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少前編輯組正在建設中,歡迎有愛的你加入:大水漫灌群 765629499/編輯事務群 684258656
歡迎關注我們的微博:@萌娘百科少女前線編輯組
  • 【詭疫狂潮】黑暗陰影悄然蔓延,新型瘟疫席捲格里芬,而它的成因與傳播途徑,一切都是未知……等待著人形少女們的,將會是怎樣的怪異謎團?10月17日至11月7日,全新關卡開啟,等待您揭秘。
  • 【聖撈】在10月17日維護後-11月7日10:00期間,在活動戰役中和指定敵人戰鬥獲取S勝或戰役結算獲取S勝,將有幾率救援對應戰術人形!
    • 【變質的斷音:KSVK】 【開袋驚喜:CZ2000】 【賞味期限:蜜獾】 【防腐劑:P22
Logo Kalina 2.png
歡迎您來到萌娘百科少女前線專題!您可以在此查閱有關《少女前線》的遊戲資料。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少女前線相關條目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請不要在評論區發表包括但不限於引戰、人身攻擊等不恰當的言論。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Girlsfrontline.png
MP5,報到。雖然個頭有點小,可我會幫上忙的。
MP5
71085930 p0.jpg
作者:Capura.L
Pixiv ID:71085930
基礎資料
本名 Heckler & Koch MP5
別名 煤窯公主
髮色 銀髮
瞳色 藍瞳
聲優 向山直美
萌點 貧乳、蘿莉、連褲襪(黑)
類型 衝鋒鎗
稀有度 ★★★★→★★★★★
原產國 德國
研發日期 1966年
生產商 黑克勒-科赫
(Heckler & Koch)
服役期間 1966-至今
相關圖片


MP5是由雲母組研發、數字天空發行的戰術策略養成類遊戲少女前線(英:Girls' Frontline)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目錄

歷史原型

Heckler & Koch MP5衝鋒鎗是由德國軍械廠黑克勒-科赫所設計及製造的衝鋒鎗,是黑克勒-科赫最著名及製造量最多的槍械產品。由於該系列衝鋒鎗獲多國的軍隊、保安部隊、警隊作為制式槍械使用,因此具有極高的知名度。

原型數據

註:MP5娘所持的MP5的型號系MP5A3,故此表數據以MP5A3為準。

  • 口徑:9mm
  • 全長:550mm(槍托收起)、700mm(槍托展開)
  • 全重:3.08kg
  • 使用彈藥:9×19毫米魯格彈
  • 初速:400m/s
  • 發射速率:800發/m
  • 有效射程:-
  • 供彈方式:15、30 發可卸式彈匣,100 發Beta C-Mag 彈鼓
遊戲內該人形獲得界面參數表
  • 以下數據可能有所誤差,且僅代表遊戲內觀點,僅供參考。
Type                       Submachine gun
Weight                     2.7 kg (6.0 lb) fixed stock /
                            2.85 kg (6.3 lb) retractable stock 
Length                     660 mm (26.0 in) stock extended /
                           490 mm (19.3 in) stock collapsed 
Barrel length              225 mm (8.9 in) 
Width                      50 mm (2.0 in) 
Height                     260 mm (10.2 in) 
Cartridge                  9×19mm Parabellum
                           10mm Auto (MP5/10)
                           .40 S&W (MP5/40)
Action                     Roller-delayed blowback. closed bolt
Muzzle velocity            425 m/s (1.394 ft/s) (MP5/10)
                           315 m/s (1.033 ft/s) (MP5/40)
Effective firing range     125 m (410 ft) (MP5/10)
                           100 m (328 ft) (MP5/40)
Feed system                15- or 30- round detachable box magazine. 
                           100-round Beta C-Mag drum magazine
Sights                     Iron sights. Rear: rotary drum; front: hooded post

設計歷史

MP5的原設計來自在1964年黑克勒-科赫以HK G3的設計縮小而成HK54衝鋒鎗項目(Project 64)。

20世紀50年代初,北約和華約開始進行冷戰對峙階段,1954年原西德制定了新的軍備計劃,並開展了與制式步槍不同的制式衝鋒鎗試驗,以此為促進國產衝鋒鎗的研製開發。德國國內各大槍械公司參加了這次試驗,而一些國外的進口槍也參與其中。

同年,為參加這次試驗,HK公司的設計師蒂洛·黙勒(Tilo MÖler)、曼佛雷德·格林(Manfred Guhring)、喬治·塞德爾(Georg Seidl)和赫爾穆特·巴爾烏特(Helmut Baureuter)開始了命名為“64號工程”的設計工作,這項設計的成品是使G3步槍小型化的衝鋒鎗,命名為MP·HK54衝鋒鎗。該槍發射9×19 mm手槍彈,準星與初期的CETME步槍相似,呈圓錐形,照門則與後期的CETME步槍相似,為翻轉式。

20世紀60年代初,HK公司忙於G3步槍的生產,末能顧及HK54的發展,直到1964年HK54尚未投入生產,僅有少量試製品。1965年,HK公司才公開了HK54,並向德國軍隊、國境警備隊和各州警察提供試用的樣槍(HK54其中5為H&K的第五代衝鋒鎗,4解為使用9×19毫米子槍子彈)。

1966年秋,西德國境警備隊將試用的MP·HK54命名為“MP5”(Machine Pistol 5)衝鋒鎗。這個試用的名稱就這樣沿用至今。 同年瑞士警察也採用了MP5,成為第一個德國以外採用MP5的國家。

通過試用,HK公司對MP5原槍型的瞄具進行了改進,將翻轉式照門改為可在25~100m之間調整的迴轉環式照門;露出的準星改為帶防護圈的準星;帶鰭狀物的槍管改為光滑的不帶鰭狀物槍管;槍管前方增加了三片式的卡筍,用以安裝消聲器、消焰器之類的各種槍口附件,經過上述改進的MP5被稱為“MP5A1”。

MP5的性能優越,特別是它的射擊精度相當高,這是因為MP5採用了與G3步槍一樣的半自由槍機和滾柱閉鎖方式。當武器處於待擊狀態在機體復進到位前,閉鎖楔鐵的閉鎖斜面將兩個滾柱向外擠開,使之卡入槍管節套的閉鎖槽內,槍機便閉鎖住彈膛。射擊後,在火藥氣體作用下,彈殼推動機頭後退。一旦滾柱完全脫離卡槽,槍機的兩部分就一起後坐,直到撞擊拋殼挺時才將彈殼從槍右側的拋殼窗拋出。由於MP5的槍機原理,在上膛時要讓槍機快速復位,否則很容易復進不到位。因此MP5的標準操作方式是先把拉機柄卡到拉機柄槽的尾端,裝好彈匣後,用手拍下拉機柄,讓槍機在復進簧的推動下復位。這種操作方式是MP5的特色,所以我們可以在一些記錄片或影視作品中看到這種使勁“拍拉機柄”的瀟灑鏡頭。

另外因為MP5的槍機過輕而且還是閉膛待擊,不像前衝擊發槍機那樣到位即擊發,因此MP5的槍機框內有一個空腔,內裝有38.6克重的鬆散狀態的鎢砂作為慣性體。當槍機前衝到位時鎢砂粒前沖抵消反跳力,防止因為槍機組高速撞擊槍管節套而產生反跳,導致閉鎖不完全,造成全自動射擊中斷。

由於高質素設計及高可靠性,MP5在推出後便成為了多國軍隊、警隊及保安部隊的制式衝鋒鎗,而黑克勒-科赫亦不斷改良及開發更多、共120多種版本。在1990年後期,更推出了為特定用戶開發的10毫米Auto及.40 S&W版本(MP5/10及MP5/40),在1970年代至2000年,MP5系列更一直保持其用戶數量及衝鋒鎗的領導地位。

MP5現今在土耳其、希臘、巴基斯坦、緬甸、伊朗等部分國家及一些小廠都獲授權生產或私自仿製及使用,有些國家更為其產品重新命名(但槍枝本身沒有改變),中國的NR-08/CS/LS3型衝鋒鎗及美國小廠所拼裝的SWA5衝鋒鎗就是個私自仿製品的好例子。但獲授權生產或私自仿製品大都是早期A2、A3型,無三發點放裝置,並且手工較粗糙、內部結構不同及可靠性較差,無HK原廠製造的細膩。

遊戲數據

MP5
圖鑑編號:No.026 稀有度:★★★★→★★★★★
原型原產地:德國  槍械類型:衝鋒鎗
CV:向山直美 人設:Saru
屬性值(成長:B)
生命 (B) 84→168×5→181×5 傷害 (A) 12→30→32
迴避 (A) 10→68→71 命中 (A) 2→13→14
移速 12→12 射速 (A) 63→89→90
暴擊率 5%→5%
作戰效能
197 → 3729 → ?
攜帶消耗
彈藥 25→85 口糧 20→60
技能 技能描述
力場盾 給自身增加9999點偏轉力場以抵擋傷害,持續1.5→2(3→4)秒
前置冷卻:8秒,冷卻時間:20(16)秒
虛化戰壕
(Mod2解鎖)
力場盾結束後,每存在一組敵方單位提升自身一層迴避10(20)%
持續5(8)秒,最多疊加3層
增益
影響格
效果 突擊步槍、步槍有效
命中上升40%→45%,暴擊率上升20%
入手方式
開發 02:20:00
掉落 0-2/4-2/5-2/6-4/7-2/7-4/8-1/8-6
2-4e/3-2e/3-4e/4-2e/5-2e/6-1e
其他
默認立繪
正常
重創
改造立繪
正常
重創
換裝立繪
暗夜使魔
正常
重創
花未眠
正常
重創
小小的一步
正常
重創
山蘇子
正常
重創
朝顏夕夢-花未眠Q版動畫

 

備註

  • 手槍擴編後影響格效果將獲得提升。
  • 橙色字體標記的數據,如無特別註明,均為改造後數據。
  • 屬性值中數據分別為1級屬性→100級滿擴屬性(生命為滿級單體人形屬性再乘以五)→改造三階屬性
  • 括號內數據為該項能力所能達到的最大值(滿擴或者滿技能等級時)。其中技能以及影響格中,箭頭指向的數據為改造後的數據。

MP5相關

溫和友善,做事謹慎,脾氣很好,對朋友容易妥協,很在意自己的個頭,不過,意外得喜歡酷的東西。

——官方設定集《THE ART OF GIRLS'FRONTLINE UNTIL THE STARS》

官方錯字:“意外得”應為“意外地”。

角色設定

性格溫順而弱氣,平日裡謹小慎微,但在行動中絕對不會有絲毫的膽怯。雖然發彈穩定而可靠,不過對自己嬌小的身材和力氣並不滿意,順便偏好的顏色是冷酷的黑色。

編成的時候說會加油的;出擊的時候,“嗯,為了世界和平,會努力的。”

是個好孩子沒錯,但是一遇到敵人,馬上就軟了(怎,怎麼辦啊~)。

不過發動技能的時候那一句“這種敵人,我一個人也沒問題”(0-4稻草人:? 法官:?? 軍方:???),感覺貌似大概可能也許還是挺可靠的。

咖啡廳故事-MP5“心智升級”

改造前


……傍晚,格里芬基地。

訓練場內。

MP5翻看著訓練結果的記錄,微微皺了下眉頭。

MP5:基地也不考慮一下把改造後的人形安排到別的訓練場裡嗎?

數值上無論如何都比不過,真叫人煩躁。

在旁邊監督的湯姆森淡淡看了MP5一眼。

湯姆森:哈,也不知道你是在歧視改造後的人形,還是在歧視自己。

MP5揚了揚手中的記錄。

MP5:改造之後確實比較強嘛!

真不想每次訓練的時候都和這些人形分到一組……我的技能看起來真是沒用啊……

湯姆森:只有你自己是這樣想的吧。

我可沒聽過哪個改造人形有提過這種事哦?
不過——

湯姆森頓了頓,走上前拿過MP5手上的記錄。

湯姆森:——你這訓練成績,是有點不夠看啊。

不能因為最近總是在出後勤就鬆懈啊。

……隨後,人形宿舍內。

寢室里空無一人,MP5坐在床上,氣鼓鼓地舉著電子仿生豬。

MP5:師父居然說我現在鬆懈了!太傷人了吧!

但是最近出後勤的次數好像確實越來越多了……
之前指揮官派下任務,也只會讓師父上前線,雖說畢竟是師父,但我還是好羨慕啊。

MP5這樣自言自語,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日曆本查看。

MP5:唔……上個月我都接了些什麼委託啊,肉類口糧的空投接收、戰區周邊小學校園的巡邏、還找了幾隻貓?

我大好的青春,難道就要浪費在這種小事上了嗎?

MP5突然一個激靈,放下日曆本,轉頭看向仿生豬。

MP5:等等,如果我也去變強一下,不就可以逃出這種生活了嗎?

MP5噌得一下從床上跳起,隨後又乖乖坐了回去。

MP5:早上再去找指揮官提這個請求吧!這樣一來的話,應該馬上也能上前線了吧!

嘻嘻,到時候就穿著又強又新潮的裝備到P7面前炫耀好啦!

……第二天上午。

基地內。

MP5特意起了個大早,蹦蹦跳跳地朝指揮室所在的大樓跑去。

剛到樓下,MP5就聽到一個懶懶的聲音。

???:哎?今天后勤部門放假嗎?

MP5撅起嘴快步跑起來,根本不理會身旁的聲音,不曾想那聲音直直追了上來。

XM8探頭瞅了瞅MP5,走到她身邊。

XM8:小矮子不理我呀♪

讓我猜猜,你這是要去找指揮官?

MP5站住腳步,大大的眼睛看著XM8。

MP5:是呀,我來找指揮官批准我的改造申請。

XM8愣了一下。

XM8:改造?

MP5:哼哼,我要跟指揮官申請一個高個子的素體,到時候你就再也不能叫我小矮子啦!

XM8恢復了原來的表情。

XM8:哦?那也得指揮官先同意了再說。

不過你怎麼突發奇想要改造?當個小矮子不也挺可愛的。

MP5:是挺可愛的沒錯……什麼啦!我是一定會長高的哦!

XM8,我問你哦,你多久沒被指派戰區裡的任務了?

XM8:唔我想想……好像也沒多久?上周剛去偵查了一個鐵血新據點。

怎麼突然問這個?

MP5:我……指揮官好久沒有派給我這種任務了,指揮官不會已經把我給忘了吧……

明明我也可以上前線嘛,我可是很可靠的!

XM8:不不不,我想應該沒人會覺得一個矮子可靠,作戰的時候如果看不到你那可糟了——

XM8:嗚啊!踢膝蓋很痛的好嗎!

XM8突然彎腰抱住膝蓋,再一抬眼,MP5雙手叉腰撅著嘴巴正瞪著自己。

MP5:虧我們還是隊友外加寢室鄰居,你就這麼打擊我!

XM8:好啦……不逗你了,快去跟指揮官說吧,說完趕緊回來,我還要找人陪我下棋呢。

XM8說著說著,作勢就要把摺疊棋盤在樓下台階旁打開。

MP5小聲嘟囔了一句。

MP5:大熱天的你也真不怕中暑……我馬上回來哦!

XM8看著MP5跑開的背影,有些戲謔地笑著。

XM8:就算人形可以上傳心智雲圖,但如果指揮官真讓小矮子上了前線,不知到時候陪我下棋的那個MP5,會是第幾代MP5呢……

……與此同時。

指揮室內。

MP5:欸?!難、難道不是提交申請之後就可以嗎!

指揮官:……當然不是。

而且基地這邊也要先有給你的相應改造方案才可以。

MP5垂下腦袋,臉上寫滿了失望。

MP5:可是這樣一來的話,我豈不是就沒辦法接到實戰的任務了……

指揮官:戰爭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MP5:那是因為指揮官你總覺得我不可靠!

MP5明明……明明可以勝任很多工作的!可指揮官一直都只派一些無關緊要的任務給我……

指揮官: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

唉,MP5不是不強……只是,有些事情對你來說可能還太早了。

MP5沒有說話,只是鼓著腮幫站在指揮官面前,像是沒有得到糖果就不會離開一樣。

指揮官看她這個樣子,無奈地嘆了嘆氣。

指揮官:不過最近也確實有個比較棘手的任務,可能要麻煩你跑一趟了。

別讓我質疑自己的部署能力啊……

MP5:比較棘手?哼,又是去廢墟里找貓貓嗎?這次要找幾隻——

指揮官:不,這次……需要你去戰區了。


MOD 1


……上午,格里芬基地。

早上路過指揮室大樓的人形,或多或少都聽見了一聲悶響——這聲音里似乎還帶著歡欣。

而蹲在樓下的XM8則是一臉不可置信。

XM8:剛剛那是什麼……?

“謝謝指揮官”……嗎?
指揮官那傢伙不會真答應小矮子,把她扔到戰場上了吧……

XM8正自言自語著,質疑的主角就從樓上跑了下來。

MP5:XM8!你知道嗎剛剛指揮官說——

XM8:同意你去前線了?

MP5的臉上絲毫沒有因為被打斷而浮現出一絲不快。

MP5:是啊!臨時有個戰區作戰!

照理說應該是要直接下達給師父的,但師父凌晨的時候就去出任務了嘛,所以——!

XM8:好吧我懂了,所以就派給你這個低配版了。

MP5:不要總是這麼說我嘛!就算是低配,我也在修行里獲得了師父的真傳呢!

指揮官也說了,從數值上考慮,我應該是可以勝任的!
不過指揮官後面似乎還想要說什麼……哎呀,總之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XM8搖了搖頭。

XM8:不知道為什麼,但我似乎能夠腦補出指揮官欲言又止的內容……

MP5歪頭看著XM8,隨後又恢復了剛出大樓時的興奮神情。

MP5:這局棋我先欠著吧,等我回來陪你下哦!

師父教給我的東西終於能展示給大家看了——

XM8倒沒有接著MP5的話往下說,只是沉默了片刻。

XM8:我說,MP5啊,其實……

算了……完好無損地回來就好。

XM8臉上複雜表情的含義,MP5在那個上午還並不能清楚地知曉。

行程的緊湊讓她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考慮這件事,而再回想起這句話的時候,炮彈已經在MP5的臉頰旁炸開了。

……戰區。

城市廢墟中。

MP5:嗚啊……!XM8那個烏鴉嘴!

砰砰!砰砰砰——!

P99:先撤離吧!突然殺出來的增援有點難纏……

我們需要重新部署一下,還要把這件事匯報給基地!

MP5:好、好的!

你們先走!我、我開了技能,沒關係的……!

P99:嗚……不要硬扛!

各位!我們先移動到八點鐘方向的廢墟那裡,小心閃避,聽我口令!

……

在P99的指揮下,MP5和小隊成員找到掩護,姑且在接連不斷的槍火中得到須臾的喘息機會。

MP5坐在角落,看著自己被灼傷的皮膚和裙角,忍不住掉了眼淚下來。

P99:MP5……

不要擔心呀,我已經聯絡過基地了,指揮官說我們可以先暫時撤到一公里外的安全據點。
因為情報有誤,現在這個任務的危險評級已經上升到S了,所以……
接下來我們只要和安全地和後續部隊交接就可以啦。

MP5:我……我沒想到會是這麼激烈的戰局……

P99:這不是你的錯啦……

MP5:我出來前還跟指揮官和XM8誇下海口,說我很強呢……

太丟人了!

P99伸手扶了下眼鏡,有些無奈地笑著。

P99:不要這樣啦,MP5也沒有很弱啊?

至少我每次出任務回寢室的時候,都能碰到MP5剛從訓練場回來呀。
你已經很努力了,不要這樣責備自己呀。

MP5:可是、可是如果是師父的話,一定不會讓戰局這樣發展的!

P99:哎呀……你呀,一直以來就是這個毛病。

MP5:誒?

P99:湯姆森小姐是湯姆森小姐,而MP5是MP5呀。

MP5沒有說話,臉上的表情忽明忽暗的,P99一時也讀不出她在想些什麼。

正準備開口時,廢墟外突然傳來巨響。

轟——!

MP5:怎、怎麼回事?

P99:……!

糟糕,不能讓敵人把退路截住!
各位,聽我指示,我們從這裡一口氣衝出去!

砰砰!

猛烈的炮擊擊穿了供小隊躲藏的破敗牆壁,瓦礫被崩起,穿過瀰漫了灰塵的空氣,像刀片一樣從人形們的身遭划過。

MP5跌跌撞撞地站起,條件反射一般衝到隊友們的面前。

在實力過於懸殊的戰鬥中,MP5和小隊隊員的槍火,像是熄滅在夜空中的煙塵,毫無波瀾地被掩蓋。

P99:各位,小心閃避!我開了技能了,大家快速撤離!

P99站在MP5的身後,一邊指揮其他隊員,一邊連接和指揮部的通訊,並確認後續部隊的坐標位置。

大概是當室友和當戰友的時間太久了,激烈的炮火中,P99卻隱約從MP5的背影里察覺到幾分違和。

MP5:嗚……如果我像師父那樣強就好了……

要我能扛住下一波攻擊,大家就安全了!

P99:MP5你在嘀咕些什麼!別愣著,快跑啊!

MP5:要變強……要像師父那樣……

只要扛住這些傷害就可以了……!

轟——!

MP5也不知道自己最後一句話,到底是自言自語還是最終喊了出來。

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耳邊只剩下爆炸的轟鳴聲,似乎還夾雜著隊友的呼聲。



MOD 2


MP5讓緊閉的雙眼稍微打開了一條縫,這時她才意識到,之前震得耳朵發疼的爆炸聲,此刻都消失不見了。

亮光透進MP5的視覺模塊,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張眉頭緊縮的大臉。

XM8:傻矮子!P99讓你別愣著,快跑,你聾了啊?

MP5:欸欸?XM8怎麼在這裡……

XM8你臉好大,快往後挪挪……

P99探了個頭過來,不失時機地攔住XM8差點就要捶到MP5頭上的那隻拳頭。

P99:你醒啦?

嘿嘿,說來也巧,我當時還在確認後續部隊的坐標呢,沒想到,後續部隊是空投來的——

XM8:是啊,我才剛到就看見這個傻矮子站著一動不動給敵人當靶子。

MP5:啊……那個……敵、敵人已經被消滅了嗎?

XM8:嗯,已經被我將死了。

MP5:那就好……不愧是你呀,XM8,實戰經驗多就是厲害。

嘻嘻……不像我,丟了一條腿呢……

MP5長出了一口氣,笑嘻嘻地看著自己躺在擔架上的下身,隨即臉色又陰沉起來。

MP5:如果是師父的話——

XM8:你還要一直念叨湯姆森到什麼時候?

XM8毫不客氣地打斷了MP5的自言自語,和往日裡的每一次打斷一樣。

只是這回,MP5的臉上多了些切實的憂鬱。

MP5:如果是師父的話……至少不會丟掉一條腿吧……

XM8:如果是湯姆森的話,她不會丟掉一條腿,是因為她“不會讓自己丟掉一條腿”。

MP5:你變成復讀機了呢,XM8……

P99再一次適時地擋下XM8差點砸下去的手。

P99:我想……XM8的意思是,湯姆森小姐,不會讓自己陷入這種境地吧?

MP5:因為師父又酷又強啊!

像她那麼強大的人,當然可以全身而退了,是我修煉還不到位……

XM8:那P99當時要你快跑,你幹嘛愣著,還非要扛傷害?

你明明比湯姆森弱很多吧?

P99:XM8你說得太直白啦……

XM8沒有理會P99的小聲提醒。

XM8:你又弱,又膽小,為什麼還要逞能?

MP5嘟著嘴巴,眼神飄到另一側。

MP5:因為……那個……那個……

我想……如果不逃跑的話,是不是內心就可以慢慢變強大……

XM8:傻矮子……

內心強大又不是傻站在戰場上……

MP5:可是師父就不會臨陣脫逃!

P99:哎呀,MP5是MP5,湯姆森小姐是湯姆森小姐……

MP5:啊,P99也變成復讀機了。

MP5:——疼疼!

碰!

XM8終於逮到機會彈了MP5腦門兒一下。

XM8:湯姆森不會臨陣脫逃,是因為人家根本不需要臨陣脫逃啊。

這種事你MP5做得到嗎?

MP5:這種事你就算不說我也知道——

XM8:你知道個小餅乾啊知道!

真是的……你現在就和那些越等級參與西洋棋大賽的新人有什麼區別嘛,非要把自己和那些大師們比較,這樣心態不崩才怪呢。

MP5躺在擔架上,動也動不了,只能委屈巴巴地望著XM8和P99。

XM8:說你是傻矮子,你還真就這麼傻……

MP5:我不都是在順著你們說嘛……

P99扶了扶眼鏡。

P99:我想……XM8是想問你,湯姆森小姐可沒有像這樣讓同伴擔心的情況出現吧。

MP5:是啊,那是因為師父很強——

MP5話音未落,自己突然愣住了,同時手不由自主地捂住腦門。

MP5:欸欸?那個……XM8,我好像稍微有點理解你在說什麼了……

XM8重重嘆了口氣,雙手被P99從身後鉗住,倒是和MP5一樣動不了了。

XM8:你出發前我怎麼跟你講的?

完·好·無·損地回來,就是要你不要逞這些毫無意義的能。
你啊,和湯姆森不一樣,也沒必要一樣啊,用你自己的方式作戰就可以。

MP5:比如……別愣著,快跑……?

XM8:是啊,你可是站在前排保護大家的重要存在,不先好好保護自己怎麼能行?

要是你倒下了,P99她們要怎麼辦?

MP5沒有立刻接話,XM8和P99也只是靜靜站在她身邊。

MP5:我很久之前接到過一個任務……是去戰區幫大家運送物資。

那次任務結束後,我記得……赫麗安小姐說,雖然我們民用人形不管怎麼強化都贏不了軍用人形,但是……
但是!她說有些事情是只有我們才做得到的!

P99:哈,我入職的時候也聽過這些話呢……

“格里芬選擇我們,總是有原因的。”

MP5:我從那個時候起就很憧憬師父……

師父又強大、又美麗,而且還有看起來很厲害的工作經歷!
我總覺得……師父總是閃閃發光的,總是不會犯錯,但又總是在離我很遠的地方……

XM8:你明明經常能在訓練場裡見到她。

MP5:“很遠”是一種修辭!修辭了啦!

MP5嘟著嘴,眼神卻有些迷茫。

MP5:真想成為師父那樣的人啊……

P99:我想……也許湯姆森小姐會更希望你成為“更好的MP5”吧?

MP5:更好的我……那是什麼樣的呢?

雖然總是跟指揮官說,大家可以依賴我,但我力量很小,其實又很容易被嚇哭……嗚……

XM8:是啊,總得來說根本不適合上前線——

P99鉗住XM8的雙手稍微用了些力。

P99:哎呀,MP5,其實啊……湯姆森小姐早前跟我說過哦?

你身子小小的,而且基地也發了你專屬裝備,從這個思路出發,用自己的方式讓自己變強,不是比一味地模仿湯姆森小姐更好嗎?

MP5原地打了個激靈。

MP5:欸欸?!師、師父她跟你提過我?!

P99:是啊——

XM8也聽到了,湯姆森小姐說了很多呢,對吧?

XM8:……咳,是、是。

湯姆森尤其強調了讓你不要傻頭傻腦地杵在戰場中心,你要是被炸碎了,我們可就不好辦了。

P99:哎呀呵呵呵湯姆森小姐的意思是叫你稍微在乎一下同伴們心疼你的心情啦……

P99有些尷尬地推了推XM8,XM8立馬收聲,兩人齊齊盯著MP5。

MP5咬著嘴唇,眼神不知道聚焦在天花板的何處,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P99:MP5……

啪!

P99沉默了半晌,剛想說些什麼,就看到MP5突然擊了下掌,P99被嚇得怔了一怔,XM8也趁機掙脫了P99雙手的牢籠。

MP5:對啊!躲開不就好了嘛!

只要躲開攻擊,我就能繼續站在前排,這樣不也可以保護隊友了嘛!

站在旁邊的P99和XM8終於鬆了口氣,相視一笑。

P99:姑且算是走出死胡同了吧……

XM8:是啊,雖然就過程而言,這是為了湯姆森,不是為了我們——

XM8:嗚哇!被踢膝蓋真的很痛的啊!

……

開往指揮部的運輸機上,醫療人形們警惕地做著準備,因為不確定這趟不算長的回程路上會不會再增加一名傷員。



MOD 3


……一個月後,格里芬基地。

指揮室。

指揮官:怎麼樣,新裝備用著還習慣嗎?

MP5:嘻嘻,這身裝備超帥的!

指揮官,我這樣看起來是不是也像個帥氣的大人了?

指揮官:哈,非常帥氣。

說實話,每天接到那麼多改造申請,我倒是沒想到,MP5你的申請會是這樣。

MP5:欸?這樣?和別人有什麼不同嗎?

指揮官:怎麼說呢……總覺得你的改造……很溫柔。

MP5:等等——您這話前後矛盾了吧?

剛剛還認同MP5很帥氣來著……

指揮官:是一個意思啦。

只是我一開始還以為,MP5會要求將自己的火力提高呢,現在看來是我還太不了解你了。

MP5:畢竟“破壞”並不是我的初衷嘛。

那個……拿著榴彈發射器什麼的,我會很驚慌的啦。
我可是嚴格貫徹了師父的指令呢!只要能這樣守護大家我就很開心啦!

指揮官:哦?原來這裡還有湯姆森的功勞啊。

MP5:嘻嘻,要不怎麼說,真不愧是師父呢!

不過……那個……

指揮官:嗯?

MP5:改造之後安排給我的訓練課程……是您設計的吧!不會真是您設計的吧!

指揮官:是我哦。

MP5:嗚……太慘烈了……太難了嗚……

指揮官:啊?

我印象中,那些科目應該……也沒有很困難吧?

……時間迴轉。

每日的訓練場內。

轟——!

XM8:小矮子!太慢了!快閃!

榴彈落下的火光與爆炸聲中,夾雜著XM8聽起來慵懶又有些許嚴厲的斥責。

MP5:嗚……為什麼今天的訓練你還帶著傀儡素體過來了……

榴彈這樣噼里啪啦一齊轟過來實在太可怕了……

XM8:你都在電子訓練室里練了那麼久了,才這點火力就撐不住了嗎?

MP5:道理我都懂……但是為什麼現在實戰訓練里你的技能還是無間斷地發射過來啊……

這算作弊吧!已經是作弊了吧!

XM8:打仗的時候敵人可不會因為憐憫你,只發射幾枚炮彈過來。

別愣著,快跑起來!

MP5:我、我已經在閃了啦!

XM8:太慢啦!

真是的,現在的你可是有著“悔棋”的能力哦?不好好發揮出來豈不是浪費了這次改造。

MP5:嗚啊……我知道了啦……

這麼慘絕人寰的訓練科目絕對是你想出來的……

XM8:不是哦,我可是接受了指揮官的委託才來陪你訓練的。

MP5:什、什麼?!

指揮官不會這麼對我的,我不信!

XM8:雖然我個人魔改了一小部分內容……

指揮官這是信任你!才決定這樣磨練你!不然你怎麼當湯姆森的接班人呢!

MP5:嗚……!

為、為了師父!

……時間回到當下。

指揮室內。

MP5:大概就是這樣……

居然安排這麼嚴格的訓練課程給我……指揮官您偶爾也可以不用很依賴我!真的!

MP5:我可以慢慢成長,不用這麼著急的……

指揮官:這個場景描述好像有哪裡不對,不過先不管了吧……

那個……

滴滴——

指揮官剛想安慰MP5幾句,MP5的通訊器響了。

接通之後,XM8的臉撐滿了整個圖像顯示屏。

XM8:喂,小矮子,都幾點了,別告訴我你打算翹掉今天的訓練?

MP5:我、我在跟指揮官匯報情況呢!

馬上就來了啦,XM8真是催命一樣……催命復讀機……

MP5自顧自嘟囔了幾句,朝指揮官胡亂擺了擺手就跑出指揮室了。

指揮官:為了師父……嗎?

不過,我多少也能理解MP5想要“守護”的含義了。
不去“破壞”,也許這樣也好……
咖啡廳故事-MP5“暗夜使魔”(新)

……

MP5:指揮官……

我覺得我這次還是先退出好了……

指揮官:你不是都已經打扮成這樣了嗎?來都來了,在最後關頭說什麼呢?

MP5:可是鬼屋裡的鬼真的很可怕啊……!

指揮官:就算真的有鬼那也是人變成的,不會找人形麻煩啦。

MP5:但是鬼分得出來我們跟人類的差別嗎……

指揮官:分不出來……吧。

MP5:那……那怎麼辦……

指揮官:不要想那麼多啦,這個鬼屋是大家搭的,就算遇到了鬼也一定都是假的啦。

MP5:專門要來嚇人的假鬼不是更可怕了嗎!

指揮官:呃……總之別怕,有我跟MK23陪著你呢。

你先在大廳等一下,MK23一換好衣服我們就過去。

MP5:可是這裡一個人都沒有……

指揮官:快好了,就快好了!

要是覺得害怕的話,就想點其他的事情讓自己分心吧!

……通訊結束。

MP5:……

嗚……
不會最後就只有我跟指揮官要進去吧,大家之前不都說很想看看鬼屋嗎……

……MP5一個人坐在了空蕩蕩的鬼屋大廳的角落。

MP5:“要是覺得害怕,就想點其他的事情”……

想點其他的事情……想點其他的……
……
唔,入口的布置好厲害啊!完全看不出來這裡之前是舊倉庫……
不知道材料是什麼,不會是投影出來的……
啊!好冰……不是投影的……

MP5:……

如果鬼屋裡面的東西都是故意要來嚇人,就表示走進去之前都是安全的吧?
所以我只要一直待在大廳,就不用害怕碰到恐怖的東西……
應該是這樣……

……咔嚓。

MP5:……吧?

……

MP5:咦?

為、為什麼突然變黑了?這是故意設置好的橋段嗎?
鬼屋已經開始了嗎?有其他人在嗎……?
……啊!

……砰。

MP5在一片漆黑中被絆倒了。

MP5:嗚……指揮官你在哪裡……

我不要一個人在鬼屋裡……到底要怎麼出去……

MP5:怎麼感覺好像變窄了……外面的路是這樣子嗎……

嗯?我摸到的是什麼……什麼東西在牆上……
……這是……人臉?
咦?
……

MP5:噫啊啊啊啊啊啊——

……

原本要作為活動場地的倉庫不知為何停電了,這是我最後知道的事情。

當我帶著手電筒趕到入口時,已經看不到任何人了。

指揮官:為什麼這裡沒人?

MP5,你在這裡嗎?

MP5: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指揮官:(那個方向是……鬼屋裡面!)

(這孩子摸著黑不小心跑到裡面去了嗎?)

MP5:嗚啊啊啊啊不要過來啊——

指揮官:MP5!你在哪裡?

待在原地不要動!

MP5:辦、辦不到啦!

有鬼!
有鬼在追我啦啊啊啊!

指揮官:(其他人把MP5當成遊客了嗎?)

(雖然她的確是遊客,但不應該是現在啊!……總之沒辦法了……)

指揮官:喂!那個鬼,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別追啦!

MP5,你在哪裡?

MP5:(啜泣)指揮官………

指揮官:在這裡啊,可找到你了。

呼,要是不說,看你的樣子我還以為你也是鬼屋裡面要負責嚇人的人呢。

MP5:指揮官……這裡好黑……

剛才我照你說的待在大廳,但是……但是……

指揮官:沒事,不要慌。

節目比我想的還要早開始,所以她們就把大廳的燈關了。

MP5:原來那是……預先設計好的嗎……

指揮官:啊……是啊……這是我的錯。

我忘記大廳會關燈,我應該讓你待在外面的。
把手給我,我們先出去吧。

MP5:……

嗯……

……MP5縮在我的身後,我牽著她的手照著攻略路徑開始走向出口。

指揮官:(現在這樣子,在負責嚇人的人形眼裡不就是最肥美的目標嗎……)

(連我自己都開始擔心起來了……但是現在就算用裝的也得假裝沒事……)
……
真是的,MP5你這樣一個人直接闖鬼屋真不是明智的選擇。
而且至少也要像我一樣帶支手電筒嘛,不然真的很容易會迷路。

指揮官:第一次逛鬼屋……沒有想到那麼多……

指揮官:那就沒輒了,你就先跟著我一起走吧。

Mk23:DARLING——你在裡面嗎——怎麼留了那條沒頭沒尾的信息就不見了——

指揮官:(糟糕……我不是叫她也留在房間裡別過來的嗎!)

MP5:指揮官……我好像聽到……

指揮官:快把音源模塊關閉,那是惡魔的呼喊聲,聽了會出意外。

Mk23:DARLING——

指揮官:(現在被MK23見到的話,她一定會有很多內心活動……)

(沒辦法了……雖然被呼喚了卻不回應是很失禮的事情……)

……我連忙將手電筒的燈關掉。

指揮官:嗚啊……手電筒……怎麼會在這時候壞了……

MP5:咦?壞了??

那該怎麼辦!

指揮官:(小聲)不要擔心,我還記得要怎麼走。

我們腳步輕一點就是了,不然很容易會驚動那些想嚇我們的人。

MP5:呃……嗯……

Mk23:DARLING——你到底在哪裡!

……注意到MK23的聲音從另一側遠去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指揮官:(最少……也得先把MP5給送到出口之後再回來找MK23……)

MP5:指揮官……我們離出口還有多遠……?

指揮官:就快到了,上一個轉角是最後一個,我們就快出去了。

……即使即將抵達出口,我卻開始感到不安,就好像是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樣。

指揮官:(春田當初提的計劃里……最後這段路什麼都沒有嗎?)

(可惡,壓軸怎麼可能沒有東西……但是卻怎麼都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機關……)

……MP5突然抓緊了我的手。

MP5:指揮官……

指揮官:怎、怎麼了……?

你看到什麼東西了嗎?

MP5:箱子……

有一個箱子在那裡……

指揮官:(這個箱子……箱子在這裡是為什麼……)

MP5:我們只有這條路能走嗎……?

指揮官:前面就是出口了啊!

不要看它,我們直接穿過去。

MP5:嗚……

指揮官:(只能祈禱箱子裡是需要供電才會啟動的機關了……)

……我拉著MP5快步向前,直直朝出口奔去。

……但十分不幸地,或許是腳步聲太大,箱子裡的東西依然被驚動了。

???:吼喔喔……

MP5:咦?什麼……?

指揮官:MP5,不要管它了,我們快走!

……但就算我使勁地拉MP5,她也依然僵在了原地。

……砰。

而那個箱子——準確地說是棺木……被人從裡面一腳踢開了。

???:吼惡惡惡惡……吼喔喔喔喔……

MP5: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指揮官:(最糟糕的情況出現了!但不管怎麼樣都得先讓她離MP5遠一點!)

???:嘿吼吼吼吼……喔嘿嘍……

MP5: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指揮官:大家都冷靜一點!全部都先給我等一下!

MP5:嗚啊啊啊啊走開!走開!

指揮官:MP5,先冷靜一點啊!

MP5:哇啊啊啊啊啊啊!

……MP5不但沒有逃走,反而在驚嚇中撲向了那個黑影。

兩個嬌小的人影就這樣在昏暗中打成了一團,讓旁人完全無法介入。

MP5:走開!走開啊!

G11:哇!啊!疼!住、住手……我怕痛的……哎!哇!

指揮官:你們兩個別打啦!事、事情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MP5: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G11:別、別打了!對不起!我、我錯了……啊啊啊……

……喀嚓。

……電路終於修好了,現場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

MP5:呼……呼……

指揮官:呃……

……供電恢復了以後,我便能夠清楚地看到MP5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以及在她腳下,被她打到已經昏過去的G11。

G11:嗚……

MP5:嘿……嘿嘿……

原來……鬼一點都不可怕嘛!

指揮官:呃……

嗯,是啊,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吧。

MP5:要是指揮官早點跟我說鬼是能打倒的就好了……這樣剛才就沒必要擔心了嘛。

指揮官:……

我如果太早跟你說這件事,鬼屋的冒險就失去了它的意義了。
不過還是恭喜你,現在你已經不會害怕鬼屋了哦。

MP5:唔,就算是這樣,也不知道這裡面還有沒有更可怕的怪物……

我還是想早點離開這裡……

……

將昏迷的G11放回棺材裡之後,我們兩個隨後便從出口離開了。

在斷電的鬼屋裡摸索出口,在另一個層面來說其實比正常闖關更滲人。

最後能用這種方式通關……我想那大概是MP5實際上比鬼更可怕的緣故吧。

但是話又說回來,人形究竟為什麼會怕鬼呢?

她們害怕的到底是未知……還是死亡呢……?

咖啡廳故事-MP5“暗夜使魔”(舊)
  • 該版本2018年10月18日停機維護後停止使用


距離萬聖節狂歡的夜晚還有一個多小時,任務都已經下達給姑娘們。

如果真想要清閒些的話,我倒是可以做個甩手掌柜,翹著腳等活動開始了。

不過有一件事我仍是不太放心,把分發太妃蘋果糖的任務全部交給湯姆森一個人或許稍微有點重了,哪怕是她有傀儡人形也一樣。

保險起見的話還是去看看,確認完之後再去食堂準備活動吧。

畢竟有幾個倒霉孩子還真的挺讓人頭疼的。

指揮官:湯姆森,糖發的怎麼樣了?

湯姆森:BOSS。

正好在去食堂的路上就碰到了湯姆森,她身邊還有一個MP5。

萬聖節的湯姆森仍是帶著她的墨鏡、叼著酷似菸頭的巧克力棒,穿著那一身大姐頭的行頭,拿著自己的衝鋒鎗。

哪怕挎著裝糖果的箱子,也改變不了她渾身黑幫人員剛剛從良的氣質。

相比之下,她身邊的MP5就是另一副樣子了。

雖然努力地掛了許多骷髏頭配件,做出一副吸血鬼使魔的邪惡行頭……

但不論是那帶著蝴蝶結的南瓜帽,還是鏤出微笑表情的南瓜褲,甚至身後鮮艷的蝴蝶尾擺,和那腳底不合年齡的高跟,都一如既往的,十分可愛。

湯姆森:來,拿好。

湯姆森從糖果箱裡拿出一份蘋果糖遞給MP5,然後轉頭看著我。

湯姆森:BOSS,您剛才說什麼?

指揮官:沒什麼,問問你糖發的怎麼樣了,小姑娘們沒給你添太多麻煩吧?

湯姆森倒是一臉無所謂地揚了揚手中的衝鋒鎗。

湯姆森:還行,快發完了。反正有這個呢。

我不禁為那些熊孩子們有些擔心起來,雖然那彈鼓裡面肯定換成了橡膠子彈。

指揮官:那還行,我還說要不要來幫個忙呢。

湯姆森:本來是需要的,不過,我徒弟這不來了。

湯姆森咧著嘴,大喇喇地伸手把在MP5的肩上。

指揮官:嗯……能行嗎?

我有些擔心地看著因為肩膀上突然被狠狠地拍了一下差點把自己手中的蘋果糖都給嚇掉的MP5。

MP5:雖然個頭有點小,不過師父交代給我的事,我都會加油的。

她很快便恢復了正常,衝著我靦腆地笑了笑,拆開蘋果糖的糖紙,往湯姆森的嘴邊遞去。

MP5:師父,您嘗嘗。

湯姆森豪爽地笑了。

湯姆森:行啦,好徒弟。不過你自己吃吧,每個衝鋒鎗和手槍都有的哦。

MP5:只有手槍和衝鋒鎗有嗎?

指揮官:嗯,如果被哄搶或者讓FNC進行了倉庫盜竊造成了太大混亂,今晚還是得限制一下咯~

我攤著手。

指揮官:不過,說起來,你們師徒感情可真好。

MP5:嘿嘿……

MP5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

指揮官:對了湯姆森,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吧?今天就讓MP5好好地玩玩,畢竟是節日呢。

湯姆森:唔……

湯姆森摩挲著下巴,看看我,又看看MP5。

湯姆森:……也好,這陣子MP5也辛苦了,那就麻煩BOSS您了。

指揮官:嗯,不過MP5,我還要給你一個任務。

MP5:嗯?指揮官,請您吩咐吧。

指揮官:見到WA2000的時候,記得告訴她,蘋果糖還有一個多餘的。

MP5:嗯,好的,我知道啦!

MP5開心地朝我們揮了揮手,拿著蘋果糖蹦蹦跳跳地走遠了。

指揮官:偶爾多給她放些假吧,湯姆森。

雖然她是個聽話的好孩子,不過始終是孩子。

湯姆森看著遠去的MP5興奮的樣子,嘴裡的巧克力棒上下一晃。

湯姆森:嗯,她是個好孩子啊。

咖啡廳故事-MP5“小小的一步”

……

在跟影樓大廳那邊待命的人形確認周遭的警戒狀況後,我回到了攝影棚內。

指揮官:雖然是借著廣告的名義,但是能這樣帶著實彈進攝影棚還真是僅此一家呢……

算了,讓大家體驗下人類拍婚紗到底有多不浪漫也是好事。
說起來……我會不會也在哪天遇到突然得要站在鎂光燈前的場合啊……

在這時候,我注意到MP5獨自一人坐在攝影棚的角落。

指揮官:MP5,你那邊的照片已經拍好了嗎?

MP5:指揮官……

還沒有……我這裡的照片還沒拍。
攝影師說我可以先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

指揮官:(MP5的部分很早就開始拍了不是嗎?)

這邊遇到什麼問題嗎?有人欺負你了嗎?

MP5:咦…?啊……攝影大哥和工作人員們都很和善,沒事的!

其實……問題主要還是我身上啦……

指揮官:所以是你在欺負工作人員嗎?

MP5:才沒有呢!才沒有!

指揮官:好啦,看到你還是跟之前一樣就沒事了,剛剛看你失落的樣子真的有一點擔心。

遇到了什麼放不心的事情嗎?難得看你穿得這麼漂亮,不適合苦著臉哦。

MP5:我……嗯……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情……

只是我後來發現像婚紗這樣的服裝……果然比較適合高挑的女孩子穿呢…
像我這樣的身材完全支撐不起那種華麗的大裙子。
所以……有點羨慕其他人……

指揮官:(唔……是個頭的緣故啊……)

雖然是說很華麗……但撐得起那種大裙子的人沒有你想得多哦。
剛剛還有人裙子底下是站在木箱上面墊高拍照的,那就真的很累了。

MP5:但明明穿的是婚紗,所以那樣才是正常的吧……

要是我能長得比現在更高一點,照片上看起來就不會像是花童了……

指揮官:花童不也挺可愛……呃……我是說……咳咳……

當初就是希望既然是這麼難得給大家的換裝機會,就讓成果豐富一點吧!
他們為你挑選的婚紗風格比我預想的出色很多哦,很適合你。

MP5:才不適合呢……要是人類的婚紗是紅黑配色的就好了……

這樣子一來就算是照著小孩子款式的去做也不會很奇怪吧……

指揮官:呃,紅黑配色的婚紗感覺隨時都會在拍攝現場把男方給撕碎……

婚禮這樣的場合大家的心情還是輕鬆愉快一點吧,其他人拍的時候氣氛都很肅殺,真的很可怕。

MP5:大家都有大裙子……所以才會變得那麼嚴肅吧。

要是我也能拍出像她們那樣的照片就好了。

指揮官:風格的事情不用非得跟其他人一樣啦。

自然的樣子拍起來是最好看的,所以我才會說你的樣子很合適。

MP5:噗……

結果指揮官你還是不否認我穿起婚紗來很像個花童嘛!

指揮官:這次攝影就先當個活潑可愛的小伴娘。

等到你將來長高長大了,有一天真的穿起了華麗的大裙子,就會懷念現在這麼輕盈的造型了哦?

MP5:長高長大的那一天嗎……

指揮官:不會太久的,相信我。

所以今天難得穿得這麼漂亮,就笑一個吧。

MP5:嗯!我知道了!

MP5剛說完又陷入了沉默……

然後……

MP5:可是萬一……我以後還是這樣矮……那該怎麼辦……?

指揮官:這個嘛………

就……繼續喝牛奶試試吧……

MP5:試試?!

後來MP5用著非常輕鬆又有活力的姿態完成了攝影,過程十分順利。

當天稍晚,大家聚在一起看彼此的樣片。

FN57:哦?SV-98這個動作還蠻好看的嘛。雖然沒有我的那組好看就是了。

SV-98:這些攝影師……好厲害啊……

這個人真的是我嗎…?

56-1式:好餓啊……我們挑完照片沒問題之後就可以回去吃飯了對吧?

那就趕緊看完回去唄。

G36:現在挑出來的照片後面是要作為聯名廣告推送給大眾的,這個環節有它不能馬虎的理由。

我這裡有準備乾糧,如果56-1式不介意的話就先拿這個墊墊胃吧。

56-1式:嗚啊……

雖然很想現在就把餅乾全部吃掉……
但要是後面其他人肚子也餓了就沒東西吃了,我就忍耐一下吧。

FN57:不用擔心啦,要用的照片大致上已經挑完了。

今天的照片要說有哪裡出人意料的話,大概就是MP5的那組了吧。

MP5:咦!我嗎?

FN57:是呢,風格的路線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

和大家的照片排在一起的時候特別突出。

MP5:在拍的時候一直很擔心我和大家拍出來的照片會不會差很多……

果然……

FN57:這不是壞事哦,要說的話我還有點羨慕你可以想到這樣的呈現方式。

嘖嘖,看來我的想法還是被拍婚紗就是要站直的想法給局限了呢。

MP5:哎?那是……

56-1式:MP5的裝扮好適合這樣的拍攝方式啊……

像我那套都只敢正面面對相機,畢竟背後可是大透風……

MP5:呼……你們別這樣啦!

這次我的個子還沒辦法穿跟你們一樣的婚紗。
等我長高了,一定還要再拍一個更成熟漂亮的出來!

FN57:哼哼…MP5,婚紗這樣的東西,對人類來說是一生一次的儀式哦。

56-1式:雖然經常也不只一次就是了……哎呦。

G36:別多嘴,56-1式小姐。

SV-98:不過,確實是很理想化的事情呢。 只是用在我們身上,總感覺有些……

……

理想化的事情啊……

人形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如此吧。

我站在一旁看著女孩們挑完了照片,並且集合大家準備返回基地。

MP5究竟會不會隨著時間長高長大,其實我還是抱持懷疑的態度的。

不過能在這樣的場合下為她們的雲圖留下最動人的瞬間,那麼今天辛苦的奔波也是值得的。

她們也是這樣想的吧,看到她們的笑容就會明白……

理想化的造物,本來就是最真實的東西藏在裡面。

咖啡廳故事-MP5“山蘇子”

……大年三十,下午。

人形宿舍內。

MP5趴在床上看著眼前的那隻……生物。

MP5:說起來這個傢伙,是豬吧?

你是從哪裡來的呢?仿生豬也和我們人形是一樣出生的嗎?

MP5正對著這隻仿生豬自言自語的時候,56-1式正好從窗前路過。

56-1式倚在窗台衝著MP5打招呼。

56-1式:提前說聲過年好!MP5!你不出去和大家一起打麻將嗎?

我看她們都在為了年夜一決高下練習呢。

MP5:啊,是五六一呀。

不了,我還要照顧這個傢伙……

56-1式:幾天不見,你的豬看起來又胖了些呢!

嗯,你真的照顧得很好!

MP5:欸?我有嗎?不過還是謝謝……

56-1式打完招呼,就從窗邊離開了。

MP5:五六一每次看到豬的時候,雙眼好像都在放光呢,讓人好在意啊。

MP5抬頭看了看時鐘,拍了拍仿生豬的頭,跳下床。

MP5:又到了出門放風的時間啦。

走吧,豬,你要多走走哦,不然就會變得很胖很胖然後就再也走不動了。
哎我就是因為每天的活動量太大了,導致現在喝了好多牛奶也沒有明顯的長高……
唔……對了,好像也不能一直叫你【豬】,該給你取一個什麼名字好呢……

MP5一邊自顧自念叨著,一邊帶著豬走出宿舍。

……基地廣場。

MP5蹲在草地上看仿生豬打滾。

MP5:我能把你養成乖巧的寵物嗎?應該可以的吧?

雖然指揮官沒頭沒腦就把你丟給我這件事,我實在是想不通耶……

MP5回想起那天的情形。

……幾天前。

指揮室。

MP5敲了敲門,探頭進來,看到指揮官在擺弄一個白白圓圓的東西。

MP5:指揮官,您找我呀?

(欸指揮官手裡那個是什麼……?)

指揮官:來得正好,MP5,我現在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機密任務要交付給你。

MP5:非常重要的……機密?

MP5:難難難道是那個!指揮官,我也終於可以深入敵穴探查情報了嗎!是不是要變裝隱藏身份去什麼很危險的地方!我可以——

指揮官:不不,我說的不是那種機密啦……

喏,其實是想要你幫忙【保管】這個。

話音剛落,那個白白胖胖的小傢伙就塞到了MP5的懷裡。

MP5連忙伸手抱住這個小傢伙,卻發覺從指尖傳來的細微溫度。

MP5:這……指揮官,這這這是一隻活的豬!

【保管】是指先不把這隻豬交給炊事班嗎?

指揮官:啊哈——果然連你也被騙到了吧。

MP5:欸欸?

指揮官:這是仿生豬哦,怎麼樣,做得很像真的吧?

當然也確實不要把這隻豬交給炊事班……因為它的來歷都是機密!

MP5:原來是這種機密來的嗎……

指揮官:都是帕——咳咳,某些機構,拜託我飼養這傢伙,要觀察它的什麼數據來著。

但你也知道我不擅長這種事情嘛……所以就交給你啦!被別人看到的話就說是外面撿的吧!一定要好好養啊!

……

MP5想到這裡時,猛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MP5:不行,不可以懷疑指揮官!

指揮官肯定是察覺到了我有所成長,所以才會把任務交給我吧!一定是這樣!

MP5正這樣給自己鼓勁的時候,面前的草地上出現了一片黑影。

MP5抬頭,發現97式霰正彎著腰,用狗尾巴草逗她的仿生豬。

MP5:欸——下午好哦,霍克。

97式霰:拜個早年哦!哎,你這隻豬養得真是不錯啊。

你看,白白胖胖、活蹦亂跳的,真不錯!

MP5:啊,這個……那個,謝謝……

97式霰:還挺應景的呢,豬年的基地里多了一隻豬,哈哈,這吉祥物可真是接地氣!

啊對了,我還得去給廚房送物資,先走啦。

MP5衝著97式霰離開的背影招了招手,皺著眉有些擔憂地看著草地上那隻懶洋洋曬著太陽的仿生豬。

MP5: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霍克她們讚美我的豬時,我都覺得很害怕……

這些傢伙不會已經動了豬的主意吧?聽說她們可是什麼都吃呢……
不行不行,我要保護好豬,這可是指揮官交給我的機密任務,我一定要好好地完成!

……MP5當時下定決心的時候,確實是認真地這樣想的。

奈何,世事難料。

不然,MP5也不會發出這種聲音——

MP5:哇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去了哪裡了啊!豬呢!我的豬跑到哪裡去了啦!

……大年三十,晚上。

格里芬基地。

MP5焦急地直跺腳,可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MP5:我竟然忘記關宿舍門了!

真是的,就一會兒沒注意,豬怎麼自己就跑掉了……

MP5在基地里四處亂轉,每一個角落都不願意放過,可是仍然沒有發現仿生豬留下的痕跡。

MP5甚至回宿舍取了背包,裝滿了仿生豬平時愛吃的東西,企圖用香味將仿生豬引出來。

MP5:可惡,年三十的晚上基地里到處都是人啊,這下可難找了。

沒辦法,找大家問問吧……

MP5四下看了看,在互道新年祝福的人群中尋找期望的幫手。

MP5:奇怪,搜救妖精不在的嗎……

那個大騙子,前兩天還跟我說大年夜她要來分發美白面霜的!
搜救妖精不在的話,就沒辦法快速找到豬了嘛!

這時,一隻妖精晃晃悠悠地從她身邊飄過,MP5一下來了精神。

MP5:那個,那邊的黃金妖精!

請等一下,我有事想問你!

黃金妖精停下來,回頭看了眼MP5。

黃金妖精:哦?要錢的話我可沒有哦,我自己的都還不夠取暖呢。

聽說今年冬天又要降溫了,嘖,這破基地的供暖不知道跟不跟得上,到時候不知道又得燒多少鈔票呢——

MP5:——誰要找你要錢了啦!

咳,我是想問,你有沒有看到搜救妖精……或者我的豬?

黃金妖精:嘖,區區找人,還要勞煩我這個妖精之王。

搜救妖精這時候估計是在哪兒睡美容覺吧。
話說,豬?找豬的話不是應該去廚房找嗎?

MP5:是那種很小的小豬了啦……

黃金妖精:不知道,我可沒見過什么小豬。

不過這基地里居然還有豬嗎?真是稀奇,不知道明年會不會養長頸鹿呢……

黃金妖精這樣自說自話了幾句後,就沒管MP5自己先行飄走了。

MP5:什麼嘛,還妖精之王呢,結果什麼都沒問出來嘛。

唔,房頂上那個是……嘲諷妖精嗎?她站得很高大概有看到吧?

MP5注意到前方的一棟建築物,連忙跑到樓底,抬頭對著樓頂大喊。

MP5:嘲諷妖精——你聽得到——嗎?

嘲諷妖精:啊?叫我嗎?

MP5: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豬啊?

嘲諷妖精:啊?你說誰是豬?

我才不是豬啊你這臭小鬼——

MP5:欸欸?不是,我不是說你是豬啊……

嗚啊不要朝我扔瓦片——

MP5迅速逃離了肇事現場。

MP5:好可怕好可怕……

果然指揮官說得沒錯,這些妖精的腦子都不太好使……
唉,怎麼都沒人看到我的豬呢?

不知為何,MP5雲圖中的不安這時悄悄地聚集起來,她有些擔憂地望向廚房的方向。

MP5:雖然不想承認有這個可能性……但是萬一豬真的被誰抓去當成年夜飯的材料可就大事不好了啊!

哎,姑且過去看一眼吧,說不定……還、還活著……

MP5這樣想著,邁著沉重的步伐向廚房那邊走去。

在經過宿舍區的時候,MP5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剛想上去打個招呼,順便問問有沒有看到走失的仿生豬時,一句問話瞬間刺穿了她的雲圖。

64式:哎!你們倆來就來了,怎麼還帶這麼多豬肉腸呀!

MP5條件反射般地快速閃到旁邊的牆後縮起身子,避免自己被看到,同時又豎起耳朵仔細地聽那邊的對話。

56-1式:嘻嘻,作為姐姐,平時也沒什麼東西可以送給你,這不,快過年了,怎麼說都要好好準備些禮物啊……

97式霰:就是,五六一這兩天可用心了!

你也知道她,做著做著就自己吃上兩口了,哎呀,好不容易在基地里找到點多餘的豬肉,我當時都怕她自己一個人就全給吃了!

MP5躲在暗處,心智雲圖……差點出現紊亂。

MP5:(多、多餘的豬肉……不會是……)

64式:哎呀……真是辛苦你們倆了,我們今晚一起吃吧!我記得我這兒還有些臘肉呢——

56-1式:啊?臘腸?過年就不要吃臘腸了吧!而且你做的臘腸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啊!

64式:噓……你太大聲了啦,而且臘腸又怎麼了?

過豬年吃鹹味的豬肉又有什麼關係嘛!

MP5躲在牆後,幾乎快要崩潰了。

MP5:怎麼辦……我的豬一定是被她們吃掉了……

嗚嗚……都已經被做成不同味道的臘腸臘肉了……嗚……

過於悲傷的MP5一下子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愣愣地蹲在牆角,直到宿舍區那邊64式她們的拌嘴聲逐漸消失。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已經是傍晚時分了,路燈亮起了冷白色的光,打在MP5身上。

MP5慢慢站起身來,思考著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

MP5:要去找她們對峙嗎……可是,她們三個都人高馬大的,感覺好可怕啊嗚……

而且指揮官也交代過這是機密,我這樣直接搬指揮官的名頭來理論的話,豈不是把指揮官也出賣了!

MP5又很沮喪地垂下頭。

MP5:難得交給我一次任務,結果我還是搞砸了……

我根本就……沒有任何成長嘛……

嘩啦——!

天空中突然炸開了幾朵煙花,光斑照亮了藍黑色的天空,還有MP5臉上的淚痕,然後又迅速消失在虛空中。

MP5嘆了口氣。

MP5:開始放煙花了啊……原來已經這麼晚了。

算了,先回宿舍吧,現在也沒什麼別的辦法……
實在不行,明天早上求師傅陪我一起去找她們三個,然後再去跟指揮官道歉……嗚……

MP5用手胡亂蹭了蹭臉,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除夕夜即將結束。

人形宿舍外。

MP5拖著和下午時同樣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大樓前。

又一片煙花在空中綻放,在彩光的映照下,MP5突然發現門前似乎有什麼人等在那裡。

MP5:不會是指揮官已經知道了,專門來興師問罪的吧——

啊,是K5?你怎麼在這裡?

MP5:——欸欸?這,這不是……!

MP5揉了揉眼睛,等在她門前的,除了帶著微笑蹲在前院草地上的K5,還有——

MP5:是豬!我的豬!

K5:噓——

小聲一點呀,它剛剛才睡著的。

MP5連忙捂住嘴,過了一小會兒,小聲地問K5。

MP5:K5,你怎麼在這裡?為什麼豬也在這裡?

我害怕死了,我還以為它被……它被……

K5:我今日的占卜結果說,要多出門轉轉比較好,我就想著過來找你們串串門。

結果你們這裡都沒人在家,只有這隻小豬在家,所以呢,我就在這裡陪它玩了一會兒。

MP5:嗚嗚嗚你真好……!

這份恩情我會一直記在心裡的!
(小豬在家?難道從一開始豬就沒有走丟嗎……?)

K5:呵……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隻小豬原來是MP5小姐飼養的哦?

你把它照顧得很好呢。

MP5:誒嘿,大家都這麼說……

啊等等,不過大家每次這麼說的時候,眼睛都牢牢盯著它看,還放出詭異的光來呢!
K5小姐,你、你不會也想……?

MP5突然慌亂了起來,悄悄往熟睡中的小豬那邊挪了幾步。

K5看到她這個樣子,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

K5:MP5小姐真的很在乎這個【寵物】哦?我才不會吃它呢,根據我的占卜結果,我這個月最好還是不吃豬肉比較好運。

雖說在豬年規定自己不可以吃豬肉這件事不管怎麼說都有些奇怪……不過算了,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哦。

MP5捂著嘴巴連連點頭。

MP5:嗯!多虧了命運的安排!還好K5你在這裡……

嗚嗚……感謝占卜!果然K5的占卜是最棒的了!

……新年的鐘聲敲響,嶄新的、充滿未知的一年終於也拉開了序幕。

伴著鐘聲,一處又一處的煙花被發射到基地的上空,像是盡了全力不讓夜空暗下來一樣。

在這樣的光景下,MP5和K5齊坐在宿舍前院的草坪上,MP5一邊欣賞煙花,一邊輕輕撫摸著身旁睡得正香的仿生豬。

MP5:(新的一年啊,希望我也能變得更厲害,然後接到更厲害的任務吧!)

(豬年不吃豬肉的占卜嗎?不過說起來,戰術人形究竟會不會吃掉仿生豬呢?)

97式霰:喂!MP5!要來嘗嘗我們剛做的臘腸嗎!

保證是你們那邊沒吃過的味道哦!

MP5:來啦來啦——!

MP5:(算了,還是明天早上去問問指揮官吧♪)

2019年除夕郵件

給指揮官的除夕郵件!
指揮官,明天就是新年了哦!我今年終於可以和大家做新年準備了,雖然
沒有像可靠的長輩做的那麼多……但我也有好好地幫上忙的!
今晚的春節活動,您會來嗎?如果您願意和我們一起的話,那就再開心不
過啦!
如果工作實在很忙的話也不要緊……雖然有點失落,不過指揮官應該比我
更失落吧?我會努力多留一些照片給您分享的,請不要擔心。當然,您如
果能親自來就最好了!
以及……那個……這是我給您準備的除夕禮物。因為適合給其他人的禮物
都不一樣的特殊禮品,請不要聲張哦……
(信件下面綁著一個紅黑配色的小禮盒)

——by MP5

2019年除夕郵件(繁中服)

給指揮官的除夕郵件!
指揮官,明年就是新年了!每一年都麻煩你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年格琳娜
小姐說,要嵬集指揮官給人形的話,抱歉在這麼繁忙的日子還讓指揮官給
我們寫信,也謝謝指揮官派給我的任務,那...指揮官也要好好完成你的任
務喔!
這是給您的除夕禮物!還請您收下囉!

(明年就是新年了還行www繁中服要成後媽服了郵件都不好好寫www)

LOLI體型

入手的時候會說,雖然個子小,但是會幫上忙的。所以放置語音可以知道為了長個子,每天都會喝牛奶。

因為本體小,所以人形是LOLI?那MP5k怎麼辦但是話又說回來,本體MP5在衝鋒鎗一家裡面,真的不算個子小的。

旁邊的蠍醬和微型烏茲啥的其實本體個子都要更小吧,特別是微型烏茲,看看UZI的立繪再看看MP5的立繪= =~那明顯在欺負人

所以LOLI體型那真的只是畫師的個人喜好而已對吧~對吧!!!實際上是猴媽喜歡畫蘿莉而已(笑)

官方設定

 

祝你大建都是MP5

不知道是官方設計的Mp5醬出貨率問題,許許多多玩家在大建並且公式都不一樣的情況下,Mp5是出貨率最高的四星人形但要說到出貨率高的另一個人形,大家都知道吧————>HK416自從合併0區後,現在連HK416都不好出了

一般的玩家大建有一定次數後,總會發現自己的床位很多不是二星就是MP5,最快五擴的衝鋒鎗也是Mp5,甚至拆的最多的槍就是Mp5因為二星全變狗糧了,Mp5也是除了三星人形外又一個核心主產地。

MP5也可以算是非洲人的象徵之一因為你的大建只有MP5,連手槍都不給你出。,不過這類非洲人倒是不缺少核心。

玩家們也因此有了一句詛咒的話:“祝你大建都是Mp5.”

祝你大建都是MP5

 

 

而在2018年8月1日,少女前線日服開服,MP5的親媽Saru也給予了大家祝福。

聽說少前日服開了?該讓他們也見識一下MP5的恐怖了!
——微博:@Saru_今天過了O8S(日服開服祝福)[1]
來自親媽的日服開服祝福[1]

 

專屬裝備

在第四章夜戰地圖實裝之後,作為MP5的專屬裝備:GSG UX外骨骼在遊戲中實裝,可以提供大量的閃避。改變了MP5"一秒躺"的尷尬處境,但是作為4圖夜戰,打撈的難度與消耗都不是一個小數目,推薦有一定實力之後再去打撈。等實力夠到可以打撈4-4N的時候MP5基本也就是可能的高強度圖的備選T了吧

湯姆森師徒

在公測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MP5湯姆森作為唯二的兩個擁有力場盾的衝鋒鎗人形活躍在前線,不過與身材火爆性格火爆屬性火爆的打字機比起來,MP5無論在身材還是屬性上都要顯得非常的尷尬,又因為兩人有類似的技能,類似殘念的影響格,以及明顯的強弱區別,所以給人以師徒的感覺。

最早應該是在砧板13大大的一幅同人四格《教教我們吧,湯姆森老師shiji》中,兩人開始以師徒關係出現在同人創作中並且逐漸為大家所熟知。

湯姆森師徒(大圖注意)
 
微博:@砧板13(《教教我們吧,湯姆森老師shiji》) [2]
 
微博:@砧板13(《你游跳海豹》)[3]

當然,就如同上文所說,隨著一次又一次的聖建活動的開啟,打字機與MP5那驚人相似的出貨率,遊走在各個普建重建池的MP5和打字機越來越多的被各位非洲指揮官捆綁討論,湯姆森師徒的名號越發響亮越發被各位指揮官所認可了,而2017年8月21號公布的MP5皮膚“朝顏夕夢-花未眠”,MP5所佩戴的打字機形象的面具,以及大破時那和她師傅一般的狂氣,似乎也正在闡述著這兩者的關係。

不過這都是後話,今天......你出湯姆森師徒了麼?

在2017年10月26日實裝的咖啡廳故事MP5“暗夜使魔”中(後於2018年10月18日被替換),明確了MP5與湯姆森的師徒關係(同人逆襲官方?)

角色台詞

場合 台詞 語音
登錄界面 ショウジョゼンセン。
少女前線。
登錄 今日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
今天也要請多指教了。
獲得 MP5ただ今参りました。せ、背が小さいからって、甘く見ないでくださいね。
MP5,報導。雖然個頭有點小,可我會幫上忙的。

(Mod)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哦?所以啊,指揮官,完全依賴我也沒問題的。
秘書官 指揮官様は何色がお好きですか?わたしは黒です。
指揮官喜歡什麼顏色呢?我喜歡黑色呢!
毎日牛乳を飲んで、頑張ってます!
我每天都會喝牛奶哦。
わたし…戦闘に向いてないのかなぁ。
我大概……不是很擅長作戰吧。

(誓約)我也幫您分擔些工作吧,指揮官......嘿嘿嘿,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看了哦?
指揮官様、今日はわたしが一年で一番好きな日です!皆がいーっぱいお菓子をくれる日です、えへへっ。
(暗夜使魔)指揮官,今天是我一年裡最喜歡的一天!大家都會給我很多零食,嘿嘿。

(山蘇子)新的一年,希望胸能夠成長…加油!

(小小的一步)做、做了點巧克力。要是不介意的請收下吧…
秘書官Mod
有了披風應該會帥氣一點吧?嘻嘻,我好歹也是個成熟的戰士,戰士是該有一件披風的。

啊,給我的早餐牛奶嗎?謝謝指揮官……雖然我也不知道我現在還需不需要這些。

戰鬥這種事情……從來都是毫無意義的吧?可是想要守護的東西,不戰鬥的話就守護不了……

(誓約)欸欸?!您怎麼會拿到這個……我還是踩了梯子才放到書櫃最上面的……幹嘛啦!提前幫您準備生日禮物有什麼好笑的地方啦!真是的,今天的家務就讓您來做了!
宿舍(提起)
宿舍(摸頭)

稱讚

附和
編成 がんっ,頑張ります!
我,我會努力的!
出擊 平和の為に,戦います!
為了和平而戰!
遇敵 どぅ!どうしよう?
怎,怎麼辦?
攻擊
防禦
重創 ヤァ——!もぉ〜〜,嫌です…
呀——!真是的~~,討厭……
修理 ごめんなさい,先ずは調整しなきゃ。
對不起,大概要去做調整了。
勝利(MVP) んん〜〜〜何とか勝ちました。
嗯~~,總算是勝利了呢。
撤退 矢っ張り私…駄目ですね…
我果然……還是不行呢……
自律作戰
這次,我會好好活躍一番的。
後勤(出發) えっと!…では,行ってまいります。
嗯!……那麼,我出發啦。
後勤(歸還) 只今戻りました。私の体,何も変わてません?
我回來了,我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建造完成 新しい子が来た見たいですよ〜。
看起來有新成員來了呢。
擴編 編成拡大?では,ボディの方も…えっ!!なんでもありません!
編隊擴大?那麼,身體方面也……誒誒!!什麼都沒有的說!
強化 胸も成長すれば良いのですか。
要是胸部也能成長就好了呢。
技能 用意…撃て!
預備……開火!
こんな敵,一人でも充分ですよ!
這種敵人,靠我一個人就夠了!
さあ〜,私が止めをさします。
來吧,讓我來做個了斷吧。
誓約烙印 あら?指揮官様、これは…わたしに?どこもかしこもちっちゃいわたしですが、おそばにいていいんですか?…ええ!そうします!
指揮官,這個……真的要給我嗎?無論什麼地方都很渺小的我,也可以陪在您的身邊嗎?…………嗯!我會的!

外部連結與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