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灰幻马纳多.jpg
小说第一卷,人物介绍图
基本资料
姓名 マナト
(Manato)
别号 小马哥
发色 金发
瞳色 棕瞳
声优 岛崎信长
萌点 队长、美少年治愈系腹黑
活动范围 格林姆迦尔
所属团体 马纳多队
个人状态 .......活在哈尔希洛心中
职业 神官(Priest)
亲属或相关人
哈尔希洛梦儿席赫露


我很期待我们小队,会变成一个怎样的队伍。
——马纳多


马纳多十文字青所创作的轻小说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马纳多是主角队伍初始的六名成员之一,与大多数义勇兵一样,因未知原因失去记忆并来到了陌生而危险的异世界:格林姆迦尔。之后迫于生计而成为义勇兵,与哈尔希洛等人组成队伍,一同狩猎。

职业是神官(Priest),哈尔希洛他们的队长,主要负责队伍活动方针制定、作战指挥、治愈伤员工作。性格温柔可靠、谦逊,对人态度亲切,懂得体贴他人和照顾他人,多次帮助哈尔希洛他们渡过难关,堪称最理想的领导者。

马纳多教会了哈尔希洛他们在异世界里生存的第一步,也陪着哈尔希洛他们一起迈出了作为义勇兵的第一步。马纳多的事迹,让哈尔希洛他们明白了很多东西,对哈尔希洛他们的成长进步有着深远影响。

相关事迹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序章

 
动画版马纳多

哈尔希洛、马纳多、莲崎等十二人,因未知原因失去记忆并来到了异世界:格林姆迦尔。

在引路人·希幽姆的带领下,来到位于阿拉巴吉亚王国边境·天龙山脉的唯一一个防御据点,名为「欧鲁达那」的要塞都市,进而前往欧鲁达那边境军义勇兵团赤月事务所,回见义勇兵团赤月事务所所长兼男公关·布兰尼。由布兰尼向哈尔希洛他们说明现状,并询问他们是否要成为义勇兵。

成为见习义勇兵的话,就能得到见习义勇兵身份证明章,再给每个人十枚银币的初始资金,帮助你们度过眼前的日子,尽管见习义勇兵的见习章也没什么特别的好处。不过,如果各位用二十枚银币—向布兰尼购买正式义勇兵的团章,正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义勇兵后,就可以得到一些相应的优惠。

布兰尼说,不想成为义勇兵也可以,但之后该干嘛?就是你们的自由了。祈祷你们能顺利找到喽。义勇兵以外的工作,可是挺辛苦的唷?就算你真的幸运找到了雇主,顶多也只能领到少得可怜的薪水,而且还要从打杂、照顾师傅或主人的生活大小事做起。现在的世道就是这样喽。

因失去记忆而感到不安、对这个世界现状的不了解、迫于生计需要得到第一笔生存资金,尽管听上去很危险,但最终哈尔希洛他们还是都选择成为义勇兵。

莲崎、隆、莎莎、亚达契和小小五人迅速组成一个队伍,基卡瓦自己一个人加入一个义勇兵前辈·德奇牧涅的队伍,莫古索被一个义勇兵前辈·克兹欧可带走,而哈尔希洛则和马纳多、蓝德、梦儿、席赫露组成一个队伍。

经过一番对异世界的初步了解后,大家为了从事某项职业,而加入该职业的公会。在公会里,有七天的时间去学习一些职业初始技能,因此大家相约七天后再见

相约碰面

 

 
初始六成员



缓慢的起步

根据马纳多所听到的情报指出,战士和神官是队伍的关键人物。战士负责在最前线阻挡敌人,发挥勇猛的战姿;神官则担任治疗者(Healer)的身份,为受伤的伙伴治愈伤口。每个队伍至少都需要一名神官和一名战士。

因此马纳多率先选择了神官,哈尔希洛或蓝德其中一人则必须担任战士,蓝德当时表示战士看起来很帅,所以便由他成为战士的候选人。蓝德一直嚷嚷着自己想当战士,自己一定要当战士,哈尔希洛才决定进入盗贼公会的,可结果蓝德自作主张的成为暗黑骑士(Dreadknight)。导致队伍缺少关键的肉盾(Tank)

幸好之后又发现莫古索被义勇兵前辈·克兹欧可抢走了资金,没有归属。于是马纳多就邀请已经成为了战士(Warrior)的莫古索入队。

最终哈尔希洛成为了盗贼(Thief)、马纳多成为了神官(Priest)、蓝德成为了暗黑骑士(Dreadknight)、莫古索成为了战士(Warrior)、梦儿成为了猎人(Hunter)、席赫露成为了魔法师(Mage)

就这样,形成了主角队伍初始的六名成员。众人在队长·马纳多的带领下,开始了在格林姆迦尔这个异世界、作为义勇兵的生活。

沉重的觉悟

然而在格林姆迦尔的生活并不轻松,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在战场上厮杀过的经历,成为见习义勇兵也不过几天。而在公会里所学的技能更像是一种招式。刚学会的时候,只能够掌握当中的基础概念,并且有机会施行成功,但是无法发挥充分的威力与效果。习得后,必须在练习、实战时使用,逐步累积熟练度后,才能够慢慢发挥出原有的威力与效果。每项技能、魔法,都必须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与劳力,才能够完全习得。技能的使用不得当,还会误伤队友。

因此,哈尔希洛他们的义勇兵生活,真的并不轻松。

之后到了关键的章节,猎杀人生中第一只哥布林,可以说是哈尔希洛他们第一次体会到生命之争的残酷、剥夺其他生命的罪恶感以及生物为了生存而必须进行的斗争。而作为义勇兵的哈尔希洛他们在将来会经历无数次这种厮杀..........

在达姆罗的狩猎

 
深受爱戴的马纳多

晚上,马纳多会经常独自一人在义勇兵们经常聚集的雪莉酒馆打听情报,得知达姆罗旧址这个地方。建议哈尔希洛他们去那里狩猎哥布林,哈尔希洛他们接受了。

过去,达姆罗曾是阿拉巴吉亚王国的第二都市,据说是个比欧鲁达那巨大许多的城镇。然而不死之王率领着诸王联合攻陷达姆罗后,这里就成了不死族的领地。现在当然情况又大不相同了。不死帝国分裂后,过去被视为奴隶的哥布林族眼见不死族失去了皇帝,于是便驱逐不死族,把这个城镇占为己有。

在马纳多的指挥下,大家谨慎的狩猎着哥布林。根据马纳多的提案,一边寻找哥布林,一边制作一张简单的达姆罗地图。就连制作地图要用的笔记本、铅笔,也都是马纳多筹备来的。“掌握地形,记下哪里有哥布林的话,未来一定能派上用场。”马纳多这样说。

马纳多不仅会用光魔法来帮伙伴治疗,还学会了神官的护身术,他总是和莫古索一起站上前线,担任前卫,堪称与莫古索匹敌的肉盾(Tank);他也从未懈怠身为治疗者该做的工作,作为治疗者(Healer)又有点完美主义的倾向,只要哈尔希洛他们受伤了,就算只是轻微的擦伤,他也会马上为他们进行治疗;作为队长,马纳多事前收集情报、负责拟定战略、战斗时又稳定士气、指挥作战;

在马纳多的带领下,哈尔希洛他们也逐渐上手了,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义勇兵收入也在不断增加。

可以说,马纳多是最理想的领导者

小说中,哈尔希洛与马纳多的谈话

「马纳多。」哈尔希洛出声叫唤道,而马纳多也如哈尔希洛所预料的一样还没睡着,马上「嗯」地开口回应。试着叫叫看马纳多是没关系,不过哈尔希洛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话想说。不,应该多少还是有些可以聊的话题,只是忽然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不赶快说句什么的话,说不定两人就会这样一直沉默下去。

哈尔希洛焦躁了一阵后,竟然说了一句「谢谢你啦」,让他不禁觉得有点害臊。

「干嘛突然这样讲?」马纳多笑了,「我才应该要感谢你们。」

「咦?你要感谢我们……?为什么?」

「各位愿意当我的伙伴,我真的很感激。虽然说到现在才忽然这样讲,听起来可能有点像是谎言,不过我真的很感谢大家。」

「没有啊,我不觉得你在说谎,不过——」哈尔希洛轻咬住右边脸颊的内侧部位,「怎说呢,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们嘛。如果没有你的话,那真的就惨了。搞不好现在我早就已经没命了。」

「我们彼此都有功劳啦。要是没有哈尔希洛跟大家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样啊。不管怎么想,一个人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哈尔希洛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自己在想的话,而他不是那种能够硬生生把话吞回肚子里面的人,也没那么有耐性,于是便说:「……这个,你不要往奇怪的地方想喔,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我觉得啊,你应该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到伙伴才对吧?比如说开口向谁拜托一下,你就一定能进入他们的队伍中……」

「你是说义勇兵的队伍吗?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这种事。虽然不记得来这里之前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不过我的个性大概不喜欢向人低头吧,或许也不太擅长处理上下关系吧。」

「啊……」这样说来,的确是如此。就算努力回想过去,却觉得好像只能抓住某些轻飘飘的东西,然后便不留任何痕迹得烟消云散。几乎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或许是无暇多想吧。

「这一点,我可能和你一样。」

「总觉得——」马纳多好像有着些许迟疑,「我应该不是那种能够让大家想要当成伙伴的人吧。」

「你怎么这样说……」哈尔希洛虽然心里想着:绝对没这回事。然而他又不敢妄下断语。毕竟他不认识过去的马纳多。而马纳多也是一样,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当然,哈尔希洛自己也是相同的情况。

越是思考,就觉得越扑朔迷离。所以,还是别想好了。就算想了,也没任何帮助。反正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当然还是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与其说是该做的事,不如说——必须活下去。必须多赚点钱才行。

「以前的马纳多究竟为人如何……」哈尔希洛刻意用一种明朗的语调说道,「根本就不重要啦!大家都不在意啊!现在的你,就是我们的伙伴,而且就像是我们的队长一样。要是你不在的话,我们会很头痛的喔。」

「我也一样。我不能没有各位。」

 

马纳多对伙伴的鼓励

「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好了。」马纳多喃喃自语着。

「咦?」

「现在已经能对付三只哥布林了。队伍中没有人受伤,我想应该表示还算有点余裕了吧?比起射箭,梦儿反而比较擅长使用猎刀,而且力量也不小。如果仔细规划战术的话,说不定可以挑战四只。」

「啊,这样的话——」哈尔希洛试着想像一下情况。莫古索和马纳多一人对付一只,哈尔希洛、蓝德以及梦儿负责两只。如果席赫露可以用在旁边帮忙快速地用影鸣解决一只的话,感觉应该真的行得通。哈尔希洛接着道:「嗯,我们应该对付得了四只吧?」

「莫古索可要靠你啰,你的体格高大,靠着身材就能够威吓敌人,而且用剑的方法也很正确,该一决胜负时大多都能做出了断。」

「嗯,我也这么觉得,莫古索的手真的满巧的。」

莫古索又吞了一口面包,「……是、是吗?是喔……我是不知道啦。不、不过,我好像还满喜欢细腻的工作……」

蓝德迁怒似地说了句:「一点都不适合你啦!」莫古索马上垂头丧气地表示:「嗯、嗯……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那明明就是好事!」哈尔希洛微微地瞪了一下蓝德,「莫古索才不像某人做事那么随便咧!」

「哦?什么意思?你在说本大爷吗?本大爷的另一个名字可是疾风般的精密机器喔?」

梦儿一边安抚着席赫露,一边冷眼看着蓝德,「根本就没人那样叫你吧!」

「蓝德也挺厉害的。」从马纳多温和的表情来看,他应该不是在开玩笑。他继续说:「尤其是你总是能够一直积极地进行攻击。不害怕失败,所以一定能比其他人更快地熟练技能。除了蓝德以外,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成员个性都比较谨慎一点,要是没有你的话,说不定大家反而会很难踏出步伐主动攻击。」

「是、是吗?」蓝德的眼神有点漂移,好像有点惊惶失措的样子。「没办法,本大爷的别名可是旋风般的前进机器喔?」

哈尔希洛尽责地吐槽道:「刚刚的『疾风般的精密机器』咧……?」

「席赫露呢……」马纳多短促地歇了口气,哈尔希洛猜测他应该有注意到席赫露的心意吧。他继续说:「席赫露呀——每次都很仔细地观察四周情况,使用的影魔法中也有不少能够阻挠敌人、阻止敌人前进的招式,情况危急时往往能够帮助其他伙伴。我想,你应该就是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所以才会选择学习影魔法的吧?」

席赫露一时间怔住了,接着默默地点了头。过去的哈尔希洛一直觉得:不选择火、冰或是雷这些常见的魔法,而是刻意选了一条有点奇妙的路,就这点来说,这真的很像席赫露的作风。不过看样子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她并不是只就着个人喜好而做出了这个选择,她确实有认真地思考过。我还真是个傻瓜,真的什么都不懂。

马纳多接着看向梦儿,「梦儿面对事情毫不胆怯,仔细想来,说不定队伍中最有勇气的人就是你了。身为治疗者,我虽然希望你可以再小心一点,不过真的有状况时,我想梦儿一定能够帮助大家的。」

「梦儿……有这样吗?」梦儿指着自己,脸皱成一团地说:「真的咩?梦儿真的很有勇气吗?没有人这样夸讲过梦儿耶!不过……梦儿好像真的不太会觉得害怕耶!只是身为猎人却不太会射箭,这点还要请大家原谅梦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嘛。」马纳多好像在说给自己听似的,「如果单独一个人的话,或许缺点就有可能会成为致命伤,不过我们拥有伙伴啊!只要大家互补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大家一边闲聊一边吃完午餐后,便开始了下午的冒险。开始行动后,哈尔希洛忽然意识到:马纳多明明夸奖了其他每位成员,但是为什么就没有夸奖到我呢?他是不是只是偶然忘了?还是说……我没有值得夸奖的优点?难道说,在马纳多的心中,其实评价最低的成员就是我吗?我自认为自己还算常和马纳多聊天,莫非马纳多就把自己当成个聊天的对象而已吗?

总觉得难以释怀,但总不能现在忽然开口追问「欸、马纳多,我呢……?」这样做感觉实在太丢脸了。

唉,算了。

不要走....

之后哈尔希洛他们遭遇两只个性凶暴的哥布林亚种:巨大哥布林。哈尔希洛他们尝试挑战(动画版则是突然被袭击)

过程中,哈尔希洛一行人不敌,多次受伤,马纳多多次为伙伴治疗也无法解决如今的危机,决定撤退,自己殿后保护队友。

撤退时被偷袭,身受重伤。因之前多次为伙伴治疗,用尽了魔力,没办法为自己治疗,最后失血过多而死

小说原文内含大量剧透,慎看

马纳多忽然仆倒到地上。

「……呜…………」哈尔希洛想要呼唤马纳多的名字,但却叫不出声。

背部。有东西刺在马纳多的背上。是刀具,刀刃呈现弯曲状,看起来像是飞刀。明明大家都看着马纳多,然而却没人开口说话。说不出话。到底该说什么才好?

「……呃……呜、呜……」马纳多想要爬起身子,但却爬不起来。他只能侧着身子,向大家说道:「……好、好痛……应、应该……没问、题、了……吧……」

「马纳多……!」哈尔希洛跪在马纳多的身旁。可以碰他吗?可以吗?我不知道。「马纳多,你、你受伤了……魔、魔法!对了,可以用魔法治……」

「……也对……」马纳多用右手碰着额头,但他的手马上无力地滑落到地面,「……不、不行、不、行……我……用不……了……魔法……了……呜……」

「那你不要再说话了!」蓝德喊叫道,「不要再说话了啦!放、放轻松、放轻松……可、可是,到底要怎么让你放轻松啦!?」

席赫露摇摇晃晃地靠了过来,瘫坐在地上,让马纳多位在她和哈尔希洛的中间。席赫露伸出手,指尖摸上飞刀,然后马上又缩了回去。席赫露的脸色苍白,但马纳多的脸色比她更加苍白。他的脸不是苍白,根本就是毫无血色。

莫古索全身僵硬,宛如一座巨大的摆设品。

「要、要、要……」梦儿抓乱了自己的头发,「……要、要怎么办?」

「怎么办……」哈尔希洛抓挠着胸口。该怎办?到底该怎么做?快想,一定有办法才对。不可能没办法的!马纳多,拜托,快告诉我啊!马纳多!马纳多此刻正微弱地喘着气。哈尔希洛说道:「没、没事的!马纳多,相信我,没事的,相信我?振作点、振作啊,马纳多……振作点,好不好?」

马纳多只是动着眼珠子,看向哈尔希洛,「……哈尔、希洛……」

「什、什么事?怎了?马纳多,怎么了?」

「……抱……歉……啊……」

「咦?什么?抱、抱歉?为什么?你干嘛道歉?」

「……可……恶……啊……为、什么……我、我…………哈尔、希洛……拜托、你了……」

「拜托我?拜托我什么?拜托我?但是……不行啊,马纳多,不行啊!」

「……大、大……大、家……呜……大、家……在……」

「在!大家都在!马纳多!我们都在啊!你别走啊!」

「……啊……呜……呢…………」

「你不准走啊!马纳多!你不可以走啊!别走!求求你,马纳多……!」

马纳多吸了一口气,接着吐了出来。就在那个瞬间,马纳多的双眼忽然变得像是玻璃珠一样。席赫露把手放在马纳多的胸口,「心、心脏没有跳动了……」

「人、人工呼吸!」蓝德大叫,哈尔希洛觉得这个主意太好了。感觉好像这样的话万事都能解决似地,于是众人便手忙脚乱地为马纳多进行人工呼吸。他们进行了好几分钟、好几十分钟,他们拔出飞刀,一下为仰躺的马纳多按摩心脏,一下又往他的嘴里送入空气,就这样持续了好久。说不定甚至进行了一小时以上。

「……是、是不是该放弃了?」莫古索哭丧着脸,「感、感觉马纳多……好可怜……」

「那!」哈尔希洛本来想反驳莫古索,但却住口了。「……那,该怎么办?难道要丢下他吗?我们难道要丢下马纳多吗?」

「魔法……」席赫露抬起脸庞,她的双眼浮肿,眼白充血,双眼通红,「魔法……说不定有用。再怎么说,至少都有能治疗伤口的魔法……」

「对呀!」梦儿不停地点头,「没错!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没问题的!梦儿想想,那是哪里去了……神官公会的……那个……叫什么……神殿!」

「你是说……路密爱里斯神殿?」蓝德用手背抹去泪水,「虽然那里是本大爷侍奉的暗黑神史卡勒海尔的敌对阵营……不过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

莫古索抱起马纳多,「我来抱他一起走。」

哈尔希洛点头道:「好,我们走!」

蓝德、哈尔希洛等人虽然表示愿意帮忙莫古索,和莫古索交换,但莫古索却只说了一句「不必」,拒绝了大家。众人返回欧鲁达那,直到他们抵达位于北区的路密爱里斯神殿,莫古索真的都一直全程抱着马纳多。他们踏进神殿,马上被一群身着和马纳多一样白底蓝条纹神官服的男人们给制止了。其中有一个人好像认识马纳多的样子,他对其他男人说道:「快去叫法然师!」接着被称作法然师的男人马上就赶了过来。到场男人的个子高大,宛若磐石,与其当位神官,不如说他更适合战士的身份。他说道:「唉,发生何事?」开口第一句叹息声便响亮异常。这么说来,马纳多是不是曾经说过,教他的修师嗓门很大,吼得他耳朵都要发痛了?

哈尔希洛想起了往事,便迅速地跪拜在法然师面前,说道:「——求求您,救救马纳多!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拜托!求求您……!」

「愚蠢!」法然师叱喝道,「即便是光辉的光明神路密爱里斯,亦无法拯救死者!马纳多,汝竟然如此痴愚!吾念在汝是难得一见的有为青年,尽心竭力地指导汝,而汝竟然断送了宝贵的性命!」

「你这家伙……!」蓝德想要扑向法然师,而梦儿叫道:「住手呀!」阻止了蓝德。蓝德也干脆地退了下去……大概是因为看见法然师的双眼正止不住地潸然泪下吧。

席赫露瘫坐在神殿冰冷的地面上。莫古索依旧抱着马纳多,一动也不动。

「事已至此,」法然师的声音并没有颤抖,但是泪水依旧不停地滑落着,「至少吾等可以庄重地埋葬马纳多。肇因于不死之王的诅咒,在此边境若未适当埋葬死者,则死者将会化为该王之随从。顶多五日,有些死者甚至三日便会化为人形强尸。」

哈尔希洛不知怎么地忽然好想笑,明明现在根本不该笑的,他明明很清楚的。「……意思是说,我们得烧了马纳多?」

「是也。欧鲁达那外有焚烧场。未免亡骸受到诅咒侵蚀,吾等须以火焰净化亡骸,而后将之葬于小丘上之墓地。」

「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何事?」

「这……也得付钱,对吧?」

「若汝等盘缠不够,就让吾付吧。」

「不,」哈尔希洛叹气,大大地、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好生气,但若是开口怒吼,又显得愚蠢极了。他接着说道:「……没关系,我们不是没钱。就算不够,我们也会自己想办法。因为,马纳多,是我的——是我们的伙伴。」

因迷茫而停滞不前

马纳多的死,让哈尔希洛他们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感和打击感。

经基卡瓦介绍,新神官·梅莉加入了哈尔希洛他们的队伍,在这过程中双方发生了一些摩擦,也让哈尔希洛他们明白,一直以来他们有依赖马纳多的帮助。

如今哈尔希洛他们的状态十分糟糕,不单只失去了队伍里最重要的神官,过去一直是马纳多去收集情报,而哈尔希洛他们的交际圈小、没什么人脉。连梅莉都是基卡瓦主动介绍给哈尔希洛他们的......

女生那边的状态也不好,能不能振作起来还不好说。尤其是最喜欢马纳多的席赫露。哈尔希洛他们在没有和梦儿她们商量的情况下,就让梅莉加入。多少会有所不满

接任队长的哈尔希洛需要逐渐解决这些问题....

迈向明天吧

 
马纳多

哈尔希洛决定先取得梦儿她们的理解

小说里,哈尔希洛与梦儿的对话

「啊,梦儿!」

梦儿虽然停下了脚步,但并没有看向哈尔希洛,只是拿布擦拭着湿润的头发。她平时总是绑着两根辫子,因此放下头发后看起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两人沉默了好几秒钟,气氛相当尴尬。「那个……席赫露呢?」

「房间里。」

「是喔。那个……」哈尔希洛站起身来,抓抓自己的后颈,「……你在生气?」

「没有。」

「真的吗?可是总觉得……」

「梦儿说了,没有生气。还是说,哈尔做了什么会让梦儿生气的事吗?」

「可能……有吧。」

「哈尔做了什么?」

「我完全没和你以及席赫露说,就擅自让梅莉加入队伍当中。我当初只是心想不能继续再消沉下去了,但果然还是操之过急了。虽然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

「这样说的话,是谁的错?」

「……基卡瓦把梅莉介绍给我们,于是我、蓝德还有莫古索就擅自决定了……唉,所以算是我们三个人的错吧。」

「不是吧。」

「咦?」

「梦儿说,不是吧。」

「……梦儿?」

「根本就不是这样。」梦儿用布盖住自己的脸庞,「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哈尔根本就是个大笨蛋!」

「咦?等等,怎——」哈尔希洛把手伸向梦儿,然后又缩了回来,「咦?梦儿……怎、怎么了……?」

「哈尔根本什么都不懂!就是因为这样,梦儿和席赫露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不、不是啊,可是……」哈尔希洛低下头,「……我真的不懂嘛。你和席赫露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你们不说,我怎么可能会懂!」

「梦儿本来就很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呀!梦儿就是做不好嘛。席赫露就更不用讲了啊!」「我、我也一样啊!」哈尔希洛几乎就要吼了起来,不过他忍住了

「……我也一样不擅长表达啊,而且我也和你们一样很震惊啊……」

「这样说来,大家都一样喽?」

「对啊。大家……都是一样的。」

「都是大家的错……」梦儿哭了起来,「……会变成这样,不是某个人的错,而是大家的错。不是哈尔或蓝德、莫古索的错,梦儿和席赫露也有错……不是吗?我们大家是伙伴啊!包括马纳多,我们六个人曾经是伙伴呀!难道只有梦儿一个人这样想吗?梦儿搞错了吗?」

「……你没有搞错。」

没错。——哈尔希洛心想。梦儿没有搞错。搞错的人,根本就是我。

马纳多曾经说过,说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好了。马纳多、哈尔希洛、蓝德、莫古索、梦儿、席赫露,我们六个人是一个完整的队伍。

的确,在六个人当中,马纳多总是特别突出,但并不代表马纳多一个人就是十项全能的。 至少马纳多一个人做不了的事情,六个人合力就能够完成了。 马纳多一定深深地明白这一点。所以就算蓝德任性妄为,哈尔希洛笨拙又老爱把事情交给别人,莫古索动作迟钝,梦儿技巧不灵活,席赫露谨慎到近乎胆小,马纳多却从未出言抱怨。 就是因为五个人都是半吊子,所以少了一个人就更无法发挥作用。而这一切都由马纳多来统帅领导,为大家填补不足的地方。 六个人聚在一起,哈尔希洛一行人才能够成为一支完整的队伍。

不论好事坏事,都会平等地降临在全员头上。痛苦的时候,大家便会一起感受到痛苦。正因为每个人都不够坚强,所以彼此更必须为对方分担痛苦与艰辛。然而,哈尔希洛却没有这么做。哈尔希洛、蓝德以及莫古索,就只是凭着男人间那股随随便便的态度,老是买醉说些浑话。

梦儿和席赫露的心情又是如何呢?她们是不是觉得自己被嫌弃了,感觉到寂寞凄凉不已呢?「梦儿,对不起,我——」

话说出口的瞬间,哈尔希洛忽然好像明白了。他了解马纳多临死前,到底为什么要对自己道歉了。

那一天,马纳多夸奖了队伍中的每个人,但却独漏了哈尔希洛。哈尔希洛为此而感到有些闷闷不乐,而马纳多一定也注意到了。

「那家伙居然——……」

视线一瞬间变得模糊。原来泪水能够像这样一下子涌现而至,迅速地冲垮那微不足道的冷静。哈尔希洛蹲坐在地。那家伙真是个大笨蛋。马纳多,你干嘛要道歉。不管怎么说,这根本就无所谓嘛。那时候根本就不是道歉的时候嘛!你明明都快死了,你明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了。与其向我道歉,你应该有更重要的话要说吧!你明明就可以不用道歉的!不过那实在太符合马纳多的作风了。马纳多,你说过,对吧?你说,「我应该不是那种能够让大家都想要当成伙伴的人吧」。根本就没这回事,绝对没这回事,绝对不会有这种事的。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死?不准死啊!你怎么可以死!

「哈尔……」

梦儿蹲下身子,拥抱哈尔希洛。梦儿一样泣不成声。她一边抽抽嘻嘻地哭着,一边轻轻地安抚着哈尔希洛的背、肩膀以及头。两人交碰的双颊被泪水浸湿。耳边传来梦儿的哭泣声。哈尔希洛搂住梦儿,一样不停地哭泣着。他们就这样不知道哭了多久。

再解决莫古索的装备问题,哈尔希洛他们学习新技能,通过实战重新掌握适合当前形势的作战技巧。

然后向猎户座集团的希诺哈勒和哈亚西了解梅莉的为人。得知梅莉的过去后,众人的态度变得柔和,也对过往作战中存在的问题有所反省,对梅莉的一些做法也表示理解,最后哈尔希洛用马纳多的事情去开导梅莉

不论如何,迎向明天吧

哈尔希洛:「梅莉,过去我们的队伍中,曾经有一位神官,他的名字叫做马纳多。马纳多死了。正确来说,应该是我们害死了他。我们都太过依赖马纳多了,而马纳多又有点完美主义的倾向,只要我们受伤,就算只是轻微的擦伤,他也会马上为我们进行治疗。他是一位值得信赖的治疗者,同时也是可靠的肉盾;他总是和莫古索一起站上前线,担任前卫;而且,他还是我们的队长。马纳多一个人肩负了三人份的工作,我一直觉得他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但是,我们却把他的所作所为视为理所当然的。我想,马纳多一定很辛苦吧,但他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辛苦的样子。我从来没有想像过马纳多的心情。而就算是现在,我也只能一个人独自猜测想像而已。因为……马纳多已经死了,他已经不在了。」

哈尔希洛:「马纳多死后,说真的,我真的曾经觉得一切都没救了。没有马纳多,我们根本没办法继续下去。然而就算马纳多死了,我们还是会继续活下去。只要还活着的一天,我们就不能无所事事。总之,就只能继续以义勇兵的身份,想办法过生活、填饱自己的肚子。虽然我们的身份还只是见习者而已啦。然后,我们就邀请了你。我们邀请你的理由也很简单,就只是因为队伍中没办法欠缺神官,没其他原因了。可是,不管是我还是蓝德、梦儿、席赫露,我们本来就是多出来没人要的一群。莫古索一开始虽然被克兹欧可邀请入队,但最后也被赶了出来,甚至连钱都被拿光了。马纳多把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好歹也成了一支完整的队伍。我们成了彼此的伙伴。虽然就只是这样而已,但我们变成了伙伴。虽然有时候不见得顺利,有时候也会对彼此感到很生气,甚至有时候也会吵起架来,但是,我们还是彼此最重要的伙伴。比起想着『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伙伴?』,更重要的,应该是好好地珍惜此时此刻身边的每一位伙伴。而我认为,梅莉也是我们的伙伴。」

在哈尔希洛等人主动地认可梅莉作为伙伴的身份后,梅莉也开始融入现在的队伍。

通过不断的与哥布林实战来积累经验、赚取资金买装备,作为Tank的莫古索已经装备齐全、哈尔希洛、蓝德等人的装备也得到升级,技能的运用也逐渐熟练起来

「……可以了。这样的话……」哈尔希洛点点头,「之后就按照计划进行!」

「终于喔!」蓝德走进躺卧在地上的弩哥布,劈下手中的长剑。到底要等到哪一天,那抹装模作样的残忍笑容才会显得和他相配呢?「嗯,也好。无论如何,这样一来就The End了。不只是眼前的这群死哥布林。——那两个家伙也要迎接它们的祭日了!」

一雪前耻

准备已久的哈尔希洛一行人,向那两只巨大哥布林发出挑战,尽管此时哥布林的数量,远比第一次遭遇时多上许多,但在莫古索的爆发、梅莉的辅助以及众人的努力下,哈尔希洛一行人终于获得了胜利。

为了与你的回忆

一切结束,哈尔希洛他们来到马纳多那里,向他诉说着一切。

献给你

当这种时刻真的到来时,到底该说些什么呢?哈尔希洛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明明觉得好像一起度过了好长的一段时光,但事实上却非如此。相反地,一起相处的时间真的好短暂,真的太短暂了,所以才会觉得好像明白,又好像什么都不懂。对人态度亲切,什么话题都聊得开,脑袋又聪明,什么都行,而且还很值得别人信赖。哈尔希洛觉得,他真的是个无可挑剔的人。不过,或许只是自己没发现他的缺点吧。也许他偷偷隐藏了自己的缺点也不一定。如果能够再多相处一段时间的话,说不定就能够看到他的其他面貌了。

哈尔希洛好想知道啊,好想知道他真正的个性如何。哈尔希洛真希望能够再拥有多一点时间。只要有时间的话,一定会发生更多事情,说不定也有机会对彼此生气、吵架了呢。说不定他们会更讨厌彼此,也可能会更喜欢彼此吧。某天,或许席赫露会开口告白吧。那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不论对逝去的人说些什么,他都听不到的;任何话语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我实在不想要这么认为。

不过越是多想,就觉得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痛。

因为哈尔希洛很明白,闭上双眼后,浮现而至的昔日好友的面容、身影……他早已经不会动了,他被一把不知道是慈悲还是残酷的火焰燃烧殆尽,化为骨骸与灰烬;墓碑被夕阳映照出长长的影子,而好友现在就埋葬在这个墓碑之下。

「我们……当上义勇兵了喔。」

结果,哈尔希洛只是对着刻着好友名讳以及新月的墓碑说了这句话,然后对好友的墓碑出示了手上那宛如银币的团章。

蓝德、莫古索、梦儿还有席赫露也各自掏出了团章,拿给逝去的昔日好友看。

梅莉站在和我们有点距离的位置,低头看着地面,手按在胸前。

「我们当初也不是没钱所以买不起团章啦……」哈尔希洛握紧了手上的团章,「就只是想说要等一个段落,把事情都做了个了断后,再一起买下团章。这件事情是我们大家一起决定的。」

蓝德用鼻子「哼」了一声,「老实说,本大爷根本怎样都无所谓!都是因为你们一直吵个不停啦!」

「笨蛋蓝德!」梦儿用力地拍了一下蓝德的肩膀,「这种时候你就不必说些讨厌人的话了吧?你平时就已经够讨厌了啦!」

「被讨厌才好啊!再怎么说,本大爷可是暗黑骑士耶!当然得惹人厌点才行啊!」

「……是说,梦儿……」席赫露轻轻地地拉了拉梦儿的斗篷,「不是『讨厌人的话』,是『讨人厌的话』才对。如果说成『讨厌人的话』,感觉好像是他讨厌了你……」

「呜耶?是咩?梦儿一直都以为是『讨厌人的话』耶。」

「那、那个……」莫古索把脸朝向席赫露,「差不多,该把那个……」

「啊……嗯。」

席赫露走上前去,蹲在墓碑前面。她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枚团章,犹豫了一会儿……难道她想要把团章塞到墓碑上刻有新月的凹槽里?

「不、不是啦,席赫露,这样好像……」哈尔希洛开口阻止,席赫露「咦?」地一声回过头来,双颊染成绯红色,「……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放在哪才好……我、我……」

「哎唷……是没关系啦。不过,我想应该放不进去吧。毕竟形状也不合。」

「……对、对喔。也、也对。对不起。我那么胖,做事还那么冒失……那、那、那……就放在这……」席赫露轻轻地把团章放在墓碑旁的地面上。「……这个,是马那多哥的团章。我们是用马纳多的钱,还有……不够的部份就大家平分,还有,梅莉小姐也有出钱……请你收下吧。」

 

如果马纳多听得见的话,他应该会笑着说「你们不必这样嘛。」之类的吧?他可能还会说:「这样太浪费钱了,你们不如拿去贴补买装备花掉的钱嘛!我都已经到这个世界来了,钱就留给还在那个世界的你们用吧!」他说不定会冷静地说出这些话吧。不过不管他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听的。

毕竟,马纳多,我们已经听不到你的声音了。如果你希望我们照你所说的做,那你就出声啊!让我们听到你的声音嘛!我明白……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我死后……会怎么样呢?如果天堂真的存在的话,那我们有一天就能在那里相会了吗?我不知道答案,也不可能会知道答案的。没人明白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不过我知道,至少在那之前,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再和马纳多交谈了。

生与死之间,横越着一条好深、好宽广、流速好快的河。一旦跨过的那条河,不论发生什么事,都绝对无法再回头了。那完全是一条无路可退的单行道。 眼泪流不出来。

哈尔希洛只是想继续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于是他坐到草丛堆上,立起单边的膝盖,用手环抱着。

席赫露把手放在墓碑上,背部开始颤抖。梦儿蹲到席赫露的身旁,搂着她的肩膀,并且摸摸她的头。

蓝德双手插腰,看着上方。

莫古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梅莉押着头发,眺望着远方。

「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好了喔。」

哈尔希洛对再也不会回来的好友说了这句话,然后眼睛看向欧鲁达那的方向。

角色分析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晚安,马纳多

初登场于小说第一卷的马纳多,长相英俊,对人态度亲切,性格温柔可靠、谦逊、懂得体贴他人和照顾他人。

作为队长,他主要负责队伍活动方针制定、作战指挥、治愈伤员。多次帮助哈尔希洛他们渡过难关,是最理想的领导者。

作为神官,马纳多的师傅那一句“吾念在汝是难得一见的有为青年,尽心竭力地指导汝。”就可以说明马纳多的潜力是有多强了。

小说第一卷中所表现的马纳多,几乎是完美的....

因此在这些优点衬托下,马纳多的死可谓是万分可惜....

马纳多的死毫无预兆……不,如果说一点预兆没有是假的,不过在此之前,读者顶多也只是有一些不祥的预感而已,彩页里看上去就像是队伍精神领袖的马纳多,真心没多少人能想到他会死。由于第一卷前几章一直在平铺直叙地讲故事,看到马纳多死亡的时候,甚至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但是仔细想想,这大概是理所当然的结果。马纳多本来就是那种一肩挑的性格,他太过于勉强自己了,肩上扛得的东西太多了,治疗队友,保护席赫露,当前卫攻击怪物,还要指挥队伍。纵使马纳多再怎么天赋异禀也好,他也是有极限的........

而队伍中的其他人又太过于依赖马纳多,这导致一旦发生紧急情况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希望马纳多来帮忙,这样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队伍。再加上马纳多在战斗中对队伍成员不必要的主动照顾太多,出状况是迟早的事。

就像后面梅莉说的,所谓的牧师并不一定是前排职业,也不是一定要什么伤害都去治愈。魔力不是无穷大,要用在最该用的地方。马纳多死的一个原因就是后期没魔给自己治愈了。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而马纳多的作用,是为了表现异世界的残酷,用来烘托异世界的危险和无奈;是用来塑造主角哈尔希洛等人的人物形象、确定小说类型、小说风格以及引出主线剧情的

马纳多死后,哈尔希洛和其他队友们一度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这里对他们各自情绪化的描写比之前要好很多,像哈尔希洛的不甘心、梦儿的悲伤、席赫露的绝望、蓝德的自暴自弃、互相责备,还是新成员梅莉加入以后的不配合,一行人之间产生的隔阂......

眼看队伍濒临分崩离析的境地,直到哈尔希洛与梦儿互相交心过后终于幡然醒悟。

导致马纳多死亡的不是一个两个人的错,是整个队伍的过失,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而擅自疏远同伴实在是愚蠢至极。不论好事坏事,都会平等地降临在全员头上。痛苦的时候,大家便会一起感受到痛苦。正因为每个人都不够坚强,所以彼此更必须为对方分担痛苦与艰辛。如果队伍中的每个成员都能像马纳多那样重视其他成员的心情与想法,为彼此弥补不足,而不是都把责任推给一个人背负,这样才能算得上是完整的队伍

马纳多教会了哈尔希洛他们在异世界里生存的第一步,也陪着哈尔希洛他们一起迈出了作为义勇兵的第一步。马纳多的事迹,让哈尔希洛他们明白了生命的可贵和伙伴的重要,对哈尔希洛他们的成长进步有着深远影响。尤其是哈尔希洛,在成为队长后,哈尔希洛就一直以马纳多为目标,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大,为了伙伴存活可以做到不惜赴死。

而过去的梅莉与马纳多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习惯过分分担其他人的责任,太过于忽视自己能力的极限。不同的是,梅莉自己活了下来却害死了三个队友。

失去了领头神官的队伍与失去所属队伍的神官……这样的组合,正好给了双方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

当他们互相知晓对方的痛苦时,他们没有重蹈覆辙,为了彼此而拼尽全力,终于打赢了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的战斗。

马纳多已然死去。在死者的墓碑前,无论对他说些什么都只是事后诸葛,对死去的人没有任何意义……但是,至少,要把马纳多应得的团章留给他。

因为,无论生死,他们永远都是伙伴。

在第一卷末章,十文字老师埋下的重要伏笔,暗示了将来存在复活的可能性,期待十文字老师的后续描写

灰幻ED主题歌《Harvest》歌曲赏析

 
TV动画《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ED主题歌《Harvest》

TV动画《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的ED主题歌:Harvest,意思是成果与收获

当马纳多逝去,哈尔希洛他们重新振作起来,再一次向前迈进时。观众才明白歌词所描述的意义,这是哈尔希洛他们在队伍成长后内心一直想感谢马纳多的话。

这双手得到的 你的温暖(この手に贳えた 君のぬくもり)

是我的珍贵之物 为我指引着未来呢(宝物になる 未来へ导いてくれたね)

永远(ずっと)

追寻着你的声音(君の声を 追いかけていた)

是在何时呢 我已经变坚强了(いつからなんだろう 强くなったね)

在这广阔世界里 我所追寻的事物(广い世界 探したものは)

它就在旅途的终点 一定能遇见的 (旅路の果てに きっと见つかるから)

专辑封面里没有马纳多,但他却早已铭记于队伍中每个人的心里,引导着小队前进。

马纳多:“我很期待我们小队 会变成一个怎样的队伍。”

哈尔希洛:“我们的队伍,变得越来越好了喔。”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