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玲·海瓦斯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Renne.png
基本资料
本名 玲·海瓦斯(レン・ヘイワ―ズ,Renne Hayworth)
别号 歼灭天使
年龄 11岁(《空之轨迹SC》)→12岁(《空之轨迹:the 3rd》)→14(《零之轨迹》)
声优 西原久美子
悠木碧(闪之轨迹IV)
萌点 萝莉粉发哥特萝莉装腹黑镰刀玛丽珍鞋长靴典型的粉切黑俸俸伲购美病零号病人、#MeToo
出身地区 克洛斯贝尔自治州
活动范围 利贝尔王国,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埃雷波尼亚帝国等
所属团体 噬身之蛇
亲属或相关人
父亲:哈罗德·海瓦斯;母亲:索菲亚·海瓦斯;弟弟:柯林·海瓦斯;义姐:艾丝蒂尔·布莱特;义兄:约修亚·布莱特;义父:卡西乌斯·布莱特;好友:提妲·拉赛尔

玲·海瓦斯(日语:レン・ヘイワ―ズ;英语:Renne Hayworth)是Falcom旗下游戏《英雄传说 轨迹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登场作品

基本资料

  • 姓名:玲·海瓦斯(Renne Hayworth)/玲·布莱特(Renne Blight)--闪之轨迹Ⅳ中确认改姓布莱特
  • 性格:成熟而坚强,喜欢恶作剧,但是内心却因为童年的事无比脆弱,怕受伤害
  • 职业:执行者NO.XV 歼灭天使
  • 相关人物:
 
闪之轨迹IV》的玲

人物简介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她在童年时就被父母暂留在友人家,后来父母的友人家遭遇变故被烧毁,友人也因此丧命,玲被绑到一个叫“乐园”的地方当了雏妓。乐园不止是妓院还暗中开发药物(《零之轨迹》中证实开发的药名为“真知”),她除了卖淫还定期服药以测试功效。因为忍受不了极端的痛苦,而产生了人格分裂(分裂出的人格以同在“乐园”里面的其他儿童为原型),后来其分裂人格也忍受不了主人格进而消失。因为分裂人格最后和主人格融合外加药物作用,使到玲产生了强大的精神力和超高的智商。在北京娱乐通代理的版本中,因为这段内容不符合当今社会的主流思想,所以被修改为乐园是一个杀手组织,玲在里面被杀手组织的人进行非人的虐待。而PSP版(以及后来的PSV版)中,因为刚好卡在了分级点上,这段内容被删除,但在其PSP汉化破解版中,这段内容被以全程黑屏无插图+台词的形式有限地保留。虽然因为,很多人都不理解真相,但是可以从SC中的只言片语中推测出这段被修改的部分。在结社的一次行动中,被约修亚莱维救出,带回结社。在与帕蒂尔·玛蒂尔成功对接后,玲开始了执行者的生涯。

在其成为正式执行者之前,提议带她回结社的约修亚曾夸奖她很坚强,从3rd的星之门15可以看出,这句话她一直铭记不忘(也是她对结社有好感的原因之一),在成为正式执行者的那一天,更是由此希望约修亚分享她的喜悦。而此时的约修亚还在执行任务,未能回到结社。也许她不知道对方参与了刺杀剑圣未遂的任务,目前正在剑圣家里养伤。

为了完成白面给的任务,玲用各种手法欺骗了艾斯蒂尔等人。虽然如此,玲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和艾丝蒂尔、提妲等人结成好朋友。

在SC结尾处,艾丝蒂尔不计前嫌地拥抱了玲。可以说,认识艾丝蒂尔,是玲的性格,从乖戾到温柔的一个转折点。

到了3RD,玲也出现在影之王国中和大家一起寻求真相,并见到了已经去世的莱维。在3RD最后,艾丝蒂尔提出要收养她的时候,她还是拒绝了。

在空轨3rd中玲披露自己已经拥有三个博士学位,分别是数学、化学和情报理论,而且还会通过代理人(因为害怕引起轰动)定期发表论文。

玲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倔强,认真,渴望温暖又害怕受伤。虽然3RD的最后玲下落不明,但是从小艾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喜极而泣的表现来看,她那是应该已经完全的抛开了过去,快乐地生活着吧。

《零之轨迹》中玲来到了克洛斯贝尔,并用“小猫”这个名字在导力网络上成为一名技术高超的黑客,空轨主角两只也追了过来坚持要“抓住”她。后托特别任务支援科的各位洗白了玲的父母“抛弃”玲的嫌疑,玲踏往归途道路上的“石块”就这样被搬去了一些。事后玲便时时观察帮助《零轨》主角一行,“黑之竞拍会”的邀请函就是玲提供给罗伊德他们的,最终boss战也向主角提供关键性的帮助。

在零轨结局中,玲终于能够放开一切,接受了艾丝蒂尔和约修亚这两个家人,与他们一起回到利贝尔王国去了。真是可喜可贺。


在碧之轨迹中,玲、艾丝蒂尔和约修亚,帮助罗伊德一行人拯救克洛斯贝尔时候,玲的机体帕蒂尔·玛蒂尔与三神机之一对战中为了救玲,与对方机体同归于尽。

与闪之轨迹IV中携手艾约再度登场,协助帝国主角化解世界危机。

调皮的小猫

 
与“大姐姐”捉迷藏(SC Evo版CG)

在披露自己的真身之前,假扮普通女孩子的玲给人的印象是个外表可爱,个性顽皮的孩子。当艾斯蒂尔及其战友接到寻找“艾尔贝离宫的走失小孩”的委托时,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个走失的小孩就是玲,而且根本谈不上走失,因为她的本意就是想和艾斯蒂尔她们玩捉迷藏。而当艾斯蒂尔找到她时,她还顽皮地学小猫咪咪的叫声,娇滴滴地说自己输了。而当离宫的管家问她为何想要捉迷藏时,她回答说,“因为人家听说大姐姐会过来,想和她一起玩,所以就好好藏起来了。”(原文: 「だって、お姉さんが来てくれるって聞いたから…一緒に遊ぼうと思って、がんばって隠れていたのよ。」)而小艾问她为何觉得自己会来时,她只说小艾是随叫随到的游击士(她在之前第一章在艾尔·雷登关卡时已经知道艾斯蒂尔是游击士。)。小艾又问她怎么知道来的游击士一定会是她时,她只说自己相信大姐姐一定会来。而当一旁小艾的前辈问她父母的去向时看人下菜地捉弄对方(如果对方是雪拉,就把话题岔开到对方的衣着,肤色尼哥警告!),甚至出身地区上故意无视对方的问题;而如果对方是阿加特,就说对方不懂怎么优雅地与淑女对话故意激怒对方。)。

而当艾斯蒂尔及其战友带她找寻父母的过程中,玲会在他们遇到熟人时发表各种无所忌讳的发言,比如遇到杜兰肚腩公爵时就嘲笑其滑稽的发型和体型,当遇到其管家菲利普时就说对方很强,因为他会眯着眼睛走路不跌倒(所谓的眯眯眼都是怪物吗?)。后来,在调查王国军收到的恐吓信的过程中,她又再次和众人玩起了躲猫猫,这一次,她选择在所有到过的地方留下谜语,等着对方来解谜并最终将其找到。

玲的这些夹杂着顽皮的纯真表现并非全部都是伪装,据和她年纪相仿的玩伴的提妲回忆,玲和她一样都是真心喜欢小姑娘的东西(比如兔子玩偶),而在自己平地跌倒时,玲更是主动伸出手拉她起来。这也让提妲和艾斯蒂尔一样坚信玲不是坏孩子。由此提妲准备冒死搞出高达和对方PK来体悟对方的心境。(大雾)正是如此,在与之有过这短暂而又愉快的时光以后,艾斯蒂尔与玲建立起了亲昵的关系,更让她在知道对方身世后希望带她回家,好好守护她。

“完美”的茶会

虽然玲和艾斯蒂尔他们有过一段短暂的愉快经历,但是玲并未因此忘记她的任务。而在这个过程中,玲缜密的思维让人瞠目结舌。

  • 首先,她利用以假乱真的语气给王国众多地方(包括雷斯顿要塞司令部,飞行船公社,王都大教堂,罗恩鲍姆饭店,利贝尔通讯社,帝国与共和国驻利贝尔大使馆,格兰塞尔城堡和艾贝尔行宫等9处地方)发去奉劝他们放弃和约的恐吓信,虽然未署名,但却难以让对方在拜读过后认为这是恶作剧。
  • 而后,她在小丑的协助下,把自己的计划用夹在导力兵器设计图留言条的方式留在了特务兵人偶在拉努文废坑的营地。而当时参与调查此事的亚妮拉丝及其前辈本来对那本设计图已经一头雾水,面对这样莫名其妙的字条更是不知所谓。
  • 接着,她利用自己人畜无害的外表成功骗取了所有游击士协会成员的信任(包括阿加特雪拉扎德等老牌游击士全被其或毒晕或蒙骗)。并大模大样地给艾斯蒂尔以及凯文神父发内容截然不同的,约修亚写给他们的假邮件,凯文收到的邮件中,约修亚是一个40岁的大叔。而在当时,凯文神父根本就不认识约修亚,却也相信了她编造的谎言,乖乖到指定地点赴约受死
  • 其次,她成功诱骗比之年长得多的前王国情报部成员,军校优秀毕业生,理查德的副官的凯诺娜对其言听计从,当艾斯蒂尔及其战友将她和她的手下击败后,问及玲的去处时。凯诺娜先是不知所措,待艾斯蒂尔说出事情来龙去脉后以一阵狂笑自嘲,说自己“竟然会被(玲)那个小丫头给利用了……”(原文:「……あんな小娘ごときにまんまと利用されたなんて……!」没必要沮丧,其实所有人都被玲给利用了。而当玲现身时,艾斯蒂尔起初还因为其被“困在”房顶打算去救她,但当玲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有整个行动计划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包括与之合作的凯诺娜都收到过她寄的信(虽然没有提及内容,但估计应该是与艾斯蒂尔收到的信类似的诈骗信。),虽然在玲的话语体系中,这不过是茶会的邀请函。
  • 最后,当艾斯蒂尔问及她的父母时,才发现之前与之一道游玩的她的父母也是人偶。

玲的这些表现使之完成了结社给她的任务,因为其策划的茶会可谓滴水不漏,让众多经验丰富的人都落入其圈套。虽然她的行为曾一度让艾斯蒂尔深感震惊,不过艾斯蒂尔似乎很快就看穿了她的心思,认为她的所有惊人之举只不过是像小朋友过家家那样为了好玩而已。虽然这些计划看似“完美”得令人发指,但在玲眼中不过是一场开心的茶会,只要有趣,其他都无所谓。

乐园的少女

善も悪も、生も死も超えたところを淡々と歩いてきた。
幸も不幸も無い。喜び悲しみも無い。
白と黒が私を切り裂いて、天と地が私を嬲って、私は淫らになってしまった。[注 1]
どこから始まってどこで終わるのか。
私はどこにも属さない。私はあゆんではいないのだ。
ただ、世界が回っていた。

超越善恶生死之处,我曾淡然走过。
无所谓幸与不幸,亦无所谓喜悦悲伤。
黑白撕裂了我,天地狎玩了我,我变得污秽不堪。[注 1]
从何处开始,到何处终结?
我无处容身,也未尝前行。
然而,世界依旧不停旋转。
——玲·《空之轨迹3rd》星之门15:《乐园的少女》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在玲的幼年(大约4岁时),她因家庭负债的原因被父母寄宿在友人家里。后来他的父母偿清债务后,打算去友人住处接她回家时,看到的只是一片废墟和难以辨认的尸首,本以为爱女如调查报告所说的,已经撒手人寰的他们不知道,玲被诱拐至一个叫做乐园的地方(一个由拜撒旦教嗑药族开办的,在研究致幻药物之时靠为怪蜀黍提供杀必死集资的地方。)。在那里,她与4个孩子,克罗斯(クロス,Cross),艾达(エッタ,Etta),雅洁(アジェ,Adje),卡特尔(カトル,Quatre)同住一间宿舍。四个孩子虽然性格迥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都是为了保护她而接受了污秽的娈童或雏妓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堪折磨的她的室友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去(按玲的说法是被“克罗斯藏起来了”,事实上他们的真身也真的死了)。只剩下克罗斯一人,到最后,不堪重负的克罗斯也没能幸免,只留下玲孤身一人。

当玲的这些室友全部离去后,作者以雇主老鸨访客怪蜀黍的言辞以及玲与之前截然相反的自述揭露了真相——这些与玲同住的孩子其实全都是玲自己,由想得到她数据的绅士钓鱼哥所言,这些人格都是她参照乐园的同伴构造的,因为当初乐园的访客在点名15号时,是克罗斯接下了玲口中的脏活。但是如今,雇主引以为傲的15号少女却是玲本人,而雇主还说玲平时都很乖,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由此可以看出,那些玲的室友全是其分裂出来的人格,当这些人格全部消失以后,玲的心里屏障亦宣告崩溃,无法再去面对自己正在遭遇的不幸。但不可描述的交易还得继续,于是,为了让玲镇定下来,他们给玲喂了一种夹杂在饮料里的药物将其制服。

这样悲惨的经历在持续了半年以后,(大约在七曜历1196年—1197年左右,对一个4岁的孩子做这些,这帮怪蜀黍过于绅士,)约修亚莱维造访了“乐园”,并清理了个中的闲杂人等。尔后,他们在乐园中发现了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的玲——一丝不挂,遍体鳞伤。而经约修亚观察,玲身上的十字形伤口(正好与玲的人格之一的克罗斯的名字Cross同义)都是她自己划的,为的似乎是能在这非人的环境里苟延残喘(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于是约修亚提议带她回结社,看她能如何在黑暗中继续前行。而当回到结社后,玲很快就成了正式的执行者。那时她的年纪与当初约修亚成为执行者时差不多。

结社是我家

レンは強い、ヨシュアある日そう言った。
玲很强,约修亚在某天曾这么说。
——玲:《空之轨迹3rd》星之门15·《乐园的少女》

玲在成为执行者后,一直没有忘记约修亚曾经对其说过的,你很强这句话。这句话在她脑海里不断重复,成为其最中意的一句话。当初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执行完刺杀剑圣这一作死任务的约修亚能够回来分享她成为执行者的喜悦。可是约修亚一直没能再回来。但玲相信这个提议带她回结社的,如兄长一般的男孩会回到结社,回到她身边。而后来两人再见面时约修亚已经是布莱特家的孩子了,并且还准备把玲还有剑帝拉过来同住。

在成为正式执行者时,玲造访了自己的故居,看到了将自己寄宿在友人家的,如今再度喜得贵子的父母。莱维当时问她要不要将两人做掉(虽然莱维认为那没啥意义),但玲很爽快地告诉莱维没那个必要,因为她才不在乎这两个冒牌父母。她在结社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有可以让世界围着她转的同伴。(但事实上,玲不想杀掉他们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埋藏在她心底的那份良知让她在看到自己新生的弟弟后希望后者可以在父母的关怀下健康成长,不要再像自己一样,拥有悲惨的童年以及即将手染鲜血的未来。)

正是如此,玲对结社有着异常深厚的感情,而在结社顺风顺水的经历亦真的让她相信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当初在SC与艾斯蒂尔碰面时,尽管是在执行结社的任务,但她甚至可以比与艾斯蒂尔共处良久的义妹的提妲毫不见外地对艾斯蒂尔直呼其名,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就和艾斯蒂尔建立比提妲更亲昵的关系让失宠的提妲哭晕在小艾的怀里,甚至在旅店娇嗔地要艾斯蒂尔说出心事时更是不依不饶,搞得艾斯蒂尔无可奈何。这些表现都可以看出不论是其在结社的经历还是小艾给她的宠溺都让她感觉世界就是围着她转悠的。由此她无法接受任何让她听来感到逆耳的话语。(当她在SC中搞出茶会后,还在期待莱维的赞赏。)并享受戏弄乃至折磨他人后他人痛苦的模样。在四轮之塔的对决中,玲向艾斯蒂尔和她的战友们回顾了自己悲惨的过去,以及在结社获得的,可以弥补其缺失的父母之爱的“温暖”。正如她对艾斯蒂尔要她退出结社的劝诫的回敬所言 ,“正是被结社收留后,玲才能遇到真正的爸爸妈妈!才能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原文:「結社に引き取られだから、レンは本物のパパとママに会えた!この世で一番幸せな女の子になれた!」)结社的确给了玲一种如家的感觉。

但正是如此,艾斯蒂尔才希望玲成为自己的家人,然后又一次喜当姐(大雾)→你是多喜欢当执行者她姐啊?小艾:只要长得可爱就算是执行者我也喜欢!!←这不是亚尼拉丝可爱即正义吗?并获得她本该得到的,真正的,家的温暖。而在经历过与艾斯蒂尔(及其战友)一再的交手,安慰话疗,逃避;交手,安慰话疗,逃避的循环之后,玲的心也逐渐开始动摇。在3rd影之国崩塌前的告别式中,她在得到艾斯蒂尔(及其战友)的开导话疗过后,做出了自己对艾约的傲娇评价,“艾斯蒂尔和约修亚,我最讨厌你们两个了!……但是……同样也最喜欢你们了……!”(原文:「エステルもヨシュアも2人とも大ッキライっ!……でも……同じくらい大好き…!」)然后便又独自逃跑了。这样的举动让为之倾注大量温暖的小艾本人也无不动容,在约修亚的怀里喜极而泣。因为她终于让一个把结社当自己家的,迷途的少女开始回心转意,愿意接纳自己作为其未来的,真正的家人。

心结与心解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行きましょう、《パテル=マテル》。目的地はクロスベル……
我们走吧,帕蒂尔·玛蒂尔,目的地:克洛斯贝尔……
——玲,《空之轨迹3rd》星之门15·《乐园的少女》
 
飞向克洛斯贝尔的玲。

在与艾约及其战友作战失败,并被小艾劝慰过后。玲表现得心烦意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时的她已经对结社无心留恋,不过还不愿意投入小艾的怀抱与之一起回家。于是她在左思右想后做出决定,回到克洛斯贝尔自治州——这个可以供她这只小猫躲藏的,结社尚未染指的地方(特务支援课语,虽然SSS话音刚落怪盗B就找上门来了);这个可以为她和她的“爸爸妈妈”提供修整的地方;这个她所经历的一切开始的地方。而在这里,观众们似乎可以见证深藏于玲内心深处的光与影。

玲在克洛斯贝尔首先遇到的,对其日后的人生轨迹产生重大影响的并非艾约,而是刚成立不久的特务支援课(SSS,下同)的全体成员。从第一次在人偶工房门口见面起,玲似乎就对这四个年龄,性格,经历迥异的主角产生了兴趣。在罗伊德与他的战友们一同在玛兹因山道与黑手党作战并最终因剧情需要被蔡特救场险胜时,除了平时一直默默关注SSS并总能适时抢怪的风之剑圣亚里欧斯在远处注视这一切,另外一个在一旁“看戏”的人就是玲。在当时的玲眼中,这群新丁虽然很好玩,但是确实不成熟。比起他们,她似乎更乐意和潜藏在克洛斯贝尔城地下区域的“小雀斑”,或者去米修拉姆游乐园玩。

让玲对SSS“刮目相看”的事件源自“小雀斑”找来SSS帮忙一起在导力网络上将化名Kitty(小猫或者猫咪)的她捉住以后。虽然她留给“小雀斑”的不过是一堆捉弄他的假信息,但是她似乎已经决定伺机靠近SSS,而这正是亚里欧斯在之前SSS与黑手党作战时所期待的,让玲面对现实的转机。无巧不巧的是,玲在刚成为执行者时只有一面之缘的,那时刚出生,如今已经5岁的弟弟柯林失踪了,而他(们)的父母亦和她一样非常焦急,虽然玲并没像柯林的父母那样喜怒行于色,但是似乎在整个过程中都表现得非常在乎:

  • 首先,她在小巷碰到罗伊德后,一开始还笑嘻嘻地和罗伊德寒暄,并问及罗伊德在干什么。但当罗伊德告诉她自己正在搜寻迷失的小孩,并把柯林的照片给玲看了之后,玲陷入了沉思。对此感到异样的罗伊德问她是否认识柯林时,已经被震得头像都没了的她只是强作镇定地告诉罗伊德自己不认识,见都没见过。但却提议要和罗伊德一起搜寻柯林,由于对其不放心,所以罗伊德同意了她的要求。
  • 而当罗伊德的战友给罗伊德打来电话时,玲全程都靠得很近以便偷听。而当罗伊德及其战友推断柯林可能藏到曾经停靠在港湾区的车里后,玲突然向罗伊德提议借其总部导力终端(类似现实中的计算机)一用便二话不说地跑到SSS总部去了。搞得罗伊德不知所措。
  • 当罗伊德及其战友回到SSS总部准备整理情报时,看到的却是玲在终端前运指如飞地搜罗在柯林失踪的时间段停靠在港湾区的车,完全不再顾及身旁对其身份满腹狐疑的罗伊德以及后来回到SSS与之汇合的罗伊德的战友们的反应。
  • 当她查出了柯林可能藏身的车辆并联系上对方后,玲执意要与SSS全体成员一起前往,已经知道其身份不简单的罗伊德知道无法阻止她的决意,于是只求她不要乱来便同意带她同行。
  • 在搜寻柯林的路上,玲虽然一直用一些阴冷的台词描述柯林可能遭遇的不测,但当听到柯林尚未遇难的消息后,便让大家继续赶路。其在整个过程中的推理判断让罗伊德的战友们叹为观止,缇欧更由此断定玲便是几天前与之交手的Kitty。
  • 当罗伊德及其战友们历经艰辛终于找到柯林后,玲似乎松了口气(这与其之前用阴冷的语气预言柯林可能遭遇不测的表现大相径庭),但当随后柯林遭遇魔兽围堵,罗伊德及其战友束手无策时,玲不由分说地掏出了自己的武器快刀斩乱麻地干掉了部分魔兽并将柯林迅速带离险境,然后请求罗伊德和他的战友们将剩下的魔兽铲除。
  • 当一切都结束后,玲更是亲自上前安慰柯林,并在后者突然放声大哭时自己也抑制不住情绪哽咽起来(似乎是和自己见到他刚出生时的期许太高结果发现他根本达不到形成的落差有关?)。而当一旁的早已看穿一切罗伊德顺势上前赞美玲为柯林所做的一切时,玲再也

不能自己,与柯林抱头痛哭。

这些表现,与玲之前的任何作为相比可谓绝无仅有。而从5年前(没错还是星之门15)玲第一次看到她的弟弟柯林在母亲的怀抱里安睡时的表现可以看出,柯林似乎就是玲的内心良善的反映,但也一直是横亘在她与父母之间的心结——在玲刚成为执行者时,她表现得非常喜悦,甚至希望提议带她回结社,夸奖她很强的约修亚回来与她同喜。但她在这“开心快乐”的日子里选择的去处竟然是自己的故居门口,而当听到那里传来孩子的哭声时,玲似乎也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夸对方很可爱,甚至祝福这个孩子——也就是她的弟弟能够成长为一个坚强的男子汉,不要再像自己一样,拥有无限黑暗的未来(这也是玲后来不愿意,也没办法再回到自己父母身边的原因之一)。但是对于自己的父母所表现出的,试图将自己作为其不快记忆忘记的做法,玲却又非常厌恶,认为自己是被抛弃的孤儿。而在她身旁冷冷地问她要不要将自己的父母做掉的莱维似乎完全不能理解玲的心境,只是用没有价值劝玲收手。也许他完全无法体会玲非常矛盾的内心。但在当时,玲便笑嘻嘻地回答莱维没必要,自己不会在乎这些冒牌父母,因为自己在结社有着真正爱她的父母,能让世界围着她转悠。

然而,与艾斯蒂尔一样,有着相似的老好人性格以及资产阶级弟,克州圣等美名(大雾)的罗伊德似乎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相似的事实——当初艾斯蒂尔第一次说出了让玲大为光火的话,“世界不是以玲为中心旋转的,不会为了玲做出什么改变。”(原文:「世界はレンを中心に回っているわけじゃないわ。レンのために都合よく変わってくれるものでもない。」)玲直到见到罗伊德时似乎都还耿耿于怀,当她向罗伊德炫耀自己的才能时,罗伊德为其多才多艺惊得目瞪口呆,并说她什么事都可以轻易遂愿时,玲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说,“不管什么愿望,玲都可以实现。不,正确说来,是明白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世界为玲实现愿望。”(原文:「どんな望みでもレンは叶えることができる。ううん、正確にはどうやったら世界にレンの望みを叶えさせればいいのかが分かる。」)虽然是如此自信,但当被罗伊德问及她的愿望是什么时,玲竟然无言以对。对此,罗伊德又说出了一段与艾斯蒂尔此前的话非常类似的话。

「どんな願いでも世界が叶えてくれるお姫様……でも、今の君は、どこに帰ればいいか判らなくて途方にくれた仔猫みたいに見える。いや……帰るべき場所は本当は分かって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なのに幾つもの大きな岩が帰り道を塞いでいて帰れない……そうなんじゃないのか……?」
你本是个心想事成的小公主……但是,此刻的你,看起来却更像是一只不知该何去何从,完全迷失了路途的小猫……不……说不定,你其实早就知道自己真正的归宿在哪里。然而,却有好几块巨石阻挡了你的归途,让你无法回去……难不成是这样吗?
——罗伊德

此番发言后,玲又是一通沉默。随后,罗伊德又表示愿意帮助玲清除归途的绊脚石,让她能最终回家。玲始终没有给罗伊德任何正面回答,并在其父母到来后藏了起来。但就在这个过程中,玲知道了父母当初“抛弃她”的苦衷,并了解到她的父母因为她的离去一直充满了负罪感,尤其是当弟弟一天天长大,越来越像她时这种负罪感也日益深重。正是如此,玲的心结也渐渐解开了一些,不过,她没有像SSS建议的那样追上远去的亲人,因为,她知道,拥有黑暗的过去的自己已经无法再融入那个家了,只能像6岁时第一次见到柯林那样,祈祷他与父母幸福快乐地生活。

在有了这样的经历过后,玲向罗伊德坦诚,自己归途的大石已经有几块被罗伊德和他的战友搬走了,而这正是她最终能够坦然接受艾约的原因之一。当罗伊德和他的战友在调查教团留在医科大学里的,用来示威的犯罪证据时,他们更进一步地知道了玲悲惨的过去(虽然只是冰山一角)。而玲亦借机与他们相遇,让他们转告艾约,说要他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抓住她。而在SSS与艾约一道踏入太阳堡垒,并在终局之战中陷入困境时,玲出手救了他们,让他们得以反败为胜。虽然玲矢口否认是为了艾约而来,但是早就看穿她的心思的帕蒂尔·玛蒂尔还是第一次抗命,将她送到了小艾的怀里,宛如姐妹的两人一起抱头痛哭,为彼此终于可以同在一个屋檐下而动容。此刻,玲的所有心结已然全部解开,当大家一同走出堡垒,遇到在外面迎接的战友,同伴,以及前来采访他们的记者时,本打算回避合影的艾约在玲落落大方地劝诱下,与新的战友一道合影留恋。

玲不幸的过去让她一直郁结于心,但是在那么多爱她的人的帮助下,她终于解开了这多年的心结,并最终与新的家人一道,幸福快乐地生活。

技能介绍

  • 武器:镰刀
  • 导力器属性:单一链双幻一空属性限定
  • S技:
    • 玲·歼灭
    • 帕蒂尔·玛蒂尔

注释

  1. 1.0 1.1 这句话仅存于PC版和广播剧中,PSP及EVO版因为分级缘故在大段删除剧情后亦将这句很露骨的话删除。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