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中岛悟子

中岛悟子
中嶋悟子(ナカジマ)
Nakajima(GUP) Offical.jpg
基本信息
姓名中岛悟子
别号中岛,中岛队长,中岛师傅,中岛妈妈,雨之中岛(日语:雨はナカジマ,雨人中岛
发色黑发
瞳色棕瞳
身高146cm
年龄17岁
血型 O型
声优山本希望
萌点短发垂眼幼儿体型贫乳工程师连衫裤天才少女技术宅
母校  大洗女子学园
年级3年级
出身地区 三重县铃鹿市
活动范围 茨城县大洗町
所属团体  大洗女子学园汽车部
小队  豹狮队
小队职务
  • 车长
  • 通信员
喜欢的食物酱汁炒面(日语:ソース焼きそば
喜欢的学科物理
爱好摆弄汽车
日课摆弄汽车
喜欢的花向日葵(沉默的爱)
喜欢的战车BT-42
个人展板设置处布莱恩烤面包(大洗店)
焼たてパン ブリアン大洗店(日语)
相关人士
队友
家庭成员
  • 爸爸
  • 妈妈
  • 弟弟
相关图片


中岛悟子日语:なかじま さと),更多时候被简称为“中岛”(日语:ナカジマ);是由Actas Inc.制作的动画少女与战车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 大洗女子学园战车部豹狮队队长。
  • 个子娇小,皮肤白皙的少女。同时也是全队个子最小的队员。不过却是三年级学生。
  • 全队唯一一个全名已知的队员,本名:中岛悟子。但平时多被观众称作“中岛”。
  • 平时喜欢在雨天出行,被队友称为“雨中岛”(日语:雨はナカジマ)。
  • 与汽车部的两个同伴——铃木土屋一样,老家都不在大洗所在的茨城县,而她的故乡在日本中部的三重县。
  • 命名源自F1大赛选手中岛悟(日语:中嶋悟),而她的故乡设定则源自三重县铃鹿市的铃鹿赛道。(日语:鈴鹿サーキット[1]而“雨中岛”(日语:雨はナカジマ)的外号同样来自于中岛悟的车迷们,这一外号意在形容中岛悟在国内参赛时,特别擅长于雨天竞技。[2]

技艺精湛的“驯兽师”

说起大洗学院的汽车部,那真是大洗最神秘,但又最让人惊喜不断的社团。说她们神秘,是因为她们在第2话中就已经在时任大洗队长的河岛桃那里被提到。但是除了在OP里露一下脸,却就是不在动画中登场。但是即便不登场,任何观众都或多或少地可以感受到她们难以磨灭的存在感。当大洗最初的选手们觅得座驾,并将其洗干净以后。河岛桃曾说汽车部会将她们的战车连夜修好。结果这个没有登场的汽车部说到做到,一夜之间就把全部五辆战车修复。简直是活体版的快速修复工具。(弥天大雾)而日后,每当大洗的战车们在重伤归来后,总有这些只在OP里露一下脸的技术工程师们“妙手回春”。而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便是她们中的一员。

当然,即便是登场,她们的表现也如同著名悬念大师希区柯克一样——明明自己精心安排好了一切,却只在影片中饰演一个过客。汽车部第一次出现在TV版第8话的开头,安齐奥之战之后不久。那时风纪三人组(野鸭队,下同)已经加入了战车部,汽车部却仍旧只是掌管后勤工作。她们分工明确:星野前辈铃木学长负责野鸭队的B1bis;而中岛悟子和土屋同学负责𩽾𩾌队的四号坦克;在她们精心的改装过后,四号坦克从原来的Ausf. F1(7.5 cm KwK 37短炮版)改为了F2版(KwK 40 L/43长炮版)。对此,𩽾𩾌队队长美穗对她们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而面对美穗的道谢,中岛悟子先是有些吃惊,之后马上谦虚地说,“没什么啦~。虽然是有点累,不过一切都是非常值得的。”(原文:「いえいえ~。まあ大変だったけど、すごくやり甲斐がありましたー。」)这样的表现正是日后汽车部一切表现的缩影——埋头苦干,认真负责;却能任劳任怨,乐在其中,并给所有人带来惊喜。

汽车部在TV版中的第一次露面。
 
美穗向汽车部同仁道谢。

 
中岛悟子与队友们的付出。

 
中岛悟子与队友们的心情。

没错,说到惊喜这一点,汽车部很快就给了所有人一个巨大的惊喜。也许没人会想到,这支专司大洗战车部后勤工作的队伍也会有走到台前的那一天。与食蚁兽队(网游组)的队员一样,中岛悟子与她的队友直到TV版第10话才作为战车部的一个小队正式登场。但她们的初次亮相立马让自己的同伴们喜出望外,对此,剧组更是对此故意卖足了关子。首先通过副会长小山柚子突然接到的电话,让观众得知她们又修好了一辆全新的战车。从前者与河岛桃兴奋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一定是个好东西。果然,当汽车部刚一登场时,观众看到的不是别的,正是那辆由她们驾驶的保时捷虎(下文简称虎P)。看到这辆战车高大威猛的身形,在一旁的兔子队队员都忍不住大声欢呼了起来。而𩽾𩾌队的队员同时也是重度军宅的秋山优花里更是一脸幸福地说,“这可是稀有战车呢!”(原文:「これ…レアな戦車ですよね!」

关于它的由来,在讲述第二场比赛的OVA——《这次是真正的安齐奥之战》中披露了出来。汽车部在大洗学院舰的深处找到了这辆已经损毁的战车,当时,汽车部再一次被不近人情的小桃桃要求通宵修复它并参加比赛。对此,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选择了拒绝。除此之外,她还提出了一个条件,修好后,让她和她的同伴来驾驶。

这样的提议看起来似乎是中岛队长为汽车部争取到的战利品,但事实上,这个高大威猛的“战利品”离开了汽车部交给任何小队都会成为烫手的山芋或者不知如何是好的鸡肋——因为虽然它在一登场就换来了如此巨大的欢呼声,但是汽车部驾驶的那辆当年只有试验车的虎P仍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果然,在行进没多久后,这只巨虎就跌入了泥潭中,并引擎起火,当着大家的面抛锚。当它抛锚后,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这才第一次从驾驶室里探出身来,并让同伴准备好灭火器。整个过程中,大家都毫不慌乱,给人感觉她们似乎在很早以前就加入了战车部。此刻已经在无数次比赛过后像其他创立战车部的小队一样临危不乱。

没错,临危不乱对于中岛悟子和她的同伴而言可谓最好的注释。虽然直到第10话汽车部的成员才加入了战车部,但是自第2话起默默地在幕后为整个大洗战车部修理战车,使之焕然一新,并帮助包括𩽾𩾌队在内的战车小队进行战车强化(比如帮助𩽾𩾌队的四号坦克换装75毫米KwK 40 L/43坦克炮。)已经从侧面证明了她们的实力。而这种实力,在面对一个如优花里所言的,“运用它的难点就是动不动就抛锚。”(原文:「壊れやすいのが難点ですけどね。」)的钢铁巨兽之时。中岛悟子和她的队友也像驯兽师一般,把这只巨兽调教得对队友如同小猫一样温顺,对敌军如同猛虎一样强劲的战力。在决赛中,一阵激烈的电流声过后,汽车部的虎P引擎再一次冒烟。面对这一情况,队友星野有些神情紧张地说,“猎豹开始哭闹了。”(原文:「レオポンがぐずり出したぞ。」)而作为回应,中岛队长只是很淡定地说,“我去哄它一下下……”(原文:「ちょっとなだめてくる…」)然后就走出驾驶室。令包括久经沙场的军神都感到大为震惊的是——中岛队长戴上手套,一边像哄孩子一样温和地对虎P说,“不哭不哭~不要紧的~”(原文:「はいはい、大丈夫でちゅよ~」)一边处理其机械故障。

宝宝乖……妈妈帮你揉揉。

 

而一般人都知道,在通电状态下进行电气设备的维修是十分危险的行为,稍不注意就可能触电身亡。而面对噼里啪啦的电流声以及发烫的,很有可能起火的引擎的中岛队长却是安之若素,非常镇定地为自己的座驾进行检修。这个让人拍案叫绝的场面,将这个小个子队长的驯兽师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出来。作为汽车部的队员,身高只有1米46的中岛队长甚至比她们队伍里唯一一个学妹——二年级的土屋还要矮4公分。但是这样的外貌无法掩盖她作为队长的,出彩的表现。与之相反,这个小个子队长有其他很多队伍的队长身上都难以寻觅的冷静与沉着。虽然在平时,这个队长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路面湿滑的雨天飙车——俨然就是一个性格奔放的赛车手。但是与传统的运动少女不同的是,她不是那种激情有余,理性不足的冒失鬼。她超乎常人的机械知识以及临危不乱的表现证实了她不为人知的知性的存在。而赛车运动所追求的速度又在她一边行车,一边修车的,争分夺秒的举动中得到别样的体现。与传统驯兽师那种高大威猛不同,却与他们处变不惊相似——中岛队长用自己独特的“驯兽经历”,把自己精湛的技艺展现在了观众们面前。

把母爱给战车

前面提到,在大洗对阵黑森峰的决赛中,豹狮队的虎P曾出现故障,而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亲自前去修理它。在修理的过程中,她曾经像哄孩子一样告诉虎P说,“不哭不哭,不要紧的~”(原文:「はいはい、大丈夫でちゅよ~」

中岛队长虽然身临险境,但是仍然安之若素,并用像母亲对待哭闹的孩子一样的态度对待故障的战车。这样充满温情的画面让中岛队长除了显得技艺拔群之外,同样显得像母亲一样柔顺。于是有二次创作者也把中岛队长描述为一位慈祥的母亲。[3]不过枣糕物非常多,所以这里不多放。

比如有一位作者就把中岛与拟人化的豹狮队吉祥物描绘成母子关系。

中岛妈妈

 
pid:35890204


正如中岛队长在决赛胜利过后和队友许诺要连夜修复大洗的所有战车一样,她用那对待战车犹如母亲对待孩子一样的温情,在比赛过后和队友们一道照料每一辆受伤的战车,并治愈它们的创伤。让它们重新站起来,再一次奔赴更加险恶的战场。

把微笑留在失落的身后

虽然中岛队长是一位可靠的前辈,但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剧场版中的友谊赛中,她的战车被久经沙场的农娜政委从正面悄无声息地击破。当时,她的表现仍然和之前的比赛一样,安之若素。毕竟当初面对生死攸关的比赛时,她也能表现得处变不惊。在这样的友谊第一的友谊赛面前当然就更不会患得患失了。不过,当大洗在夺魁之后却遭遇突如其来的噩耗之时。这位队长不再平静,她悲伤而又无力地回应道,“汽车部要解散了吗?”(原文:「自動車部解散か?」)这是她在整个《少女与战车》中唯一的一次表现失落的时候。作为一个热爱汽车运动的少女,最害怕的,不是输在跑道上,而是失去自己的跑道。这样的打击对她而言,确实是非常沉重的。

我们的汽车部还会有吗?

 

不过,与自己的同伴一样,这个队长在这样的打击面前,最终还是选择了不思过去,不想将来。四人在坐上了自己的座驾之后,由土屋驾车,在已经不再喧嚣的学院舰公路上最后一次兜风。中岛队长与两个同级的同伴一同鼓励喜欢飙车的学妹土屋油门到底,为这最后一次兜风留下一段充满微笑的回忆。而在这个过程中,四人的表情都显得那么快乐。就如当晚的满月一般,在没有车流的道路上,四人有说有笑,为最后一次兜风画下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让我们最后一次快乐地兜风吧?
 
在兜风时有说有笑的四人

 
最后一个漂移

为同伴守住梦想

虽然汽车部以作战小队加入大洗的战车部之时,她们面对的,已经是大洗的最后一场比赛。但是她们的表现却犹如经验老道的老兵一般让人刮目相看,在这其中,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发挥了她显著的作用。

在大洗的几个小队中,每个队伍的队长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她们或阳刚帅气;或热血元气;抑或天真可爱……但是很少有像中岛队长这样面对任何事情都能镇定自若,又不失心平气和的大姐姐。没错,作为战车部里一众后辈的学姐,与其他学院那些同样类型的角色不同的是,中岛队长对待队友的表现得平易近人,对待对手则显得风趣幽默。她的这些表现使她成为一个和蔼可亲、但坚强的守护队友们的角色:

首先是在对阵黑森峰的豹狮队首战,当大洗队往城镇区撤退时,虎P始终在队尾用炮口向后为全队提供掩护,并利用黑科技强化的引擎速度上演了一出出彩的过河拆桥行动,同时收获军神的一脸懵逼并让黑森峰副队长气得跳脚

再来到比赛后期时,中岛队长带领豹狮队为军神的旗车挡住了黑森峰如狼似虎的援军的去路,并自信满满地告诉对方,“绝不会让你们从这里通过!”(原文:「ここ から先は行かせないよ~」)然后立即开炮挑衅对方。

禁止通行!

 

面对镇定的中岛队长,黑森峰那个比赛中死于话多副队长脾气急躁地嘲讽嘴炮豹狮队的虎P说,“你们在干嘛?!那可是被淘汰的失败之作啊!”(原文「何やってるの?失敗兵器相手に!」)她同时告诉自己的队长耐心等待,她会很快赶到。

你们在干嘛?!这只是个被淘汰的失败之作啊!就像我一样。

 

不过,她错了,或许虎P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如她一样失败的武器。但是,武器的控制者才是它的灵魂,好的武器的确可以让一方占据一定的优势,但并不会让他打遍天下无敌手。而再不济的武器,只要能发挥自己的最大潜质,她同样是不可小觑的战力。这正是她这个唯武器论者根本没有看到的地方。果然,在面对黑森峰一众如狼似虎的战车时。正确停靠为堵门放弃正面装甲的45°角停车的虎P宛如铜墙铁壁一般,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泰然自若地面对黑森峰一众战车的疯狂集火,为军神的旗车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虽然动画对她们的这项壮举的描绘只有不超过一分钟的镜头,但在这个过程中,中岛队长与队友所表现出来的镇定依然让人印象深刻。尽管在面对对手的强大火力时,中岛队长也和自己的队友星野一起用俏皮但又十分无奈的表情看着对方,并说出,“嗯,火力确实挺猛耶。”(原文:「うぅ~!なかなか!」 )这番看似俏皮,实则有些无奈的台词。不过她还是和队友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就在豹狮队的虎P打出最后一炮之后,它终于无法坚持,光荣地倒在了群敌面前。

豹狮队的最后一战
 
中岛队长对对方集火的感叹……

 
豹狮队的最后一炮。

 
在敌方集火之后破碎不堪的豹狮队虎P。

虽然如此,但是在激烈的炮击之后,中岛队长与自己的队友却仍旧选择一笑置之。当黑森峰那个比赛中死于话多副队长气急败坏地要求豹狮队赶紧清理自己的战车残骸时。中岛队长再次与自己的队友星野一起调侃说,“慢慢来也没关系嘛。”(原文:「ゆっくりでいいよ。」最后黑森峰的战车不得不跨过着虎P的尸体前去援助她们的队长确实得慢点来,前面还有个鼠爷(188吨)和卡在巷子里的象式(68吨)以及翻了个底朝天的猎虎(82吨)等着拖走而在那之后,中岛队长又适时给沙织发出了最后一条广播,要𩽾𩾌队的队员们小心行事。

慢慢来~
 
中岛队长与同伴面对对方命令的调侃。

 
黑森峰援军强行跨越豹狮队的虎P残骸继续前进。

中岛队长与自己的同伴们通过她们的精彩表现在决赛中为大洗的胜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就如她与同伴一直迟迟不肯登场,只在后台用心料理好一切一样。这份贯穿始终的幕后英雄情怀在中岛队长与她的同伴身上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当比赛结束后,相较于其他小队的激情欢呼或者喜极而泣,这个和善的队长只是平静地告诉自己的队友说,“今晚大家要通宵把战车修到能够开动为止哦!”(「 今夜は徹夜して戦車自走できるくらいには直すよ!」)而她的队友同样只是平静地回应她能做到。看到她们这样的表现,给人感觉她们似乎从未真正参与过比赛一样,而只是大洗学院那些永远坚守在幕后的,技艺精湛的工程师。尽管她们每一个人在比赛中的表现放在整个大洗的队伍中可谓大放异彩。这支几乎全是学长的队伍在中岛队长这个皮肤白皙,个子娇小,宛如学妹一般的学姐的带领下,也变得如谦卑的学妹一样——不摆任何架子,一道努力去守护同伴们的梦想。就像此前她们在TV版第8话中初次在动画中登场时所表现的那样——不论是多么辛苦的工作,她们都任劳任怨,认真地将它们全部做好。

让我们把战车修好。

 

这样的精神,在剧场版中,依然得到了保留。首先,在一开始的友谊赛中,面对想要与前辈们盲目冲锋的新队友福田,中岛队长与园绿子一起进行劝阻。虽然画面中观众只能看到她的眼睛,但从她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无论何时都显得非常淡定,同时又饱含诚意的眼神后来又在临时校舍那段岁月里成为她奉劝同队的队友土屋小心驾驶的表情。哪怕中岛队长脑袋差点挂树上都不变。这也说明中岛队长与真穗老板一样,都会以眼杀人。(弥天大雾)

看着我的眼睛。不要乐极生悲。
 
中岛队长劝阻福田不要冲动……

 
中岛队长与队友们做夜间练习时帮队友们看路……

而当到了对阵大学选拔队的比赛中,中岛队长再一次把她那份对队友所表现出来的,大姐姐一样的温情给了新队友喀秋莎,这个一直被另一个大姐姐(同时也是在友谊赛中击破豹狮队虎P的老兵)照顾的“小暴君”在“姐姐们”为了保护她,为废校男找来给大学选拔队的卡尔臼炮“请”出局之后。一直非常伤心难过,而第一个主动与她对话的大洗学院的队员,正是中岛队长。面对这个娇嗔的小暴君,中岛队长及其同伴与食蚁兽队的同仁一直非常耐心地安慰她,在她们的劝慰中,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小暴君”也被深深地触动。最后真正完全融入到了这些新的同伴中间。当她与中岛队长使用暗号将敌方的战车击破时,她的成长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喀秋莎的新朋友
 
中岛队长与大洗的同仁们一道安慰喀秋莎
喀秋莎与新朋友组队后,击毁的战车

 

而这些,正是中岛队长与她的队友们,为同伴还有她们自己的梦想所做的一切,也许她们并不是奋战到最后一刻的战神。但在她们的战斗结束之前,她们都会不遗余力,矢志不移地走在让梦想照亮现实的道路上。从一开始一道为大洗的战车疗伤,到最后与大洗的(广义上的)队友们并肩作战。不管任何困难,都从容不迫。这些都是汽车部,以及其他与汽车部相似的小队让人可以眼前一亮的地方——不管实力如何,在自己的赛场,就是要拼尽全力——能挡得住对手,就要全力阻挡对手到最后一刻;能打得倒对手,就要奇袭消灭对手;能追得上对手,就算烈火焚身也要拼力奔跑……这样的精神,正是整个大洗学院一以贯之的,不到比赛结束就不放弃任何希望的精神。而当这样的精神由中岛队长及其精明强干的队友们主宰之时,梦想,便更有希望,闪闪发光。

虎P七十二变

在大洗夺冠以后的庆功宴上,作为大洗女子学园战车部副队长的小桃桃宣读了一场名为“隐秘才能大赛”的开幕致辞。而在开始之前,作为大洗的一面旗帜又一次自立Flag强行要包括豹狮队在内的个小队不能表现它们已知的才能——豹狮队不得表演与汽车有关的节目;鸭子队不得表演与排球有关的节目;食蚁兽队不得表演与网游有关的节目;而河马队不得表演和历史有关的节目。当然还包括𩽾𩾌队不得表演与𩽾𩾌鱼舞曲有关的节目。

当然,这样的难题根本难不倒一直不露面却可以把大洗的战车料理得井井有条的中岛队长和她的同伴们。于是中岛队长和同伴们一同表演了一出大型的舞台魔术。当她们把89式中型坦克(下文简称89)变成她们的座驾虎P时,全场欢呼声雷动。并压倒了在一旁抗议的鸭子队队员。

你们对那辆89干啥了?放开那89!

 

面对大家的欢呼和鸭子队队员的不满,中岛队长最终选择了后者。她让同伴们把89变了回来。尽管89的展板一直在虎P的后面,虎P的展板并没有用高大威猛的身躯将其完全覆盖。并由此换来了刚才欢呼的观众们的一片唉声叹气以及鸭子队的继续抗议。

虽然豹狮队的魔术表演并非尽如人意,不仅展板不够大,没能遮住被变没有的89,并且最后在唉声叹气与争吵中收尾。但是豹狮队的台风以及手法仍旧让人印象深刻。而将大家的表演串联起来的正是豹狮队的队长中岛和她的队友铃木。两个少女一个长袖红裙,一个西装革履。一个身材娇小妙曼,一个身材高大帅气,宛如恋人一般。(弥天大雾)与衣着相对偏无彩色系的队友相比更加醒目。而她俩也成了这场表演中豹狮队的表演解说员,与观众们互动。

而与她们类似,剩下几个被小桃桃自立Flag禁止表演相关节目的小队(𩽾𩾌队除外)都招来了各种各样的抗议差评

几个被小桃桃设限的队伍获得的反响差评
队伍编号 队伍 表演内容 反响差评
2 豹狮队(汽车部) 舞台魔术 在把89变成虎P后招徕鸭子队高声抗议,但把虎P变回89后又让其他观众唉声叹气。
3 食蚁兽队(网游组) 益寿延年歌曲合唱 虽然三人很敬业,一上台就收不了场地唱歌,但从三人开始唱歌后没多久观众们就失去了耐心。最后不得不强行放下幕布。
5 鸭子队(排球组) 真人模仿秀 模仿了大洗战车部的各位队员,甚至因为模仿小桃桃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但却把被模仿的小桃桃气疯。
6 河马队(历女组) 舞台剧《小妇人》 四人在上演贝丝病倒后的一幕就忘了小桃桃此前强加给她们的要求。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历史。最后让再次被气疯的小桃桃强行冲上舞台拉幕。

虽然如此,但是相较而言,豹狮队的精彩表现还是让人记忆犹新。这个属于战车的神奇魔术让人对其变幻莫测以及穿帮的地方难以忘记。就如汽车部的虎P一样,不仅是火力威猛,更是稳重可靠的代名词。而稳重可靠的中岛队长以及她的同伴们,给予了它精彩的七十二变。

与此同时,这次宴会也提醒老是喜欢自立Flag最后真被活活气死的小桃桃——生命诚可贵,冠军价更高;若把旗杆竖,纯粹一草包!(弥天大雾确认无雾

生于赛场,因你而来

可能细心的观众早已注意到了,中岛队长与她的两个同伴——铃木土屋,也像军神一样,从茨城县以外的地方来到了大洗女子学园所在的大洗町。虽然大家都不是同乡,但却有着共同的爱好,以及相互照应的合作精神。正是因此,她们四人总是同乘一辆跑车,形影不离。

而说到作为队长的中岛悟子的故乡,其实和她的三个队友的故乡一样,都是剧组精挑细选的结果。中岛队长的故乡在日本东海地区的三重县铃鹿市,那里有一条著名的F1赛道——铃鹿赛道。这是日本第一条完全自行铺就的,可容纳两万观众的赛道。于1962年开放,最开始用于举办机车比赛。1987年后开始取代富士国际赛车场,主办在日本站举办的F1大赛。赛道全长5807米(四轮赛车赛,机车赛5821米),共18个弯道。而整体造型上,更是全世界赛道里罕有的八字形结构。赛道使用摩擦系数较高的沥青铺就。由于独特的八字形结构以及密集的弯道,使之成为一条极端难行的赛道。其中连续急转的S形弯道(日语:S字コーナー,英语:S Curves)更是对驾驶员的巨大考验。所谓“能掌控S形弯道,便能掌控铃鹿赛道。”(日语原文:「S字を制する者が鈴鹿を制す。」)便是对其最精妙的评价。[4]

铃鹿赛道地图,绘制于2005年。(SVG矢量图,可以在不损害画质的前提下放大观看。)

 

与此同时,这条赛道还经常受到其西侧的铃鹿山脉飘过来的云的影响。时不时就会下起阵雨,干扰选手们比赛。而三重县靠海的地理位置同样使得台风经常光顾这里,狂风暴雨会使原本如日中天的赛事被迫暂停。自1972年到2014年,至少有8次因为台风或者暴雨等恶劣天气的原因导致比赛无法正常进行。[4]

虽然故乡的赛道是一条险要,多雨的赛道。但是喜爱赛车的中岛队长,最擅长的,却是雨天飙车。与队友们一样,虽然来自各地,但因为对跑车的共同爱好,她们有幸走到了一起,成为密不可分的好朋友。

 
汽车部全员合影。图片来源:pixiv,ID:56227220

胜利,在雨中

正如中岛队长故乡的那条多雨的赛道一样,中岛队长似乎也是个“在暴风雨中所诞生的”飙车手。虽然与自己的两个同级同伴一样,汽车部的三个三年级学姐把驾驶员的机会留给了她们队伍里唯一的学妹。但从她们的言谈中,似乎已经可以看出她们所共有的,对飙车的热情。而就在她们的言谈中,“雨之中岛”一词呼之欲出。

在TV版第10话中,土屋一听到军神让她和队友驾驶虎P后,就情不自禁地高呼要玩漂移时。相较于不相信虎P有这个能力,劝她冷静的学长铃木,中岛队长用她最喜欢同时也最擅长的物理知识[1]分析说,“在摩擦系数较低的路面利用力矩原理的话并非完全做不到……如果下雨的话就更好了呢。”(原文:μミューが低い場所でモーメントを利用 すれば出来なくも無いけど…雨が降ればなお良いね。」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分析,在中岛队长的官方介绍中,剧组为中岛队长添加了一个“喜欢在雨天出行”的特殊爱好。而这一爱好同样是精心设计的结果。它源自中岛队长的原型——日本F1赛车手中岛悟(日语:中嶋悟)。[1]

作为赛车手的中岛悟在日本的各类赛车锦标赛中,最拿手的,还是雨天竞技。也就因此有了“雨之中岛”这一大名。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比如在中岛先生效力的莲花车队(1987年~1989年)最后的比赛——1989年的最后一战——89澳洲F1大奖赛(举办地位于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赛道)在预选赛中失败,落得第23位。在比赛中不期而遇的大雨面前,与预选赛中的冠军埃尔顿·塞纳(Ayrton Senna da Silva, 1960~1994),以及1987年的世界冠军尼尔森·皮奎特(Nelson Piquet Souto Maior)等选手争夺冠军。在此期间,包括塞纳以及皮奎特在内的多位选手都发生了各种事故。比如皮奎特的赛车在比赛中就曾与皮耶卡罗·金扎尼(Piercarlo Ghinzani)的赛车发生碰撞事故,最后双双出局。而作为莲花车队硕果仅存的中岛悟先生,则不仅坚持到了最后,还在决胜阶段曾一度追上里卡多·帕特雷斯,成为第三名。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进入前三甲,但仍然取得了第四名的成绩。[5]

后来,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记者问他,“为何人们说你擅长雨中竞技?”(原文:「なぜ雨のレースが得意なんですか?」)他回答说,“虽然雨天车子容易打滑,但与之对应的,操纵杆也不那么紧绷。使得操纵变得简单。所以无需腕力,对我而言雨中竞技就是机会。”(原文:「雨だと車が滑るけど、その分ハンドルが軽くなって操縦しやすくなるから、腕力が無い自分にとって雨のレースはチャンスだった」)[2]

由此,“雨之中岛”的称呼便不胫而走,正是那次多雨的比赛,让人们第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一位来自日本的,新生的F1选手。与之对应,正是因为对机械的专精,大洗的“中岛队长”也在更甚狂风暴雨的赛场上脱颖而出。

雨天,也许是阴沉的,让人烦闷的日子。但对认识他,然后去爱他的人来说,胜利,就在眼前那片朦胧的水幕之中。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