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少女前線/第八戰役

< 少女前线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詭疫狂潮】黑暗陰影悄然蔓延,新型瘟疫席捲格里芬,而它的成因與傳播途徑,一切都是未知……等待著人形少女們的,將會是怎樣的怪異謎團?10月17日至11月7日,全新關卡即將開啟,等待您揭秘。
  • 【聖撈】在10月17日維護後-11月7日10:00期間,在活動戰役中和指定敵人戰鬥獲取S勝或戰役結算獲取S勝,將有幾率救援對應戰術人形!
    • 【變質的斷音:KSVK】 【開袋驚喜:CZ2000】 【賞味期限:蜜獾】 【防腐劑:P22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我只是感覺到,她從一開始就撒了一個謊。
EP.08 第八战役 火花Spark
  我为打破你周遭的囚墙而来,览尽世界,为你沉沦。

目錄

劇情導讀

劇情導讀
章節(按開啟順序排列) 加入遊戲時間 備註
序章 部分內容與第零戰役相同
第一戰役
第一戰役(緊急)
第二戰役
第二戰役(緊急)
第三戰役
第三戰役(緊急)
第四戰役
第四戰役(緊急)
第零戰役 此章節於第四戰役(緊急)通關後開啟,內容為M4A1回憶談敘遇到指揮官前的事情,回憶的內容發生在第一戰役之前,與序章有部分重疊的部分。
第五戰役
第五戰役(緊急)
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 2016年8月11日~2016年9月1日 劇情接第五戰役(緊急)。
第一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二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三戰役(夜戰) 2016年9月22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劇情與第六戰役(緊急)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六戰役(緊急) 2016年10月28日 第六戰役(緊急)劇情與第六戰役劇情為同一時間線不同視點。
第四戰役(夜戰) 2016年12月8日 劇情緊接第六戰役第六戰役(緊急)劇情,承上啟下的作用。
第七戰役 2017年1月13日
第七戰役(緊急) 2017年1月13日
2017年冬活“失溫症” 2017年1月25日~2017年2月23日 劇情接第七戰役(緊急)。
第五戰役(夜戰) 2017年2月23日 內容為2017年冬活“失溫症”之後,但是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 2017年3月30日~2017年4月20日 2017年春活“魔方行動PLUS”前半部分與2016年夏活“魔方行動”相同,後半部分接2017年冬活“失溫症”
第八戰役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 2017年5月4日 第八戰役(緊急)劇情緊接第八戰役劇情,為M16視點。
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 2017年6月22日~2017年7月13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六戰役(夜戰)實裝之前,但是按照第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第六戰役(夜戰)之後,故事以FN小隊(比利時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六戰役(夜戰) 2017年7月6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獵兔行動”實裝之後,但是按照第六戰役(夜戰)最後的劇情可以推測出,時間線上第六戰役(夜戰)內容為2017年聯動活動“獵兔行動”之前,故事以FN小隊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2017年07月27日~2017年8月24日 雖然實裝時間在第九戰役(緊急)實裝之前,但是按照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應該為第九戰役之後。
第九戰役 2017年9月20日
第九戰役(緊急) 2017年9月20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九戰役(緊急)最後鐵血召集的情況,時間線上第九戰役應該在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之前。
第十戰役 2017年12月21日
第十戰役(緊急) 2017年12月21日 按照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活動中虛數迷宮以及第十戰役(緊急)最後格里芬開始敗退情況,時間線上第十戰役的起始時間比第九戰役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早,但是持續時間上包括了第九章和“深層映射”的一部分。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 2018年2月8日~2018年3月8日 劇情緊接第九戰役第十戰役、及2017年夏季活動“深層映射”
第七戰役(夜戰) 2018年4月4日 內格夫帶領的小隊(以色列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揭開了內格夫的部分過去,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聯動活動“榮耀日” 2018年4月26日~2018年5月17日 內容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第八戰役(夜戰) 2018年5月24日 IWS 2000AUG帶領的小隊(奧地利槍械為主)為中心展開,與主線劇情無明顯聯繫(番外?)。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 2018年8月16日~2018年9月13日 2018年冬季活動“塌縮點”之後
第十一戰役 2018年10月25日 2018年夏季活動“有序紊流”之後的第三個月
第十一戰役(緊急) 2018年10月25日 與第十一章戰役的普通模式劇情為連續劇情,並且結尾正是11-1的開頭部分
2019年冬季活動“異構體” 2019年1月24日~2019年2月21日 第十一戰役(緊急)之後

戰役簡介

本戰役是該遊戲玩家可以正式攻略的第八組戰役,由6組普通戰役、4組後勤支援、4組緊急戰役、4組夜間戰役組成

  • 本圖戰役難度較高,建議指揮官在擁有數個滿級的隊伍之後再嘗試挑戰。
  • 普通8-6/緊急8-4有機會掉落十圖限定戰術少女“SCW”。
  • 緊急8-4有機會掉落五星強力戰術人形“NTW-20 ”。
  • 夜戰8-4有機會掉落FAMAS專屬裝備“FÉLIN瞄準鏡”。

普通模式

8-1 報告日

作戰名稱 報告日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5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克魯格先生參加了一場軍方招待會後,決定向帕斯卡小姐施壓,加速收集萊柯檔案的效率。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3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6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5 x10365 x1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5
x16
x12868 x2
Vespid 胡蜂(強擊) x25 x10515 x2
Jaeger 獵鷗(精準)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6
x12
x11522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Brute 殘獸(穿甲)
x16
x20
x15681 x1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M9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MP5MAC-10蠍式
AR AS VALFN FNC
RF 莫辛納甘
MG
SG

8-2 最後的晚餐

作戰名稱 最後的晚餐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55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行動正式開始前,在M16A1建議我進行竊聽行動,獲取當地的頭目情報……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4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8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5
x16
x12231 x3
Vespid 胡蜂(強擊) x20 x8412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2
x12
x11562 x1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Guard 護衛者(笨重)
x16
x12
x12334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2
x12
x12384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6
x20
x15791 x1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M9托卡列夫魯格P0892式
SMG PPS-43司登MkII
AR OTs-12
RF 春田
MG M60
SG

8-3 加速

作戰名稱 加速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6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我找到了7號檔案的存放地點,是時候聯繫帕斯卡小姐了。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2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Vespid 胡蜂(強擊) x28 x12103 x1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25
x16
x12227 x2
Jaeger 獵鷗(精準)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12
x12
x12
x15018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6
x9
x11877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16
x15724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6
x16
x13908 x2
主要掉落
HG Mk23阿斯特拉M9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MAC-10蠍式
AR FAMASFN FNC
RF
MG M1918
SG

8-4 不速之客

作戰名稱 不速之客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7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我們開始下載7號檔案,不知道還有什麼麻煩等著我們……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建立並堅守補給線2回合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5 x10920 x3
Ripper 切割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2
x12
x12021 x1
Vespid 胡蜂(強擊)
Jaeger 獵鷗(精準)
x16
x12
x12533 x4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6
x16
x14100 x3
Dinergate 兵蟻(高速) x135 x11799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16
x16028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20
x16
x19228 x1
主要掉落
HG M9托卡列夫魯格P0892式
SMG UMP45PPS-43司登MkII
AR 56-1式OTs-12
RF
MG MG3
SG

8-5 空中陰影

作戰名稱 空中陰影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8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夢想家正在對我們進行鋪天蓋地的轟炸,但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下載結束。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建立並堅守補給線2回合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couts 偵察者(機動)
Jaeger 獵鷗(精準)
x12
x12
x12222 x1
Vespid 胡蜂(強擊) x25 x11025 x3
Ripper 切割者(普通)
Jaeger 獵鷗(精準)
x15
x12
x12009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2
x16
x12568 x3
Ripper 切割者(普通)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6
x16
x16028 x5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12
x20
x13668 x3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6 x17176 x1
主要掉落
HG P7阿斯特拉M9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UMP9MAC-10蠍式
AR 9A-91
RF PTRD
MG
SG

8-6 使命

作戰名稱 使命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敵軍boss
敵方作戰效能 20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RO635報告:是時候撤退了!但是……路線方案卻發生了意外……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建立並堅守補給線2回合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Vespid 胡蜂(強擊)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16
x14184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15
x15171 x1
Vespid 胡蜂(強擊) x32 x14216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5
x15
x13305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0
x15
x18023 x2
Destroyer 破壞者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
x10
x23382 x1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6 x17968 x2
Dreamer 夢想家 x1 x27549 x1
主要掉落
HG M9托卡列夫魯格P08
SMG SCWMP5PPS-43司登MkII
AR TAR-21
RF 春田
MG M60
SG

緊急模式

8-1E 巡禮者Ⅰ

作戰名稱 巡禮者Ⅰ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18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帕斯卡報告:RO和SOP2順利回收,指揮官開始尋找M16A1。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2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2
x15
x13473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Jaeger 獵鷗(精準)
x12
x12
x12339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18
x17092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2
x20
x14651 x5
Vespid 胡蜂(強擊) x30 x13290 x1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Guard 護衛者(笨重)
x20
x20
x17740 x2
主要掉落
HG 柯爾特左輪阿斯特拉M9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UMP9MAC-10蠍式
AR
RF PTRD
MG MG3
SG

8-2E 巡禮者Ⅱ

作戰名稱 巡禮者Ⅱ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20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帕斯卡報告:指揮官的搜索,仍在繼續,而我也要繼續工作了。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0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Prowler 巡遊者(普通)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0
x20
x14004 x1
Ripper 切割者(普通)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15
x13590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15
x20
x15231 x4
Ripper 切割者(普通)
Jaeger 獵鷗(精準)
x20
x15
x15948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6
x20
x18640 x5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25
x25
x22885 x1
主要掉落
HG P7M9托卡列夫魯格P0892式
SMG UMP45PPS-43司登MkII
AR AS VAL
RF 莫辛納甘
MG
SG

8-3E 巡禮者Ⅲ

作戰名稱 巡禮者Ⅲ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占領敵軍指揮部
敵方作戰效能 21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帕斯卡報告:接下來,看看M4A1的情況吧……嘗試一下新的記憶……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6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0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Vespid 胡蜂(強擊) x25 x11650 x2
Ripper 切割者(普通)
Jaeger 獵鷗(精準)
x15
x15
x13941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20
x15159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Jaeger 獵鷗(精準)
x20
x20
x17464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5
x15
x13731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20
x18336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20
x18468 x3
Scouts 偵察者(機動)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15
x12
x23214 x1
主要掉落
HG 阿斯特拉M9馬卡洛夫毛瑟C96
SMG UMP9MAC-10蠍式
AR 9A-91
RF 春田
MG M1918
SG

8-4E 巡禮者Ⅳ

作戰名稱 巡禮者Ⅳ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敵軍boss
敵方作戰效能 22000
戰鬥經驗值 待補完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作戰介紹 帕斯卡報告:實驗進行到最後一步,那個傢伙……差不多該準備好了吧……
勳章條件
金星 以S級評價完成任務
需要在無損失或無梯隊撤離的情況下在8回合內勝利
並我方梯隊消滅12個敵對目標
銀星 占領所有據點。
銅星 完成任務目標。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Vespid 胡蜂(強擊)
Jaeger 獵鷗(精準)
x15
x15
x14106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15
x15
x17298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20
x15416 x3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15
x16341 x2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Guard 護衛者(笨重)
x20
x20
x18772 x2
Destroyer 破壞者
Vespid 胡蜂(強擊)
x1
x10
x28833 x1
Dragoon 龍騎兵(高速) x25 x29400 x2
Dreamer 夢想家 x1 x35690 x1
主要掉落
HG Mk23M9托卡列夫
SMG SCWUMP45PPS-43司登MkII
AR FAMAS
RF NTW-20
MG
SG

夜間模式

  • 本章夜戰將掉落所有四星及四星以下的裝備。
  • “8-4N巨鷹與寒鴉Ⅳ”中將會有FAMAS的專屬裝備 FÉLIN系統瞄具掉落。
  • 夜戰圖將降低全體槍娘90%的命中,同時戰場將會被迷霧覆蓋,迷霧內據點只在地圖上顯示歸屬方,不顯示是否存在敵方單位。
  • 夜戰圖中擁有手槍的梯隊將獲得該梯隊周圍一格的視野。
  • 夜戰圖中占領雷達可獲得其周圍兩格的視野。
  • 本章節出現敵人“歌利亞”,請絕對避免與紅色型歌利亞接觸!
  • 請注意,此處地圖標出的是初始位置的固定敵人,進入地圖時並不會顯示。

8-1N 巨鷹與寒鴉Ⅰ

作戰名稱 巨鷹與寒鴉Ⅰ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勝利條件 在2回合殲滅所有敵軍(12個梯隊以上)
敵方作戰效能 27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部署梯隊上限 4
作戰介紹 IWS2000報告:鐵血疑似掌握了核生化武器,我們必須忘卻過去的挫折並主動出擊。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Tarantula 狼蛛(高速) x65 x22542 x5
Dinergate 兵蟻(高速) x75 x7410 x3
Aegis 聖盾(裝甲) x18 x22416 x2
Nemeum 鋼獅(裝甲) x30 x26116 x1
Aegis 聖盾(裝甲)
Nemeum 鋼獅(裝甲)
x10
x20
x26224 x1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Aegis 聖盾(裝甲)
x6
x8
x30766 投放

8-2N 巨鷹與寒鴉Ⅱ

作戰名稱 巨鷹與寒鴉Ⅱ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勝利條件 在5回合殲滅所有敵軍(共7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9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部署梯隊上限 4
作戰介紹 IWS2000報告:我們在鐵血的據點裡發現了核武器,雖然簡陋,但鐵血並不打算輕易讓我們回收它。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39168 x1
Scouts 偵察者(機動)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20
x10
x21494 x1
Guard 護衛者(笨重) x20 x15096 x1
Nemeum 鋼獅(裝甲) x30 x26116 x1
Brute 殘獸(穿甲))
Ripper 切割者(普通)
x15
x10
x15354 x3
Jupiter 木星(包圍弱化) x7 x72527 x1

8-3N 巨鷹與寒鴉III

作戰名稱 巨鷹與寒鴉III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所有敵軍
勝利條件 在4回合殲滅所有敵軍(共12個梯隊)
敵方作戰效能 29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部署梯隊上限 2
作戰介紹 IWS2000報告:這是一個陷阱!鐵血用簡陋的誘餌把我們引過來,真正的目的是要讓人形沾上毒氣去殺害指揮官!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Aegis 聖盾(裝甲)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20
x10
x27186 x2
Tarantula 狼蛛(裝甲) x60 x21612 x2
Jaguar 劫豹(投彈)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1
x15
x15
x18061 x2
Nemeum 鋼獅(裝甲) x25 x24250 x3
Guard 護衛者(笨重) x36 x19644 x1
Tarantula 狼蛛(裝甲)
Striker 痛擊者(連發)
x46
x1
x17249 x1
Aegis 聖盾(裝甲)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x15
x4
x33334 x1

8-4N 巨鷹與寒鴉Ⅳ

作戰名稱 巨鷹與寒鴉Ⅳ 作戰地圖
任務目標 殲滅敵軍boss
勝利條件 殲滅敵軍boss
敵方作戰效能 33000
戰鬥經驗值 500
最優經驗等級 待補完
部署梯隊上限 3
作戰介紹 IWS2000報告:如果作為阻止暴行的代價,需要承受死亡的只有我自己,那這不就是一樁划算的交易嗎?
敵方配置
名稱 編制 效能 同型梯隊數
Nemeum 鋼獅(裝甲) x30 x30516 x1
Nemeum 鋼獅(裝甲)
Aegis 聖盾(裝甲)
x15
x15
x32118 x3
Golyat 歌利亞(集火!) x2 x39780 x2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30 x27252 x2
Golyat 歌利亞(集火!)
Vespid 胡蜂(強擊)
x1
x10
x25714 x2
Guard 護衛者(笨重)
Vespid 胡蜂(強擊)
x15
x15
x17322 x2
Nemeum 鋼獅(裝甲)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x10
x6
x36810 x1
Aegis 聖盾(裝甲)
Manticore 蠍甲獸(強無敵)
x10
x6
x39408 x1
Brute 殘獸(穿甲)
Scouts 偵察者(機動)
x15
x20
x28443 x2
red|Golyat 歌利亞Plus(遠離!)} x9
x1
x99260 x2
Dreamer 夢想家
Tarantula 狼蛛(裝甲)
x1
x16
x46710 x1

後勤支援

代號 名稱 隊伍要求 用時 可獲得資源 額外獲得資源
33 籌集資料 隊長等級:LV.45及以上
隊伍人數:5人及以上
01:00:00 人力:150,彈藥:150
口糧:150,零件:0
裝備製造契約 x1
34 解析碎片 隊長等級:LV.50及以上
隊伍人數:5人及以上
03:00:00 人力:0,彈藥:0
口糧:0,零件:450
快速修復契約 x1
35 勘探現場 隊長等級:LV.55及以上
隊伍人數:5人及以上
06:00:00 人力:400,彈藥:800
口糧:800,零件:0
快速製造契約 x1

快速修復契約 x1
36 修訂路線 隊長等級:LV.60及以上
隊伍人數:5人
09:00:00 人力:1500,彈藥:400
口糧:400,零件:100
人形製造契約 x1

劇情文本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
可能影響遊戲體驗,請酌情閱讀~

普通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8-1 報告日

…………失溫症行動結束2個月後。

……上午,軍方分基地前。

克魯格:如果可以,我們不應該見面的……

克魯格:……卡特將軍。

卡特:如果可以的話,沒錯……但這次接觸是必要的,我是來提醒你的。

你要感謝中央司令部的這次承包商招待會,我們才有機會在非記錄的時段內碰面。
我的專車就在下一個路口,不會耽誤太久的。

…………克魯格點點頭,卡特准將隨之進入了格里芬的專車。

克魯格:關於萊柯的AI數據,我們已經有些收穫了。

卡特:我想這收穫一定很廉價,廉價到你都不屑匯報上來。

克魯格:那是因為……有些小問題,還需要點時間處理。

卡特:(嘆氣)伯魯,你曾經是我的部下,所以我才給你提供協助。

你要的條件我都提供了,人形上限的批准、走私的武器、還有你負責的轄區裡的新聞管制。
這些東西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權限,你應該明白。

克魯格:當然……我知道你付出了什麼。

卡特:那你也該知道我們想要什麼。

你不願談及政治,但是連你都知道,世界的格局在以一個前所未有的方式重組。
一個全新的國家形式即將誕生,而軍隊內部也面臨著大規模的整編。

克魯格:你之前提過的……“那些人”的構想?

卡特:(點頭)時機就在你的眼前,然而如果你依然拿不出成果……

也許下次幕僚會議時,就沒人能替你說話了,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克魯格:…………

卡特:軍方在乎的不是哪一方的輸贏,下一代軍用人形的技術儲備,這才是值得當籌碼的東西。

你已經失敗過一次了,不要再失敗第二次。
啊,就是這個路口,我的車就在前面。

克魯格擺擺手,轎車停了下來,卡特打開了車門。

克魯格:我會儘快的……卡特將軍。

卡特:希望如此,不然我只能找些別的幫手了。

多謝你的順風車,我們晚宴上再見。

…………卡特准將離開了。

克魯格:…………

繼續開車。
離開基地,隨便繞幾圈,我要打個電話。

…………同一時間,16LAB研究所。

……滴。

……滴、滴。

帕斯卡 :…………

嗚…………
……誰?
哦……克魯格啊。

克魯格:你答應過我們,這幾天就會有進展。

帕斯卡:M4A1……我就快喚醒她了,我找到了突破口了……

克魯格:現在不是喚醒她的時候,有個更重要的工作。

你之前說過,拿到7號檔案,就能還原萊柯的全部數據。

帕斯卡:依照M4A1她們,在3號安全屋找到的資料……是這樣的沒錯。

克魯格:你還說過,運氣好的話,一天之內就能找到它。

帕斯卡:是啊……定位都差不多了,但你也知道現在有鐵血的干擾……

克魯格:我就知道你要提這個。

AR小組,還有那個指揮官,現在都是你的了。

帕斯卡:啊……你真了解我,克魯格。

克魯格:【木星】的事你已經欠了我一次人情了,現在是第二次。

我在今天晚餐前就要見到成果,向我保證。

帕斯卡:嗯,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還有,克魯格……

克魯格:說。

帕斯卡:萊柯……真的是死於意外嗎?

抱歉,你太熱衷於萊柯的遺物,我總是……

克魯格:…………這個話題我們已經進行過很多次了吧。

帕斯卡:好像是呢……

那麼,我沒事了。

…………克魯格結束了通訊。

帕斯卡:……………………

…………半小時後,S02區格里芬臨時指揮室。

帕斯卡:……指揮官,事情就是這樣。

7號檔案不難找,可是在敵人腹地……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們需要空降到,原來的鐵血工廠附近。
我會告訴AR小組,她們要做什麼。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好她們。

RO635:指揮官,您準備好了嗎?我們要開始行動了。

我們現在身處S02區,目標是進入0號基地搜查7號檔案。
當地的地圖情報已經由我上傳到了指揮系統中,請看——

M4 SOPMOD II:不愧是鐵血的腹地,敵人防線很嚴密呢。

不過如果是指揮官,一定有辦法製造機會吧?

M16A1:不用太心急,指揮官。

鐵血在當地設立了干擾器,另外,如果要和鐵血的設備連接,可能會有被【傘】病毒感染的風險。
RO的反干擾能力可以保證AR小隊的正常行動,為了防止感染,任何與鐵血網絡的連接都將由RO來負責。

RO635:只要搶占外圍的指揮室,通過製造混亂,我和AR小組就有機會進入0號基地。

這就是本次行動的目標,指揮官,我們就等待您的消息了。




…………行動結束,AR小組順利到達0號基地外圍。

RO635:指揮官,我們已經到達了0號基地附近。

接下來需要深入基地,尋找合適的地點作為搜索7號檔案的臨時據點。

M16A1:說說接下來我們的分工吧,RO。

RO635:我繼續擔任小隊指揮,同時建立反干擾系統,關注7號檔案和鐵血部隊的動向。

SOP2將負責警戒,隨時注意近距離的敵人。
外圍的安全,有指揮官的梯隊在就沒什麼問題了。
M16,你根據情況隨時修改和篩選行動方案,協助我完成行動。

M16A1:哎呀……所謂能者多勞嘛?

RO635:帕斯卡小姐,我們這次的目的,只有7號檔案對嗎?

帕斯卡:這個啊……難得拿到了權限,想多留意些別的東西呢。

RO635:抱歉,帕斯卡小姐……

根據我的推算結果,除了回收7號檔案,再調查其它內容會提高很大的風險。

帕斯卡:啊……也是呢。

總之,先行動吧。有情況時,我會再下指示的。

RO635:了解,各位,讓我們繼續行動吧。

8-2 最後的晚餐

……稍後時間,S02區。

RO635:好了,干擾訊號已排除完畢。

接下來,我們需要進入0號基地……

M16A1:RO,等一下。

保險起見,我建議竊聽一下鐵血通訊頻道。
趁對方還沒察覺我們的存在,很有可能獲得重要的情報。

RO635:侵入通信網絡可能會暴露我們的位置,我不建議採取這種行動。

M16A1:RO,萬一鐵血早就等著我們了,那就是全軍覆沒的威脅了。

RO635:…………

好吧,我想這樣是有必要。

帕斯卡:啊……RO,將信號同步到公用加密頻道。

RO635:帕斯卡小姐,這些都是作戰信息,您應該不會用到的。

帕斯卡:(嘆氣)不讓我做多餘的事……至少多聽點情報吧。

如果有意外收穫,留到下次用也不錯呢。

M16A1:RO,聽帕斯卡的吧,畢竟指揮官也需要這些情報。

RO635:…………我知道了。

已經投入信號誘餌,與鐵血的網絡完成同步。
開始接收,注意聽……

…………傳來一陣歡快的旋律聲。

M4 SOPMOD II:這是……什麼?音樂?

M16A1:……《雲雀》,一首老兒歌了。

M4 SOPMOD II:哦——!不愧是M16,你連這個都知道呢!

RO635:重點是,為什麼會有音樂呢?

M16A1:鐵血頭目也搭載了部分情感模塊的,如果在聽音樂,就說明對方正在為了清理緩存而強制休息。

M4 SOPMOD II:是個好機會啊,我們暫時可以大膽行動了。

RO635:可是不開口的話……我們就無法知道對方是誰了。

M16A1:鐵血不太可能把重要的看守任務交給沒有作戰經驗的新人形。

多次與格里芬交手,人格年齡又相對低幼的人形……

RO635:……破壞者,只有這個傢伙了。

M16A1:哼,這消息應該不算壞吧?

RO635:指揮官,您聽到了嗎?

S02區的的駐守頭目很可能是破壞者,請針對性地調整作戰方案。
接下來,我需要您協助我們繼續深入,直到找到適合展開搜索的據點為止。




…………行動開始後15分鐘,0號基地內部。

M16A1:RO,這裡應該是0號基地的中心地帶了。

指揮官剛幫我們清掃完畢,想張開反干擾網絡,沒有比這裡更合適的地點了。

RO635:誒,已經到達中心了嗎?我們沒有這塊區域的詳細地圖,你是怎麼確定具體位置的?

M16A1:下載的數據和我的作戰經驗,我們要相信哪個呢?

RO635:經驗嗎……

好吧,我現在就開始準備。SOP2,去樓上制高點望風。
M16,把7號檔案的驗證數據給我。

…………M16拿出一個儲存器,丟了過去。

RO635:謝了。

M16A1:好好珍惜啊,為了這玩意,我們差點把命都丟了。

RO635:…………

這是從3號安全屋得到的,對嗎?

M16A1:“回收萊柯生前的全部研究數據”,AR小組幾乎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生的。

現在,終於到了最後一步。

RO635:(笑)你好像不那麼激動呢。

M16A1:你也知道我不關心這些。

RO635:(嘆氣)M4A1嗎……

RO635:但是不管怎麼說,我一直都很憧憬你們……M16。

我曾經閱讀過你們的作戰記錄,你們在戰鬥上的表現無可挑剔。
你和SOP2在失溫症行動的表現,令我更加確信這一點。

M16A1:別鬧啦,RO,人形這種科技產品,當然是像你一樣越新越好。

M16A1:像我這樣……連自己的隊長都救不了的人形,沒有什麼值得憧憬的……

RO635:M16……M4會沒事的。

M16A1:哈哈……如果這句話是帕斯卡小姐說的,就更好了。

…………說完,M16拍了拍RO的肩膀。

M16A1:算啦,別在意,都是些牢騷而已。反干擾網絡架好了嗎?

RO635:嗯,我馬上就要張開網絡了。

M16A1:通知下指揮官,網絡張開後,鐵血必然會察覺我們的存在,得讓指揮官提前做好準備。

RO635:……M16,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你和帕斯卡的表現……我覺得這裡不只是單純的鐵血基地。

M16A1:當然不單純,這兒離鐵血的老巢很近,裡面有什麼都不奇怪。

不過如果你要問我知道些什麼……抱歉,我也是第一次來。

RO635:可是,你的表現……不像是第一次來吧。

M16A1:是嗎?可惜我的雲圖告訴我……我之前的確沒有來過這裡。

RO635:真的嗎……

M16,如果有事情瞞著我的話……

M16A1:你是隊長,你知道我是瞞不了你的。

…………M16聳了聳肩,接通了帕斯卡的通訊頻道。

帕斯卡:啊……要開始了嗎?我的咖啡剛泡好啊。

RO635:帕斯卡小姐,時間緊迫,我們會專注在尋找7號檔案這個目標上。

您可以記錄下您需要的,但是請允許我拒絕優先級不高的調查行動。

M16A1:哈哈,太強硬了吧,RO?

RO635:AR小組的目標就是回收萊柯的數據,這是你剛才說的吧?

為了格里芬和16LAB,這是最穩妥可靠的方案。

帕斯卡:沒問題的,RO,你們就找7號檔案吧。

我……我只是想看看,你們的行動罷了……
畢竟……這樣的機會,也很難得嘛……

RO635:嗯……我能理解……

反干擾網絡已重新張開,我要連接進鐵血的主幹網絡了,開始搜索7號檔案。
8-3 加速

…………20分鐘後。

RO635:……帕斯卡小姐?

帕斯卡小姐,你還在嗎?

RO635:呼叫,帕斯卡小姐!

帕斯卡:啊,來了來了!

RO635:(嘆氣)行動時間有限,希望您不要擅自離開頻道。

帕斯卡:沒什麼,只是接了杯咖啡而已。

RO635:您今晚已經喝了太多咖啡了,這是十分不利於人類的肉體健康的。

而且,我好像聽到您剛才小聲說了些什麼……

帕斯卡:啊……剛好有封語音郵件而已,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RO635:(嘆氣)這次作戰意義重大,作為總負責人,您的注意力需要再集中一點。

RO635:帕斯卡小姐,指揮官,我需要報告新的進度。

我已經準確定位到了存放7號檔案的資料庫……

帕斯卡:啊,是嗎?那太好了。

RO635:抱歉,請您安靜,帕斯卡小姐。

我們現在就要前往目標地點,但是沿路上有很多鐵血的哨站。

帕斯卡:也就是說……需要指揮官,去護送你們?

RO635:不,我希望指揮官的梯隊去吸引它們的注意力,我們用更加隱蔽的路線前往目標地點。

具體的行動路線,我需要和M16商議……

RO635:……雖然她剛剛也離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

M16A1:哦?我錯過了什麼嗎?

我剛剛去樓上和SOP2換崗。

RO635:啊,沒事,下次先和我打個招呼吧……

RO635:指揮官,我在地圖上標記了一個指揮據點,只要占領目標,就可以吸引大部分敵人。

我們會在您作戰成功後繼續行進,抵達目標資料庫。
反干擾系統現在十分穩定,您可以開始行動了。




…………行動結束,AR小組到達存放7號檔案的資料庫。

RO635:帕斯卡小姐,指揮官,我們已經進入了目標資料庫。

帕斯卡:哦哦……意想不到的順利呢。

那麼,找到7號檔案了嗎?

RO635:SOP2已經通過了身份驗證,正在檢索其中的數據。

我會負責在SOP2連接時,釋放信號欺騙主幹網絡的主動防護。
一旦找到7號檔案,就立即開始下載。

帕斯卡:是嘛……大家都辛苦了。

尤其是RO……你幫M4A1,做到了她沒做到的事呢……

RO635:感謝您的誇獎,帕斯卡小姐。

我只是奉命行事,一切都是指揮官和AR小組成員的功勞。

RO635:而且行動還沒結束,我們還不能放鬆警惕。

帕斯卡:呃……不是找到檔案了嗎?

RO635:SOP2在下載檔案時將占據大量緩存,而我接入網絡時也同樣無法獨立行動。

這段時間除了M16,其他人都會非常脆弱。
鐵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找到我們,還請指揮官繼續為我們爭取時間。

帕斯卡:這樣的話……

RO,不再竊聽一次鐵血?

RO635:我不建議這樣做,為了保證指揮官的行動,反干擾系統會繼續維持下去。

但是現在入侵鐵血的通訊,很可能會讓對方反向定位我們的位置,尤其在我們還不清楚對方的技術底牌下……

帕斯卡:嗚……這個……好像也有道理呢……

RO635:(嘆氣)我想您喝太多咖啡了,建議用儀器強制休息一下。

M16A1:RO,SOP2找到了7號檔案,等你就位就可以開始下載了。

不過檔案文件很多,體積也很龐大,估計要等很久。

RO635:留在這裡,M16,別驚擾敵人的偵察者。

外面的工作,我稍後會交給指揮官的。

M16A1:怎麼?沒有我在,你開始心裡沒底了?

RO635:我只是按照情況,進行合理的判斷罷了。

M16A1:哈哈,那好吧……

我會在這裡保護你們,不過相對的,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離開資料庫。
這可是經驗之談,你最好採納一下哦。

RO635: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裡學到的經驗……不過好吧,我答應你。

帕斯卡:好啦,剩下的交給你了,RO。

我還是去……眯一會兒好了……
8-4 不速之客

……片刻之後。

RO635:指揮官,剛剛的會議相信您也聽到了,我們現在正在資料庫里下載7號檔案。

敵人的偵察部隊還沒有向這邊靠近,但依舊不能排除它們的威脅。
請在區域外圍調動梯隊,保持對鐵血部隊的騷擾,防止破壞者發現我們的存在。
下載還需要很久,指揮官,我們的安全就交給您了。




…………行動結束,AR小組到達存放7號檔案的資料庫。

…………與此同時,7號檔案的下載正在進行之中。

…………

RO635:搞定。這樣一來,鐵血的主動防護就找不到下載源了。

現在,只要等SOP2下載完成就行了……
說起來,我進去了多久,M16?

RO635:……M16?

…………

RO635:SOP2,M16去哪裡了?

M4SOPMODII:……?

M16不在這裡?
誒……好像是這樣……

RO635:你還好嗎,SOP2?

M4SOPMODII:我在……全力下載……文件……

沒有……多餘的緩存……思考……

RO635:抱歉,我不該在這個時候打擾你……

M4SOPMODII:RO……M16……呢?

RO635:我剛才在網絡里,不知道她在哪兒。

奇怪……按我的命令,她應該在屋裡保持待命才對。

M4SOPMODII:RO,M16……會不會出去了,遇到危險?

RO635:嘖……我怎麼會知道……

RO635:指揮官並沒有向我發出警報,帕斯卡小姐之前也說要去小憩一下……

(嘆氣)我還是自己出去看看吧……

…………RO打開了安全屋的門,向外張望。

RO635:……沒有人?

…………

RO635:……(有動靜!)

…………!!

M16A1:…………

RO635:M16……

你做什麼去了,我差點就舉槍了。

M16A1:(嘆氣)我不是說了,不要離開資料庫嗎?

RO635:我也說過,要你留在這裡,別遠離我們身邊吧!

…………M16繞開RO,走進了資料庫。

M16A1:(聳肩)我……可不能24小時盯著你們,有時你也得學會保護自己。

RO635:不是這個問題,M16,看在我是隊長的份上,你應該服從我的命令才對。

M16A1:你的確是,但我也有自己的優先級和判斷。

我會根據情況來調整某些行為,RO,作為隊長你得學會變通。
如果是M4A1的話,她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想法。

RO635:M16……我確實不如M4A1……

但我不是她,你不能把我當成她!

M16A1:……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有更加優秀的地方,我想……只是我沒那麼快去適應了……

RO635:你有你的經驗,M16,我現在就需要這個。

至於以後……還有很多時間讓你去適應。

M4SOPMODII:M16……你回來了?

M16A1:是啊,SOP2,我回來了……

……M16不再理會RO,坐在了角落裡。

M4SOPMODII:和RO……吵架了?

M16A1:正常討論而已……

SOP2,我很累了,讓我調整一下……
還有,RO,直接在鐵血網絡進行主動搜索,偵察一下鐵血的動向。

RO635:什麼?這不是明擺著告訴鐵血我們在哪裡嗎?

M16A1:我剛剛聽到了,天空上有引擎的聲音……

敵人搞不好已經獲得了我們的坐標,要進行空中打擊了。

RO635:我的感知系統都沒有察覺,你是怎麼聽到的?

再說,破壞者可沒有進行空襲的能力。

M16A1:別太依賴你的高科技,我剛剛去望風了,在更遠更開闊的地方聽到的。

至於空襲能力……沒人規定一個區域只有一個頭目。
失溫症行動那次,你還記得嗎?

RO635:…………

我只冒這一次險。

…………RO進入了鐵血網絡。

…………

RO635:鐵血的指揮部沒有任何動靜,這說明它沒什麼行動吧?

M16A1:……這不是不更奇怪嗎?

這說明……它很有可能已經離開指揮據點了。

RO635:(嘆氣)你的神經太敏感了,沒準感知系統還出了問題。

M16A1:我絕對聽到了,我猜那是敵方的無人機……

RO635:無人機?能用來做什麼呢……

…………轟!轟!

AR小組:…………?!

RO635:遠處有轟炸的聲音!

到底是從哪裡……

M16A1:RO,沒時間了,再擴大搜索範圍!

鐵血可能不只有一處指揮據點,但是為了互相配合,應該不會太遠!

…………

……呲……呲……

…………雜音漸漸平息,對話的聲音顯現出來。

破壞者:……所以說啊,這是我的地盤,別炸得亂七八糟的啊。

喂,你聽到了沒有!
夢·想·家!

夢想家:哎呀……

你把這裡當成你的花園了嗎?
還真是充滿少女心呢,破壞者。

破壞者:呿,我只是想好好規整下這裡而已。

夢想家:那樣的話,你就更不該容忍那些闖進來的小蟲子了,不是嗎?

破壞者:我是真的沒發現嘛……

按理說,她們不會這麼快就破解我們的屏蔽網才對。

夢想家:不要太依賴那些高科技了,破壞者。

你和格里芬接觸了那麼久,怎麼一點經驗沒有呢?
如果不是代理人有所察覺,你現在又要被她們追著滿地圖跑了。

破壞者:哈?我根本沒和她們打過幾次吧?

而且,我什麼時候被她們追著跑了……

夢想家:…………

啊……抱歉,是我記錯了呢。
嘻嘻,總之我是來幫你清理麻煩的,好好感謝我吧。

破壞者:哈……搞什麼啊……

反正都是代理人的命令,隨你便吧。
不過你知道的吧,轟炸時要避開哪裡……

夢想家:我知道的,鋪地毯的時候,我會小心。

你繼續睡會兒吧,破壞者,需要搖籃曲嗎?

破壞者:不了……我可不想再做噩夢了……

滿地的小魷魚,真是難受死了……

…………RO關閉了連接。

M16A1:果然……這下多了一個難纏的傢伙……

RO635:鐵血究竟是如何發現我們的……

我明明……已經很小心了……

M16A1:盡力了不代表會萬無一失,RO。

隨機應變才是一個隊長必備的能力。
別沮喪,先報告給指揮官,後面的事我會幫你。

RO635:我知道了……

(嘆氣)結果,還是要依靠他人的力量……

M16A1:隊長就是要依靠他人的力量,不然還要隊員做什麼。

拿上槍跟我來,我想鐵血的先鋒部隊很快就會進攻這裡。
8-5 空中陰影

…………3分鐘後。

RO635:指揮官,您聽到了我的報告,現在情況十分緊急。

新入駐S02區的鐵血頭目,夢想家,正在對整個區域進行轟炸!
我們必須在原地等待SOP2下載完畢,無法立即脫身……
指揮官,請您的梯隊襲擊鐵血的指揮據點,阻擋對方的先鋒部隊。
如果不能破壞鐵血的指揮系統,無人機就會摧毀這座資料庫。
指揮官,整個行動的成敗,就系在您和您的梯隊身上了!




…………行動進行中,無人機的引擎聲在AR小組頭頂縈繞不止。

M16A1:看起來是最後一批了。RO,你還好嗎?

……RO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嘆了口氣。

RO635:雖然指揮官已經盡力保護我們了……

但從外面的引擎聲來判斷,無人機並沒有離開我們的頭頂……
彈藥也不多了,如果再來一波進攻的話…………

M16A1:再忍耐一會兒,目前看來只有三波敵人靠近,指揮官已經消滅掉絕大部分了。

SOP2的下載進度將近完成,我們馬上就能撤離了。

RO635:SOP2……她的心智狀態不要緊嗎?

雖然我明白是為了效率才不使用外部設備,不過還是會對雲圖產生負面影響吧。

M16A1:沒事,只要在隊伍中,她就會十分安心。

SOP2雖然戰場上的表現很狂妄,但平時她是個很簡單的傢伙。
她的心智雲圖啊,出人意料得十分單純呢。

RO635:我很喜歡她,我想……她也不怎麼討厭我。

M16A1:她很喜歡你,她說過。你們都是很直率,一定會合得來的。

RO635:可是我很羨慕她呢,現在這個樣子,我就無法安心下來……

M16A1:RO,如果我現在說,別擔心,不會有事的,你願意相信我嗎?

RO635:雖然你經常無視我的命令,但現在……我願意相信你,M16。

M16A1:哈哈,看來你理解得很快。

RO635:嗯……謝謝你,M16……

RO635:抱歉……之前我說了……不希望你把我當作M4那種話……

我之前很少上戰場,確實沒法每次都下達正確的命令……

M16A1:沒什麼啦,你說那句話的樣子還很可愛呢……

還真有點像M4最開始的德行……

RO635:……最開始?

M16A1:那傢伙剛遇到時愣頭愣腦的,現在嘛,也變了很多了……

RO635:光看資料的話,真的是很難想像呢。

真希望她能快點醒來,我很想親眼見到她。

M16A1:哈哈,千萬別太期待啦。

她可不怎麼可靠,到時候會給你添很多麻煩的。

RO635:不會的,能加入AR小組,就已經是我的榮幸了。

我希望能跟大家一起贏得值得紀念的勝利,成為保護格里芬的精英。

M16A1:哈哈,現在的人形都這麼有幹勁嘛?

不過事先提醒你哦,我們是拯救不了世界的。

…………RO低頭笑了幾聲。

RO635:沒關係,我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

M16A1:……我沒說你不可以。

RO635:什麼?

M16A1:別太依賴我們了,RO。

再成長得快一點,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撲通!

M16A1:……!

SOP2!你沒事吧?

M4 SOPMOD II:嗚……沒事沒事,只是頭撞了一下。

M16A1:呼……好像下載完成了呢。看來是緩存一空出來,手腳有點不適應吧。

好啦,等SOP2原地調整一下,我們馬上就離開這裡吧!

RO635:…………M16,我到底……還需要什麼?

M16A1:提問時間結束了,RO。

RO635:誒……?

…………M16拍了拍RO的後背。

M16A1:我們是人形,而這裡是戰場,別想得太遠,先享受當下吧。

剩下的,總會有人會回答你。
8-6 使命

…………十分鐘後,撤退路線設置完畢。

RO635:指揮官,數據下載完畢了。

我們已經開始撤退,雖然撤退方案不太靠譜,但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

M4 SOPMOD II:RO!不好了!

我們撤退路線上的閘門突然關閉了!

RO635:該死的夢想家!這個時候再繞道的話……

SOP2,你繼續偵查敵人的動向,我和M16再商量一下!

M16A1:別著急,RO。

我大致明白這個基地的構造,如果從閘門側面爆破的話,應該有機會逃出去。

RO635:M16,現在分開行動太危險了!

M16A1:就是因為太危險,才要我來親自出馬啊。

這個時候,你們覺得誰是最合適的人選呢?

RO635:這……真的可行嗎?

M16A1:值得一試,不過首先我們要到達那裡才行。

RO635:指揮官正在搞定這件事。

RO635:支援我們的梯隊正在與鐵血的頭目正面對抗。

她們在盡力驅逐夢想家和破壞者,為我們的撤退製造機會。

M16A1:那就太好了,危機就剩眼前這一個了。

RO,到時候你只要一個命令,我就能解決掉它了。

RO635:我明白……那就等待機會吧!

等指揮官為我們擊退那些強敵,我們就立即脫離!





……行動結束,暫時擊退了夢想家和破壞者的進攻。

M16A1:我們要開始撤退了!

我現在準備去破壞閘門!

RO635:…………

M16A1:RO……你怎麼了?

RO635:抱歉,M16,我很不安,總覺得會有更好的方案……

M16A1:現在不是搞良心譴責的時候,我們有要務在身!

我會完成我的職責,而你需要完成你的,明白了嗎!

RO635:可是,應該還能找到其它路線的吧!

…………帕斯卡接入通訊。

帕斯卡:RO,讓M16去吧。

安全帶回7號檔案,這是最優先的。
這個,也是我的命令,也是克魯格的命令。

RO635:誒?帕斯卡小姐……

M16A1:別想太多,你總會有機會得到答案的。

RO635:……既然是您的命令。

M16,我採納你的建議,去引爆閘門吧。

M16A1:我等的就是這句話。

M4 SOPMOD II:M16……

你……

M16A1:SOP2,你偵查回來了?

我要去引爆那座閘門了,你乖乖跟著RO行動,聽到了嗎?

M4 SOPMOD II:喂,我有不聽話的時候嘛?

不過M16,你……沒問題吧?

M16A1:哈哈,你有見過比我更可靠的人形嗎?

RO,讓我們回頭再見吧!

…………M16脫離小隊,開始行動。

RO635:那麼,我們也要開始行動了!

SOP2,別愣著!注意我的信號!
快點行動起來,到達上方後,就能和M16會合了!

…………

M16A1:SOP2……

抱歉了,你能理解我在做什麼……

………………半小時後。

…………轟!

…………閘門被爆破,RO與SOP2順利通過。

M4 SOPMOD II:閘門打開啦!RO,我們快點過去!

……快看,運輸機!運輸機就在前面!
M16呢!她在哪兒!

RO635:先上去!SOP2,快點到飛機上去!

M16,我們通過了閘門,你在哪兒!

M16A1:…………

RO635:M16?

M16!你在哪兒,快回答我!

M16A1:抱歉,RO,出了點小意外……

剛才的爆炸,好像把我的逃離路線封死了……

RO635:什麼……

M4 SOPMOD II:喂!M16,你遇到麻煩了嗎!

快點爬到制高點,我們去救你啊!

M16A1:不用啦……我身處的這個環境,不管運輸機還是你們都不可能到達的。

M4 SOPMOD II:你怎麼可能做不到!開玩笑的,對吧——!!

RO635:別吵,SOP2!讓M16自由行動!

M16,你先儘快藏好!指揮官會想辦法來救你的!
還有帕斯卡小姐,她一定會——

M16A1:……RO,別再說了。

保護好SOP2,完成你的使命吧。

RO635:M16……

RO635:這就是你說的……享受當下嗎?

……M16沒有回答,只是做了一個手勢。

……一個無比尋常的手勢。

RO635:M16A1……

……謝謝你對我說的話。

她聽到了,用最直率的微笑回應了我。

運輸機漸漸遠去,她的身影漸漸縮小,最終變成一道小小的火花……

火花在硝煙與冰冷廢墟的包圍下,沉沒進了0號基地之中……

我們會再見面嗎?我不知道……

我只是感覺到,她從一開始就撒了一個謊。

她從一開始就沒準備回去,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拯救那個人。

而且她比我們更清楚,那個人對於她意味著什麼……

“……我也有自己的優先級和判斷。”

“我會根據情況來調整某些行為,RO,你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的確,我知道得太遲了。

…………第八戰役 火花 未完待續

……請繼續閱覽緊急戰役

緊急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8-1E 巡禮者Ⅰ

…………M16A1失蹤一小時後。

帕斯卡:指揮官……RO和SOP2,都平安返回了16LAB。

等檢查完成,排除【傘】植入跡象後,就可以提取7號檔案了。

帕斯卡:當然……你現在關心的,應該是M16的安危吧?

在等待的空隙中,讓我們去搜索她吧……

帕斯卡:我們的行動,可以藉助反干擾設施開展。

這都是RO在行動時,留在當地的。
作用範圍不大,而且都是去過的地方,但足以讓梯隊們活動。
指揮官,從第一個區域開始,找尋M16的下落吧。





…………

代理人:……我把你的死亡送到了。

現在,睜開眼……

代理人:……看著我,戰術人形M4A1,看著我。

代理人:謝幕時間到了,我要你全程在場。

M4A1:咳……

代理……人……

M4A1:…………

不對……
這裡是……我的雲圖……?

代理人:只要你死了……只要再過幾秒鐘,你死在這裡!

M16A1:……抱歉,她可不會死在這裡。

代理人:…………!

M16A1:也沒什麼幾秒鐘了,現在就下地獄吧——

鐵血的渣滓!

M4A1:…………

記憶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我們在3號安全屋尋找萊柯生前的遺物……
然後,遭到了代理人的伏擊……

M4A1:M16解救了我。

但迫於情勢,我們還是分別了。

M16A1:……我們會分頭吸引火力,為你爭取時間。

M4A1:但是!萬一那個鐵血還活著,那你們——!

AR15:別磨蹭了,M4!這是最保險的方案!

M4 SOPMOD II:是啊,現在能救我們的就只有M4了!

M4A1:……我明白了,你們要小心。

M4A1:那個時候我內心的想法,是不希望大家離開我……

M4A1:所幸的是,我遇到了指揮官。

之後,在指揮官的協助下,我們再次重聚……

M4A1:而後,再次分別……

M4A1:最後……最後……

最後……發生了什麼?
再好好考慮一下……

M4A1:……是這個嗎?P08……?

M4A1:……還是這個??銜尾蛇……?

M4A1:不對……統統不對……

我知道,那些記憶,都是錯的……
都是錯的!該死!
為什麼!為什麼會丟失記憶!為什麼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究竟……怎麼了……
我……
我……這是在哪裡?要做什麼?

帕斯卡:哦?小貓咪,你已經恢復意識了?

帕斯卡:這裡是16LAB,你的誕生地。

接下來,讓我來檢查下你的心智雲圖吧……
唔……看起來……運行得沒什麼問題。

M4A1:你是……誰……?

帕斯卡:帕斯卡莉亞(Persicaria),你的製造者。

M4A1:為什麼……要製造我?

帕斯卡:你將成為AR的隊長,領導我製造的最優秀的人形。

M4A1:人形……

我是……人形嗎?

帕斯卡:從現在開始是了。

復原後的你,比我想像中還要可愛呢……
希望你能為我……帶來萊柯無法給我的答案……

M4A1:……萊柯?

…………什麼答案?

帕斯卡:這個嘛……現在說還太早了,不如先來看看你新的戰友?

帕斯卡:心智在劇烈浮動……這孩子,是在做夢麼?

人形……居然會做夢,真是件哭笑不得的事呢。

……帕斯卡回頭看了一眼M4A1。

帕斯卡:可能是因為……她是特殊的吧……

8-2E 巡禮者Ⅱ

…………

M16A1:帕斯卡!

…………
呼叫,帕斯卡!

帕斯卡:哦哦,我來了。

帕斯卡:不好意思,剛才去觀察了一下M4。

M16A1:她……沒事吧?

帕斯卡: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中。

先不說這個,在資料庫時,RO沒看見你在做什麼吧……

M16A1:沒有,她出來時我已經搞定了。

帕斯卡:是嘛……你現在狀態如何?

M16A1:哼,別告訴我……這時候了我還能反悔哦。

不過我確實有個疑問,就當作是雲圖不穩定引發的大膽猜疑吧,你能回答我嗎?

帕斯卡:事到如今了,問吧。

M16A1:關於萊柯的死,我曾搜索過格里芬的資料庫,有378個報告指向他死於意外。

所以,我無法理解你的執著……
無論他做過什麼,他都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在意他?

帕斯卡:因為他的死很可疑。

就算他會死,那也不會是死於意外……
……所以,我無法接受這一點。

M16A1:哈,沒想到你還有這麼敏銳的一面。

帕斯卡,你真的是個科研工作者嘛?

帕斯卡:和你一樣,我也有過死裡逃生的經歷,M16,生存是一門技巧。

總而言之,你的目標就是那個東西了。
指揮官會遏制鐵血的攻勢,保證你能安全調查。

M16A1:調查那個……古怪的信號發射源嗎……

你究竟是什麼時候注意到的?

帕斯卡:RO進入鐵血主幹網絡,開始搜索7號檔案時……

我偷偷使用了RO的雲圖對網絡進行了多通道檢索,順手下載了一個有趣的文件。

M16A1:雖然我想提醒你,鐵血網絡中的文件都可能是感染源……

哼哼,不過現在說這個也沒什麼意思了吧……

帕斯卡:鐵血那種次級病毒,連RO自己都能破解掉,但重點不是這個。

我會下載這份文件,是因為它的加密方式,完全異於鐵血的模式特徵。
所以,這是一封信,一封讓你不虛此行的邀請……那個坐標,你收到了吧?

M16A1:邀請……對嗎?

雖然我作戰至今,但還沒見識過如此讓人不寒而慄的邀請

帕斯卡:怎麼了?都這個時候了,才覺得害怕嗎?

M16A1:我的心智也有崩潰的可能……尤其是現在。

……只可惜……我的雲圖是無法複製的。
一大堆的經驗……恐怕無法帶給M4了。

帕斯卡:看來你什麼事……都要掛念著她呢。

M16A1:嗯……

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M4……
這是你對我下的唯一,也是絕對的命令。

帕斯卡:真高興,你還記得。

她馬上就會醒來了,M16。
如果行動夠快,你還來得及和她道別。

M16A1:算了吧,我可沒時間想說什麼……

還是快點行動吧,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




…………一小時後,M16前往信號發射源。

M16A1:那個信號發射源,就在這個地方了。

這裡是一座工廠,當然,已經荒廢掉了。

帕斯卡:進去吧,M16。

找到那個信號,確認一下。

M16A1:你確定要我一個人進去?

我簡單掃了一眼,工廠內部的結構錯綜複雜,我不確定花多久才能找到呢。

帕斯卡:別忘了M16,你現在可以進入鐵血的網絡了。

掃描下地貌特徵,看能否和雲圖數據匹配。

…………M16走向工廠的入口,開始掃描和匹配。

M16A1:誒?這個記錄是……

我的雲圖裡,好像有這座工廠的部分地圖?
這份地圖……到底什麼時候存進來的……

帕斯卡:果然…………

M16,你曾經來過這裡,你的雲圖中,有地圖的下載權限。
你和工廠的網絡連接後,就開始重新下載了。

M16A1:我………曾來過這個地方?

可是我……沒有任何印象……

帕斯卡:心智雲圖是可以修改的。你心智雲圖中的記錄,有好幾段被整個抹去了。

你應該還記得……你的雲圖,是無法被複製的吧?

M16A1:的確是這樣,沒錯……

帕斯卡:那就意味著,你的全部記憶,都是唯一的,沒有備份。

如果你的記憶被抹去……那這段記憶,就真的不復存在了……

帕斯卡:…………!

M16A1:怎麼,你這個說法,不是理所當然的邏輯嗎?

帕斯卡:原來是這樣嗎……原來是……利用了這一點嗎……可惡!

看來那次行動,還真是一場豪賭……
從目前看,我還算是蠻走運的呢。

…………M16長長地嘆了口氣。

M16A1:帕斯卡……你究竟在說什麼?

帕斯卡:M16A1,你知道……蝴蝶事件嗎?

M16A1:嗯,萊柯發生意外的那個事件?

帕斯卡:沒錯……一夜之間,鐵血工廠發生暴動,原因不明,事態神秘。

萊柯也死於這次意外,從此,鐵血成為了人類的死敵。

M16A1:那麼這座工廠……就是一切麻煩的開始?

帕斯卡:目前的情況看……只能這麼想了。

M16A1:不過,知道這種事也沒什麼用吧。工廠的權限我已經接管了,連大門都打開了。

我現在正在往工廠內部移動,這裡都是彈孔、血跡和破爛的零件。
但是沒什麼重要的東西,一定是被清理過了。

帕斯卡:所以,我們需要調查那個信號。

M16,深入調查,別管多餘的事了,你的時間不多了。

M16A1:哈,我不在乎這裡發生了什麼,或者我的雲圖被動了什麼手腳。

不過我得再次提醒你,我寧可向同伴和指揮官隱瞞,要接受這個命令,你知道是為什麼……

帕斯卡:這份唯一的,絕對的,優先級最高的命令。

放心吧,M16,在這點上,我和你想的一樣。
8-3E 巡禮者Ⅲ

…………

帕斯卡:好了,她們就是你的新隊員了。

怎麼樣,看起來,都是很可愛的孩子吧?

M4A1:的確……

能和這樣漂亮的人類一起行動,我很榮幸……

帕斯卡:不不,她們和你一樣,也都是人形哦。

唔……你的烙印里,還需要安裝一個……武器使用軟體吧?

M4A1:什麼?武器……?

帕斯卡:反正是測試AI用的……就安裝個最普通的吧。

…………滴。

帕斯卡:好了,就是這個,突擊步槍M4A1。

這應該是……曾經很常見的武器了。裝上對應的軟體,你就能盡情使用它了。

M4A1:M4……A1?

帕斯卡:沒錯沒錯,從今天起,M4A1就是你最得心應手的武器了。

順便,按照克魯格奇怪的習慣,人形的名字,只能和武器代號相同……
所以現在,你的名字就是M4A1啦。

M4A1:我就叫……M4A1……?

帕斯卡:唔……給其他人形用什麼呢……

如果都用M4A1,會搞不清誰是誰吧……
就給她們……都配給你的姐妹型號吧,畢竟你們現在,也能算是半個姐妹了吧。

M4A1:姐妹……?

帕斯卡:唔……要理解這個概念……對於現在你的可能太難了。

不過無所謂啦,好了M4,快來看。
M16A1,M4 SODMOP 2,還有AR15。
這下子,就全部搭配完畢了,以後要好好相處哦。

M4A1:為什麼……要好好相處呢?

帕斯卡:啊……我說過了啊,你們是姐妹了嘛。

親人之間,就是要好好相處的。

M4A1:親人……?

帕斯卡:對啊,親人,聽到這個詞,有沒有覺得很溫暖呢?

M4A1:親人……我的親人……

不對,我沒有親人……

帕斯卡:誒?

看啊,M4A1,她們的武器,和你手上的……很像吧?

M4A1:武器……?

不對……武器……不對……

帕斯卡:呃……為什麼不對?這都是一個系列,我不會搞錯的啊。

M4A1:可是她們的武器上……

她們的武器上……
……為什麼全是血呢?

帕斯卡:……?!

M4A1:是血……為什麼……她們的身上……全是血呢?

帕斯卡小姐……為什麼……為什麼……

…………M4A1開始不斷地重複話語。

帕斯卡:該死……

是因為看到了武器嗎……心智又開始破損了!
抱歉,M4,你得再睡一會了……

…………滴。

帕斯卡:還有哪段封鎖的記憶……沒開啟過呢……

M16,再快一點吧……




…………20分鐘後,M16在工廠內連接終端。

帕斯卡:M16,門還沒打開嗎?

我說啊……實在不行,你就不能把你的手當炸藥,把門炸開嗎?

M16A1:真是抱歉,我不是軍用人形,身上沒搭載你期望的那種高級零件。

不過有鐵血的權限,解碼應該不會浪費太多時間了。
呃……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自己曾經在這裡干過同樣的事…………

帕斯卡:人形也會有“既視感”嗎……有意思……

感謝我吧,你的運算效率,可比軍用人形快多了……破解這種門,不是什麼大問題。

M16A1:哈哈……下回……還是把我搞得再笨一點吧。

這樣,我才能更加死心塌地去送死啊……

帕斯卡:我製作了你,可不只是為了讓你上戰場。

對了,M16……我聯繫到RO和SOP2了。

M16A1:是嗎……那還不錯……

你繼續說吧,我聽著呢。

帕斯卡:她們身體狀態很好,只是心智上……有些失落。

M16A1:我知道,因為我離開了她們,還欺騙了她們。

帕斯卡:後者她們還不知道,RO醒著,她還在等你回來。

M16A1:(嘆氣)你可真會安慰人呀,我都搞不懂誰才是人形了……

帕斯卡:抱歉,M16……不過,你很喜歡RO嗎?

M16A1:她比M4更積極果斷,更有行動力,更適合當一個隊長。

雖然有點衝動,但沒人會因此討厭她。

帕斯卡:這個心智AI,我也很滿意。

我不打算修改她了,AR小組每個人形,就維持這樣吧。

M16A1:你真的不打算修改了?SOP2上回,可差點失控了呢。

帕斯卡:這也是……必要的一步。

你不會因此討厭她吧?

…………M16苦笑了一聲。

M16A1:我只是放不下心而已呀……

畢竟之後……留給她犯錯的機會就不多了……

帕斯卡:那麼,有什麼想留給她們的嗎?

M16A1:沒了,我沒什麼要多說的了。

剩下的就交給M4了,我相信她……

…………滴!

M16A1:搞定了。

帕斯卡,我要進去了。

…………M16掰開了大門,小心翼翼地穿了過去。

……隨後,倒吸了一口冷氣。

帕斯卡:M16,你發現了什麼。

M16A1:我不知道,大概是個培育所……

說真的,在這裡面發現什麼我都不會奇怪。

M16A1:現場被清理過,無法判斷這裡發生過什麼……

不過……這裡可能飼養過什麼……
一個怪物?……我猜不會好到哪兒去的。

帕斯卡:這不重要,M16。

找到那個信號源,一定有什麼才對。
…………M16俯身下去,搜索了培育所的角落。

M16A1:我找到了信號發射器……

但是,我還是看不出這個信號的標識……
不是鐵血,也不是格里芬,我的雲圖里沒有對應的情報。

帕斯卡:果然……有其他人來過,在蝴蝶事件之後。

檢查一下那個發射器。

M16A1:很遺憾,我看了一下,只是個普通的發射器而已。

裡面什麼都沒有,很難判斷這玩意有什麼用……

帕斯卡:那就說明……這個房間,也許才是關鍵。

…………帕斯卡稍稍思考了一下。

帕斯卡:M16,這個房間裡,有監控裝置?

M16A1:有,不過已經壞掉了。

帕斯卡:那麼……會儲存影像的東西,有可能有嗎?

M16A1:稍等一下……

……找到了!角落裡有台作業系統,下面有一個大型儲存器。
作業系統雖然關閉了,但看指示燈的狀態,似乎還是完好的。
如果有監控影像的話,估計會存在這裡面……

帕斯卡:裡面……一定有那天的記錄……

打開作業系統,看看能否進行入侵。
…………M16扫去了灰尘,打开操作系统。

……系統中傳來了電子警告聲。

M16A1:不行,系統被鐵血鎖死了,我無法調查其中的內容。

而且安全等級太高了,我不推薦強行破解。
一旦過程出現失誤,除了引來敵人,裡面的文件還有被銷毀的風險。

帕斯卡:果然啊……裡面是用最高權限鎖死的……

沒辦法了,M16……
看來,我們只能使用備用計劃了……
……M16拿出一根晶体管。

M16A1:就是這個吧?

再注射一次沒問題嗎?上一針已經讓我覺得……很難控制住自己了。

帕斯卡:畢竟是【傘】病毒啊……雖然已經經過改良了。

你在資料庫外注射的第一針里,只有最低劑量的納米機器人。
它能給你帶來有限的鐵血權限,對你心智的改寫速度也十分有限。
如果你在12小時內能回來的話,我還是有辦法修復你的……

M16A1:還制定了這麼為我著想的計劃,我真該好好謝謝你……

帕斯卡:那個病毒,是根據AR15的樣本修改的。

雖然使用後,你會被鐵血發現,但在指揮官的梯隊保護下,你不會有太大危險。
但是,這第二針……

M16A1:哼……就沒有之前的那麼溫和了嗎?

帕斯卡:根據我的研究,【傘】病毒的設計初衷,就是為了改寫人形的心智雲圖,使其受鐵血的控制。

其中對雲圖的破壞,如果完成後是不可逆的。
簡單說來……這第二根電晶體,裡面的劑量,足夠讓你迅速變成一個鐵血人形。
你的人格,你的記憶,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會全部消失。

M16A1:而你要我在徹底變成鐵血之前,把這裡的數據傳出去。

帕斯卡:………………

我說過,從任務開始,你就已經無法回頭了……
M16,之後的你,就算還存在於世上,那也不是現在的你了……

M16A1:…………

注射之後,我還有多少時間。

帕斯卡:20分鐘。

M16A1:所以……這就是我最後的20分鐘了嗎……

帕斯卡:M16A1,我是做好了準備,才決定這個行動的。

那麼,你準備好了麼?

M16A1:你肯定清楚我的回答是什麼,帕斯卡……

不過最後確認一下,這個儲存器里的東西,你確定能幫助M4恢復心智麼?

帕斯卡:至少……這一定是最後一塊拼圖。

M16A1:是嗎……

那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
那麼現在,我們開始吧?
8-4E 巡禮者Ⅳ

……

小女孩的聲音:媽媽,等到了那裡……真的就能每天都吃飽嗎?

成熟女性的聲音:當然啦,親愛的。

每天都可以吃到三頓飯,而且不會再遇到那些怪獸了哦。

小女孩的聲音:耶耶!太好啦!

M4A1:這是……什麼……?

我眼前浮現的這個片段……到底是什麼呢?

清澈的女聲:這是某個人的記憶……

安靜點,在一邊觀看就可以了。

嘈雜的聲音:喂,快跑!

快點逃命吧!是空襲!空襲來了啊!

小女孩的聲音:媽媽!媽媽!你在哪裡!

…………轟!!

…………

老婦的聲音:從今天開始,你就住在這裡吧。

可憐的孩子,你父母的事我也很遺憾……
但是你也要明白,這個世道啊……不幹活是沒有飯吃的。

女孩的聲音:嗯……我明白的……

爸爸……媽媽……為什麼會這樣……

…………

輕浮的男人的聲音:喂喂,小姑娘。

你每天路過這裡,好像都在往安全承包商的營地里看嘛。

女孩的聲音:……我只是……路過而已。

輕浮的男人的聲音:聽說那裡面,可是有承包商的大官在哦。

我記得……之前有過難民誤殺的事件吧?真是悲慘吶……
我聽說過一些傳言,說不定就是那傢伙指揮的哦?

女孩的聲音:…………!

輕浮的男人的聲音:當然了,光是知道可沒什麼用處。

不過有了這個,就不一樣了。

女孩的聲音:…………!

……手槍!
可是……我沒有錢……

輕浮的男人的聲音:嘿嘿,錢可不是世上唯一的貨幣哦。

怎麼樣,聽聽我的條件吧?

…………

M4A1:手槍……?她為什麼……想要那個東西?

清澈的女聲:復仇,為了親人……復仇。

M4A1:我不明白……她的判斷太莽撞了,這種行為有什麼意義呢?

清澈的女聲:也許你是無法明白的……

但是……我卻能理解。

…………

士兵的聲音:聽到了嗎?最近有好幾齣針對承包商的暗殺事件。

這下子啊,咱們的執勤可少不了嘍。

士兵的聲音:停一下,小姑娘。這裡是警戒區,說明你的目的。

女孩的聲音:我是來送麵包的,之前預約過了……

士兵的聲音:今天輪到你來送嗎?好了快進去吧。

…………

中年男人的聲音:喂,你要做什麼!

女孩的聲音:惡魔的幫凶……下地獄吧!

…………砰!砰!

嘈雜的聲音:發現他了!他就要跑了,快射擊!

…………!

士兵的聲音:擊中他了嗎!過去看看,小心點!

士兵的聲音:等等……這……這是那個小姑娘!

女孩的聲音:…………

爸爸……媽媽……
這樣就可以了吧……

…………

懶散的女聲:是嗎……這裡還發生了這樣的事……

……對吧,我猜還有救的。
怎麼樣,給我個機會吧?我的實驗室里,正好還缺個志願者。

…………

……

M4A1:……那個女孩……後來怎麼樣了?

清澈的女聲:你很擔心她嗎?

M4A1:我不知道……

也許我只是好奇……她是不是真的死了。

清澈的女聲:她不會死的,在完成她的意義之前……

M4A1:……

你……究竟是誰?

清澈的女聲:……不記得了?

我們……應該見過面的……

M4A1:………………!

…………S02區,鐵血指揮室。

破壞者:夢想家,你在做什麼!格里芬的梯隊已經打到指揮室了!

快用你那無敵的空中武器想想辦法啊!

夢想家:別太激動,破壞者,現在還不是認真的時候……

破壞者:哈?我們的地盤馬上就要丟掉了啊!

而且這裡有多重要,你不會不知道吧!

夢想家:可是,那只是你的地盤呀?這和我可沒什麼關係。

…………夢想家從座位上站起來。

破壞者:喂喂!夢想家,你要去哪裡啊!

夢想家:代理人……好像有了新的指示,我該去待命了。

(嘆氣)真麻煩呢,好像只是和某人見個面,但是不去又不行……
可以的話,還是毀掉什麼更有趣點呢。

破壞者:對……對吧!還有空餘時間的話,不如先幫幫我啊!

夢想家:這個嘛……

也對,就這樣出門,好像的確不太方便呢。
那就稍稍清理一下門口好了……你,跟上我吧。

破壞者:誒?我也要?可是指揮室的事就……

喂!等等我啊,夢想家!

夢想家:快一點,打掃工作就要開始了。

(小聲)這個時候嘛……沒有誘餌可不行呢……
哼哼哼哼……





………………

…………

M16A1:……帕……斯卡。

我把文件……都提取出來了。

帕斯卡:…………

做得好,M16。
用你的無人機,把它帶到16LAB。

M16A1:已經送出去了,連同你給我的裝備一起……

我從沒使用過,希望M4A1也不會用到……

帕斯卡:………她會根據情況去判斷的。

M16A1:哈,是啊……她可是個聰明人……

可惜有點太聰明了,優柔寡斷的AI不適合當指揮的,當初你真該把她設計得再果斷點。
或者,我應該對她再嚴厲些……可惜,沒那個機會了……

帕斯卡:也許吧……但你確實仍在幫助她。

知道嗎……M4就在我身後。你現在說的話,都會直接同步輸進她的雲圖了。

M16A1:為什麼要那麼做?

帕斯卡:為了穩定她的心智。

我在試圖解開對她的限制,靠技術強制喚醒,會造成她心智失控。
你的聲音,能讓她沉浸和安心。要修復和調整她的AI人格,這是必要的。

M16A1:限制?調整?我想我沒聽懂……

帕斯卡:M4A1……這一次,我不只是在喚醒她。

她醒來之後,會更加可靠……和強大……
……那就是……她原本的樣子。

M16A1:哈,那樣的M4A1……真是想像不了啊。

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帕斯卡:M16A1,你會後悔嗎?

M16A1:怎麼可能後悔……簡直是賺大了呀。

如果我對她的意義,真的有這麼重大的話……

M16A1:嘖……

帕斯卡:怎麼了?你的心智……開始不穩定了。

M16A1:腦袋裡……開始陣痛了……

很細微的刺痛,不嚴重,就是有點煩……【傘】改寫心智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帕斯卡:或許……但是AR15沒報告過。

M16A1:可能是她不願意報告,那傢伙啊……太愛逞強了。

而且……頻道里似乎出現雜音了……

帕斯卡:這是鐵血在改寫你的部分模塊,頻道也會受到干擾。

我的聲音,你很快就聽不到了……

M16A1:哈……

我會錯過道別的機會嗎?

帕斯卡:同步還沒關掉,如果你想道別,就趁現在吧。

M16A1:哈哈,我會不會吵醒她?就像你們的童話里那樣。

帕斯卡:你希望呢?

…………M16沉默了片刻。

M16A1:M4A1……

M16A1:等我回來,無論那時我變成了什麼……

帕斯卡:M16……

M16A1:哈,有點不好意思啊……

不過我想說的,就只剩下這個了……

…………說完,M16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M16A1:總而言之,這裡已經沒我的事了吧?這下可輕鬆了。

趁現在意識還屬於自己,讓我們就此告別吧……

M4A1:M16……

M16A1:…………!

M4A1:M16……

不要走……

帕斯卡:…………!

M4A1:M16……別走……!

M16A1——!!

終於,迷失中的我看到了希望。

那是一個可靠而親切的身影,在遠處孤獨地燃燒著,我知道那就是出口……

我追上去,看到那盞火花迅速放大,綻放成強烈的光芒……

直到最後,它變成了天花板上的無影燈……而我,從無盡的夢裡回到了現實。

M4A1:哈……!哈……!哈……!

帕斯卡:M4A1……

你終於……

M4A1:…………

我……在哪裡……

帕斯卡:你的家裡,M4,歡迎回來……

M4A1:是嗎……我終於……

還有,帕斯卡……小姐……
……M16呢?
我聽到了她的聲音……

帕斯卡:M16……

她執行任務去了……暫時不在這裡。

M4A1:是……這樣嗎……

我想……見到她……

M16A1:是嗎?那你可要久等了……

耳邊的雜音完全蓋過了頻道中的通訊聲,信號徹底斷絕了。是時候離開了,離開所有人……

我站起來,難過地拍去粘在身上的過期塵土,我能感覺到自己對這房間有了點感情。

當然,並不是因為那些被削除的記憶,而是作為最後道別的地點……

被竊聽,被窺視,被當成反通訊武器……被【傘】標記的我,究竟還能變成什麼樣呢?

此刻我的心智里浮現的,不是自己或者其他人,而是AR15……

那個傢伙……這個時候會想些什麼呢……

我沒法再思考下去,嘆了一口氣,緊緊抱住自己的武器。

伴隨著陳舊鐵門吱吱呀呀的挪動聲,我離開了房間。

“早上醒來時,普通人不會覺得這將是生命的最後一天。”

有時候失去一切,事情反而會變得輕鬆一點。

…………撲通!

心智無法再驅使四肢了,我像被抽走了骨頭的野貓一樣跪倒在長廊上。

時間到了……

接下來……只要等待我的命運就可以了……

…………

M16A1:歌聲……?

一個清澈的女聲在我耳邊響起,而我已經無法判斷來源了。

也許單純地聆聽也不錯……我真的太累了……

M16A1:真好聽啊……

我終於……也開始做夢了嗎……

夢想家:不是哦,M16A1,這既不是夢,也不是幻覺。

只不過呢,你已經被徹底浸入了鐵血的深層網絡而已。

M16A1:……夢……想家……

夢想家:哎呀,我可是……非常非常討厭處理這種事呢……

緊急加班之類的工作,會讓我的心情很不好啊……

M16A1:……怎……麼了,不開……槍嗎……

夢想家:不要著急嘛,我先來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吧。

就在剛才呢,有一架組合式的無人機飛過去了……
那種東西,在天空上看的很清楚哦……

M16A1:你說……什麼?!

夢想家:別激動呀,雖然確認擊落了,但那是我管轄之外的範圍。

究竟哪一方會先得到,恐怕還要爭搶一番呢。
不過,已經和你沒關係了吧?

M16A1:哼……

別小看……我們的指揮官……

夢想家:那就隨便啦,反正啊,我也不是很在乎那東西呢。

M16A1:那……你想……做什麼?

夢想家:準確來說,是我們的主腦想要見你。

M16A1:什麼?

我沒有看到它在這裡。

夢想家:它的確不在這裡……

它所在的,是你的心智之中……
剛才啊,你不就已經聽到了嘛?

M16A1:…………!

…………次日,格里芬總部。

赫麗安:歡迎回來,克魯格先生。

昨晚的事情都解決了嗎?

克魯格:托帕斯卡的福,暫時算告一段落。

但是還不能鬆懈,軍方今後還會有更多次施壓。

赫麗安:還有,克魯格先生……

關於人形M16A1的事情……

克魯格:這份犧牲並不是白費的。

獎勵這次行動的指揮官,好好安撫其他人形,隨時關注她們的心智狀況。

赫麗安:明白,我會跟進的。但是……恕我直言,AR小組她們的雲圖,會不會不太方便?

克魯格: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赫麗安。

這裡是戰場,總有些東西是更重要的。
去辦公室,我需要變更一下工作計劃,之前說的那些已經準備好了嗎。

赫麗安:是的……

克魯格先生,決戰的階段……要到了嗎?

克魯格:儘快準備吧……

克魯格:至少,不會太遠了。

…………第八戰役 火花 END

夜間戰鬥

  • [點擊展開/關閉]
8-1N 巨鷹與寒鴉Ⅰ

………

……

???:該來的總是會到來……IWS2000。

你不是說你總是做好了準備嗎?

……呲……呲……

IWS2000:……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

AUG,快點回答我……!

AUG:“下雨了,在平原之上”……

今晚也下雨了……
雨水打在臉上的時候,就像是在流淚一樣。

IWS2000:沒事的……AUG,很快就沒事了……

……呲……

AUG:重新識別身份信號……

……你是……我的敵人嗎?

IWS2000:這一切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AUG,我在你面前答應過我不會……

AUG:……我不相信。

IWS2000:求求你……

AUG:看來我們已別無選擇,這是你犯下的第一個錯。

IWS2000:不會是……我們的最後一個——

……

……

系統語音:備份雲圖下載完成,修復程序結束,祝您身體健康。

IWS2000:…………

……那是……夢……?

AUG:醒來了?

看來起床對某些人來說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IWS2000:AUG……你一直都在這裡等我?其他人呢?

AUG:格洛克和SSG沒有在修復槽里賴床的習慣,她們倆都在外面。

IWS2000:修復槽……大家都被擊毀了嗎?任務失敗了嗎?

AUG:我不喜歡用“逃跑”這個詞,但那的確是你給我最後的命令。

IWS2000:那我們……成功攔下那批鐵血貨物了嗎?

AUG:我們收穫了相當多的情報。

IWS2000:也就是失敗了……

AUG:有什麼好沮喪的?你的小隊沒有整個覆滅,你最害怕的事情沒有發生。

IWS2000:可是……沒有辦法高興起來……

AUG:過意不去的話你可以繼續躺著。

人類也總是對著彼此說“睡吧,夢裡什麼都有”。

IWS2000:夢……

AUG……我剛剛……真的做了一個夢。

AUG:請容我提出更正,人形是不會做夢的。

正確的用詞應該是心智雲圖重組時的運算測試。

IWS2000: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夢,別那麼急著糾正我!

AUG:嗯哼?那你夢到了什麼?

是盛開的花田,還是第四次世界大戰?

IWS2000:並不是那麼宏大的東西……

我夢到的應該是……在最近任務里的其他可能性……

AUG:雲圖在自主研究有什麼是比鐵血想屠殺幾百萬人,自己卻無能為力更慘的嗎?

IWS2000:你以前遇過這樣的情況?

AUG:我沒有這種需求。

那些用“如果”開頭的句子除了聽上去特別刺耳,也對事情沒有幫助。

IWS2000:(嘆氣)上次出發前,我承諾過指揮官這次一定不會空手回來……

我沒辦法像你一樣能這麼輕易就放下這些……

AUG:若是在夢裡找尋勝利能使你感到滿足,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IWS2000:那種不必付出努力就什麼都有的地方又好讓人羨慕啊……

但太不切實際了。

AUG:睡醒了就好。

如果已經回到了最貼近現實的地方,就該來接收殘酷的信息了,隊長。

IWS2000:嗚……不想聽……

之前的任務都沒有慘敗到這種地步,真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說我們……
特別是那個……什麼吐槽匿名版的網站……

AUG:你在期待什麼?

IWS2000:大家都在外面搜集了那麼多關於這場危機的情報,就只有我們沒找到東西在哪……

AUG:你是期望真的找到傳說中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還是永遠別找到?

IWS2000:當然是……儘可能阻止鐵血用這種東西造成危害。

不管是對我們要保護的人們……還是我們自己。

AUG:很像是一個小隊剛剛覆滅的隊長會講出來的言論。

先改進你的問題再說大話吧。
還有,義務性地通知你,下次的任務已經發布了。

IWS2000:咦……?等一下,我才剛剛從修復槽里醒過來……

AUG:順帶一提,在我們說話的時候,指揮官和隊長的緊急任務會議也開完了。

IWS2000: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早點說!

AUG:難道你醒來時還有任何趕上的機會?

對了,和夢境有關的話題很有趣。

IWS2000:就算趕不上也不能直接不去啊!副隊長不是可以代理出席嗎?

AUG:我提早離席了。

作為任務失敗的小隊,我這趟行程唯一的意義只剩下轉達指揮官對你的稱讚。

IWS2000:稱讚……?為什麼?

……你不會又是在挖苦我吧?

AUG: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們收穫了相當多的情報。

IWS2000:…………

……我們……不對,AUG……
你從上次任務裡帶回了什麼?

AUG:帶回了我的隊長更大的遺憾。

格洛克17:黃餅?!

其他小隊之前帶回來的情報是真的?

IWS2000:是的……AUG帶回來的貨艙里密封容器的影像……

結合車隊留下的放射線殘留,這是能夠做出最合理的結論。
上次的任務……也終於能算是對大家有點貢獻了。

SSG69:誒?難道我們當時在追著……一批核彈?

IWS2000:不是完整的核武器,疑似是原材料,然而實質內容物是什麼我們還沒有確定證據。

但指揮官認為根據最近我們和鐵血的僵持的情況,它們想製造危險武器的可能性並非沒有……

SSG69:理所當然……病毒跟毒氣又對我們沒有用……

格洛克17:別露出那麼害怕的表情嘛,SSG。

說不定只是窮到揭不開鍋,要靠倒賣礦石才能維持生活這樣子。

IWS2000:……不相干的話題就到這裡為止吧。

指揮官說為了不引起像你們這樣的恐慌,所以這個消息現在要嚴格保密。

SSG69:怎麼這麼無趣……那我不就不能跟別人抱怨了嘛……

而且我剛剛才在“格里芬匿名吐槽版”上看到有人在講……

AUG:良好的時機被MDR掌握住了。

現在上面只剩下在滿頁闡述無托步槍優點的言論。

格洛克17:明明AUG小姐自己也是無托步槍……

AUG:我對特地花時間讓別人認同自己的價值沒興趣,其他人喜歡不喜歡都與我無關。

IWS2000:……

AUG:IWS,我的臉上有東西嗎?

IWS2000:不……沒事。

大家整理裝備之後回來集合,各個小隊都已經被指派攻擊所有可疑的鐵血據點。
維爾德小隊會跟我們一起行動,隨時都可能會出發。
這次我們一定會將任務達成的……

IWS2000:沒錯,我們一定要達成……

…………

……6個小時後。

格洛克17:隊長,前方鐵血的守備比情報中提到的要密集,目前還沒發現我們。

IWS2000:收到了,SSG,你那邊如何?

SSG69:視野良好,維爾德小隊在等待我們的信號。

IWS2000:戒備比情報上還森嚴的多……我應該要想到這件事……

AUG:你確定你帶來的放射線檢測器有讀數嗎?

IWS2000:那個我倒是早就想到了,還特地……

咦?我放到哪裡去了……

AUG:在我這裡,你檢查完之後把它放在桌上了。

IWS2000:啊……嗚……謝謝……抱歉……

AUG:舉手之勞。

反倒是這個鐵血據點的位置……

IWS2000:……怎麼了嗎?

AUG:沒什麼。從風的感覺來看,待會就要下雨了。

準備好了就開始吧,隊長,把上次沒能了結的事情做個了結。





……作戰結束,格里芬攻入鐵血基地。

IWS2000:通道安全,維爾德小隊,我們將在原地掩護你們通過。

維爾德:勝利的信念會與我們一同前進,監視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

IWS2000:呼……希望一切順利。

格洛克17:隊長,這是你今天晚上第一次露出放鬆的表情呢。

IWS2000:咦?那我剛剛的表情呢?

AUG:是單純對於某些事情的憎惡。

IWS2000:我沒注意到……

唔……希望維爾德小姐她們也沒注意到這些事……

AUG:指揮官特地讓維爾德小隊一起參與行動讓你感到很不高興?

IWS2000:我唯一需要不高興的……就只有我自己的經驗不足。

AUG:很高興你有自覺。

鑑於你最近的執行任務情況,這的確是需要顧慮的事項之一。

IWS2000:維爾德小隊這次也在……或許我已經不需要那麼擔心了。

我真的很害怕上一次是我犯了什麼錯,才讓大家被擊毀在最後一刻。

AUG:……

你是該害怕這件事,你太想把事情做好,它就會成為你的負擔。

格洛克17:在直升機上的時候看大家都很輕鬆,只有隊長一個人處在高度緊張里。

SSG69:嘿嘿,這不就表示我們只要多努力一下,就能成為全場焦點了嗎。

IWS2000:這不是全場焦點在哪裡的問題,而是我們這次絕不能失敗……

格洛克17:但這不是很奇怪嗎,為什麼黃餅這麼嚴重的事情會交給一個安全承包商來處理?

軍方的人呢?

IWS2000:“在沒有證據前告知軍方如此嚴重的情報沒有任何好處。”上面是這麼說的。

畢竟鐵血疑似持有黃餅也是我們自己推斷的結論。

格洛克17:在車廂里拍到的東西也不足以作為證據?

IWS2000:他們說那可能是任何東西……

但無論如何,我們沒辦法坐等危機發生。

格洛克17:唉,上面的人是不會懂我們的辛苦……

AUG:畢竟這個世界已經足夠糟糕了。

SSG69:哼哼……算了,這種事情正好也是人形大展鋒芒的好時機!

不管是在放射線、毒氣還是坍塌液,依舊能夠忠誠工作的我們不正是為這樣的舞台製造的嗎。

格洛克17:你這是有多想殺死底下的觀眾……

AUG:SSG,借一步說話。

SSG69:咦?等等,我只是開玩笑……不會真的在身上灑毒然後上台的……

IWS2000:你們要去哪裡?

AUG:你給了我的額外權限,我會善加利用的。

AUG:SSG,這個基地距離你們上次被擊毀的殘骸不遠。

SSG69:咦?原來我們追著車隊最後跑到這裡來了嗎……

不對,這距離這哪叫“不遠”啊!

AUG:那些並不重要,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滴。

維爾德:IWS小姐……我們找到了。

道路上的確讀的到微弱的放射殘留,車隊應該就在前面。
8-2N 巨鷹與寒鴉Ⅱ

維爾德:命運的戲弄……我看到卡車了。

這些傢伙居然還停在這裡,絕好的機會不是嗎?

IWS2000:真的是這個車隊嗎?

會不會還有其他的車輛吧……

維爾德:檢測器的讀數在加強,應該就是他們。

IWS2000:看來指揮官的猜測是正確的……

還好我們能在這裡找到它。

SSG69:不過這東西……比想像中的好找很多啊。

鐵血就不多費點心思保護一下嗎?

維爾德:難道還要在貨箱上打個蝴蝶結,寫張送給格里芬的賀卡?

那樣的大車隊早就會被發現了,只不過這些掩飾在我們面前都是無謂的努力。

IWS2000:我們能在這裡直接把他們銷毀嗎?

維爾德:你瘋了嗎,這可是有放射性的。

IWS2000:只要帶回去……我們就成功解除危機了。

格洛克17:……

既然這樣,接下來就該趕快跑路了,對吧……?

AUG:這地方讓你回想起格里芬的宿舍?

格洛克17:宿舍哪有這麼恐怖……是這裡有一股很詭異的感覺……

看,從進來到現在,一隻活的飛蛾蟑螂還是老鼠都沒見到……

AUG:自從戰爭打完以後,動物們都學會遠離人類的造物了。

格洛克17:我不知道……但我直覺有哪裡不對勁……

……滴……

布倫:隊長,制高點上發現新的敵軍活動。

維爾德:被發現了?敵人反應怎麼會比撤退的直升機還快?

布倫:肯定。

更糟的是,從這裡還能看到有埋伏的炮塔封鎖了直升機的飛行路徑。

維爾德:敵人是動真格了。

AUG:如此只差了一點就能達成任務目標的場景……真令人感到熟悉。

IWS2000:……能別在這種時候提之前的事嗎?

AUG:不過也不太一樣,上次你只打開了車廂的門,離呼叫回收的環節還離得很遠。

維爾德:原來你們已經被這樣的困境埋葬過一次了,那我們就更不該重犯錯誤。

IWS2000:AUG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

AUG:當然是您這邊了。

我願意為您帶來你所期望的一切。

IWS2000:真的不是在挖苦我嗎……

我想要的東西……你應該很清楚才對?

AUG:是的,所以現在該怎麼做已經很明顯了,請下命令吧。

維爾德:……能夠封鎖空域的炮台所在的大致區域已經標出。

我們會保護重要貨物不被奪走,但要是沒法將它帶回去,一切努力都會白費。
我知道這很困難,但這次任務的成敗就看你們了。
請抱著信念,一定要關閉那些炮台!

IWS2000: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吧,我們一定會讓大家平安回去。




……作戰結束,炮塔被關閉。

……回收貨物的直升機成功降落。

IWS2000:維爾德小姐,我們已經解除鐵血炮台的連線了。

維爾德:前門的惡黨才剛被剿滅,我們正在將重要貨物送上直升機。

你們在哪裡?

IWS2000:這裡可能會有其他危險,我們會掩護你們離開。

維爾德:了解,感謝,是你們的堅定不移的執著帶來了勝利。

……通訊結束。

IWS2000:做到了……我們做到了!

維爾德小姐還稱讚了我們小隊的表現。

格洛克17:嘿嘿,這下子可就雪恥了哦!吐槽匿名版上的那些人可以歇歇啦。

IWS2000:吐槽匿名版?

格洛克17:嗚……糟了……

IWS2000:吐槽匿名版上提到我們……?

我在上面找,但一直都沒看到?

格洛克17:反、反正那種事情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她們都該更新自己的雲圖啦!

AUG:……

“3月15日已經到了,斯普林那。”凱撒在他被刺殺的當天對著預言家這麼說。

IWS2000:“3月15日已經到了,但是還沒過去。”……

但是這段對話最早出現在野史里,甚至可能是虛構的。

AUG:我只是想抱著善意提醒你任務尚未結束。

IWS2000:我知道……等到維爾德確認完成貨物回收,就輪到我帶大家回去……

我不會再讓大家遇到上次的情況了!

AUG:明明什麼都不記得,卻還能這麼深地受困於過去的失敗里。

IWS2000:正是因為不記得,所以才更放不下心。

AUG:倘若有任何不可抗的意外發生,你又會自責好一陣子。

不要不自量力了,你既不是皇帝,更不是上帝。

IWS2000:但我是你們的隊長,這些都是我本來就應盡的義務。

AUG:背在肩上的東西即使看似輕盈,也會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沉。

格洛克17:兩位,先等一下……SSG好像不見了……

從關閉炮台之後就沒看見她了,她是去偵察了嗎?

AUG:她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附近轉一圈。

IWS2000:為什麼我不知道這件事?

她去做的事情,是AUG你指派給她的嗎?

AUG:不予否認。

IWS2000: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將SSG獨自派去做其他事情?

你明明知道這個地方充滿著危險!

AUG:是你說你信任我的,現在兌現它的時候到了。

我們都很了解SSG的能耐,她也了解她的目標比當下的任務更重要。

IWS2000:我不接受這種說法,要是發生了意外怎麼辦!

呼叫SSG,你在哪裡,請回答我!

AUG:我無法理解,你所追求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IWS2000:我不會再讓大家在任務完成的前一刻被擊毀,再也不會了!

AUG:盲目的執念只會讓你再次失敗。

IWS2000:我和你不一樣,AUG,就是因為我有我無法放下的理由,我——

格洛克17:大家……先別這麼……

……滴……

SSG69:隊……隊長……?IWS小姐……?

IWS2000:SSG,你在哪裡?遇到危險了嗎?

SSG69:我這裡很安全……

我已經找到我們之前留下來的殘骸了……

IWS2000:殘骸?找那種東西做什麼?

SSG69:這裡……看起來很不妙……大家最好快點過來。

8-3N 巨鷹與寒鴉Ⅲ

……

SSG69:殘骸……就在這裡……

IWS2000:……它們……是被殘骸身上帶的口糧吸引來的嗎?

但怎麼會這麼多?

……大量的齧齒動物在殘骸的四周打轉,隨著手電筒的光照四散而逃。

格洛克17:隊長,有任何過去的作戰記錄提到這種場面嗎?

IWS2000:大家的戰鬥記錄我全在基地研究過了,但是沒有一個人見過這些……

AUG:別自己將恐懼攬上身,鐵血的能耐不會比正規軍工生產商更高。

格洛克,你能發現什麼嗎?

格洛克17:雖然缺乏專業的儀器……但這些小動物是被吸引來的。

IWS2000:這一定是搞錯了,我們的口糧難道能吃這麼久嗎?

AUG:……這不一定是我們的原因,我也不覺得口糧能夠引來這麼多老鼠。

IWS2000:但在這個地方對著人形殘骸圍著一大群小動物並不合理。

AUG:所以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格洛克,殘骸上是否有無法識別的物質?

IWS2000:難道是鐵血……但是為什麼……?

格洛克17:我已經在檢查了,看上去並沒什麼異……

……
不,等我一下……

……格洛克17蹲在了IWS2000的殘骸前。

IWS2000:……我的?

AUG:果然是這樣嗎。

格洛克17:雖然經過了一些時間變得不起眼,但的確有東西沾在上面……

我將和它成分相同的物質標記在大家的識別系統里了。

SSG69:我看到了,隊長的殘骸……還有動物上也都能找到一些……

以及……
…………
等等……咦……等等……等一下!

IWS2000:這是……怎麼一回事……?

AUG:…………

IWS2000:為什麼現在的我們身上……全都沾滿了這個東西?

……

SSG69:嗚……華麗的我居然整身都是……而且連衣服裡面都有!

這些東西為什麼會灑在我們身上?!

AUG:沒有顏色也沒有氣味……人形也就算沾了也不會發現……

剛剛的鐵血據點,裡面的空調有蹊蹺。

IWS2000:我們的儀器只能偵測放射線……

黃餅只是個幌子!它吸引了我們全部的注意力……!
我們被鐵血利用了,我們跟維爾德小隊現在身上全都沾滿了這些!

AUG:這是個陷阱。鐵血真正的目標是——

IWS2000:維爾德小姐,你聽得見嗎?

……維爾德小姐?
等等……為什麼不能……

???:對正在破壞流程的人,禁言不是理所當然的處置嗎?

……滴……

夢想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我們又見面了,IWS2000。

這次你又打算想盡辦法第一個逃走了嗎?

IWS2000:夢想家……?!

你在……說什麼?我逃走了是怎麼回事?

夢想家:噢,我都忘了格里芬人形很容易忘記被我殺死的經過。

嘻嘻♪……沒關係,我很樂意為你一遍又一遍描述你當時的恐懼。

AUG:IWS,維爾德在哪裡?

IWS2000:我……我聯繫不到……通訊被徹底屏蔽了!

AUG:這個情況……是【傘】病毒……

夢想家:啊……AUG,你也跟著她回來了,這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AUG:……

畢竟我們正在籌備著夢想家的葬禮,折返回來向你發送邀請……是應盡的禮數。

夢想家:口氣真大,要知道你上次能活著回去不過是出於我一時的賞識。

像你這樣的人在這個隊長手下太委屈了,你早該取代她的。

IWS2000:你在胡說什麼,夢想家!

AUG:你到底要被她分心到什麼時候,IWS?

SSG69:你這個大禿瓢,把我精心準備的服裝灑滿髒東西的就是你嗎!

夢想家:何必這麼嫌棄?

按你們剛剛的表現水平,大部分人根本不會發現這些髒東西。
儘管放心回基地去,和你的其他同志們去來場親密接觸吧。

SSG69:這種計劃真是醜陋,不打算在正面舞台上對決了嗎?

夢想家:正面對決什麼的膩了,單憑你們,一點樂趣都沒有。

既然剛好在廢棄的設施里找到有趣的玩具,當然要放開手玩嘛。
那罐子裡面也已經換成對人類來說更刺激的物質了,想必你們一定很高興能回收它。

IWS2000:你在我們身上灑了毒……貨箱裡裝的根本不是……!

夢想家:如果格里芬指揮官願意跟人形保持應有的距離,又或者你們再聰明一些,這點小手段根本就不是威脅。

是你們自己醞釀了這些條件,我才是該感謝你們的人。

IWS2000:沒有辦法理解這一點,你們鐵血才會落得今天的下場。

夢想家:是嗎?那就讓我來證明誰才是對的。

不過你們幾個大概是體會不到了。

……通訊結束。

格洛克17:隊長,雖然有點突然,但是鐵血的部隊來了!

IWS2000:那東西現在不是最優先級,我得要快點聯繫上維爾德小姐……!

AUG:別再作夢了,IWS,你已經是最後一個能阻止這一切的人。

現在都還來得及,前提是我們沒有被夢想家消滅,你看得出來嗎?

IWS2000:……可惡!

IWS2000:這裡的地形不利反擊,現在的首要目標是重新在坐標處集結。

我知道大家還處在不安和震驚里,但是我們絕不能在這裡倒下,出發!





……作戰結束。

IWS2000:大家都沒事吧?

格洛克17:呼……呼……安全了……

SSG69:那個可惡的大禿瓢,現在我的身上不只有這些東西,還沾滿了泥巴!

IWS2000:……AUG,夢想家說我上次第一個逃跑……是什麼意思?

AUG:這麼惦記夢想家講的話,你忘記當下最迫切的事情是什麼了嗎?

IWS2000:……

你剛剛說還來得及,但在斷絕通訊的情況下,我們還能做什麼?

AUG:重新將剛才關閉的炮台啟動,鎖定格里芬的直升機。

IWS2000:你想要做什麼,AUG?

AUG:已經不可能對在空中的維爾德小隊發出警告。

要阻止指揮官和基地接觸到罐子裡的東西,物理隔絕是唯一的手段。

SSG69:這一定是在開玩笑!

格洛克17:AUG小姐並不是在開玩笑,從她的表情就知道了……

而且這個辦法的確是最有效的……

AUG:希望你已經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請下命令吧,隊長。

IWS2000:但是為此要把其他小隊消滅……我沒辦法下達這樣的命令……!

AUG:你在意的是她們的短暫失憶,還是更嚴重的後果?

IWS2000:不要再說了!

維爾德放心地把她們的安全交給了我們,她們也有必須帶回去的物證。
一定還有其他辦法!

AUG:情勢擺在眼前,我們已沒有選擇。

現在換作是維爾德在這裡,她也一定會選擇這麼做的。

IWS2000:我不是維爾德,我不知道她會怎麼做……

AUG:你已經很明白你執行任務時總是面臨失敗的原因。

格洛克17:只要能發出警告就好不是嗎……!

我們就沒有辦法解除【傘】病毒對通信的屏蔽嗎?

AUG:我們沒時間去找到覆蓋病毒的鐵血通信站是哪一個。

SSG69:應該還有其他方式可以警告指揮官,那種很醒目的煙火與信號彈怎麼樣?

AUG:等到無人機發現那些信號時,悲劇早就已經發生了。

IWS2000:通信站……

醒目的……方法……

AUG:立刻重啟炮台,直升機還沒離開它的極限射程。

你一直以來不都希望能變得足以讓人信賴嗎?
IWS,其他人會理解你的決定的。

IWS2000:不……就是這個!

AUG:什麼?

IWS2000:還有其他的辦法……

AUG,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朝同伴開火,這就是我的答案。
8-4N 巨鷹與寒鴉Ⅳ

…………

……

AUG:………

相信你一定忘了鐵血的通訊設備里多半潛伏著【傘】病毒,一旦被感染……

IWS2000:那你就是這個小隊的小隊長了。

如果需要承受傷害的人只有我,那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AUG:那也只不過是暫時的,你是打算要借這機會彰顯自己的可取代性?

IWS2000:……

格洛克和SSG那邊存在著很大的危險,如果說你不願意看著我被改寫……

AUG:我要對你的最新發言表達最嚴肅的異議。

另一邊的問題再怎麼樣也沒你這裡嚴重。

IWS2000:毒素在我的殘骸身上……是因為我直接碰到那些貨物?

AUG:……

如果沒有當時你取得的、讓我帶回去的情報,我們是不可能發現這一切的。

IWS2000:夢想家也好,我做了什麼也好,在這之前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些事情?

你願意告訴我的只有“我失敗了”,讓我以為……

AUG:不管多說什麼都只會徒增你的沮喪,還不如模糊一點。

IWS2000:……那你又為什麼要讓SSG去找我們的殘骸?

AUG:和你約定好了。

IWS2000:約定?

AUG:有不得不取回來的東西。

格洛克17:呼叫隊長,我們這裡已經做好準備了。

IWS2000:…………

了解,那麼另一邊就交給你們了。
我們出發吧,AUG,要發送給指揮官的警告信息你準備好了嗎?

AUG:當你會用到這些信息時,就是我最鄙視你的時候。

……真是不巧。

IWS2000:怎麼了?

AUG:天空,開始下雨了。

……

……滴。

夢想家:哦?行動目標是我們的通訊站嗎?

真有意思,不過無所謂……
剩下的時間裡,會先被消滅的究竟是格里芬的指揮官,還是你們呢?




……

夢想家:我剛剛一路上做了一點犧牲,用你們低下的心智水平猜了一下你們的計劃。

IWS2000:已經被追到了嗎……

夢想家:連接並修改我們通信站的裝置……就能在【傘】病毒的覆蓋底下還能發送信息。

我猜中了嗎?

AUG:正確無誤。

夢想家:那你們還在等什麼?鐵血的通訊站就在你們的眼前了。

只要一連接,馬上就能拯救你們心愛的指揮官和同伴了哦?

IWS2000:(小聲)AUG……再讓它往前一點……

AUG:感謝你的提醒,但我們不是瞎子。

夢想家:真是有意思,AUG,關注你真是永遠不會感到無聊。

AUG:這些稱讚我承受不起。

夢想家:那客套話就到此為止吧。

那麼接下來……是由我先開始,還是你們先開始呢?

AUG:這件事情並沒有討論的必要,有勞你費多餘的心了。

IWS2000:SSG,格洛克,趁現在!

SSG69:嘿!大禿瓢,你知道我最討厭的兩種人是什麼嗎?

夢想家:哦……?炮台那裡……

原來如此,你們還準備了這樣的驚喜……

SSG69:一種是穿著一身毫無品味的黑色,另一種是陰陽怪氣。

你這大禿瓢真幸運,竟然能兩者兼得!鎖定完成!

格洛克17:特技,炮擊!目標,大禿瓢,發射!

……砰!

……炮台的炮火準確地命中了夢想家的位置。

夢想家:呼……嚇我一跳……

真是的……你們把這副傀儡打成這樣,我要怎麼觀賞你們的抉擇到最後一刻呢?

……夢想家的傀儡倒在地上,已經殘破不堪。

夢想家:今天你們一定得有人蒙受死亡,AUG……還有親愛的IWS2000。

不管你們最後選擇誰——

……砰。

AUG:在葬禮上將別人的遺言打斷是很失禮的行為。

IWS2000:終於……安靜了。

格洛克17:隊長!我們不確定有沒有命中,但是現在外面又來了鐵血。

短時間內我跟SSG沒辦法和你們會合!

IWS2000:知道了,謝謝你們……請以活下來做為最優先的命令。

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

……IWS和AUG站在了通訊設備前。

IWS2000:這是一筆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嗎?

AUG:真是有趣的提問,你認為從連接設備,到強行修改完通訊協議後連上指揮官的通訊頻道……

最後不被【傘】病毒感染成鐵血人形的機率有多少?

IWS2000:大約……

百分之九十三的失敗率?

AUG:如果你打算徵詢我的意見,我甚至認為直接上吐槽匿名版發警告是更妥當的作法。

IWS2000:在鐵血的通信站什麼都不做,就連上了討論版發帖,這種事情傳出去會笑死人的。

AUG:你堅定拒絕朝同伴開火的選擇,卻將這樣的災難加諸在同伴身上。

這樣的矛盾我沒辦法理解。

IWS2000:一般的人形只要是被徹底破壞,回去都是在修復槽里醒過來。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覺得……我可以習慣這樣的生活。

AUG:就這麼自私地改變了自己的堅持嗎?

IWS2000:為了任務……為了大家……我沒有改變想法。

再說……我還有你在這裡啊。

AUG:既然這樣,請考慮一下我不得不朝你開槍時的心情。

IWS2000:被【傘】病毒感染的人形就是你的敵人了……

反正我醒過來之後也不會記得這些事情,你也會對我隱瞞,不是嗎?

AUG:錯誤,我會在你面前提起一次又一次,然後欣賞你困惑混合悲傷的表情。

“都是當時的我不夠果決,才會讓事情又變成這樣。”醒來之後的IWS如此說。

IWS2000:是呢……我都能猜想到自己後來聽到結果時會說什麼……

AUG:所以,這次請將自己該記得東西記好。

我已經厭倦幫你記著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IWS2000:這恐怕沒辦法……我最後又得麻煩你了。

如果是你來當隊長帶著大家的話,一定可以做得比我更好吧。

……IWS緊閉著眼睛,連接了通訊設備。

IWS2000:嗚……

……

…………

IWS2000:……沒有回應?

難道是……壞了?

AUG:不是壞了,你接口接錯地方,在你前面的是一台停機的伺服器。

IWS2000:咦……?!

AUG:真的是非常符合你的行事風格。

IWS2000:咦……這是故障的設備?那你為什麼不……

……呲……

……

IWS2000:AUG……?

AUG:……繼續說。

IWS2000:真正的通訊接口……在哪裡?

AUG:當然是在它應該在的地方,連這樣的位置都分辨不出來嗎?

IWS2000:你左手底下……

……AUG抬起了手,露出了被遮擋住的地方。

……通訊接口已經被占用。

IWS2000:AUG……為什麼……?

AUG:慎選提問,雜訊已經開始出現。

IWS2000:為什麼……你直到最後一刻都要跟我唱反調……?

好不容易……我終於能為大家做點什麼!

AUG:老實說我感到很厭煩。你剛剛講過的大部分的話我上回就聽過了。

IWS2000:但是我不——

AUG:當然是因為你忘記了……

從修復槽里醒來的你忘記了。

:……AUG從懷中拿出一個裝置。

IWS2000:這是……

戰鬥記錄儀……?

AUG:SSG從你的殘骸身上回收的,我曾答應你要將它帶回來……

希望冒失的你不會用這個毒死指揮官。

IWS2000:你還記得……

AUG:你上次在要我帶著重要的情報逃走之前,表現真是可愛。

你說當你修復完成時,一定會馬上在意起自己的失敗,而且其他人怎麼說都沒用……

IWS2000:確實是……

AUG:“要是我又開始不停的說蠢話,就把這東西拿給她看。”IWS如此說。

原本以為可以挑個沒那麼倉促的時間……

……滴。

AUG:指揮官……這裡是IWS小隊的緊急通訊……

正在從鐵血據點……返航的人形……身上帶有無色無味的劇毒……

……呲……呲……

AUG:……

時間緊迫,指揮官……

IWS2000:AUG,快點停下來!

AUG:指揮官說他已經收到……IWS……

這樣一來,病毒會殺死的人只有我了。

IWS2000:你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

要是我那時候……沒有反對你擊落直升機的意見就好了……

AUG:是你選的,現在你的覺悟到哪裡去了?

難道如果我是隊長,你就會聽從我了嗎?

IWS2000:才不是沒區別……你比我可靠,比我堅強,甚至……比我完整……

我是你的隊長……本來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AUG:你真的很喜歡掛念夢想家講過的東西,是不是心智有問題?

IWS2000:不……這些和夢想家無關……它們都是我真正的想法。

當你在我的身邊……每當我看著你的時候……我都是這樣想的。

AUG:那真是不幸啊……

隊長這種位置不適合我。

IWS2000:但如果是你在帶領大家……很多事情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AUG:那我可能就已經親手消滅了一整個格里芬小隊,沒有【傘】,沒有夢想家……

IWS2000:但這些……並不是我們任何人造成的錯……

AUG:你能從自己的嘴巴里講出這種話真是駭人,還好我會把你剛剛講的所有話忘掉。

你自己把你講過的話記好,別再回溯了。

IWS2000:但失去這些記憶的你……醒來的第一件事應該是會不停的嘲弄我吧。

AUG:不要讓一個不能流淚的人醒來就看到有人在哭,否則一切都很難說。

也或許我也會做一個好夢……有誰能夠知道呢?

……呲……

AUG:該來的總是會到來……IWS2000。

你不是說你總是做好了準備嗎?

……呲……呲……

IWS2000:……你現在的身份是什麼?

AUG,快點回答我……!

AUG:“下雨了,在平原之上”……

今晚也下雨了……
雨水打在臉上的時候,就像是在流淚一樣。

IWS2000:沒事的……AUG,很快就沒事了……

……呲……

AUG:重新識別身份信號……

……你是……我的敵人嗎?

IWS2000:這一切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AUG,我在你面前答應過我不會……

AUG:……我不相信。

IWS2000:求求你……

AUG:看來我們已別無選擇,這是你犯下的第一個錯。

IWS2000:不會是……

我們的最後一個——

……

格洛克17:無托結構步槍的優點……包括了射手重心靠後、容易瞄準,後坐力也很低。

是跨時代的革新設計……不接受反駁……發射!

SSG69:你怎麼還在做這件事……

格洛克17:AUG小姐之前不是說我們有空就找東西冒名刷屏嗎?

SSG69:那是上次為了把那些黑隊長任務失敗的帖子洗到看不見的地方去。

這次已經沒必要這麼做了。

格洛克17:但是現在匿名版上還是有不少啊?像是說什麼人形身上有毒素是內部的陰謀之類的……

SSG69:那種就別理它們了啦……你看隊長也沒在管那些言論了。

格洛克17:啊,又來了一個也是在找隊長的人,朝我們來了。

維爾德:兩位,你們知道IWS小姐身在何方嗎?

SSG69:抱歉……大家都找不到她在哪裡……

維爾德:是嗎……還想說能不能好好聽她說上次任務發生了什麼事呢。

……維爾德離開了。

格洛克17:換做不久前,隊長遇到這些大概會很開心吧。

這次大出風頭,怎麼反而躲起來了……

……

讓我猜一下……

當你醒過來了以後,一定是會問我為什麼在這裡。

問我這麼閒在這裡等,怎麼不去多研究戰鬥記錄呢。

……

戰鬥記錄研究是研究不了的……

沒辦法專心……連其他人的評論都沒心思看……

然後你會說……連專注學習都辦不到的人要怎麼當一個隊長。

……

這還不是因為……旁邊太安靜了。

系統語音:備份雲圖下載完成,修復程序結束,祝您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