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零~刺青之声~

《零~刺青之声~》是日本tamco公司于2005年推出的恐怖游戏

零〜刺青ノ声〜
Madajieji.jpg
游戏封面
原名 零〜刺青ノ声〜
常用译名 零刺青之声
分级 警告家长

剧情梗概

和所有崇尚和平与幸福的家族一样,久世家的族人也渴望能安稳快乐的生活下去。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久世家当然也不例外。即使这样,亲人的死还是会给生者带来无限的哀痛,恋人的死还是会让生者感到刺骨的凄凉。于是就有人怀着对死者深深的思念在梦中与死者相会。能与所思念的死者相会似乎是好事,但是不久,久世家的族人便发现一部分人在梦中与死者相会后就再也不会醒来了……对阴冥有研究的人意识到,生者是在梦境中到达了黄泉与死者相会,并在强烈思念的推动下跟随死者去了冥界生者在现世会渐渐沉眠不醒,直到最后消失神隐。更为严重的是生者和死者之间相互的强烈思念会在黄泉之路上纠葛缠绕,然后转化为怨念和痛苦,当这种怨念和痛苦不断累积,最终会导致这一切冲破黄泉,溢向人间。生死的界限会因此愈发的趋向于模糊,生者和死者的距离也会愈发的靠近,一切的秩序都会紊乱,形成狭间。那么既然狭间溢出是因为生者与死者之间强烈的思念引起,那么只要将痛苦转移到别的地方,再将这些送往黄泉不就可以了么?事实上在久世家所在的区域就有这样的传说……而这些传说大多都是以将痛苦转化为刺青刻在人身上等……

久世家正好处在黄泉的“涯”之上。“涯”便是黄泉的入口(形态是一片大海,海的彼岸则为冥界)。因此久世家为了防止狭间溢出,就采用了如传说中的方法——刻魂仪式。柊即为痛苦;久世家历年都会接待因失去思念之人而痛苦的生者,他们掩面并背上死者来到久世家纳柊。久世家就利用生者与死者的血制作成紫魂之墨。然后再举行仪式的那一天刻在家族中选出的刺青巫女身上,给巫女刻上刺青的人员叫刻女。刺青将会刻满巫女全身,但唯独眼睛不得刻上刺青。因为眼睛相当于镜子,一旦刺青刻入眼睛则所有的柊就会被反射回来。所以巫女接受柊后便陷入沉眠不能醒来。也因此由于刻女的精神世界是与巫女相连接,所以成为刻女要刺瞎双目防止巫女对现世存在留恋而醒来,而刻女当完成仪式后。同时为了进一步防止巫女醒来,还要对巫女实行戒之仪——将特殊的木桩(柊木,刻有蛇的花纹)钉住巫女四肢并吟唱《子守歌》。戒之仪由镇女负责,从附近村中和家族中选出四个5岁至9岁的小女孩,平常他们的工作是负责照顾巫女的起居并在久世家四个房间举行称为“咎打”的仪式,将代替承受痛的人形钉打于墙上,镇住受到刺青之痛折磨的巫女。完成仪式的巫女如果从梦中醒来,令刺青刻入眼中并将柊反射回来则为破解,这是禁忌的存在。巫女接受了刺青但却没有切断对现世的留恋则将举行逆身剥剥去巫女的证明,并流放(流放即为杀死,后面如果没有特殊解释皆同)。而剥下的刺青则警示下一个巫女不要破戒。

为了防止巫女破戒,家族中禁止有男性。但为了家族的延续会从外召集男性客人延续血脉,而这些客人将会被流放。如果后续血脉为男婴也要在一岁以后流放。

而每到举行仪式前,久世之宫都要被重新修缮封印,于久世家速来交情颇深的守谷家负责,当久世之宫修缮完成后,守谷家会留下手艺最好的人继续传承技艺,其余的人为了保守秘密都要自尽。

这一天,一位叫柏木秋人的民俗学者希望了解久世家的习俗来到附近。因为大雪封山久世家当主久世夜舟就请他在久世之宫暂蔽风雪,待雪停后再下山。柏木秋人在久世家被禁止自由活动。但到了晚上久世家的人带着柏木秋人去往一位名叫久世镜华的女性房间。镜华为秋人弹奏了一曲并长谈,二人心生爱慕。秋人夸赞镜华的头发很漂亮,并且送给镜华一对耳饰。而后秋人被久世家流放,他和镜华的儿子出生。久世家是不得有男性,孩子也要被流放。镜华于心不忍于是托人将孩子送了出去并把当初的那对耳饰给了孩子,久世夜舟虽知道此事,但因镜华是她女儿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镜华整日以泪洗面等着那个永远不会回来的秋人,她把她掉落的头发收集起来钉在墙上——只因那个人说她的头发漂亮。而后镜华和别的男子又有了名叫雨音的女儿,她把和秋人的故事讲给雨音听。并告诉雨音还有个哥哥。 而那个孩子被乙月家收养叫乙月要。要在村子里有一个恋人叫做雪代零华,要将那个耳饰的其中一个给了零华。可是好景不长,村子发生了灾害只有零华一人生还。久世家收养了她并改名为久世零华。但零华内心因为失去家人和秋人而十分痛苦。在久世家,零华发现有很多人都与她一样痛苦着。所以零华像当主夜舟表示愿意成为刺青巫女,当主欣然同意了。零华成为了刺青巫女,镜华的女儿雨音成为了照顾零华的镇女。雨音每日都听零华讲久世家外面的世界,并且得知自己的哥哥要是零华的恋人。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刺青巫女的仪式完成了,零华永久的沉睡在了涯。 可谁又知道乙月要并没有死,当听说零华还活着并且进入了久世家后,要希望再见一面零华。他混进了纳柊人的队伍进了久世之宫,而雨音瞬间认出了他。雨音告诉他零华已经完成了仪式,但是她希望这两位有情人可以见上面,于是便将清瘴的灯给了要。当主夜舟听说后非常生气,命令其他三名镇女冰雨、时雨、水面对雨音实行咎打杀死。自己一个人拿着柴刀来到涯准备杀死要。

在涯那边要见到了零华,而零华也从梦中感觉到了要。就在那一刻当主夜舟一刀砍死了要。零华在梦中不敢相信,她认为一切都是假的,于是从梦中醒来。刺青立刻刻入了零华的眼睛里,所有的柊都被返回来。破戒发生了,当主夜舟身上也被返回来的柊刻上了刺青。整个久世之宫立刻被狭间包围。

为了防止狭间继续扩散,久世夜舟立刻找来守谷家的人商议,守谷家决定将久世之宫完整包起来并在久世家外面再建一圈围住狭间防止扩散,但是这样光守谷家人完全不够,于是他们又从别的地方专门招募了大量的修筑宫殿寺庙的工人。当完成全部工作后,守谷家人将这些宫大工全部杀死做成人柱埋在墙里以增强封印效果。并且守谷家人也随后自杀。

久世家当主为了防止狭间扩散到外面命令久世家人不得离开久世家,并让冰雨对时雨和水面进行咎打,冰雨完成后一个人继续执行者咎打在空荡荡的久世家等待死亡。因受到狭间的影响,久世家的人都变成了怨灵。

久世家就这样消失了,但是沉眠之家的都市传说却从未停止……葛原家原本非常幸福,一日母亲葛原时枝出门,葛原父亲带着女儿葛原梢去玩。为了取回掉落到山下的球,葛原父亲跌入山崖。葛原梢非常害怕就和母亲葛原时枝说父亲去出远门再也没回来。葛原时枝就和葛原梢去寻找,最后因为思念的痛苦被吸入沉眠之家神隐。浅沼切子因家中进入强盗而思念被杀害的亲人被吸入沉眠之家神隐……

1988年,摄影师怜开车和未婚夫麻生优雨在路上行驶,结果因驾驶失误而发生车祸女司机。怜在事故中受伤,而优雨因事故身亡。两个月后伤愈的怜和助手雏咲深红来到委托的山间废屋取材,拍摄中怜意外发现未婚夫优雨的身影,凭着对优雨的思念怜追了上去,然而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宅邸。而后发现自己是做了一场白日梦,然而到了晚上,怜又在梦中进入了那个宅邸。在那个宅邸中,怜看到一个行为奇怪的红衣女子,再被一个全身蓝色刺青的女子袭击后怜醒了过来。肩膀瞬间出现刺痛并且有奇怪的青斑。联委托深红调查发现,在梦中见到的红衣女现实中确有其人,是一个名叫泷川吉乃的女性。在最近一次坠机事件中仅有她活了下来,而她的家人和恋人都身亡了。而从那以后泷川吉乃就会在梦中梦见那个宅邸,并且每日睡眠时间开始延长甚至连续几天一睡不起。怜遂去医院了解情况,却意外目睹泷川吉乃从眼前消失。再次进入梦境的怜看到泷川吉乃已化为怨灵。第二天优雨和真冬的友人天仓萤对!就是那个天苍萤联系说自己的侄女天仓澪对!就是那个天苍澪也陷入沉眠之家,并且自己在调查这一系列事件中也陷入进去。怜和天仓萤交换情报,发现深红因为思念哥哥真冬也陷入了沉眠之家。三个人为了不同的思念在沉眠之家不断探索希望找到背后的原因,然而深红随着哥哥的身影去了宅邸的深处陷入沉眠,天苍萤因为判断失误被化为怨灵的零华袭击陷入沉眠。怜最终到达了涯,将零华和要这两个苦命的恋人通过小船送往了涯的彼岸。因为通路受阻而徘徊的灵最终都向着涯的彼岸走去。在所有的灵中,怜看到了优雨的身影……

人物介绍

黑泽怜:本作女主人公,自由摄影师。和麻生优雨大学相识便相恋。因为车祸失去了优雨而十分痛苦。在一次取材中陷入沉眠之家的噩梦。最终解决事件后在涯看到优雨的身影向优雨表明没有他一个人无法生活。结局从梦中醒来想着优雨哭泣。

雏咲深红:本作主人公之一,一代zero的女主角,在冰室邸事件两年后成为怜的摄影助手。家务全能,内心细腻。和哥哥有着非一般的感情在最新作濡鸦之巫女的设定书里讲到她和哥哥做了羞羞的事情。陷入沉眠之家的噩梦后追随哥哥的身影去了深处而陷入沉眠,最终在怜解决事件后苏醒。

天苍萤:本作主人公之一,民俗学者、自由小说家。因为侄女澪陷入沉眠之家而着手调查,自己也同时陷入。从调查中认为只要用柊木重新钉住巫女就可以解除事件,然而到了涯后发现巫女的柊木完好。萤的结局有两个,一周目由于镜华支线无法达成所以结局为从现实世界消失。二周目打通镜华支线并从镜华的梳妆台拿到关键道具(耳饰)则结局从梦中醒来(同时结局动画会多几张照片,还有零三代女主同框)为啥做支线结局差距那么大呢?因为萤长得与秋人和要一样,注意!!零系列没有转世一说

天仓澪:二代零红蝶和重置版真红之蝶的女主角,在皆神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姐姐在思念和内疚中陷入沉眠之家的噩梦。嘴里一直念叨要和姐姐在一起。最终因怜解决了事件而醒来。

麻生优雨:怜的未婚夫,和怜在大学相识并相恋。民俗学者,小说家。在怜驾驶时引发的车祸中丧生(女司机寸草不生)。麻生邦彦博士的后人,他的房间有不少麻生博士的发明和调查书记。结局在怜解决事件后灵魂出现在涯,当怜提起自己一个人不能生活希望一起走时告诉怜要连自己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并带走了怜因为事件刻下的刺青。(本作中只要陷入沉眠之家噩梦的人都会被刻下刺青,并且随着在沉眠之家的深入刺青会扩展至全身,当刺青扩散至眼睛时便会从现实世界消失)。

泷川吉乃:一场坠机事件中唯一生存下来的人。泷川吉乃因为思念在事故中死亡的家人和恋人而陷入沉眠之家的噩梦。最终因陷入太深而从现实世界消失化为怨灵。

浅沼切子:在家中进入强盗后唯一生存下来的女子,因为思念亲人所以陷入沉眠之家的噩梦。浅沼切子因为当时被家人藏在在衣柜中所以没被强盗杀害。

葛原莳枝:因丈夫失踪而陷入沉眠之家的女子,在沉眠之家仍旧带着自己的孩子寻找着自己的丈夫。

葛原梢:葛原莳枝的女儿,和父亲外出时梢的父亲为了给女儿捡球不慎摔入山崖丧生,梢因为害怕和母亲葛原莳枝谎称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因为思念和愧疚与母亲葛原莳枝同样陷入沉眠之家徘徊。

久世镜华:久世家当主久世夜舟的女儿,喜欢上了作为客人得柏木秋人。柏木秋人死后仍旧想着他。后来生下了和柏木秋人的儿子要,因久世家不得有男子而将要悄悄送走。终日因秋人以泪洗面,因为秋人夸赞她头发漂亮,所以每次梳头后都会将掉落的头发收集起来钉在墙上。

柏木秋人:民俗学者,因对久世家附近的风俗好奇而被邀请到久世家作为客人。喜欢上久世镜华。与镜华见面(并且羞羞后)被久世家流放(杀死)。

乙月要:原名久世要,镜华与秋人的孩子。因久世家不得有男子所以被镜华偷偷送出外面,被乙月家收养改名为乙月要。与同一村子的零华相恋;在村子灾难中因为在外而躲过一劫。听说零华被久世家收养并成为巫女便不顾风险来到久世家希望见上零华一面。在妹妹雨音的帮助下与心爱知人见面。最终被久世家当主久世夜舟杀死。

久世零华:游戏最终boss,原名雪代零华,乙月要的恋人。因为村子发生了一场灾难认为大家都死了而被久世家收养并成为刺青巫女,改名为久世零华。久世零华完成了仪式后在涯与乙月要相见。在梦中目睹要被杀死后认为只是一场梦并强行醒来最终引发破戒。

久世夜舟:久世家当主(她是女的)。认真履行着久世家的职责,当听说雨音带乙月要进入久世家并去看零华非常气愤,命令其他几个镇女杀死雨音,并亲自杀死乙月要。最终刺激到零华引发破解,由于破戒后离零华最近所以最终被刻上反射回来的柊。(二周目有个守谷家的地缚灵表示喜欢夜舟) 鸣海天涯:守谷家木工工头,亦是担负手艺传承的人。破戒发生后建议久世夜舟将整个久世之宫封起来并在原有久世家再扩建圈,并和守谷家其他人将招来做工的宫大工杀死作为人柱。最终与守谷家其他人一同自杀。 守谷家一直传承修缮久世家,每次执行仪式,久世家都要进行修复。修复完成后守谷家将留下手艺最好的人继续传承,其余人则自杀保守久世家的秘密。

刻女:两人一组,刻女在整个仪式中的职责是制作紫魂之墨以及为巫女刻上刺青。由于被认为与巫女心灵相通,防止巫女与现世存在联系而刺瞎双眼。为了了解刻于身体的痛,而在手臂刺入无数的针。用来比拟以针刺入皮下,注入色素的过程等刻入刺青的行为。当仪式结束后要切下被柊染上的双手并流放。

镇女:四人一组,由久世家或附近村落中选出的7到9岁的小女孩。平常的职责是照顾巫女和在久世家四个房间执行咎打(将小纸人钉在墙上)。仪式时执行戒之仪将巫女的四肢用柊木钉住防止巫女苏醒。镇女一经进入久世家则再也无法离开。游戏中的四个镇女分为冰雨、时雨、雨音和水面。年龄冰雨>时雨>雨音>水面。

雨音:零华与其他男子的女儿,双马尾小loli。乙月要同母的妹妹。听零华总讲起自己有哥哥于是对要好奇,乙月要混入久世家时立刻认出了他并帮助要见到了想见之人。最后因触犯禁忌被愤怒的当主命令其他几位镇女杀死

冰雨:镇女中年龄最大的一个,黑长直小loli。冰雨年龄剧长,也最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结局当主让其将时雨和水面杀死,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久世家继续执行咎打等待死亡。

时雨:短发有刘海的小loli。时雨性格比较善良,最终结局被时雨杀死。

水面:年龄最小的一个,短发无刘海的熊孩子。水面因为年龄最小所以不理解仪式的意义,因此性格略微扭曲。最终被时雨杀死。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