需要你找到審查系統的漏洞,這樣我才能植入程序。

您是第一次入侵公共系統嗎?會不會緊張呢?

也許會有些負罪感,不過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慢慢適應吧,畢竟我們現在身份不同往日了。

總之這和以往的電子戰沒什麼區別,讓我們開始吧。




……在我的協助下,RO635順利植入了病毒程序。

5分鐘後,我們來到了檢票口,SOP2首先踏了上去。

RO635:指揮官,放鬆,剛才的行動很成功,而且帕斯卡小姐的程序是完美的,一定沒問——

人類士兵:那邊的人形,停下來!

M4 SOPMOD II:誒?我麼?

RO635:(什麼,難道被發現了?)

人類士兵:對!就是你!

RO635:(要在這邊打麼?但是就算打贏了列車也登不上了……怎麼辦指揮官?)

人類士兵:你手上那個是電子寵物吧,電子寵物也是需要身份認證的,誰允許你這麼隨隨便便拿上去的!

M4 SOPMOD II:咦,不可以嗎?它還那么小,我把它塞進身體裡是不是就可以不算寵物了?

人類士兵:誰允許你提問題了,人形!

RO635:……啊哈哈,對……對不起,我們馬上為這隻寵物登記身份!

RO慌忙地為兵蟻編造了偽裝身份。

RO635:為什麼我還得為兵蟻做這種事啊…………

滴——

人類士兵:登記在冊電子產品……哼,進去吧,下次注意點。

RO635:好的好的,一定一定……

2分鐘後,我們順利進入了列車,找到了預訂好的包廂坐下。

M4 SOPMOD II:哇!這個座位好軟啊,跟指揮官辦公室的沙發一樣!

RO635:小聲點,雖然我們跳過了電子審查,但萬一太惹人注目被列車上的人類認出來就完蛋了。

剛才嚇死我了,我可不想再這麼來一次了……

M4 SOPMOD II:但是這個車廂除了我們一個人都沒有啊?

RO635:可能是這班車比較空的緣故?按照情報,每節車廂應該都會有保安人形才對……

M4 SOPMOD II:唔……人手不足?

RO635:有這個可能。

上次的戰鬥已經過去很久了,軍方也不可能為了追捕一家PMC的員工,在每個車站都24小時布下人手監視吧。

M4 SOPMOD II:哼哼,他們還是太小看我們啦。

我想那次行動中軍方也算是失敗了吧?所以也不敢太囂張。

RO635:至少他們沒達到目的,但絕對不會放棄的。

M4 SOPMOD II:我們也不會!我們一定要找到M4A1她們!

……列車開始啟動,SOP2興奮地望著窗外的風景,RO635戴上耳機沉浸在個人世界裡,而我激活了座位上的電子雜誌。

雜誌上布滿了時尚情報、商務廣告和地球上還殘存的旅遊景點照片,都是一些和我的生活相去甚遠的內容……

我隨手翻到一張廣告上面印刷著最新型家政服務人形的半身照,可能有些無聊,我開始想像著她接種了烙印,拿起武器的樣子。

一個一個繁瑣的細節編織成了沉重的睡意,漸漸鋪滿了我的大腦……

RO635:……指揮官?指揮官?

不知過了多久後,沉浸在一個東拼西湊的怪夢裡的我被RO635叫醒,回到了現實。

RO635:指揮官,剛才廣播提示我們還有30分鐘到站,列車開始減速了。

啊……

……RO635盯著我手中電子雜誌停留的那頁,露出了古怪的眼神。

RO635:指揮官,你原來是這種口味嗎?

指揮官:啊……只是碰巧停留在了這一頁而已。

RO635:哈……是呢……只是看到這種人形就會安心到進入夢鄉的程度,對吧?

M4 SOPMOD II:喂喂!RO,指揮官,那個是什麼!

……我和RO635望向窗外。

RO635:隔離牆和淨化塔,兩個名字前面都加個ELID,你就明白了。

M4 SOPMOD II:咦?那就是……淨化塔?

嗚哇好大,簡直就和城牆一樣啊!

RO635:這是比較新型的55年制式淨化塔,你看它的底部,還有用於移動的履帶裝置。

它們會通過散布中和粒子來消解坍塌輻射,製造出一個弧形淨化地帶,確保輻射污染不會進入城市。
然後你看後面那些隔離牆,那是用來阻擋粒子風和那些感染生物的,當然,沒有合法身份的人類也會擋在隔離牆外面。

M4 SOPMOD II:這些都是為了保護我們要去的那個城市?這個待遇也實在太好了吧……

RO635:這可是個大城市,沒理由輕易放棄掉。

而且三戰和污染都過去很久了,城市裡早就恢復燈紅酒綠的生活……雖然和我們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不過這對我們來說,城市比外面的污染區更加讓人陌生……說不定這次任務比預想得還要難纏呢……
11-2E 襲擊部署

8個小時後。

22點20分,下水道敵方據點內……

RO635:你確定我們這麼偷偷溜進來沒問題麼……

M4 SOPMOD II:沒問題啦,剛才妖精已經把路線偵查得很清楚了。

不過路線雖然沒問題了,下水道里還有很多閘口,如果那些白色的傢伙不是傻子,肯定早就提早進行控制了。
萬一其他人形來了,它們把閘門一關,我們不是被逮個正著了麼?

RO635:雖然也有道理,但我們也太深入裡面了……一旦被包圍就麻煩了……

M4 SOPMOD II:我們協助完指揮官就馬上離開,肯定沒問題的!

RO635:真的沒問題嗎……

咦?這是……格里芬的通訊請求?

Mk46:晚上好,RO635小姐是吧。

RO635:啊你好,你是……?

Mk46:Mk46,身份信息已經發送給你了,姑且是指揮官這次行動的臨時副官。

M4 SOPMOD II:新來的傢伙,好像沒什麼幹勁啊……

Mk46:喂,我可都聽到了哦……

總之……我負責的攻擊梯隊正在檢查裝備,10分鐘後到達下水道入口的位置。

RO635:感謝你了,Mk46,希望人手夠多。

請你們先在預定的位置待機,只有在攻擊命令下達後才開始行動。

Mk46:好吧,我就等著你們了哦。

指揮官把任務方案傳給我了,一旦人員就位,隨時可以開始行動。

RO635:收到。

RO635:指揮官,感謝您的支援,我已經看到了您派遣的梯隊的位置了。

在等待您的時間裡,我和SOP2趁敵人不注意,已經找到了控制中心的位置。
雖然這個位置比較危險,但是從這邊可以為我們的梯隊提供更多的協助。
我的計劃是這樣的,讓梯隊將下水道的出入口封鎖住,我可以從這邊的控制中心連接控制平台網絡的終端。
我猜測敵人會關閉閘口來切斷線人的撤退路線,所以我會先潛入進二級平層破壞他們對下水道閘門的控制權。
然後SOP2潛入進去找到線人帶他出來,然後回到我們梯隊控制的出入口。

M4 SOPMOD II:你不能直接控制閘門把白色的傢伙都關起來麼?

RO635:那樣破解系統會花更多的時間,目前來看找到線人的窗口期已經越來越短了。

M4 SOPMOD II:誒……好吧……

RO635:我需要分出運算能力來黑進這邊的閘門控制系統,所以梯隊的部署就拜託指揮官您了。

SOP2,你能把地圖上的閘門和節點標記給我嗎?

M4 SOPMOD II:沒問題!

RO635:我需要在敵人還沒察覺到的時候將它們從二級平層中踢出來……嗯,那麼就開始行——!

??:不要——入那——控——系統。

RO635:什麼聲音……?

M4 SOPMOD II:啊?什麼什麼聲音?

RO635:不是你在講話麼……?

M4 SOPMOD II:我什麼都沒講啊?

RO635:難道是我錯覺了……

算了不管了,抓緊時間,開始行動!




RO635:比我預想的還要簡單得多……敵人沒來得及設下太多防禦麼……

要不順便把控制權也一起奪取過來……

M4 SOPMOD II:RO!RO!!快醒醒!

RO635:怎麼了……我還沒完全搞完……

M4 SOPMOD II:白色的傢伙!他們在朝我們的位置靠近過來!

難道是發現我們這裡在入侵……?

??:真是的,你們的守護天使都已經告訴你們了,不要碰那個控制台。

那邊愚蠢的傢伙設了個無可救藥的陷阱,結果跳進了不是他們想要的兔子……多麼有趣的一天。

RO635:這是……強制通訊?!

你是誰——!

??:如果再不離開這裡,兔子就要被抓起來烤熟了。

雖然我從不會提供免費的情報,不過這次就破一次例讓你們延遲支付吧。

RO635:這個信息……是下水道的隱藏道路?

??:從這裡走你們之前還有活下去的希望,要是你們就在這邊完蛋,以後我也挺難辦的。

RO635:你就是線人麼?你現在在哪裡!?

該死,信號已經消失了……

M4 SOPMOD II:現在該怎麼辦?這就是那個線人吧?就這麼離開我們今天不就前功盡棄了麼?

RO635:但不管怎麼說,先得活著從這個位置離開……

要是真的被白色敵人包圍在這個房間裡就全完了。

RO635:指揮官您還在麼?非常抱歉我們現在需要支援!

這邊有一個特殊的道路,可以避開敵人進入下水道,請您協助我們撤離吧!
然後SOP2,把你的狗交出來!

M4 SOPMOD II:狗?你指「香蕉」麼?

RO635:不管它叫啥……我需要用藉助它的性能反向追蹤那個線人信號最終的位置。

如果他可以強行連線我們,那一定就在不遠的地方。
在指揮官的梯隊移動過來之前還有一段時間,我們今天一定不會前功盡棄的!
11-3E 趁火打劫

22點30分,下水道敵方據點內……

Mk46:沒想到這麼快就要來救援你們了啊……

我還以為你們的話,我可以多偷懶幾分鐘呢……

RO635:不好意思害你加班了,但任務還沒失敗。

我們已經追蹤到我們的目標的信號最終發送的位置了,所以在和我們匯合後請往我設置的坐標前進。

Mk46:你確定要往這個位置去?我接到的命令可是帶你們出去哦。

RO635:我的方案已經獲得指揮官批准了。

抱歉,後續的任務可能會非常危險,所以希望你能協調火力小隊儘可能靠近支援。

Mk46:好吧……我看到批准信息了,指揮官還真是信任你。

RO635:我希望你也能信任我。

Mk46:我能怎麼辦呢?反正來都來了,而且給你收尾總好過SAW。

那麼,接下來需要我們做什麼?

RO635:因為撤離路線有所變化,所以我們需要在隱藏道路的中途就重新回到下水道中。

其中我們一定會遭遇到白色敵人,儘可能不要長時間交火,我們的動作越快越好。

Mk46:收到,我的小隊會儘量壓制敵人不讓它們纏上。

RO635:另外在進入有閘門的區域後,我會想辦法控制閘門開關,把敵人隔離在閘門另外一側。

但是,在控制閘門的時候我無法移動,希望大家能保護好我。

M4 SOPMOD II:誒?你要在行動中進行電子戰麼?

如果你控制錯了,把我們和火力小隊給隔開了,撞上白色敵人我們就完蛋啦。

RO635:相信我,我剛才調查過結構,我可以做到。




……砰砰!

M4 SOPMOD II:該死!我們被火力打散了!

Mk46你們的小隊還沒問題麼!

Mk46:我這裡可以堅持啦,但敵人朝你們的方向去了!

M4 SOPMOD II:我們會想辦法的!先分頭行動吧,不要被它們包圍了!

Mk46:但是……我們可不能拋下你們不管!

M4 SOPMOD II:我們可是精銳人形,兩個人更不容易被抓到,反而你們比較危險!

Mk46:……好吧,既然你們這麼說!

我們在目的坐標那等你們!要活下來啊聽到沒有!

……

M4 SOPMOD II:這樣就只剩我們了……至少她們應該安全了……

RO!RO你在聽麼!敵人在閘門那邊,快點把門關上!你還在等什麼!

RO635:我在尋找這扇閘門的權限路徑!

M4 SOPMOD II:剛才你不是還很自信的嗎??

RO635:沒想到這些閘門的權限底層邏輯寫得那麼混亂啊!稍等!

1號和4號大門……不行,衝突了……那和5號……

M4 SOPMOD II:我可以等,但是敵人不會!快點RO,我們阻擋不了它們太久!

RO635:2號和3號大門呢?不,那行不通,如果是7號——

??:G序列的閘門要從7號和14號路徑下達激活命令。同時你要發送一個偽裝信號,讓系統以為這是手動操縱的。

RO635:誰?誰在說話?

M4 SOPMOD II:又是那個線人麼!

RO635:線人?

你現在在哪裡——

??:按我說的做。

還有不要同時從兩個路徑下達信號,系統會誤判為控制水流的命令。

M4 SOPMOD II:先照他說的做!我們快頂不住了!

RO635:那就……!

——轟!

安全閘門迅速地落下,沉重的響聲後,敵人被隔在大門外面,一切陷入安靜。

M4 SOPMOD II:他是對的……

RO635:……不愧是情報販子……

現在可以請你現身了麼?線人先生。

??:線人先生,這個名字聽起來可不是那麼悅耳。

如果接下來我們要更平和地溝通的話,你們可以稱我為——「K」。

RO635:K?

K:是的,K。

RO635:那麼……K先生,現在可以請你現身了麼?

如果你的情報能力真如此神通廣大,你應該知道我們找你已經找了很久了。

K:剛才你選擇了關閉閘門隔開了敵人。

RO635:哈……?現在不是說閘門的時候吧?

K:那是個好的選擇。但是從情報分析的角度來說,一個好的選擇,也可能是一個壞的選擇。

結論的關鍵在於是否曾通過多個角度去分析和論證它。

RO635:你是什麼意思……

K:雖然你暫時擋住了敵人,但你不要忘了,閘門的控制平台,還在他們的掌控下。

RO635:!!

K:等你們活下來,我們再慢慢談吧。

嗡——

RO635:那、那是什麼聲音!

M4 SOPMOD II:是敵人嗎?

RO635:不……可能更糟……

遠處傳來急流灌注的轟鳴聲。

RO635:那可能……是只有在下水道才會發生的事……

11-4E 絕地逃生

23點40分,貝萊格萊德某巷道角落的下水道內部。

RO635:那、那是什麼聲音!

M4 SOPMOD II:是敵人嗎?

RO635:不……傳感器上沒有掃描到信號,但是物理反射面突然增大了……

M4 SOPMOD II:反射?增大?你能用我聽得懂的方式告訴我情況嗎!

RO635:噓……這個方向,不像是敵人增援的聲音……

等等……B2、G5和K9的防水閘門控制的訪問權限突然升級了?!

M4 SOPMOD II:RO,腳下!水!有水進來了!

RO635:水流!?

截流口的防水閘門被打開了!它們想淹死我們!

M4 SOPMOD II:淹死?對我們?

RO635:你忘了嗎!我們現在的素體只有最基礎的防水功能,水要是滲進來肯定會短路的!

M4 SOPMOD II:呃……那我們還來得及嗎?

RO635:再快也不可能趕得上水位上漲的速度……

看到了!有節點平台在前面!SOP2,能跳上去嗎!

M4 SOPMOD II:沒問題!嘿咻——!

SOP2和RO一起跳上了平台。

RO635:在這邊的話應該還能撐一會……

稍等,我在重新嘗試奪取閘門的權限……
……該死,訪問被拒絕了!
我就知道,剛才那麼簡單就能覆寫權限果然不正常,這就是騙我們進來的陷阱!

M4 SOPMOD II:不能和剛才一樣把權限奪過來嗎?

RO635:剛才那麼輕鬆是對方故意的,現在防火牆升級了……

而且另外的防水閘的控制權限也在更新的進程中,如果不阻止的話——
SOP2,扶住我!可能這得花點時間,我需要進二級平層再強行突破一次——一會別讓我掉到水裡去了!

M4 SOPMOD II:沒問題!我會牢牢地把你抱住的!

RO635:那就謝了,指揮官,您還在嗎?

指揮官:原來的木馬誘餌被防火牆識別,我在幫你找新的入侵線路。

RO635:感謝您,指揮官。

果然就如您所說這是對方下的套……但是我們也不能放棄這個重要的線索。

RO635:我會想辦法從二級平層奪回閘門的控制權,但對方也可能直接切斷外部連接。

考慮到對方應該也是遠程控制,理論上它們不會這麼做……現在我們也只能希望他們不要這麼做了……
為了更快突破對方防禦,希望您能把其他人形的運算能力調用給我!我們開始吧!

M4 SOPMOD II:好!開始!

誒……這次你不用閉眼麼……?

RO635:它們……

M4 SOPMOD II:它們?

RO635:它們把遠程連接的接口給切斷了……!壓根就不想再繼續控制閘門了麼?!

M4 SOPMOD II:什麼!!

那我們不是真的要完蛋了嘛!

RO635:不……不要緊張……還是有辦法的……

M4 SOPMOD II:真的有辦法麼!水都快漫到我的大腿了啊!

RO635:沒,沒關係的SOP2,別別別太緊張,你可能只是太矮了!

M4 SOPMOD II:什麼!你怎麼能這麼說我!

Mk46:RO你還在麼?

RO635:還在!你們沒事吧!

Mk46:我們倒是沒事,不過從我們這邊的角度看,有兩個截流口正在放水,我猜是不是敵人想淹死你們呢?

M4 SOPMOD II:是啊!不然呢!

Mk46:好好,我知道了。

另外的梯隊已經趕來了,指揮官也找到了敵人指揮部的位置,我們準備進行一次突擊一口氣清理掉它們。

M4 SOPMOD II:那麻煩你們快一些!不然我只能騎在RO頭上躲水了!




……

Mk46:清理完成,最後一個信號也消失了。

RO,你能聽得到麼?

RO635:我——噗——能聽得到,能麻煩把閘門——噗——打開麼——

Mk46:這邊沒有閘門的開關啊?

RO635:該死……控制平台——和它們的指揮部不在一起麼——

既然被幹掉了就趕緊給我把遠程接口連上啊——

M4 SOPMOD II:啊啊啊……RO你不要亂動,我要掉到水裡去啦!

RO635:我能想到完蛋的一百種方式……但是被水淹了短路完蛋是我完全沒想到的……

下次換素體一定要讓帕斯卡換一個防水性特別好的……

M4 SOPMOD II:喂喂不要那麼容易就放棄啊,你短路了可以備份心智,我可沒法和你一樣換身體啊!

突然間遠處的閘門緩緩打開了,水立即蔓延了出去,水位也開始慢慢下降了。

RO635:誒?閘門……自己開了?

M4 SOPMOD II:Mk46她們找到開關了?啊……這水臭死了…我快受不了了,在哪關閉嗅覺系統來著……

RO635:你先從我頭上下來再說……

M4 SOPMOD II:水還沒完全流光啊,我再待一會吧!

??:結果最終還是通過全殲敵人來解決問題,這種行事方式真不虧是那位著名的格里芬指揮官。

RO635:這個聲音……

K……先生?

K:很好,至少這次你沒叫我「線人先生」。

RO635:我得先表示我的感謝。

是你救了我們麼?

K:我?不不,我只是個普通的人類。

閘門要麼在控制平台啟動,要麼通過遠程入侵控制,我既不會分身術,電子戰也不是我的專長。

RO635:那到底……?

K:要謝就謝你們的守護天使吧。不然你在街上時就已經完蛋了。

RO635:守護……天使?

K:剛才我說過,如果你們能活下來,那我們可以談談,現在我們可以談了。

RO635:先不管那個了……

那……個,你知道安潔莉婭在哪裡麼?

K:格里芬的人形都是那麼性急的麼?我們不應該從眼前的問題開始溝通起麼?

RO635:……那……為什麼K先生對這個下水道這麼熟悉?

K:瑪荷洛,確認下他們留下的那些殘骸。

女僕人形:是。

K:在回答你的問題前,先要確認第一個條件。

那些你們幹掉的那些敵人,我會挑選樣本帶走。這作為回答你們問題的代價,怎麼樣,很划算吧。

RO635:指揮官……是……好吧,我答應你。現在你可以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了麼?

K:下水道是我的撤離路線,在這裡面每一隻老鼠在哪我都了解得清清楚楚。能追到這裡,我不得不佩服一下它們的執著。

這些白色的東西,我一直在調查它們,所以被它們盯上了。
我本想把它們引進下水道後再悄悄離開,不過既然你們大駕光臨我就索性就多推進一步——畢竟能獲取樣本的機會不是那麼容易獲得的。

RO635:那些白色的敵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K:這就要問它們的遺骸了。和你們人形不一樣,那些機械的裡面,可是有著人類——或者說人類的部分。

RO635:人類!?

K:當然你們開槍時不用有什麼負罪感,裡面的人類早就已經死了。是「信仰」的力量在驅動它們行動。

RO635:信…信仰……?你說得我越來越糊塗了。

K:沒錯,信仰,至少它們自己是那麼宣揚的。

當然我們都知道這都是些扯淡的話,不過對於它們的信徒來說這簡直就像神跡一般。

RO635:信徒……你是說,這些「人」信仰著什麼,然後又動了起來……聽起來簡直就像邪教一般……

K:對於在城市外的人來說,如果患上廣域性非輻射感染症,那幾乎就等於宣布了死亡。

不管是誰宣布自己可以對抗非輻射感染症,都會獲得大批深陷絕望的人類的擁戴。

RO635:ELID?那個我曾也見過……

K:絕望時的人類在望見希望時,那種求生的欲望會產生極大的能量。而這種能量實在是太好被利用了。

即使被塞進機械盒子裡,只要能多活一天,就算死了也要繼續為人賣命都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是麼。

RO635:所以……有人利用了絕望,建立了某種邪教……

再利用邪教,建立了自己的軍隊……?

K:哼……邪教麼。雖然我也還沒完全調查清楚,不過我想你猜得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完全為零的背景,極其先進的武器,和毫不畏死的士兵,聽起來可怕極了不是麼?

RO635:……

K:就在一年前,黃區的失蹤人數就突然大幅上升,但邊緣地區的暴力群體事件也同時急劇增加。

而在半年前,在失蹤人數沒有降低的前提下,突然間群體事件的數量開始驟降。
負責地區安全的承包商們感到很高興,但他們可能沒意識到,這意味著背後開始有組織的力量了。

RO635:我們在幾個月前也和它們交過手,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部隊……它們到底是誰,動機到底是什麼……

K:那次事件啊,真虧你們能活著離開。

不過你們當時急著撤離,當時存在的一切事後都被清理乾淨了。
動機的話,誰也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它們在這個城市出現並不是個偶然,就像你們會出現在這裡也同樣不是個偶然一樣。

RO635:我們的出現……不是偶然……

K:拿去吧,這是給格里芬的見面禮。

RO635:這個手提箱是?

K:裡面有著對你們下一步行動有幫助的東西。

K:然後,那邊的指揮官,我知道你就在終端里監視著這裡。

雖然我不知道你長什麼樣,但是從你剛才的指揮中,我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畏懼你了。
不過在這個城市裡,你不會想和我成為敵人,就像我暫時不想和你成為敵人一樣。

不管如何,這是一個招呼。

我應該說……「很高興見到你」,還是「歡迎來到貝萊格萊德」?

我已經等你來等了很久了。

所以接下來……

安潔莉婭……讓我來說說她的故事吧。

你想從哪裡開始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