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少女前線:索米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戰區攻略】 7月4日維護後至7月25日10:00,在戰區中和其他指揮官們協同作戰,可以獲得重裝部隊「AT4」的中樞數據!聯合作戰,啟動在即!
  • 【海灘大作戰】7月11日維護後至8月1日10:00,每日首次通關指定關卡即可獲得活動道具「硬核西瓜」。可在活動限時商城內兌換包含「謝爾久科夫-黑鴉救生員」裝扮、全新「海灘大作戰」活動限時家具、寵物、頭像、採購幣等在內的豐厚獎勵!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指揮官,您累了嗎?想讓我放點音樂聽嗎?
KP31
Gf kp31 1.jpg
作者:@Anmi
TGS 2018
基礎資料
本名 索米KP/-31
髮色 亞麻髮
瞳色 藍瞳
聲優 豐崎愛生
萌點 白絲、
類型 衝鋒鎗
稀有度 ★★★★★
原產國 芬蘭
研發日期 1921年
生產商 衝鋒鎗公司(Tikkakoski Oy)
服役期間 1931年–1982年
親屬或相關人
埃莫·拉赫蒂、波波沙
相關圖片


KP31是由雲母組研發、數字天空運營的戰術策略養成類遊戲少女前線(英:Girls' Frontline)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於2016.7.7加入遊戲。

目錄

歷史原型

索米M/31,又稱索米KP/-31(KP即Konepistooli,芬蘭語中「自動手槍」之意),索米KP31或索米M/31,是芬蘭在1930-1931年間設計的衝鋒鎗。她是在M/22原型槍與KP/-26的基礎上改進而成並於1931年左右問世。由於「索米」(Suomi)在芬蘭語中意為「芬蘭」,因此有時M1931也被稱為芬蘭衝鋒鎗。

原型數據

數據為KP31基本型。

  • 重量:空重4.72kg 50發彈匣滿裝填5.74kg 70發彈鼓滿裝填6.2kg裝滿71發彈鼓的PPSh41也僅為5.47kg
  • 全長: 870mm
  • 槍管長度:314毫米
  • 使用彈藥:9×19毫米帕拉貝魯姆手槍彈
  • 自動方式:自由槍機原理
  • 發射速率:750–900發/分鐘
  • 槍口初速:396米/秒
  • 槍口動能:624焦耳
  • 有效射程:大約200米
  • 表尺射程:100米-500米 分劃100米
  • 供彈方式:
    • 20,36或50發可卸式彈匣
    • 40發,70發可卸式彈鼓
  • 瞄準具類型:片狀準星和弧形座式可調錶尺
遊戲內該人形獲得界面參數表
  • 以下數據可能有所誤差,且僅代表遊戲內觀點,僅供參考。
Type                       Submachine Gun
Weight                     4.6 kg (10.14 lb) 
Length                     870 mm (34.3 in)
                           925 mm (36.4 in) (SJR)
                           740 mm (29.1 in) (bunker version)
Barrel length              314 mm (12.4 in)
Cartridge                  9×19mm Parabellum
Action                     Straight Blowback
Rate of fire               750–900 rounds/min
Muzzle velocity            396 m/s (1.299 ft/s)
Effective firing range     200 m (660 ft)
Feed system                20-. 36- or 50-round box. 40- or 71-round drum. 
                           Also modified German MP 38 u. 40 32-round box magazine
Sights                     Front blade. rear notch

槍械相關

索米M1931的自動方式為傳統的自由槍機、開膛待擊,這是當時的衝鋒鎗上慣常使用的設計。相比於1925-1926年生產了100把左右的M/26,設計師又作一些必要的改進。他取消了槍機前端多餘的空間,使得子彈在裝填的時候不會因此而出現旋轉結果發生卡殼的現象。此外,槍管套筒的末端也採用了傾斜的結構以減少槍口上跳。散熱套筒也採用了更簡單而可靠的設計。槍管是可以快速拆卸更換的,彈藥則由M/26的7.65×21mm手槍彈改成了9×19mm帕拉貝魯姆手槍彈。KP31有眾多供彈裝置。其中最早設計出來的20發彈匣與40發彈鼓主要在1930年-1940年被使用,後來的二戰期間則作次要應用,70發彈鼓和由瑞典人設計的50發彈匣則在二戰期間主要被使用,前者是二戰期間KP31最可靠的供彈具,而後者則因結構較為複雜,並不可靠,稍有灰塵進入便會卡殼,於43年秋停產,36發彈匣則是在戰後的50年代仍舊是由瑞典人設計的,與70發彈鼓同樣可靠且較為輕便。

1931年,索米KP31在Tikkakoski Oy正式投入量產,大部分為芬蘭國防軍所購買,但訂單並不多,到1934年為止也就僅僅向軍方交付了375支。到了蘇芬戰爭開始時,芬蘭國防軍裝備的KP31不超過4000支。在戰爭進行期間,KP31也暴露出了一些問題,比如儘管槍管套筒末端已有防上跳的設計,但槍口仍有上跳的現象,以及於1940年1月發現的槍管腐蝕問題,當時芬蘭人認為是灰塵與雪由槍口進入了槍管里,於是他們在KP31的設計中加入了槍口制退器,使得槍身長度在原先基礎上又增加了55毫米,重量達到了4.9kg。新型號被稱為KP/-31 SJR(suujarru,意即「槍口制退」或者「防跳器」)。不過,埃莫·拉赫蒂對這樣的改進並不持贊成的態度,因為他覺得原先的設計已經足以起到開槽防跳器的作用,而且衝鋒鎗的槍口壓力本就不大,不足以產生可觀的效果,還有就是會降低槍口初速,影響彈道表現[1]。此外,在實際使用中,槍口制退器在寒冷的天氣中也並不可靠,比如槍膛里的火藥殘渣之類的會卡在槍口制退器的部位然後逆流回機匣,粘在槍機上造成走火。事實上,槍管腐蝕是由於使用的彈藥較為潮濕的緣故。1942年起,芬蘭軍隊訂購的KP31都帶了槍口制退裝置。最終,在芬蘭軍隊中服役的M1931約有一半左右為SJR型。最初,索米KP31被用來替代輕機槍使用,事實上30年代確實也有給KP31裝過兩腳架與前握把以勝任這個角色,不過事實證明該槍並不能夠勝任。到了繼續戰爭的時候,芬軍一個步兵班通常配有一枝KP31與一枝輕機槍(一般是繳獲的捷格加廖夫輕機槍),到了1943年,每個班已經配有兩枝KP31。芬軍本打算給每個班配發第三把KP31,不過此計劃隨著繼續戰爭的結束而中止。

1941年,廠商還生產了少量(一共才生產了500枝)的碉堡型KP31,其護木被做得很薄,以方便從狹窄的射擊口向外射擊之用,該型號沒有槍托,握把也被換成了手槍式的,槍口是方形的,像吸塵器開口一樣。還有一種更罕見的型號被裝置在維克斯6噸輕型坦克上作為第二武器,但在蘇芬戰爭所導致的訂單取消之前,這一型號只造出了數十枝而已,由於繳獲的德加廖夫輕機槍被發現更勝任這一用途,這一型號後來就再也沒有生產。跟碉堡型一樣,該型號也採用手槍式握把(當然,也沒有槍托),如有必要可以快速從坦克上拆下並更換槍管以適合步兵使用。到了80年代,芬軍的軍火庫里仍有這種型號的存貨,儘管配套使用的坦克在1959就早已退役。大概連芬軍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倉庫里還有這麼一型衝鋒鎗。

瑞典、丹麥及瑞士也曾利用許可證生產過KP31。瑞士的KP31被稱為西班牙瑞士MP43/44。蘇聯人則將繳獲的KP31改為7.62×25mm版本,命名為KF42繼續使用。坦克型和碉堡型則僅有芬蘭生產。

2009年,M1931的半自動版本在美國向公眾發售,此版本延長了槍管並更換了槍身以符合美國國家槍械法案。

索米KP31被許多人認為是二戰期間最成功的衝鋒鎗之一,其眾多特點(包括70發彈鼓帶來的強大的火力持續性)後來被蘇聯的PPD-40與PPSh-41衝鋒鎗所效仿。較長的且有著競賽步槍級別精度的槍管[2],以及機匣後部較好的氣密性與槍機和機匣間良好的匹配度,使得整批衝鋒鎗產品的精度在總體水平上相比當時其他國家的衝鋒鎗有著一定的優勢。[3]其最大的弊端在於過高的生產成本,以及因此而產生的較低性價比。KP31所採用的材料是瑞典的優質鉻鎳鋼,從一整塊這種鋼材里切削出機匣,並以競賽步槍的標準生產,費工費時。[4]1939年至1944年,交付給芬蘭軍方的KP31分別為1172,3600,11475,13067,15933,11600支,共56847支,算上二戰期間出口的15350支KP31與在民兵手裡的一些KP31,總共有8萬到10萬支左右,與PPSh41的600萬支產量相比,對戰爭的影響力小了一些。在芬蘭軍隊裡的KP31,考慮進損失和修復的槍枝,保有量在1944年6月達到戰時最高峰,有超過52600支,但到了同年10月又回落到稍稍超過40100支。隨著戰時損壞的槍械修復完畢,到1951年8月芬蘭軍隊裡的KP31又達到了50100支,其中27800支是SJR版本,還有300支碉堡版。1957年夏天則有53600支KP31仍屬於芬蘭軍隊。還有一個較大的缺點就是KP31裝完彈鼓之後重量較大,不夠輕便,但搭配上該槍的高射速後又使得這把槍相比於同樣射速但輕一些的PPSh在射擊時能更穩定一些。

遊戲數據

索米
圖鑑編號:No.115 稀有度:★★★★★
原型原產地:芬蘭  槍械類型:衝鋒鎗
CV:豐崎愛生 人設:Anmi
屬性值(成長:B)
生命 (S) 102 → 220×5 傷害 (A) 13 → 28
迴避 (B) 10 → 56 命中 (S) 2 → 15
移速 12 → 12 射速 (A) 60 → 93
暴擊率 5%→5%
作戰效能
226 → 4201
攜帶消耗
彈藥 25 → 85 口糧 20 → 60
技能 技能描述
掩護專注 提升自身迴避80%(150%),持續3(5)秒
前置冷卻:6秒,冷卻時間:10(8)秒
增益
影響格
效果 突擊步槍有效
射速上升15%,命中上升30%
入手方式
開發 02:25:00
掉落
其他
默認立繪
正常
重創
和諧版重創
換裝立繪
耳朵山的雪妖精
正常
重創
和諧版重創
仲夏夜的精靈
正常
重創
和諧版重創
幸福使命
正常
重創

備註

  • 手槍擴編後影響格效果將獲得提升。
  • 橙色字體標記的數據,如無特別註明,均為改造後數據。
  • 屬性值中數據分別為1級屬性→100級滿擴屬性(生命為滿級單體人形屬性再乘以五)→改造三階屬性
  • 括號內數據為該項能力所能達到的最大值(滿擴或者滿技能等級時)。其中技能以及影響格中,箭頭指向的數據為改造後的數據。
「聖夜祭-耳朵山的雪精靈」Q版動畫
「聖夜祭-耳朵山的雪精靈」live2D
「少女與海-仲夏夜的精靈」Q版動畫

 

索米相關

性格認真冷靜,有著天生的使命感和救世情懷,對完美勝利有著執著地追求,日常中天然單純,不善言辭,且對出身於蘇聯原型的人形有著明顯的牴觸。

——官方設定集《THE ART OF GIRLS'FRONTLINE UNTIL THE STARS》
 
Twitter:@Anmi_[5]
索米CV實裝賀圖

角色設定

在2017年3月下旬發售的遊戲設定集《THE ART OF GIRLS'FRONTLINE UNTIL THE STARS》中,我們得知了畫師的創作靈感:

因為KP-31和冬季作戰(蘇芬戰爭1939~1940)有很深的關係,所以在作畫開始前看了非常多關於冬季作戰的相關資料。

在作畫時根據當時芬蘭軍人所穿的白色斗篷,以及為了表現出冬季山林間的兔子和熊那樣毛茸茸的質感,於是給索米醬穿上了白色的上衣。想要畫出能再現這樣冬日光景的少女。

最開始是想畫成黑色過膝襪的,在擔當Phantania桑的建議下改成了白色的。

能夠一直為少女前線製作立繪感到非常開心!

——ANMI

畫師在提到索米立繪時表示靈感源自當時芬蘭軍人所穿的白色斗篷,嚴格來說當時的芬蘭軍人是沒有白色的斗篷的,但是提到白色,就應該是指當時芬蘭軍人穿的雪地迷彩服(下圖左一左二)。

最左邊的這種雪地迷彩工作服多是用床單手工改制的,在當時是典型的芬蘭軍隊巡邏服裝;而中間則是芬蘭狙擊手所穿的帶套頭帽的上衣和套褲所組成的全白冬季迷彩服,它們把狙擊手的羊毛軍帽、毛料制服和拉普蘭式靴子的靴筒包裹住。如果是爬地伏擊時,他裡面穿的可能更多。

冬季作戰時芬蘭的軍裝

 

咖啡廳故事-索米「耳朵山的雪妖精」

走進宴會廳的那一刻,我發覺裡面異常的安靜。

人形們站在長條餐桌前面,似乎是在等待我的到來。

指揮官:你們怎麼在這兒傻站著?可以開吃了。

春田:指揮官,現在是派發禮物的收尾環節。

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了禮物……現在輪到您了。
請您收下我們精心準備的聖誕禮物吧。

人形們向兩側讓開,一個放在板車上的半人高的大箱子被推到了我的面前,上面還扎著彩色的綢帶。

指揮官:你們給我送了什麼啊……

這,這有點太大了?

春田:您拆開來看就知道啦。

指揮官:好的,那我拆了啊。

你們誰有剪刀?

把箱子上的綢帶一一剪開,正準備打開蓋子時,我隱約聽到箱子裡似乎有什麼動靜。

忽然箱子蓋被內部的一股力量猛地推開,我反射性地向後躲閃,被推開的蓋子擦著我的鼻尖掉了下去。

指揮官:……還好我躲得快。

還沒來得及感慨,我就看見兩隻手捏在了箱子的邊緣上。

緊接著露出箱子的,是某人形亞麻色的發頂……

指揮官:這是……索米?!

你怎麼在這裡邊?

索米:指揮官,先別在意這些,好好聽我說!

指揮官:啊……好。

索米:咳,嗯……

那麼,我現在代表全體人形,送上對您的聖誕祝福。

索米嚴肅地將手中的雪花水晶球遞給我。

我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有些茫然地接過那個飾品。

這時候,房間裡的燈光被人調暗了。

索米:致親愛的指揮官。

感謝您為我們籌劃了聖誕節的活動。
這是我們第一次和您在一起度過的聖誕節,第一次感覺到了家庭的溫暖,第一次收穫了屬於自己的聖誕節禮物。
對我們來說,您就是屬於我們的,獨一無二的聖誕老人。

索米的話音剛落,一盞盞燭火在昏暗的房間中瞬間被點亮了。

索米開始唱起了歌。

索米:Dashing through the snow……

O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今天是第一次聽到索米唱歌。

索米:Over the fields we go……

Laughing all the way……

雖然以前也知道她對音樂有著特殊的愛好……

索米:Bells on bob-tail ring……

Making spirits bright.

但是我今天才知道,她的歌聲竟然是如此的動聽。

索米:What fun it is to ride and sing

A sleighing song tonight

索米獨唱完畢後,房間裡的人形們一起唱起了聖誕歌。

不知為什麼,鼻子有點酸酸的。

當歌聲結束,我所能做到的只有為她們的演出拚命鼓掌了。

指揮官:謝謝大家。

今晚真的是我度過的最好的一個平安夜……

而當我還沒來得及表達完自己的感慨與感動時,意料之外的事情就那麼悄無聲息地發生了。

索米:平安夜的派對要正式開始了。

為了讓氣氛更加熱烈,來點音樂吧!

指揮官:索米!等等——

當我發現她在那裡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她已經把手中那張標題為《METAL X-MAS》的CD塞進了機器。

震耳欲聾的重金屬搖滾樂讓宴會廳里的每一寸空間都為之震撼。

大部分人形都捂住了耳朵,極少數的幾個人倒是不為所動,甚至表現出欣賞的樣子。

而那幾個負責警戒的人員此刻則展現出了高度的職業素養。

FAL:我去壓制播放控制台!

MG5,你把索米抱走!

MG5:索米,抱歉了!

NTW-20:我找到播放開關了!

在多方配合下,正在播放的曲目被迅速換成了舒緩的音樂。

很快,宴會廳內便恢復到我剛才進來時那溫馨和睦的狀態。

——除了在角落裡生悶氣的索米。

指揮官:索米,不去那邊吃東西嗎?

索米:……不去,我不太餓。

看來她果然還是很介意被中止播放的事啊。

指揮官:剛才你放的是什麼音樂?

索米:我最喜歡的樂隊的曲子。

明明是能夠帶給人力量的音樂……為什麼她們都不喜歡聽啊。

指揮官:不是這樣啊,索米。

雖然你播放的音樂的確是有點……小眾,但剛才我看到有幾個人似乎還挺喜歡的。

索米:是嗎……看來這裡還是有品位不錯的人嘛。

指揮官,你喜歡重金屬音樂嗎?

指揮官:呃……怎麼說呢,至少不是所有的時候……

索米看上去有些失望地低下頭。

索米:我知道那種音樂很多人無法理解。

但是那是我的家鄉最好的東西之一,我還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人能喜歡它。

指揮官:其實,偶爾嘗試一下的話,倒是也挺新奇的……

索米抬起頭盯著我看了一會兒,然後從身側的禮物堆里掏出一張CD。

索米:指揮官想嘗試的話,先試試這張吧。

入門級的……應該不會太難。

指揮官:你是要把這張送給我?

索米:是的。

指揮官:但是你剛剛已經送過我聖誕禮物了。

索米:那是大家的,這個是我自己的。

索米有些彆扭地縮回了手。

索米:如果指揮官不想要的話……我也不勉強你。

指揮官:怎麼會不想要呢。

聖誕節的每一份禮物都很珍貴,我會好好欣賞的。

我從索米的手中接過了CD,她的表情明顯變得愉快起來。

索米:那你一定要好好聽哦。

這樣的CD現在很難再找到了,這是關於我的家鄉最美好的記憶。

指揮官:嗯,我保證。

索米恢復了笑容,重新加入了節日的慶祝隊伍中。

而我也和她們一起,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

咖啡廳故事-索米「幸福使命」

……格里芬基地內。

索米:指揮官,您是認真的嗎?

指揮官:當然是認真的,不然不會把你叫過來分派任務。

索米:但是這種任務為什麼會指派我……

索米的臉上看起來滿是困惑。

她手上拿的是一份不久後將要舉行的婚紗時裝秀簡章小冊。

而我交派給她的任務,便是在這場時裝秀上擔任模特。

索米:……如果是去前線偵查或巡邏,我會更得心應手的。

指揮官:人活在世上總不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之前你不是也說過想要變得更強嗎?

索米:唔,是這樣沒錯啦。

指揮官:變強的第一步,就是要認識自己的短處,並將其克服哦。

其實之前有過類似的委託,本來我可以選派更有經驗的人形來執行這次任務。
但是,我想儘可能讓不同的人形們得到更多不同工作的經驗。

索米:可是,那種人山人海的環境,我不是很喜歡。

指揮官:我知道你以前喜歡獨來獨往地執行任務,但是跟他人之間的協調性也是很重要的。

這次的委託關係到格里芬的形象,同時,我也希望你能從中學習,提高自己的綜合能力,以後才能託付更重要的使命給你。

索米:……既然指揮官都這麼說了,我會好好投入到這次任務中的。

……數日後,某攝影棚內。

攝影棚的牆壁與地板,根據加載的全景攝影圖片,變換成各種不同風光的漂亮景點。

在這虛假投影製造出來的景色中,唯一存在的真實物件,便是身披婚紗的人形。

攝影師:眼睛不要望向鏡頭,記得往那盞燈看。

索米:好的。

攝影師:好,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

穿上盛裝的索米,乖巧順從地依照工作人員的指示行動。

在正式登台亮相前,得先試妝與試衣服,並且拍攝展會前要用的宣傳照片與視頻。

甚至在這些工作正式開始前,光是化妝與著裝就花費了數小時之久。

索米:……

索米:雖說是沒試過的新任務,其實也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

在眾多工作人員的目光緊盯下,索米保持著僵硬而禮貌的微笑。

按照指示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比起大牌名模,實在是太好配合了!」

剛來第一天時,索米甚至曾聽到有位攝影師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之語。

索米:完美達成任務應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了。

索米:但令人在意的是……

索米的眼睛飄向攝影棚的另一端。

T-5000:那個,請問這還要再多久時間?要是趕不及回去看這期的《赤魂假面rebirth》的話……

PKP:你到底有完沒完,不是出門前已經設定好預約錄像了嗎。

工作的時候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別胡思亂想。

被指派參加這次婚紗展的人形並不只是索米一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由多位新銳設計師操刀,面向多種市場取向設計的不同風格的婚紗,實在不可能只由少數一兩個模特展現出來。

索米:只是沒想到都是些不合拍的人形……對了。

指揮官說過,要提高我的協調性,難道是指這件事嗎?
我寧可相信他只是不知道而已。不然被刻意與討厭的傢伙編入一隊同行,實在有點不舒服。

攝影師:好,現在換成跪姿試試。

雖然剛才多花了點時間,但順利的話我們應該可以達成今天的工作進度。

索米:是,我知道了。

索米:不會輸給她們……要讓指揮官知道,我即使沒有其他隊友,也能獨自表現得很好。

……次日,某攝影棚內。

攝影師:好,到此為止,先休息一下吧。

索米:我沒有問題的,可以繼續工作。

攝影師:……那個,你是人形不需要休息可以理解,但是工作人員也需要吃午飯的啊。

總之一個小時之後,再集合過來吧。我們內部也有些事情得商量。

設計師:是不是化的妝太淡了點?感覺看起來沒有我想像中的效果。也許該考慮到她的髮色來調整。

如果需要的話,我這就去找化妝師。

攝影師:言之過早了,先看看下一批照片的效果吧。

設計師:這樣趕得上嗎?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按照時間表完成……

攝影師:實在沒辦法的話,就靠後期處理吧。

設計師:你認真的?到時候現場的觀眾會怎麼想啊!一眼就會被看出來!

索米:似乎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呢。

索米:我明明都按照了他們的指示去做……也許我真的不適合擔任模特吧。

望著激烈地討論著攝影宣傳工作的人們,索米也皺著眉頭,回到了攝影棚旁的休息室里。

由於提早結束了上午的行程,休息室里只有索米一個人。

為了給人類打發時間而準備的電視機,即使沒有觀眾也一直開著。

電視新聞:……隨著上周末配給抗議遊行演變而成的暴動落幕,警方表示,必將嚴懲挑起暴亂的滋事分子。

電視新聞:下一則新聞。新一波的隔離牆外難民收容政策出台後,引發了各界廣泛的討論。

電視新聞: 調查顯示,民間主流意見認為政府此舉是將納稅人的血汗錢再次投入無底洞……

索米盯著電視看了會兒,世界和她熟知的一樣,亂糟糟的沒什麼變化。

電視機里總是燃燒著硝煙的那個世界,才是索米習慣的職場景色。

索米:……我在這裡幹什麼呢?

如果是在前線的話,明明能夠做更多的事。

PKP:沒想到有人比我還早出攝影棚,你那邊也很順利嗎?

索米一回頭,看到身披婚紗卻神色如常的PKP昂首闊步地走了進來。

索米:下午還要繼續。你呢?

PKP:今天的份算是結束了吧,我那邊的攝影師是這樣說的。

T-5000昨天還真的提早跑回去看電視節目了,所以她還要留下來補拍昨天的進度。
但是,我室內攝影的部分已經完成了,所以按計劃明天起要搭車出門外拍。

索米:真羨慕毫無煩惱的人形呢。

PKP:哦?我以為這是人形的起碼素養,胡思亂想不會對事情有任何幫助。

索米:我沒有要跟你吵架的意思。

只是覺得,指揮官可能並沒有做出適才適所的安排……
……比起這種鋪張浪費又奢侈的宣傳遊戲,明明應該有更適合我的任務才對。

PKP:任務就是任務,沒有好或壞之分。

真正的精英人形不會嫌棄推託,只會忠實完成指揮官的每一道命令。
這種事不需要我來提醒吧?

索米:我知道,我會完成這個任務的。

PKP:……是這樣嗎?那我先回基地了。

PKP用鼻子哼了一聲後,逕自離開了休息室。

索米:畢竟是指揮官指派的任務……就算不擅長,至少得好好完成……

……數日後,某攝影棚內。

攝影師:停,暫停下。這樣不行。

索米:呃?

攝影師:雖然對人形說出這種話可能有點奇怪,但是……你的笑容太過僵硬了。

能不能更活潑、更真誠一點地笑?你們公司其他人形好像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索米:我……儘量試試看。

攝影師:本來現階段應該已經要進行戶外拍攝的工作了,但你這邊一直拍不出理想的效果……這樣下去我們也很傷腦筋啊。

攝影師:啊,這身制服是……格里芬的人嗎?真是幫上大忙了,剛才我所說的……

指揮官:沒有問題,您先休息吧,這裡就交給我來處理。

索米:指揮官……

與工作人員寒暄幾句送他離開攝影棚後,我轉頭望向索米,索米難為情地低下了頭。

索米:居然勞煩到指揮官出面,實在是……非常抱歉。

指揮官:不不,剛好相反。

能夠派上用場,對於平時只能在螢幕前看著你們干著急的我來說,可是很開心呢。
聽PKP說,你這幾天好像陷入了低潮?是怎麼回事?

索米:那傢伙……!居然在背後偷偷打小報告?

指揮官:別帶那麼大成見,據我所知她並沒有對你作出任何負面指控,而且還很關心你的情況。

索米:嗚……

我不但辜負了指揮官給予我的使命……
而且還被那種傢伙憐憫嗎……

淚珠在索米的眼眶裡打轉,看著難得露出如此情緒的她,我輕輕拍了拍她的頭。

指揮官:……

選項
……不甘心嗎?
想哭的話,不妨大哭一場。
選項1:索米:當然不甘心!沒有成功達成使命,搞得一事無成,簡直是……太差勁了。
選項2:索米:嗚……嗚哇啊啊啊啊啊!

指揮官:好了好了,沒事沒事。那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到底是什麼樣的煩惱,會讓你變成這種魂不守舍的模樣?我很好奇。

索米:指揮官,那個……我可以說實話嗎?

指揮官:當然了。

索米:我……其實從第一天起,就懷疑這次的任務是不是指揮官您弄錯了,或著誤判了。

格里芬每天都在跟各式各樣的威脅戰鬥,但我卻被指派穿上這種漂亮的衣服,幾乎是什麼也不用做地任人擺布。
這兩者……真的同樣算是任務嗎?

索米垂下了眼帘,微微翹起的睫毛上掛著細碎的淚花。

索米:我原本以為我應該被派去執行更有價值的任務,而不是在這裡浪費時間。

但是,我直到最近才發現,自己就連這種什麼都不用做的任務都無法勝任……
感覺有點……心痛。就覺得在攝影棚的每一天都過的毫無意義。

指揮官:……毫無意義嗎。

我不怪你,事實上,這問題問得很好。

索米:是……這樣嗎?我聽說指揮官很擅長說謊的。

指揮官:在這方面我可沒必要撒謊騙人。

從很久以前開始,起碼是我出生以前,就有這樣的爭論存在了。
從前有人問,為什麼在有孩子吃不飽飯的時候,人類還執意要造火箭上太空?
現在也有人說,為什麼隔離牆外還有難民受苦的時候,人類仍能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索米:嗯,是的,就是如此。

我總覺得,自己的使命不應該是坐在這裡……對那些災難袖手旁觀。

指揮官:這個世界確實存在著很多不好的事情,有很多事情連我也覺得很不合理。

但是,因為看到眼前的苦痛,就放棄生活中的一切美好,我認為這是不健康的心態。

指揮官:在你看來,或許這場時裝秀僅僅是上流社會揮霍財富的炫耀大會,但我看到的則是不同的東西。

我的看法是,即使活在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中,人類卻還沒有喪失掉打造美好事物的能力。

索米:打造美好事物的能力?

指揮官:嗯。現在你身上穿的這套婚紗,不就是一樣美好的事物嗎?

索米:指揮官,您……說成這樣也太誇張了。

而且就算真如您所說,那我其實也不夠格穿上這樣的衣服。

指揮官:換個方式思考吧。如果不夠格的話,那要怎麼樣才夠格穿上這樣完美的婚紗呢?

雖然這世上很多人在仿若地獄的環境中掙扎求生,但是只要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看起來像天堂一般的地方,那麼明天的生活就不是毫無希望。
穿上這身婚紗的你,並不僅僅是展示婚紗的衣架。
對看到這些相片或影像的人來說,你就是理想生活與一切美好事物的代言人。
把對未來的希望傳播出去,我認為這是絲毫不亞於在污染區出生入死的重大使命喔。

索米:我的……使命……傳播希望嗎。

聽到這裡,索米攥緊了雙手,目光也變得堅定起來。

索米:謝謝您,指揮官。我好像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指揮官:真的沒問題了嗎?

索米:沒問題。就請指揮官等著看吧,我達成使命的那一天。

她的語氣雖然平淡,但卻充滿決心,我選擇不再多追問下去。

那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張最後被選定為這次婚紗時裝秀宣傳官方印象主題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雙眼充滿熱戀的期盼,清澈的眼光彷彿能洞穿人心。

我知道,索米成功地達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且遠超出了我的期待。

重金屬

按照「《格里芬通訊》——吧檯瑣事(KP31)[6]」、「人形訪談索米篇 [7]」(詳見下文)及親爹的描述,與其乖巧與天然的的形象不同,索米非常喜歡重金屬,並且對因此而為周圍的人帶來麻煩這件事毫不自知。

哪怕是在契約的時候,因為開心,也會想著放重金屬音樂來慶祝,某種程度來說這也算是乖巧與天然的另一種表現吧。

所以在日常台詞中索米問你:「指揮官,你累了嗎?想讓我放點音樂聽嗎?」的時候,大家要小心哦。

蘇聯熊什麼的最討厭了

這個NETA出自歷史原因蘇芬戰爭

討厭一切前蘇聯相關的事物,這裡面當然包括拿著前蘇聯槍的人形們。在索米剛入職被格琳錯認為是波波沙時索米被氣得身體發抖。

雖然對於大部分軍盲來說,波波沙和索米確實挺像的(例如筆者),坊間也確實流傳著波波沙的很多設計都是參考索米的。然而事實,只能說受索米啟發吧,真要說結構上,PPSh-41唯一參考索米的可能也就只有那個彈鼓了。結果還是整個PPSh-41上最不可靠的部分,到了PPS-43又換成了蘇聯自己的彈匣。


然而,索米和波波沙的婚後台詞卻莫名契合了(如下圖),某些惡趣味的指揮官接連婚了波波沙和索米(比如筆者(另一個)),萌生了想要帶著索米去包場波波沙的表演的想法(??)

兩者的台詞具體

 

 

所以啊,想想就好!

關於蘇聯熊,索米大概還是有一個特殊朋友的。 (即裝了專屬裝備晶片的MosinNagantM1891,詳見莫辛納甘)。

然而芬兰仿制的莫辛纳甘使用铜壳7.62*53mmR弹,是不能使用苏联的7.62*54mmR弹的。
《格里芬通訊》——吧檯瑣事(KP31)[6]]

 

「喲,波波沙同志嗎。來收拾昨天歡迎會留下的東西嗎?」

吧檯的格林娜瞟了一下從門口走進來的白衣妹子。

「……」

然而,走進門的少女只是用沉默回答著格林娜。

「怎麼了嗎?波波沙同志?」

「不要……」

「嗯?」

格林娜轉過身,直到這時,這個笨酒保注意到面前這個可愛的女孩子。

和她氣到發抖的身體和那個僵硬的笑容。

「不要把我跟那些討厭的毛子相提並論!!」

剛剛來到指揮部的KP31非常不開心。

是的,非常不開心。

原本說好要來接自己的指揮官,因為什麼原因沒有出現在車站放了自己半小時的鴿子就算了,來到這裡的第一個人就把自己跟那些討厭的斯拉夫妹子搞混。

是的,KP31非常不開心。

「抱歉啦!這次就原諒我嘛。」

「哼!」雖然KP31還裝作一副氣鼓鼓的表情,但是很明顯面前對面前這個笨蛋,她也沒法真正生起氣來。「再搞錯絕對饒不了你哦。」

「你想喝點什麼,這次算我的好吧~」

「小漿果果汁。」

「好!您稍等~」 轉過身的格林娜從柜子里拿出一瓶這深受北方民族喜愛的飲料。

因為氣候的關係從斯堪地那維亞到高加索的北方民族在擁有伏特加之前也習慣用這種果汁釀酒。

「明明習慣和喜歡都差不多。」格林娜小聲念著

「怎麼了嗎?」身後那個少女的聲音讓自己意識到差點又說出肯定會惹那孩子生氣的話了。

「啊啊~沒什麼」端過來果汁的格林娜趕緊轉移著話題「說起來,KP31是今天才到指揮部吧。」

「是的哦,原本說指揮官會來車站接我的。結果居然放了我鴿子呢。哼~」

「啊哈哈哈,昨晚的晚上聚會鬧的太晚了,看著我們的指揮官現在應該還在休息吧,啊哈哈哈哈。」

當然事實上昨晚是因為9A91的歡迎會因為突發事件草草結束,留下的酒精飲料被PK那個酒鬼喝光的同時,還把來遲的指揮官灌到不省人事的事情……還是別跟她講了吧。

順帶一提,那個肇事人今天早上跟什麼事都沒有似的參加了晨訓,真心懷疑這些毛子的胃是什麼做的。

「哼,就是這樣,也該讓誰過來接一下啊!害我找了半天才走過來。」

「啊哈哈哈~ 是呢,不知道是誰負責這個事情的啊。」當然,實際上被拜託了這個事情的自己今天早上也沒有準時起床,直到剛才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出的事情就更不能告訴她了。

果然還是趕緊轉移一下話題吧。

「說起來KP31喜歡些什麼呢,你應該是指揮部里第一個來自芬蘭的人呢。看後勤是不是給你準備些什麼東西。」

「唔,那就給我準備一點鹽醃鯡魚罐頭就好啦。」

「誒!?」

「噗,逗你啦。其實我自己也很少吃那個的啦。」

「呼,還以為你認真的呢。」要是這個芬蘭妹子真的在食堂打開一罐鯡魚罐頭不知道要會多大的事情。

「真是失禮啊。你們這些南方人就知道拿我們的傳統食物開涮。明明鹼漬魚還挺好吃的。」看到自己鬆了一口氣的表情,KP又嘟起了自己的小嘴。

「啊嘞???」如果沒有記錯那個鹼漬魚可是用燒鹼做的誒,真的沒關係嗎。

「不過說回來,格林娜小姐喜歡聽歌嗎。」

「芬蘭的音樂嗎,之前聽說過。聽過幾個民謠蠻不錯的!」

「我今天還帶CD了,來聽聽吧。」

「好呀!」格林娜看起很興奮的樣子。畢竟芬蘭的音樂一直評價還蠻高的。

5分鐘後

「KP31小姐?」

「怎麼了,格林娜小姐」

「你這個……」格林娜指著那個正在發出不能聽懂的低吟狂吼聲的播放機,「這是重金屬吧?」

「對啊~『死神之子』哦。芬蘭引以為傲的吉他手,我超喜歡哦。每張專輯都有買的!」KP31一臉開心的談論著和她可愛的形象一點都不符的愛好。

「等等,KP31小姐……」

「怎麼~格林娜更喜歡『夜願』那種類型的嗎?」KP圓鼓鼓的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們的CD我也有哦~」

「不是那個問題.....」

然而KP31並沒有注意到格林娜痛苦的表情

「來,我給你聽這個,他們最新的專輯哦。這張里的快彈超棒的!」

「救~命~啊~!」

最終把格林娜從搖滾地獄裡救出來的,是一邊念叨著「誰在這裡播放噪音啊」一邊準備來酒吧打掃昨晚殘局的波波沙同志。

當然說出這種話的波波沙和KP31在酒吧里因此吵起來的事情惹出了更大的麻煩,就是後話了。

在接受格琳採訪時,知道自己坐過的凳子剛被9A91坐過,索米也馬上露出一臉嫌棄大破的表情。

人形訪談索米篇[7](大圖慎點)

 

如果指揮官想賭出索米,或者把前蘇聯的所有槍先拆光再賭會有奇效(大霧)。

角色台詞

場合 台詞 語音
登錄界面 ショウジョゼンセン。
少女前線
登錄 指揮官、部屋の整理が終わりました。お仕事始めてくださいね。
您好,指揮官,您的房間已經整理好了,請開始工作吧。
獲得 スオミKP/-31、著任します。指揮官の部隊で、使命を果たします!
索米1931式,報到。指揮官……請讓我在您的部隊中,繼續履行使命吧!
秘書官 は!もう、びっくりさせないでくださいよ。
呀!真是的,不要突然嚇人一跳啊!
指揮官、疲れましたか?音楽でも流しましょうか?
指揮官,你累了嗎?想讓我放點音樂聽嗎?
嫌いな訳じゃないです。指揮官。ただそんなに近いのは…ちょっと苦手です。
我不是討厭您,指揮官,只是……我們不習慣離得這麼近……
指揮官、この間のコンサート、なかなか良かったでしょう?私もとても良かったです!今度機会があったら、また一緒にいきましょうよ、二人で。
(誓約)指揮官,上回的音樂會還不錯吧?我也玩得很開心呢,下次有機會還會一起去吧,就我們兩個!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指揮官。今夜の私の服、どうですか?サンタクロースをお迎えまする物として、ちゃんとおめかししなきゃだめですよね。
(耳朵山的雪妖精)聖誕快樂,指揮官......我今晚的服裝,您還滿意嗎?作為迎接聖誕老人的第一人,不好好打扮可不行呢。

(幸福使命)指揮官,這是我的巧克力,和那群野蠻人的失敗品放在一起,好好對比一下差距吧。
宿舍(提起)
……哇!
宿舍(摸頭)
嗯哼哼~
よく出来ました。
稱讚

誒……
編成 あの、皆さん、そんなに近寄らなくても...
那個,大家,不用這樣湊過來也可以啦...
出擊 私一人でも、勝利を持ち帰って見せます。
就算只有我一人,也會帶回勝利的。
攻擊 敵です。倒しましょう。
敵軍出現,把他們打倒吧。
重創 ここで倒れる訳にはいかない。私には、使命があるんです。
不能倒在這裡,還有使命在等待著我!
修理 あの、サウナ付きの部屋、選んでもいいですか?
那個,我能選有三溫暖的房間嗎?
戰役勝利(MVP) やったの?良かった!これで、名前を残せます。
我辦到了嗎?太好了!這樣就能在史冊上留名了。
戰役失敗 私、また消えちゃうですか?でも、これは最後じゃないですよね。
我……又要被埋沒了嗎?但是……這不會是最後一次吧……
自律作戰 ルールは破るものです!
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
後勤(出發) 私達の使命のため、出発しましょう。
為了貫徹我們的使命,出發吧。
後勤(歸還) 終わりました、みんな無事です。
任務完成了,大家都沒事。
建造完成 新しい仲間?相変わらず、乱暴な人たちですね。
新的同伴?還是……那群野蠻人呢……
擴編 ん、もう一人いれば問題無いです!
恩,再多一個人就沒問題了!
強化 引き続き改善してください、もっと強くなりたいです。
請繼續為我更新強度,我想變得更強。
技能 ここからは一歩も引きません。
一步也不會退讓的。
ここから、出ていきなさい!
請從這裡出去吧!
このカクテルはあなた達に捧げます、同志よ。
這杯雞尾酒是獻給你們的,同志呀。
此處的雞尾酒推測應該是指莫洛托夫雞尾酒,即芬蘭人對自製汽油彈的俗稱。
誓約烙印 遂にこの日が来ましたか。いつもそばに居てくれてありがどう、指揮官。私の使命、ようやく果たせしました。あ、音楽を流してお祝いしましょう。へ、いいんですか?
終於迎來這一天了嗎?感謝您的陪伴,指揮官,我的使命終於完成了……不要以為婚後就不用上戰場了啊索米醬。。啊,讓我放首音樂慶祝一下吧!誒,不用了嗎?

外部連結與注釋

參考資料

注釋

  1. 事實上KP31相對於PPSh跟PPS接近500m/s的初速來講本就彈道不夠平直,而在9×19mm級別的衝鋒鎗里也不及MAB38與MAB38A打M38 Fiocchi手槍彈450m/s初速的彈道來得平直
  2. 比KP31槍管更長的SMG在當時有320mm槍管長的伯萊塔38/38A和500mm槍管長的瑞士MKMS與匈牙利Danuvia 39M,但精密度都稍遜一些
  3. 然而這種優勢也並不明顯,1942年出廠測試時100米距離15發半自動射擊全數彈著散布為5.6×6cm,而1939年12月伯萊塔公司應邀去羅馬尼亞的布加勒斯特接受羅馬尼亞人對MAB38的測試得到的結果為100米20發半自動射擊散布為6×7cm,相差很小,而在1941年12月,蘇聯人對繳獲的KP31進行的測試,100米內全自動射擊與半自動射擊的50%命中界分別為半徑11.5cm與7cm的圓,PPSh41分別為15.7cm與7cm,相差也並不懸殊,而瑞士紐豪森兵工廠的MKMS在同一次測試中的這兩個數據分別為7.1cm與6.1cm,都比KP31更好。
  4. 然而諷刺的是,芬蘭人用繳獲得來的PPS改成9mm口徑後設計出來的KP44,量產後的價格據估計僅為KP31的四分之一,但打靶的準度卻跟KP31差不多,在1943年11月份的測試中,9mm版本PPS的150米25發子彈短點射與一次長點射的散布數據分別為37×30cm與43×35cm,KP31則分別為32×38cm與42×43cm,前者都稍占上風
  5. Twitter:@Anmi_
  6. 6.0 6.1 《格里芬通訊》——吧檯瑣事(KP31)
  7. 7.0 7.1 人形訪談索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