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Kimetsu Logo.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Akaza.jpg
基本资料
本名 狛治はくじ
(Hakuji)
别号 猗窩座あかざ
(Akaza)
三哥、斗之鬼
发色 桃红发(鬼)、黑发(人类)
瞳色 金瞳(鬼)、蓝瞳(人类)
年龄 200岁以上
萌点 短发战斗狂文身失忆裸足
出身地区 日本江户
活动范围 日本
所属团体 十二鬼月
个人状态 人→鬼→死亡
级别 十二鬼月 上弦之叁
亲属或相关人
炼狱杏寿郎灶门炭治郎富冈义勇
上司:鬼舞辻无惨
未婚妻:恋雪;师父:庆藏

猗窝座日语:猗窩座あかざ)是由吾峠呼世晴所创作的漫画鬼灭之刃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鬼舞辻旗下的「十二鬼月·上弦之叁」,亦是本作中第一个出场的上弦鬼,本名狛治。

喜欢和强者交战却厌恶弱者,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为了变强而不断地寻找着强大的对手,但从没吃过或杀害过任何一个女人,此行为曾让上弦之贰的童磨很是不解。

皮肤惨白,留着桃红色的短发和浅粉色的眉毛,手指和脚趾皆为深蓝色,指甲为血红色,上身只穿了一件紫红色的短衫,且脚腕上有挂着念珠的鬼。不知是因为出于其生前的父亲所言,还是变成鬼以后所造成的罪孽导致罪人的刺青与鬼的纹身逐渐重叠混合在了一起,扩散到了全身。

其血鬼术术式的雪花图案源于其人类时期的未婚妻恋雪的发簪的样子,血鬼术招式的名字和起手式也取自于曾经与恋雪看过的烟花的名字和师父所教给他的素流。

无惨对他的评价是「忠诚,很喜欢」。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 红色部分为没有收录进本篇的故事

早年

出身于日本江户,因为出生的时候长有一对尖牙,而被取名为「狛治」。

在11岁时,亲人相继过世,只有父亲却身患重病,但因为家境贫寒没有钱买药,狛治只能靠偷窃手段为父亲买药,在偷窃的同时也在不断地磨炼着自己,以至于虽被多次因为偷窃而被抓到了奉行处,但因自己尚且年幼,往往每次都是在受过刑罚之后就被奉行无可奈何地放走。

在15岁时,由于自幼就为了变强而不断磨练,所以其体质比一般人还要强,即使受了一百大板的刑法却依然能够保持着清醒。可当他某天回到家后,却从邻居口中得知了父亲因为自己不断的偷窃行为感到痛心,为了让儿子能够重新做个好人而选择了上吊自杀的噩耗。

父亲死后,狛治只得孤身一人在外流浪来度日子,当回想起自己为了救活父亲的行为却得到这种结果,愤怒得觉得这是因为这个富人想怎样就怎样,穷人却什么都做不了的丑恶世道害死了父亲,随后为了泄愤接连打倒了七个惹恼了他的大人。但在与大人搏斗的时候遇到了自己未来的师父庆藏,最后他被庆藏打伤后强制带回了庆藏自己所开的素流道场。

来到素流道场后,发现整个道场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的门生,随后从师父口中得知道馆是从其所救的一位老人那继承来的,因为其过去让妻女吃了许多苦,只能靠出去干活来维持道场经营,并拜托自己帮忙照顾他生病的女儿恋雪。

狛治见到生病的恋雪后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决定留在素流道场不辞辛苦照顾恋雪,但在此期间却不知恋雪渐渐的喜欢上了自己。

在照顾恋雪的期间,隔壁剑道场场主的儿子因为喜欢着恋雪,曾偷偷的将虚弱的恋雪强行带出去,但却因为恋雪哮喘发作而害怕的留下她一个人便跑了,若不是狛治及时发现了恋雪,恐怕恋雪的生命早已经结束了。

在得知了此事后的庆藏十分生气,并挑起了隔壁剑道场与自己素流道场的比试,在比试中狛治接连打倒了9人后并对其表示不许再与恋雪有任何交集的约定。

因此剑道场场主的儿子因愤怒而失去了理智,挥起真刀砍向狛治,但刀却被狛治用自己最擅长的招式给折成了两半,剑道场场主被其招式的强大所感动,于是斥责了自己儿子的无礼,后来便再也没人来骚扰素流道场。

青年时期

在18岁时,当师父庆藏询问自己是否愿意继承自己的道场和娶自己的女儿恋雪为妻的时候差点愣住了,随后在想起了父亲的遗愿后答应了师父。之后与恋雪一起去看恋雪小时候没能看到的烟花,并答应自己一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好保护恋雪一生一世。

成婚前夜狛治回到自己的家乡,为父亲扫墓的同时告诉了九泉之下的父亲自己马上就要结婚的喜讯。

但在自己回家乡后的期间,隔壁剑道场场主已经去世了,而场主的儿子听闻了狛治与恋雪将要结婚的消息,在门下学徒的煽动下用卑鄙的手段偷偷地往素流道场的井中投毒,庆藏的邻居曾目睹剑道场的人经过素流道场。

当狛治返回道场后却意外从邻居口中得知了自己师父和未婚妻因被附近剑道场的人下毒而毒死的死讯后,彻底崩溃而愤怒的他来到了剑道场,徒手杀死了67人,其中一人便是剑道场场主的儿子,死去的人中没有一个人留下了全尸,剩下的几个佣人因为害怕失去心智,自此以后人们说这个道馆附近有鬼。

最后再次没有保护好自己重要之人的狛治彻底迷失了方向,却偶然遇到了因为在没鬼的地方传出有鬼的传言而前来探寻的鬼舞辻无惨,无惨对狛治强于一般人的实力产生了兴趣;于是便强行将其变成了鬼,由于大脑受创他失去了几乎所有记忆,并只剩下只想不断变强的执念后成为了无惨旗下的十二鬼月·上弦之叁,并改名为猗窝座,在成为了鬼之后活了有两百年之久。

无限列车篇

在一次奉无惨命前去寻找青色彼岸花的途中因自身位置靠近无限列车,遂遵从无惨的吩咐前去消灭列车上的鬼杀队剑士。

在抵达无限列车旁边并看到炭治郎等人后,因觉得炭治郎很弱小遂想先杀掉炭治郎,但却被炎柱炼狱杏寿郎所阻止。

因看中杏寿郎强大的斗气以及实力后感到非常的兴奋,开始试图劝说对方成为鬼,因为变成鬼后自身实力就能变得更加强大,还能和自己进行永远不断的战斗。

但自己的劝说却遭到了杏寿郎的回绝,于是打算直接解决掉杏寿郎,随后战斗一触即发。

在战斗的过程中,猗窝座自身的实力虽与杏寿郎不分上下,但因身拥有鬼的体质以及强大的再生能力,很快身上被杏寿郎所造成的伤势全都恢复了,然而杏寿郎却被自己废掉了一只眼睛以及造成肋骨断裂、内脏破裂。在炼狱先生临死前也未放弃劝说其变成鬼,但依旧遭到拒绝。

当自己嘲笑对方身为人类的弱小后,杏寿郎依然没有认输而是选择誓死保护在场所有人后,便燃尽生命对自己释放出了「炎之呼吸」的奥义玖之型·炼狱。但最后却被自己用破坏杀·灭式给破解掉,并直接冲向杏寿郎展开肉搏战,贯穿了对方的胸膛,而炼狱先生的炎刀也砍向自己的脖子。

在与对方的僵持下依然不断劝说即将命不久矣的杏寿郎成为鬼,遭到拒绝后眼看黎明来临,想要就这么一拳打死他,但没想到受了如此重伤的杏寿郎却还能靠着强大的意志,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双手不放。

眼看太阳即将升起,猗窝座只好挣断炎刀,自断双手并急忙的想要躲到阴暗的密林去,但在逃跑的途中却被炭治郎所投掷出的日轮刀刺穿了胸口,并被对方怒骂为只敢躲在黑夜中战斗的胆小鬼后而感到十分的愤怒,但因黎明将至,只能不得不逃到阴暗之处躲藏起来。

之后在面见无惨,并向其禀报自己未能找到青色彼岸花但却成功杀死了一名柱的战果后,无惨并没有因此感到高兴,反而因自己没有把除杏寿郎之外的猎鬼人也通通杀死而感到不满,并斥责自己办事不利,还对自己身为上弦却被一个不是柱的猎鬼人所刺伤而感到失望。

事后猗窝座心有不甘的望着炭治郎击中自己的日轮刀,想起被这个自己看不上眼的炭治郎骂为胆小鬼、只能躲在黑暗中战斗的卑鄙之徒后,愤怒的他直接一拳将日轮刀打碎,并咬牙切齿的发誓总有一天要让炭治郎付出代价。

游廓潜入作战篇

在上弦之陆妓夫太郎堕姬被鬼杀队消灭后,收到无惨的召集,被鸣女召集到无限城中,与众上弦聚首。

会议期间,因讨厌和不耐烦上弦之贰童磨那乖张的性格,便先后两次削掉了他的脑袋,但自己这一行为却被上弦之壹黑死牟所看在眼里,在被对方砍断手臂以及训斥之后才肯罢休。

在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接受无惨命令前往炼刀之村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无限城。

无限城决战篇

富冈义勇&灶门炭治郎 vs.上弦之叁·猗窝座

在无限城决战篇开篇即遇到了水柱富冈义勇和曾见过面的炭治郎,于是率先向炭治郎出手。

在对炭治郎发动的拳击被对方所躲过,并同时被其用「火之神神乐」砍断左臂,造成面部受伤后。对于炭治郎的成长感到十分吃惊,于是认同了炼狱杏寿郎曾说的话,认同炭治郎的强大,并开始使用「术式展开」以表达对炭治郎的敬意。

在与义勇、炭治郎俩人开始展开战斗后,轻易避开了义勇的攻击,并愉悦地表示自己已经五十年没有遇上水柱了,同时对其使出「破坏杀•乱式」,但被义勇的「十一之型·凪」所化解。

在这一过程中赞赏了义勇的剑技,并试图劝说义勇也成为鬼,可当询问对方的姓名时却遭到义勇冷淡地回绝,便使用「破坏杀·脚式·流闪群光」踢向义勇,义勇虽以刀柄接下这一击,但却被强大的冲击震飞,撞进无限城深处。

听到炭治郎呼喊义勇,便再次与炭治郎展开战斗。由于实力的差距,炭治郎逐渐处于下风,但在宣称炭治郎之所以能变得这么强是多亏了已经死去的杏寿郎后,彻底激怒了炭治郎,并被炭治郎认为自己这是在侮辱杏寿郎,但猗窝座随即向炭治郎表示自己只是讨厌弱者,认为弱者被淘汰是自然之理。

可当炭治郎反驳说出“强者保护弱者,弱者变强保护更弱者才是自然之理”的话语后;使猗窝座愈发厌恶炭治郎,并使他突然回想起了过去师父的劝导。于是烦躁愤怒的他向炭治郎再次发动连续的猛烈攻击,炭治郎不支,受了轻伤,但却被赶回的义勇所阻止。

自身的强大使义勇脸上浮现出了「斑纹」,实力增强。但猗窝座同时很快适应了增强后的义勇,战局再次胶着。可当在反击炭治郎之时,炭治郎由于一瞬间进入了「通透世界」而闪避了自己所发动的攻击,随后炭治郎回想起年幼时父亲身体力行的教导,决定以此来击败猗窝座。

在与义勇交手的过程中逐渐取得优势,并击断了义勇的日轮刀,随即一拳打向义勇的胸口,但被已经进入「通透世界」的炭治郎斩断了手臂才使义勇免得一死,在发觉炭治郎的变化后,本能地想杀掉炭治郎,于是发动「终式•青银乱残光」,甚至连「十一之型·凪」都无法完全防住,重伤了义勇。

可当以为炭治郎已死于自己的青银乱残光之下时,却没想到炭治郎通过「通透世界」躲过了这一击,站在了他身后,并发现炭治郎身上没有发出丝毫的斗气而导致自己的破坏杀·罗针失效,从而愣在了原地,随即被炭治郎使出的「火之神神乐·斜阳转身」斩首,在猗窝座残念未死时,义勇投出的断刀救下炭治郎一命。

然而由于自身想要变强的执念不肯接受失败,于是试图把断首接合,成功地突破的鬼的限界,使得自己即使被日轮刀斩首也不会死亡;随后以无首之身继续与炭治郎、义勇展开交战,将炭治郎击飞。

恢复记忆

在以无首之身重创炭治郎后,却从义勇的话语中再次回想起了师父的话语,死去的恋人的灵魂也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中,阻止了他对义勇、炭治郎俩人的攻击,猗窝座顿时陷入了自己身为人类时期的回忆。

取回了记忆后,自身的意志产生动摇,但仍没有放弃战斗的打算。可在头部重新长出来后,脸上却被醒来的没拿捏稳刀的炭治郎重重地打了一拳,这一拳使自己终于回想起师傅以及理解了自己为何会如此对炭治郎愤怒的原因。

在想起了自己当初真正想要破坏的,其实只是那个没能遵守对父亲和恋人的承诺,还用血玷污了师傅所教授的素流拳法、辜负了师傅期望的自己。于是恢复了记忆的猗窝座在对炭治郎一笑后,使用「破坏杀·灭式」直接摧毁了自己的身体,同时承认其实自己在被炭治郎斩断脑袋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在意识中,猗窝座已变成了人类时的狛治,他的父亲、师傅也相继出现在了意识中与他对了话,并对狛治表示了认可。

然而无惨仍影响着猗窝座的意志,操控着猗窝座的阴暗面想强制他继续进行再生、战斗。但这时,未婚妻恋雪的及时出现帮助他摆脱了无惨的控制,并说出「“谢谢你,狛治先生,已经足够了”」

幻境中重新变为人形并感到悔恨的狛治,紧紧地抱住了生前没能守护好的恋人,与其相拥并大声痛哭着请求原谅。在恋雪含着泪、说出「“欢迎回来,夫君”」这句话之后,狛治的灵魂重新与恋雪重聚,并在恋人的陪伴之下,一同前往了地狱赎罪。与此同时,猗窝座的身体也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破碎消失了。 }}

能力

血鬼术 (血鬼術)
猗窝座的血鬼术名为「破坏杀」。以感知斗气的破坏杀·罗针为核心,衍生出一系列精准强大又迅速的武术打击。
破坏杀·罗针 (破壊殺·羅針)
猗窝座血鬼术的核心。能像罗盘一样感知对手的斗气,使自身攻击和回避变得如同受到磁铁的吸引一样精准。对手的斗气越强,罗针的反应就越强,对应的强度与精准度也就越高。但对于不会斗气或者拥有通透世界能力的对手,罗针无法对其进行感知。在发动罗针之后自身脚下会出现十二角的雪花阵,猗窝座称之为“术士展开”。
破坏杀·乱式 (破壊殺·乱式)
以极高的速度向同一处发出的猛烈击打,即使血鬼术被斩断,所造成的余波仍然具有强大的破坏力。
破坏杀·空式 (破壊殺·空式)
猗窝座的远程攻击招式。通过拳头往虚空中打出六段连击,速度快到让人难以看清。
破坏杀·碎式·万叶闪柳 (破壊殺·砕式·万葉閃柳)
自上而下所发出的猛烈拳击,其冲击力会令地面产生出叶纹般的碎裂。
破坏杀·灭式 (破壊殺·滅式)
向前挥出具有毁灭性的一拳,能够产生巨大的爆炸。在与炼狱杏寿郎一战时曾用这招化解了「炎之呼吸·玖之型·炼狱」。
破坏杀·脚式·冠先割 (破壊殺·脚式·冠先割)
自下而上地往身后猛地扬起一脚,瞄准对手头部进行一段强力的踢击。
脚式·流闪群光 (破壊殺·脚式·流閃群光)
用一只脚向同一处快速地进行数次猛烈踢击,踢击的速度快到如同像闪光一样炸裂。
脚式·飞游星千轮 (破壊殺·脚式·飛遊星千輪)
进行缠绕乱流的连续踢击,其踢击的轨迹如同游走的流星。
破坏杀·鬼芯八重芯 (破壊殺·鬼芯八重芯)
从四面八方往同一处地方进行分散式的八连段猛烈攻击。
破坏杀·终式·青银乱残光 (破壊殺·終式·青銀乱残光)
猗窝座的绝招,召唤罗针以自身为中心向四周快速发射出数百发飞弹。在与炭治郎义勇一战中破了义勇「水之呼吸·拾壹之型·凪」的防御,但却被炭治郎通过进入「通透世界」所躲开。
斗气(鬪気)
久经战斗所锤炼出来的力量,接近至高领域,进入此模式后速度力量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猗窝座能通过抓住对手细微的斗气并判断其位置。
突破限界
当鬼在被砍头之前存在着极强的执念,便能够突破这一限界来完成头部的再生,即使再次被日轮刀斩首也不会死亡。猗窝座在同炭治郎与义勇一战中,和鬼舞辻无惨一样突破了限界,靠着无首之身也能继续战斗,随后还能很快再次完成头部的再生。

人气

  • 官方的JUMP第一回人气投票结果中,以6票获得第54位。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