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SCP-055([未知])

SCP.png
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SCP基金会

这里所有转载SCP的相关内部文件,转引内容禁止进行相关修改,修改者将会██。
相关文章及其演绎内容已经过O5-█同意,在CC BY-SA 3.0协议下进行发布,而不同于本站(Site-██)使用的CC BY-NC-SA 3.0协议。
本站的SCP相关条目应以被大多数文档所认可的世界观为标准。编辑前请阅读并了解SCP编辑指引的主要内容。
本文章可能出现含有模因/反模因之内容,请前往最近的基金会站点接种反模因疫苗
欢迎各位研究员加入SCP系列编辑交流群:561474942,入群请注明萌百ID。

Padlock-light-silver.svg
由于条目被高度加密,即使使用小刀或者████也无法划开屏幕上的部分黑幕。
逆模因部门.png
本条目因为逆模因效应而难以察觉,请使用记忆强化试剂以清除来自逃亡者的影响。
记忆强化试剂浓度(当前浓度):
SCP-055
62843585 p4.png
屑球藻绘,P站ID:62843585
项目编号 SCP-055
项目等级 Keter
别号 [未知]
特性 逆模因、世界重置[1]
相关基金会事物
故事系列:逆模因部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儿有一个,是个你没法记得的东西,而且它不是个球体。
——SCP基金会传承条目合集-ARC[2]

SCP-055([未知])是网络作品/虚构组织SCP基金会的收容物,被列为基金会传承条目。

目录

简介

SCP-055是一个能在收容间内被观察、但不能被人在收容间外记住任何信息的收容物,基金会对其了解仅有“055不是圆的”。

SCP-055在基金会知名度甚广,被列入基金会传承条目[2],是基金会历史上第一个“逆模因”项目,也是最早的meta文档之一。后来的作者在其设定基础上创作了逆模因部系列故事。

官方文档

项目编号:SCP-05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被保存在5m × 5m × 2.5m的方形房间里,由水泥筑成(墙约五十(50)cm厚),并有一个法拉第笼包覆着水泥墙[footnote 1],入口由一扇2m × 2.5m的重型门封锁,除非刻意保持开启,此门会自动关闭并且锁上。安全守卫不可被安置在SCP-055的房间外面。凡是在可能的情况下,进一步建议所有维护或研究其他SCP物体的人员与此房间的几何中心保持至少五十(50)m的距离。

描述:SCP-055是一个“自我保守的秘密”或者“逆模因”,关于SCP-055的信息,比如它的物理外观、本质、行为以及起源都是自我隐蔽的。例如:

  • Site 19起初如何获得SCP-055是未知的。
  • SCP-055在何时被何人所获是未知的。
  • SCP-055的物理外观未知,但它并非无法形容或不可见:人们可以很正常地进入SCP-055的房间并观察它,书写笔记或记忆于心,画草图,拍照,甚至录音或录像。在文件里有大量这样的观察记录。然而,在人员进行此般观察后,关于SCP-055的物理外观的信息会随即从他们脑中“泄漏”流失。尽管有研究员在监督这些测试,人员被派遣去描述SCP-055后,会神志恍惚并对该任务失去兴趣;被派遣去对SCP-055的照片作速写后,却无法记住这张照片的样子。通过闭路电视摄像机观察SCP-055的安保人员在轮班后会精疲力竭并失去先前数小时内的相关记忆。
  • 由谁授权建造SCP-055的收容房间,为何如此建造该房间,以及上述收容程序的目的,都是未知的。
  • 尽管SCP-055的房间容易进入,但是Site 19的人员在被质问时均表示不知SCP-055的存在。

所有这些情况通常会偶然被该文档的阅读者周期性地重新发现,造成严重惊慌。这种忧虑状况在被遗忘前至多持续数分钟。

大量关于SCP-055的科学数据已被记录,但无法研究。

已经进行过不止一次的尝试去摧毁SCP-055,或者把它从Site 19移动到另外一个站点,但是不知何故全部失败。

SCP-055可能有严重的物理威胁,甚至可能已经杀死了数百名人员,而且我们还无从得知。显然它具有巨大的模因/精神威胁,因此将其分级为Keter。

文档#055-1:一份对SCP-055的分析

文档作者认为SCP-055从来没被████████████ ████████正式所获,而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或是被遥控的间谍,为了以下目的之一或全部而被未知第三方组织安插在Site 19: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Site 19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其他SCP地点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人类世界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其他的SCP项目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

没有任何应对这些潜在威胁的行动被提出,或者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附录A

嘿,如果这东西真的是个“逆模因”, 那为什么事实不会是这是个已经被消除的“逆模因”呢?我们肯定对此搞错了什么。等等,如果我们一直记录它不是什么会怎样?我们会记得那些东西吗?Bartholomew Hughes, NSA

文档#055-2:John Marachek博士的报告。

  1. 19-055-127BXE调查组曾经成功进入过SCP-055的房间去查明SCP-055的外观以及它某种程度上的本质。已根据项目方法论(见████████████)作下记录,随后房间再次被密封。

摘录自一份人员任务报告的副本:

Hughes博士:好的,现在我将问你一些关于55号的问题。

███████:多少号?

Hughes博士:SCP项目55。你刚才才调查过的。

███████: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认为我们个55。

Hughes博士:好吧。那么,███████,我想问问你刚才两个小时都做了些什么。

███████:啊?我......<对象表现得不舒服>......我不知道。

Hughes博士:好吧,那么,你还记得我们都同意它不是球形的?

███████:什么不是......哦!对!它一点都不圆!项目55不是圆的!

Hughes博士:所以你现在记起来了吗?

███████:好吧,没。我是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儿有一个,是个你没法记得的东西,而且它不是个球体。

Hughes博士:等等,什么不是球体?

███████:项目55。

Hughes博士:项目什么?

███████:博士,你记得你同意过有个什么东西不是圆的吗?

Hughes博士:噢,是的!

这显示出可以记得SCP-055不是什么(事实的否定),并且可能可以从这些记忆中反复推断出它的存在。

#19-055-127BXE调查的相关人员报告了中等程度的定向障碍[footnote 2]和心理创伤,都与反复记起和忘却SCP-055有关,然而并没有观察到长期的行为问题或健康问题,而且对调查人员的心理评估显示这种精神痛苦会随时间推移而慢慢消失。

建议:在每个重要站点都应配备至少一名能记住SCP-055的存在的人员。

原文注释

  1. 译注:一个由金属或者其他良导体制成的笼子,可起到静电屏蔽的作用,由英国科学家迈克尔·法拉第于1836年发明。
  2. 译注:一种认知障碍,对时间、方向、事物及他人及地方的认知的感觉难以辨明。

外围设定

在外围故事“扮演上帝”中,Aaron Siegel成为了SCP-055制造了更多东西,把它们放入收容中,操控SCP基金会人员,并策划了收容突破等。

解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本条目是有关逆模因部中心页的核心背景读物

项目编号:SCP-055

项目等级:Keter

作者:qntm

在我开始写这篇《解密SCP》时,发生了一件怪事。我忘了我之前用来写东西的那个软件,而在一阵绞尽脑汁的思考后才他妈想到是最简单的Word。于是我发觉,这事和我今天要给你们解密的东西一模一样。

各位日安,这里是Allowyn,在此我想挑战一个故事系列的解密。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为了把所有重要信息给彻底地解释清楚,我可能要花上不少时间。我还想要解密墨港系列故事,但这只是我的第一篇解密:不用说,我只有得到各位管理的恩准才能继续找乐子。

另外,如果你还没从“日安G'day ”二字看出来的话,我用的是英式英语,都怪当年那群傻逼英国佬觉得有块倒着的大陆特别适合建殖民地[3]。这个扯远了。

那我们就正式开始吧。我们先从收容措施看起。看起来那个“项目”指的就是055,有够笼统的。其实不少Keter级都这样。它被保存在一个“5m × 5m × 2.5m的方形房间里,由水泥筑成(墙约五十(50)cm厚),并有一个法拉第笼包覆着水泥墙”。

50厘米大概是20英寸,呃,这水泥可真厚。法拉第笼又是什么呢?那是由导电材料制成的封闭网格状结构,用来隔绝电磁波。(我写的时候还得亲自去查这些。)

剩下的收容措施就更让人放不下心了。

入口由一扇2m × 2.5m的重型门封锁,除非刻意保持开启,此门会自动关闭并且锁上。安全守卫不可被安置在SCP-055的房间外面。凡是在可能的情况下,进一步建议所有维护或研究其他SCP物体的人员与此房间的几何中心保持至少五十(50)m的距离。

当然,他们没有像通常一样严密封锁这一项目。但门会自动锁上,没有安保人员,而且所有研究员要尽可能随时处于50米外?他们真的不想让任何人接近这玩意。而正如我们即将看到的那样,这么做有着充分的理由。

描述:SCP-055是一个“自我保守的秘密”或者“逆模因”,关于SCP-055的信息,比如它的物理外观、本质、行为以及起源都是自我隐蔽的。

好,那为什么这么个自我隐蔽的东西会是Keter级呢?关键在于“逆模因”一词引出了一切的核心:逆模因部。“逆模因”这一概念对有些人而言可能会难以理解,而对于另外一些人而言反倒特别浅显。至于它的官方定义,我从[[[antimemetics-division-hub|逆模因部中心页]]]里摘录如下:

逆模因是一种具自我屏蔽特性的概念;一种透过其本身的性质,以阻止或防止他人将其传播的概念。

非异常的逆模因是真实存在的。想想你的一些不会跟其他人分享的资讯,像密码,禁忌,还有黑历史等等。再想一些你就算努力尝试也很难分享出去的资讯:复杂的公式,极无聊的文字片段,梦境,还有大段大段的随机数字......

但是异常的逆模因却是另一回事了。你要如何收容一个你无法记录或记忆的实体?如何去和无法触及,而且伪装完美的敌人,在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和它开战的情况下进行战斗?

欢迎来到逆模因部。

不,这不是你第一天上工。

有一说一,我头一次在中心页里读到“不,这不是你第一天上工”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兴奋。接着,我们来谈谈原文档中,“自我屏蔽”对055意味着什么。

没人知道Site-19当初是如何收容055的,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时候,收容它的是什么人。没人知道它外表如何,但是有记录表明曾经有人进入过收容单元,记了笔记、画了草图、拍了照片,如此等等。人们看到了、读到了这些信息,也把它们记了下来。然而,这些信息从他们的头脑中“漏”掉了,就像一个概念活生生地从脑子中爬了出来,还把踪迹清理得干干净净,让你在感叹事发现场一尘不染的同时,忘记这里曾经有过某个东西。

另外,基金会似乎记录了大量有关055的科学数据,只是无法对其进行研究。看起来至少有过一次毁掉055的尝试,又或者那次尝试只是想把它移走而已,这不得而知。更没有人知道这些尝试为什么全部失败了。它很可能具有极大的危害性,甚至可能杀了几百号人,但即使这样,我们也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它对心理的危害,它爬进你的脑海中毁掉一切有关它的记忆,它让你想要忘记自己曾经遗忘过——嗯,这篇文档全部写给你看了。(不如说本不该写给你看的。)

文档#055-1是本文的一篇附录,它所记载的理论声称某个用黑条挡住的组织或个人从来没有真正获得过055。而考虑到这些黑条的长度(12格和8格),它很可能指“逆模因部Antimemetics Division ”。然而我个人认为这样会产生语法错误,一般来讲,作为一个组织的正式名称,它的前面会加一个“The”,而没有“The”的话,总感觉语法上有点不对劲。我们又扯远了。

这一理论反而认为,有人故意安插了SCP-055,以做到以下的一件事,一些事,或者所有事: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Site-19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其他SCP地点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人类世界的活动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其他的SCP项目
  • 默默观察或者干涉████████████

噢,又来了一串黑条,一共12格。有趣。它可能指“逆模因部Antimemetics ”或“不可思议者计划Unthinkables ”,后者是美军在二战曼哈顿计划期间,也就是1939年到1946年间同步实施的另一项计划[4]。两种猜测都是合理的,也各能够引申出不少潜在的猜想。

但我们还是继续吧,看看门后面藏着什么东西。

附录A:

嘿,如果这东西真的是个“逆模因”, 那为什么事实不会是这是个已经被消除的“逆模因”呢?我们肯定对此搞错了什么。等等,如果我们一直记录它不是什么会怎样?我们会记得那些东西吗?Bartholomew Hughes, NSA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段神秘兮兮的文字出自美国国安局的某位Bartholomew Hughes。等下,国安局是怎么知道“逆模因”这个东西的?好吧,我们先跳到后面看看:中心页上的信息说,当年全世界可能有超过400个来自各个组织和部门的逆模因研究团队,而基金会只是其中之一。“不可思议者”也是这么一个团队,不过年代更早。正如我之后会提到的那样,不可思议者是一队先驱,也是基金会逆模因部的前辈。

但不管怎样,他说的有道理。

所有这些情况通常会偶然被该文档的阅读者周期性地重新发现,造成严重惊慌。这种忧虑状况在被遗忘前至多持续数分钟。

这是前文中的一段话。那这篇文档为什么能够存在?人们为什么能够认识到逆模因的“非”属性,甚至为什么能够认识到逆模因本身呢?好吧,说到这个问题。这是我之后要解密的一篇故事[5]中的选段:

“SCP-055,如同文件里所述,是一个强大的信息抑制器。从实验来看,只能以否定性词语来定义它,我们只能记得它不是什么。我们知道它不是Safe或Euclid。我们知道它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也不是绿色或银色的。我们还知道它不蠢。我们知道它不是唯一的。但我们确实知道它很虚弱。它很虚弱,因为它是我们所掌握的逆模因媒介中唯一一个能被记录为实体文档的。”

它不蠢,它不止有一个,但是——它的确很弱。Bartholomew Hughes明白这一点。我们之后会看到,Bart Hughes其人不仅是一位天才,还在逆模因部的后续故事中作为一名领导者,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同时也是下一篇文件中的采访者。

文档#055-2是John Marachek博士的报告。当时,一组调查人员(“#19-055-127BXE调查组”)不知怎的,居然获许进入055的收容间,或许还对该项目的外表和性质保留了些许记忆。“或许”和“些许”两个词在接下来的采访记录中尤为重要:

/记录开始/

Hughes博士:好的,现在我将问你一些关于55号的问题。

███████:多少号?

Hughes博士:SCP项目55。你刚才才调查过的。

███████: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不认为我们个55。

Hughes博士:好吧。那么,███████,我想问问你刚才两个小时都做了些什么。

███████:啊?我......<对象表现得不舒服>......我不知道。

Hughes博士:好吧,那么,你还记得我们都同意它不是球形的?

███████:什么不是......哦!对!它一点都不圆!项目55不是圆的!

Hughes博士:所以你现在记起来了吗?

███████:好吧,没。我是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儿有一个,是个你没法记得的东西,而且它不是个球体。

Hughes博士:等等,什么不是球体?

███████:项目55。

Hughes博士:项目什么?

███████:博士,你记得你同意过有个什么东西不是圆的吗?

Hughes博士:噢,是的!

/记录结束/

“这...不妙啊...噢。噢我操。没错。对...对,别啊。操他妈的。”如果你和我一样经历了如上情绪波动,紧接着明白了055的异常性质何在,那么恭喜你!这些暗示真够可怕的,不是吗?

这就像是你走进了一个房间,突然彻底忘记了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干什么,于是你只好转身离开,去接着做不知多久以前你还记得你做过的事情。你甚至不会因为忘记你要干什么而沮丧,因为你根本就不记得你忘记了什么事情。有人提醒你,说你的确忘记了,你却忘了他们说了什么,只好问:“我到底是为什么进这个房间来着?”那人只好耸耸肩。他完全不记得你还进去过。

055的逆模因性质能够传播,其传染性比任何已知病毒还强,还只是被收容的逆模因中最弱的那个。如果这还不足以为逆模因部系列奠定其基调,我还将解密三个后续的故事,保证能做到。

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东西能够让人迷惑和混淆,足以影响三手和四手的信息,让人忘记它“不是”什么,而且只是最弱的?好吧——055的结尾是这么写的:

这显示出可以记得SCP-055不是什么(事实的否定),并且可能可以从这些记忆中反复推断出它的存在。

  1. 19-055-127BXE调查的相关人员报告了中等程度的定向障碍和心理创伤,都与反复记起和忘却SCP-055有关,然而并没有观察到长期的行为问题或健康问题,而且对调查人员的心理评估显示这种精神痛苦会随时间推移而慢慢消失。

建议:在每个重要站点都应配备至少一名能记住SCP-055的存在的人员。

这个建议就很离谱。既然那些重新发现这篇文档的人几分钟后就会把它忘掉,又该怎么判断一个人能不能够记住055的存在呢?标准又是什么?况且,055的异常性质还包括让一切获知它的人产生认知障碍,那么上述的人员又该怎样跟同事说清楚可能的异常情况?好吧,亲爱的读者们,本系列之后自会提到这些。

“我们还知道它不蠢。我们知道它不是唯一的。但我们确实知道它很虚弱。”

那么,简要总结一下:SCP-055向我们介绍了逆模因的概念,也是将人领入逆模因部系列的完美范例。它是一种概念,能够轻而易举地让你忘记它的存在,然后忘记你曾经忘记过。它引出了多年来研究这一概念的一系列个人和组织,也为系列中其他故事和SCP的展开做了完美的铺垫。有些逆模因远比它要凶恶,而且正如中心页的前言所提醒我们的那样:

不,这不是你第一天上工。

注释和外部链接

  1. 在“SCP-2998”“SCP-5000”等文档中,SCP-055与SCP-579重置了世界
  2. 2.0 2.1 SCP基金会传承条目合集-ARC
  3. 译注:指澳大利亚。
  4. 译注:此处为逆模因部设定中内容,详情见逆模因部系列时间线。
  5. 译注:谈谈055,已修正文段中的错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