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NVIDIA GeForce GTX 690

GTX 690.jpg
基本资料
神器名称 NVIDIA GeForce GTX 690
神器别名 核弹 战术核显卡
神器种类 大杀器、电脑配件显卡娘
神器主人 值得拥有
登场作品 地球Online

NVIDIA GeForce GTX 690,简称GTX690,是《地球Online》、《宇宙Online》及其衍生作品中登场的一件道具。

目录

简介

NVIDIA GeForce GTX 690(即GTX690)是NVIDIA于2012年4月29日发布的开普勒架构的双核心旗舰显卡。GTX690将基于两颗GK104核心,拥有3072个CUDA核心,核心频率为915MHz,GPU Boost后可达1019MHz,比起单块GTX 680来说略有下降。显存频率达到6GHz,搭载 两块2GB GDDR5,共为4GB显存。供电方面,每颗核心将采用5相供电。

后来在甘肃电视台的一期叫做《揭秘真相》军事节目中,主持人介绍了几种能对航空母舰造成危险的武器。其中就讲了这么一种火箭推进榴弹-690战术核显卡,只要一发就能摧毁一个航母战斗群。如果采用2张GTX690进行SLI双卡、超频、搭配了红星电源及AMD FX9590暖炉CPU,威力可以发挥到最大值。 实际上690的功耗根本没有这么离谱,只要不超频不组SLI不打游戏?你买显卡不就是为了玩♂游戏吗,功耗和发热都不算很高 690的正确处理方式:断电,拔供电,拆显卡,扔冰箱,【数据删除】该编辑者被证明正在核爆现场,至今下落不明。恐怕被核弹炸死了 没错,看看节目中主持人严肃的表情就知道690战术核显卡杀伤力有多么大了。虽然这种搭载690战术核显卡的榴弹源自一位卡吧N黑编写的百度百科人人皆可随意编写的娱乐百科全书“航母杀手”条目,但是甘肃电视台的这位编导如此轻易就跟上了思路,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一定也是个N黑。

目前NVIDIA TITAN RTX的当量远超过GTX690。两弹元勋黄仁勋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历史

其实用核弹来黑NVIDIA的梗来源是费米构架的GTX480、GTX590。费米是参加美国原子弹建造计划的科学家之一

由于踩了台积电40nm制程高漏电的地雷而没有试过水,农企聪明的试了下水,导致费米构架的旗舰卡功耗十分离谱(GTX480甚至因为功耗过高,得屏蔽一定的内核)。某卡吧基佬曾经拿GTX480煎过鸡蛋,最终以供电挂掉而告终。

某玩家在对早期的GTX590进行超频时因显卡功耗过大导致供电元件烧毁,某些网站在做测试时元件烧毁爆炸[1]

事实上NVIDIA在稍后的批次中加强了电压限制,真正boom过的GTX590数量并不多。

从此有了GTX590是核弹的说法,不过590的长相实在是丑,相对于GTX690来讲知名度有些过低。

老黄的GTX690单卡功耗超过300W,性能当量远超先辈GTX590,因此核弹的称呼流传下来。

其实在590之前老黄也有很多功耗丧心病狂的卡,比如早期双PCB卡7950GX2,DX10初代王者8800Ultra,大核弹GTX295,漏电狂魔GTX480。

其实AMD后来也有很多功耗丧心病狂的卡,比如功耗500W的 Radeon R9 295X2,可是这货必上一体式水冷,所以没Boom掉。(第一个公版用水冷散热的显卡,第二个是是同样出自AMD的Fury X,第三个是RX VEGA64水冷版,AMD果然有自知之明)

相关鬼畜文章

一块核能的显卡

“战争结束了。”

赛格电子城的档口老板叼着一根烟,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一口烟从他口中爬出来。

我感到不快。

当时我要了一个联想机箱,两个主板加一套液冷插件,心情正好,准备再要两个1TB东芝硬盘,其实我更想买自爆套装里的英伟达GTX690战术核显卡,但是不知道那个是否能单卖,我正在心中酝酿措辞。这个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前来囤货面带笑容的技术宅面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且抽着烟。

“什么战争?另外,自爆套装里的690战术核显卡单卖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起身去仓库,用板车拉来几个抗震货箱,满满全是散装配件。主板,机箱,硬盘,显卡。

“你这是……?”我问。

“随便拿,不要钱,如果你要电源的话我去拿。”

他递给我三根内存条,“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一切都结束了,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Alienware专卖店,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面对着一台电脑。

“他们在干吗?”

“打游戏,”我在货箱里寻找那块GTX系列690型的N厂正版显卡。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手上的活,仔细观察。他们手放在键盘和鼠标上,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我不理会他,拽出一块显卡,一同被扯出来的风扇、硬盘掉了一地。

“你知道么?苏莱曼尼死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咬住那块显卡,含糊答应,继续用双手在货箱中翻找我要的配件。显卡堵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结束了。It's over. 他们输了,我们赢了,”他表情悲戚。

“但有一点一样,从明天起,我们同样是是失牧的羔羊了。”

我重新端详这个老板,壮实,方正五官,有一种北方地区人民特有的雄浑之气。

“老板你是不是最近生意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CPU烧掉了吗?你散热扇不转了吗?

“你见过城管来这里巡视么?”他问。

“似乎是没有。”

“你见过混混来搅事么?”他问。

“好像是也没有。”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因为我是SCP中国分部的。”

我再次端详这个老板,壮实,方正五官,有一种收容异常保护人类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我不是开主机配件店的。我是一名B级人员。”

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

“赛格电子不是为了挣钱才开遍全国的,是为了应对伊朗的“混沌分裂者”势力通过他们渗入中国内陆城市,才特设的特别行动机构,隶属于SCP-CN反敌对势力部第九大队。”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

他手一扬。

“Alienware?”我扭头看。

“不止。”他左右张望。

“还有Intel,AMD……”

“不是吧。”我回头看Alienware,经常在那里买配件。

“比你想象的更黑暗。”

“叼啦!哪里有这么多钱搞这么多人。”

“中东很多富豪的。”他说。

“不是,我说这么多家赛格电子……”

“交过税么?”他问。

“你这不是屁话么?”

“租金高么?”他问。

“抽你了啊。”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收容站点,每天新异常。”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

“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B,C级人员独吞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

“我们的O5议会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他环指整家店面,“反恐机构。SCP中国分部的盾牌。”

“你听说过五千亿反敌对势力经费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投入的钱十倍都不止!”

他慷慨激昂。

“中国分部根本就没有贪官!”

“没有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那些到处采购硬件的C级人员……”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基金会付出很多。”他表情深沉。

“你设想一下。”他循循善诱,“如果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来投机倒把,一分钱都没有被贪污,B级人员和O5议会只是装出无能和贪婪的样子,让国际上以为我们的财力都被内耗了……”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SCP总部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周身放出SCP基金会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苏莱曼尼死了,你知道么?”

“你刚才问过了,我知道……”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位置是我们提供的。”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这么说是赛格电子除掉了本·拉登!”

“不,”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个情报是由华强电子截获到的,总参二部的,但我们是同一个旗帜下的战友。如果你买电脑的时候用内部暗号‘异常尽收护华夏’,还能有八折……”

“忠于组织保家园。”

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然后他面露颓唐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一切都结束了。”他沉痛的说。

“苏莱曼尼死了,混沌分裂者全面撤出中国,赛格电子即将撤编了。”

“我并不憎恨苏莱曼尼,他也是一个有理想,为了信仰奉献一生的人。”

他喃喃的说。“但是这是上头的意思,我们和G.O.C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将要离去,这个工作了许多年的岗位。”

他猛抽烟。“我见过许多你们难以置信的景象。主板风扇飞速旋转的嗡嗡声中,浮动着所有悲喜与沉默,一块晶体材料的前世今生。接通显卡时,世界会明亮起来,你飞速的坠向天空。一头冲 向闪烁着星点灯光的显卡,你看见沟壑交错的广袤世界中闪动着指示灯的亮光。”

“而这一切都将归于湮灭,就像在交错纵横的线路中消融的一束电流。”

“为基金会献身的时刻到了。”他捂着脸,我从他的指缝中看到一片黑暗的泪水。

当他再度站起来,那个坚毅的B级人员消失了,他重新变成了一个赛格电子城的档口老板,壮实,方正五官,漫不经心的收拾着配件。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他说。

若干天之后,我又经过那个档口,没有了赛格电子也没有了Alienware,小贩们窃窃私语,其中有多少暗流正在涌动?我不知道,但失去了赛格和Alien的这条街,正变得陌生而失去灵魂。

但我意外的在市中心的华强北商圈又看到了他。的确是他,依然穿着一身便服等候顾客。

我万分激动,上前招呼他,“新店开张了?”他目光游移,并不理我,向一个方向稍一颔首。

我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家微软专卖店的经理正冷冷的隔着玻璃注视着这边。

“战争尚未结束。”他擦过我身边低声说。

“忠于组织保家园。”我低声回应。

相关图片

   

相关条目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