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怪化猫 卖药郎2.jpg
基本资料
姓名 賣藥郎薬売り
别号 药郎、小金(变身型态)
年龄 不详
声优 樱井孝宏
萌点 尖耳朵商人双重身份本名不明头巾刀剑除妖师
多种瞳色 紫瞳(普通状态)
黑眼白红瞳(变身状态)
多种发色 灰褐色(普通状态)
银发(变身状态)
多种肤色 白色皮肤(普通状态)
褐色皮肤(变身状态)
亲属或相关人
加世

卖药郎(薬売り)是动画《怪AYAKASHI》及其衍生作品《怪化猫》的登场角色。在手机游戏《阴阳师》作为联动式神登场。

目录

简介

动画《怪AYAKASHI》及其衍生作品《怪化猫》的核心故事主角。

容貌俊美中散发著异于常人的气息,平时外貌是灰褐色的波浪中长发、紫色双瞳、尖长的双耳、偏白的肌肤、双眼和鼻梁绘有红色妆纹,习惯穿著青色底的花纹和式服装和黑色长裤,足部著绑腿和黑色袜套搭配木屐。背后的箱子装著各种药品和杂物。持有武器是把刻有怪物脸孔的「退魔之剑」。

心思理智慎密,本人称自己仅是个普通人类。他的过去经历、本名、年龄一概不明,平常以贩卖药物的商人身份自居四处旅行流浪,一旦遭遇物怪引起的事件,则会藉著调查案件当事者和物怪,探知关于妖怪的三种要素:分别是因为人的因果,所形成的缘份(えにし)即「形(かたち)」、事情的真相即「真(まこと)」、心中的隐情即「理(ことわり)」。每达成一个要素,「退魔之剑」的怪物脸孔会瞬间张开和闭上嘴部;满足三个要素后,才能拔出「退魔之剑」变身成另外的形态斩妖除魔。

卖药郎除了持有「退魔之剑」以外,还随身准备可侦测物怪动向的天秤和可变化体积成为防御盾的圆镜子。他同时也擅用符咒制造防御结界。本人称最恐惧的事物为「没有形、真、理存在的世界」。

卖药郎原本在动画《怪AYAKASHI》最后的篇章《化猫》篇作为短篇主角,之后在《怪化猫》成为贯穿整部作品的主角。

故事表现

怪AYAKASHI

在该作最后的篇章《化猫》,卖药郎遭遇在大喜之日准备嫁女儿、却发生新娘离奇暴毙事件的坂井家,遂趁机拜访展开调查实情。然而,随著妖猫型态的物怪现身袭击众人,仆人弥平惨死,坂井家陷入危机,加著前任坂井家主坂井伊行在托供真相的时候撒谎,一度导致「退魔之剑」无法解放,导致除了伊行、坂井家的女佣加世及侍卫小田岛以外所有的坂井家成员,皆惨死于化身妖猫型态的物怪手下。

深入调查的卖药郎透过坂井家的女佣加世帮助及侍卫小田岛的认真态度影响,还有本作化身物怪的当事者之一珠生的导引,终察觉坂井家幕后的秘密:数十年前,时任坂井家主伊行偶遇当时待在出嫁马车上的年轻新娘珠生,色欲熏心强掳后者,将她长期囚禁在自家地牢侵犯和虐待。饱受坂井家多数成员漠视凌虐的珠生,偶然发现钻进地牢的小灰猫并细心照顾它,但最终仍因为不堪坂井家的凌虐惨死,进而导致珠生和小灰猫的怨念结合成妖猫型态,最终对坂井家成员展开复仇

凑足「形、真、理」三个要素的卖药郎终能拔出「退魔之剑」,斩除珠生和小灰猫的怨念化身。事件落幕后,坂井家一夕间没落,伊行陷入绝望之中;加世和小田岛自立墓碑祭奠珠生和小灰猫,决定离开坂井家。正当卖药郎踏出坂井家的瞬间,其瞥见珠生和小灰猫的灵魂踏出坂井家,露出会心的微笑。

此次事件中,因为前任坂井家主伊行面临生死关头、仍坚持为自己的恶行辩解的行为,导致日后的卖药郎面对事件里的人性牵扯时更多几分漠然。另外,该篇里坂井家成员的容貌,也沿用在《怪化猫》系列的最后章篇「化猫篇」的登场角色。

怪化猫

座敷童子

卖药郎趁著夜投宿城镇旅馆期间,遇见一位因为怀上前任恋人的孩子、被前任恋人家族派遣杀手追杀的孕妇志乃。碍于客房已客满且禁不起对方再三请求,旅馆老板娘久代遂让志乃寄宿在楼顶的房间。当夜,志乃陆续在旅馆里经历耳闻婴孩嘻笑声与不明婴孩现身的异象,前任恋人家族派遣的杀手试图刺杀志乃未遂,反被不明力量卷上天花板离奇死亡。

卖药郎在调查及保护众人免于物怪袭击的过程中,获知该旅馆过去原本是座妓院,志乃寄宿的房间其实是曾为妓院老鸨的老板娘久代用于替青楼娼妓堕胎的房间,由于许多被直代和资深伙计德次处理掉的未出世胎儿怨念过深,以致于众多胎儿的灵魂和怨念转化成物怪「座敷童子」,而这些胎灵察觉身怀六甲的志乃对腹中胎儿无微不至的呵护,也萌生希望志乃担任母亲的想法。随著久代和德次被现身的「座敷童子」杀死,得悉这些实情的志乃怜悯「座敷童子」的遭遇志愿成为其母,不惜取下卖药郎贴在自己腹部的安胎符咒,却因此导致下体出血流产。

最后,志乃和现身的腹中胎儿的灵魂对话,「座敷童子」为两者的母子之情感动、自行消逝。

海坊主篇

卖药郎偕同前传《怪AYAKASHI》里离开坂井家求职的女佣加世、高僧源慧及其弟子菖源、修道者柳幻殃斋过去杀人无数,连师傅都不能幸免的武士佐佐木兵卫,搭乘三国屋多门拥有、由五郎丸驾驶的商船「空栗鼠丸」航海,却因为不明人士暗地在船上的罗盘动手脚,导致船只航行至妖魔传闻频繁的「龙之三角海域」。一行人在海上遭遇鬼船及怨灵出没的异象,卖药郎为替众人解危,转而调制火药击退了鬼船。后来,拥有鱼首人身的物怪「海坊主」现身,迫使一行人必须轮流回复其提问「最害怕的事物」和经历对应问题的恐怖幻象,众人受幻象影响接连陷入恐慌之际,唯卖药郎仍镇定以对。

轮到菖源回复海坊主的提问时,菖源道出自己恐惧的事物是师傅源慧,原因是当他因为晕船离开卧房透气时,意外窥见师傅源慧暗地对罗盘动手脚的事件。源慧见状,遂告诉众人他的过往:他在年轻时期因为父母双亡,和妹妹阿庸相依为命,延伸出不为众人所容的恋情;后来他皈依佛门修行五年、和阿庸再会时,岛上的居民为平息「龙之三角海域」的频繁海难而决定将他作为人柱,源慧却心生犹豫,此时阿庸因为爱慕兄长,志愿顶替源慧进入居民制造的独木舟,令其怀咎在心。源慧更深信,此次登场的物怪正是阿佣怨念化身。随后,当年阿庸进入的独木舟现型于「空栗鼠丸」的船身,卖药郎和众人打开独木舟,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卖药郎道出阿庸已成为海底人柱且并非物怪本体的事实,在穿插的回忆片段里,揭露源慧本对于阿庸顶替自己成为人柱抱持幸灾乐祸的态度,但后来阿庸衷心道出对源慧的爱慕,使得源慧同时感受愧疚与被爱的喜悦。最终卖药郎指出源慧本身的执念和怨念,才是物怪的真正本体,遂在领悟真相的源慧许可下,解放「退魔之剑」斩杀源慧;尔后阿庸的灵魂亦和源慧融为一体,令源慧恢复该有的面貌。另一方面,本篇里觊觎著卖药郎持有的「退魔之剑」的佐佐木兵卫,因为爱刀「九品兼定」在海坊主对其释放幻觉时遭破坏,其长期以来的执念也具现化成为物怪。

无脸篇

卖药郎因为被顾客诬赖卖假药被收押牢房,偶遇因为杀害夫家全员而被朝庭判处死刑的人妻阿蝶,以及随后现身解救阿蝶、总是戴著面具的男子狐面(敦盛)。在阿蝶的记忆中,狐面(敦盛)现身在长期饱受夫家欺凌的阿蝶面前,两者陷入恋情之馀,狐面(敦盛)更决定要拯救阿蝶离开痛苦万分的家庭。然而,卖药郎识破狐面(敦盛)实为物怪的其中一个型态,在锲而不舍的追查下,终揭发纠缠阿蝶的物怪的「形、真、理」;阿蝶更进一步发现,原来物怪的本体即是自己。

在倒述回忆片段里,揭露了阿蝶的过去与事实真相:阿蝶少女时期父亲早逝,因为母亲的权威式教育被逼著学习许多才艺,进而养成压抑自我配合他人期待的个性,并且在长期得不到母亲认可的情况下,失去了自我。后来更被母亲安排嫁入武士出身的夫家,长期饱受夫家奚落欺凌。无法再承受一切的阿蝶,终选择自我了断,死后的怨念及执念,更进一步导致她化身物怪。最终卖药郎解放「退魔之剑」斩除了阿蝶,并且告知阿蝶攸关狐面(敦盛)是真的存在过且爱过她的实情;释然的阿蝶也迎来灵魂的解脱。

鵺篇

卖药郎抵达香道流派笛小路流继承者琉璃姬的宅院,遭遇前来参加招婿竞赛的朝廷官员大泽庐房、官场失意的武士室町具庆、不久前丧偶的海鲜批发商人半井淡澄,获知琉璃姬为物色传承笛小路流传人而举办招婿香道竞赛,胜者可继承流派兼迎娶琉璃姬。察觉因为原本该出席的僧侣实尊寺惟势缺席后,四人经由宅邸老仆人的引导会晤琉璃姬,获得琉璃姬通融让卖药郎偕同大泽等人参加「源氏香」的组香竞赛。

随著剧情进展,宅邸的众人分别遭遇异象(瞬速移动的老仆人、现身宅邸的不明小女孩、宅邸犹如迷阵的景象),一行人在其中一间房间发现遇害的实尊寺,琉璃姬亦遭不明人士谋杀。卖药郎眼见一行人不顾琉璃姬死活、翻找「东大寺」,经询问众人始得知「东大寺」其实是沉香木「兰奢待」的别名,据传足利势力、织田信长皆曾取得其香木切送片段给家臣,而且该沉香木传说取得可得天下,琉璃姬正是其中一半「东大寺」的持有者。进一步调查后,老仆人宣布香道比赛无人获胜,苦于此事的大泽、室町、半井遂建议采用「竹取香」的香道竞赛分出胜负,委托卖药郎担任竞赛裁判。

查觉事有蹊翘的卖药郎准备「染血的纸门框」、「琉璃姬的毛发」、「夹竹桃的树枝」,作为香道竞赛的材料,警示众人自己已忘记何者是含毒的夹竹桃树枝,在引导三者进行竞赛的途中逐步拼凑出真相:在第三者视角的呈现角度中,失意武士室町因为不满僧侣实尊寺出言嘲讽自己,愤而持刀杀害实尊寺,但其实这是本篇登场的物怪「」的设局,室町随后被变成亡者的实尊寺的影像(「鵺」的幻象)杀害;海鲜批发商人半井借口小解,试图请求琉璃姬通融让自己过关,却撞见琉璃姬和其他男性啪啪啪的场面,冲动持锥钉向琉璃姬(实为「鵺」的幻象)痛下杀手,反而伤及自己被「鵺」杀死。最后官员大泽得知自己嗅到卖药郎准备的夹竹桃树枝的烟,出于恐惧而不慎在寻水解毒的过程失足跌落阶梯死亡,透露其已于剧情开始前便成为「鵺」的牺牲者。

作为幕后主谋的「鵺」正式现身,卖药郎道出其正是沉香木「兰奢待」所化身,琉璃姬、宅邸的老仆人、小女孩皆为其幻化,宅院本身实为建立大量牺牲者坟墓的荒废旧宅。「兰奢待」为了让世人记得存在,遂藉著散布传说和幻化成琉璃姬举办香道竞赛,吸引许多被贪念所惑的参赛者登门造访并逐一杀死对方。最终卖药郎成功解放「退魔之剑」击败化身物怪的「兰奢待」,破坏其原型,「兰奢待」的香气则在短暂飘散在实为荒废旧宅的宅院后,被经过此处嗅及香味的小狗喷嚏影响再度散去。

化猫篇

在明治至大正时代期间,卖药郎参与一座地下铁开通试乘活动,他在列车上认识了报社记者森谷清福田寿太郎市长、门胁荣刑警、列车司机木下文平咖啡店女侍野本千代、寡妇山口春、送牛奶的少年小林正男。列车行驶期间,木下司机目睹轨道忽然出现一名女子身影而紧急刹车,随后车上除卖药郎及前述七名登场角色之外的其他乘客皆瞬间消失,剩下的人们也接二连三卷入物怪创造的幻境。

卖药郎在深入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被卷进物怪事件的七人皆和森谷的已故部下兼新闻记者市川节子有关:节子自从加入报社后,便展现强烈的事业企图心,直至某次节子发现福田市长主导的地下铁工程和厂商勾结,试图将该事件的报导刊登在新闻上,未料福田市长为避免东窗事发而委托森谷销毁报导;节子亦在遭森谷侮辱、两者发生争执的过程中,被森谷藉势推落陆桥下的铁轨身受重伤;驾驶电车的木下司机因为驾车时精神不济,在未查觉节子存在的情况意外辗过节子致其死亡;在铁轨附近的房屋,瞒著婆婆和爱人幽会的山口春凑巧耳闻节子的尖叫声,却选择不予理会;目击案发现场的送奶童小林正男因为怕事,未向警方报案而迳行离去;女侍千代为了圆成为演员出名的梦想,向警方伪造证词;连前来调查的门胁刑警,亦以节子自杀草率结案。死后的节子心有不甘,遂附身临终前接近她的橙色小猫化成物怪,向当初害死和对其遭遇置若罔闻的人们展开报复

卖药郎解放「退魔之剑」,斩除了化作物怪的节子;福田市长和森谷记者也被变成怨灵的节子杀死。事件落幕后,报纸刊登出节子遇害事件的报导,门胁刑警现身逮捕当初驾车肇事、志愿接受法律审裁的木下司机;千代、山口春、正男纷纷前往当初节子遇害的陆桥献花致意。卖药郎弯下身抚摸曾遭节子凭依的小猫,发表对于世间和物怪的感言后便就此离去,下落不明。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