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韋伯·維爾維特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23798451 p0.jpg
P站ID:23798451
基本資料
本名 韋伯·維爾維特
(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
Waver Velvet)
別號 君主·埃爾梅羅二世、王妃、Master.V、倫敦之星、時鐘塔女學生最想與他■■■的男性第一名(2003年為第四,2015年登頂)、孔明老大哥
髮色 黑髮
瞳色 黑瞳
身高 157cm→186cm
體重 50kg→68kg
年齡 19歲(Zero)
29歲(事件簿、UBW動畫)
生日 10月3日
星座 天秤座
血型 B型
陣營屬性 中立·善
聲優 浪川大輔
萌點 傲嬌黑長直口嫌體正直遊戲宅弱氣
印象色 暖灰色
特技 推察、要點的整理
所好之物 各種謎題、推理小說
所惡之物 腕力
天敵 自己
出身地區 英國
所屬團體 埃爾梅羅教室
個人狀態 擔任時鐘塔講師一職
親屬或相關人
王:伊斯坎達爾
老師:肯尼斯·埃爾梅羅·阿奇博爾德
可愛的義妹:萊妮絲·埃爾梅羅·阿奇佐爾緹
內弟子:格蕾
融合亞從者:諸葛孔明
相關圖片
我がサーヴァントよ、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が令呪をもって命ずる
ライダーよ、必ずや、最後までオマエが勝ち抜け
重ねて令呪をもって命ずる。――ライダーよ、必ずやオマエが聖杯を掴め
さらに重ねて、令呪で命ずる
ライダーよ、必ずや世界を掴め。失敗なんて許さない

吾之從者,韋伯·維爾維特以令咒之名命令你
Rider,一定要贏到最後
再次以令咒之名命令你。——Rider,一定要奪取聖杯
三度以令咒之名命令你
Rider,征服世界。不許失敗

韋伯·維爾維特(日語:ウェイバー・ベルベット;英語:Waver Velvet)是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韋伯·維爾維特在小說《Fate/Zero》中首次出場。

目錄

簡介

時鐘塔的年輕學生,在被老師肯尼斯否定之後,盜走了肯尼斯的聖遺物,偷偷來到冬木市,召喚出Rider亞歷山大參加了第四次聖杯戰爭。在聖杯戰爭中生還,回到時鐘塔,成為講師,繼承了埃爾梅羅教室。最終成為傳奇人物君主·埃爾梅羅二世

魔術

魔術教育

只是因為身為天才,就可以輕而易舉地飛向高處。在我只能想像的天空中自由翱翔。
——君主·埃爾梅羅二世

儘管韋伯作為魔術實踐者的資質不足,但他在魔術理論教導和發掘學生才能方面的能力十分優秀,因此往往時鐘塔各個系轉了一圈都沒有導師可以受得了的怪才到了埃爾梅羅教室就可以蛻變為真正的天才。

鑑識眼

我大概明白了,你也許確實是愛著魔術的。在某種意義上,說你是求道者也無妨。
如果從魔術的本義而言,不如該說你是魔術的破壞者才對。

可以將一個魔術師從魔術的本質到後代魔術師的生存方式都被看透。通過魔術連特定魔術師的思想和理念都可以解讀。

直接出手時可以接續他人的魔術迴路以調試改變魔術的性能(主導權在被接續的他人,非常危險),曾通過接續露維亞的魔術迴路將露維亞百般破壞無果的剝離城結界粉碎。

其他

蓄的長髮是用來儲存魔力應急的。

埃爾梅羅家族是顯赫的貴族,因此一直都是在貴族主義派別。繼承了埃爾梅羅(二世)稱號的韋伯卻是出身低微,行事風格也類似民主主義。所以他的立場最後成了表面依附貴族主義,行事風格偏向民主主義(但為了保住家族,與民主主義派別來往保持了謹慎)的結果。

人物經歷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Fate/Zero

門戶低微的魔術師,自己也只不過是第三代。外婆作為一個魔術師的情婦而得到了細碎的魔術知識。而母親也僅僅是繼承了外婆的魔術。韋伯的魔術迴路、魔術刻印的質量、數量都非常粗劣。

在父母去世後,憧憬魔術的韋伯散盡家財湊集了進入時鐘塔的學費。

認為魔術師並不能僅僅看血統,而降靈系的講師肯尼斯則恰恰是時鐘塔三大派系中最看重血統的貴族主義派。

在被肯尼斯在課堂上斥責韋伯,提到韋伯的論文已經被其撕毀,並當眾否定了韋伯的未來可能性之後,韋伯離開了課堂,在偶然之中接觸到了肯尼斯得到的聖遺物。

在了解聖杯戰爭的事情之後,韋伯盜取了導師的聖遺物。在非常喜歡搞事的基友梅爾文·威因茲[1]資助下獲取了機票,來到了日本,利用魔術催眠了麥肯錫夫婦,使他們將自己認為是去英國留學的孫子韋伯·麥肯錫。

在召喚出從者Rider伊斯坎達爾之後,反而被豪爽的Rider到處使喚。

冬木港口的初戰之中,韋伯被載在神威車輪上來到現場,被肯尼斯看見,肯尼斯聲稱要給韋伯教訓,讓他認識到魔術師世界的殘酷,驚恐的韋伯被大帝安撫。大帝反而說肯尼斯這種只敢躲在暗處的人沒有資格像韋伯一樣與自己站在一起。

Caster作亂時,韋伯那出人意料的天賦終於開始顯現。在未遠川沿途進行水質檢測,輕鬆發現了Caster的工坊。隨後與Rider一起將可怖的工坊燒毀。同時遭遇跟蹤的Assassin(3隻)襲擊,將其斬殺後發現了Assassin未死之謎。

在三王的聖杯問答時見識到了Rider的固有結界——王之軍勢,開無雙蹂躪了Assassin。

未遠川大戰時,Rider利用固有結界拖住了海怪,而韋伯在岸上為其引導釋放海怪的位置,Saber的聖劍也得以擊殺海怪。

之後為了恢復魔力,在召喚出Rider的林間休息了一天,而衛宮切嗣也通過愛麗與遠坂時臣的交涉得到了Assassin探知到的Rider組的據點,在麥肯錫家苦等一天狙擊未果。

愛麗絲菲爾被擄走後,Rider組遭遇Saber,一言不合之下交戰,Saber劈碎了神威車輪。

在伊斯坎達爾與吉爾伽美什在大橋決戰前,韋伯以三劃令咒下令,讓征服王得到聖杯、取得勝利、征服世界,以臣子身份與伊斯坎達爾共乘戰馬沖向吉爾伽美什,但是因為固有結界被乖離劍擊碎而衝鋒未果。伊斯坎達爾與韋伯約定,要韋伯作為臣子傳承歌頌他的事跡。韋伯目送大帝在寶具之雨中衝到最後一刻直至消散。在面對獲勝的吉爾伽美什時,即使害怕,韋伯也保持著抬頭正視。被英雄王認可了他的忠道,最後退出了聖杯戰爭,成為了少有的善終御主。

其實麥肯錫夫婦已經知道了韋伯並非他們的孫子,因為如果是他們的孫子,肯定不會像韋伯那樣,而是會對老人們不聞不問吧。所以即使知道韋伯是陌生人,還是與他交心聊天,在韋伯離去時,老人們已經有些許不舍了。

吉爾伽美什擊敗伊斯坎達爾後與韋伯的對話

吉爾伽美什:“小子,你是Rider的Master吧。”

韋伯:“不是的,我是……那個人的臣子。”

吉爾伽美什:“是嗎……”

吉爾伽美什:“但是小子,如果你是個盡忠的臣子,就有為故去的王復仇的義務吧?”

韋伯:“如果向你挑戰的話我會死。”

吉爾伽美什:“那是自然。”

韋伯:“我做不到……王命令我活下去。”

吉爾伽美什:“此乃忠道大義,絕對不要忘記這種精神。”

君主·埃爾梅羅二世事件簿

在肯尼斯的遺體和聖杯戰爭的情報被運回倫敦後,韋伯一時間不敢回時鐘塔。靠著所剩無幾的資金,他來到印度,逆亞歷山大東征之路,途經波斯,後到達馬其頓。

在希臘走訪時,韋伯拜訪了當地的管理人,因為是來自時鐘塔而為一些孩子進行了指導。在不知不覺間覺得當講師也不錯。

在回到時鐘塔後,韋伯再次向基友借錢,買下了隨肯尼斯死亡而廢棄的埃爾梅羅教室。在那裡執講的三年裡,韋伯建樹頗多。繼承埃爾梅羅派的萊妮絲也愉悅地將韋伯綁到面前,強迫韋伯成為她的義兄,成為埃爾梅羅二世,隨後繼承了時鐘塔的十二君主(Lord)之名。韋伯的魔術刻印作為抵押被剝離。

  • 實際上,當時萊妮絲是動用權力強行將韋伯「請」過去的,而韋伯是以必死的心態去見萊妮絲。因為韋伯當時將作為貴族派的艾爾梅洛伊教室拿去講授貴族眼中最不入流的現代魔術,以常理而論可說是侮辱作為貴族名門艾爾梅洛伊的重罪。所以韋伯認為自己會遭受懲罰,不過其實萊妮絲是出於興趣才找上他。
  • 韋伯見到萊尼斯後,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對肯尼斯之死的謝罪,並請求饒命。而萊妮絲則藉機利用韋伯的罪惡感,對韋伯提出四個條件。第一是償還埃爾梅羅派的所有債務,第二是修補埃爾梅羅源流魔術刻印,第三則是韋伯替代還未成年的她應付君主的工作,換句話說,就是要韋伯接替她成為君主,並當她的義兄。因為前兩個是在預期範圍內,所以韋伯很認份的接受,但在聽到這個條件的時候就直接嚇傻了,最後則是附帶要他當自己的家庭教師。

講授現代魔術科的埃爾梅羅教室,除了以簡單易懂的實踐性課程出名,更指導(收留)了許多其他科無法處理的學生,包括「天才笨蛋」弗拉特、使用獸化魔術的斯芬·古拉雪特等人。除此之外,為了彌補自身魔術戰力上的不足,還收了一名內弟子格蕾

伊斯坎達爾的聖遺物被他收藏在辦公室,在第五次聖杯戰爭前夕,韋伯還在試圖參戰與大帝重逢。無奈兩個席位一個被封印指定局內定為巴澤特·弗雷加·麥克雷米茲,另一個則被“石油王”阿特拉姆·加里阿斯塔高價買下。再加上自己作為埃爾梅羅二世還有未盡的義務。

義妹萊妮絲曾揶揄說如果硬是要參加,去之前先和她生個孩子,以免死掉沒人還債。

Fate/Apocrypha

雖然沒有發生第四次聖杯戰爭,但是肯主任參加了一次亞種聖杯戰爭,韋伯也是,於是韋伯再次召喚出Rider,接替肯主任成為二世。

總之,聖杯戰爭這種東西,不管是正統還是亞種,肯主任只要參加就必死。

Fate/Grand Order

人物詳細

埃爾梅羅二世通過某些方法召喚了Caster諸葛孔明使其憑依在自己身上,從而克服了東西方魔術系統不兼容導致孔明無法出全力的問題,並得到其認可,可以自行使用孔明的力量,但形式與原來有所不同。努力捧埃爾梅羅二世的三田誠老師卻死活抽不出這張卡2018年9月11日,三田誠老師終於成功復明,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能力設定

CV:浪川大輔 人設:武內崇
星級:5 職階:Caster
能力面板
筋力 E 耐久 E
敏捷 D 魔力 A
幸運 B+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鑑識眼 A
    【己方單體的暴擊威力提升(20%[Lv.1]→50%[Lv.10])(3回合)
    NP增加(30%)】
  2. 軍師的忠言 A+
    【己方全體的防禦力提升(20%[Lv.1]→30%[Lv.10])(3回合)
    賦予傷害減免狀態(200[Lv.1]→500[Lv.10])(3回合)
    NP少量增加(10%)】
  3. 軍師的指揮 A+
    【己方全體的攻擊力提升(20%[Lv.1]→30%[Lv.10])(3回合)
    賦予傷害附加狀態(200[Lv.1]→500[Lv.10])(3回合)
    NP少量增加(10%)】
職階能力
  1. 陣地建造 A
    【自身的Arts指令卡性能提升(10%)】
  2. 道具作成 B
    【自身的弱體成功率提升(8%)】
寶具
石兵八陣Kaerazu no Jin
等級 C-→C 種類 對軍寶具
【敵方全體Charge減少
中機率賦予眩暈(50%[100%]→80%[500%])(1回合)
賦予詛咒(1000)(6回合)
防禦力下降(30%[Lv.1]→50%[Lv.5])(3回合)】
  • 立繪

劇情相關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第二特異點 永續狂氣帝國 七丘之城

和少年大帝一起打了個醬油後華麗麗的退場

幕間物語 英靈附體


幕間物語 無邊之海
活動 活動名Fate/Accel Zero Order

在活動劇情中說明了如果韋伯成長為埃爾梅羅二世必將經歷兩件事:第一,參加聖杯戰爭並召喚Rider伊斯坎達爾。第二,肯尼斯死亡。

在迦勒底偵測到冬木四戰特異點後連同master一起前往。劇情里一開場就利用工房結界發現並困住幾個assassin的分體。其實是事先知道百貌的行動隨即為了阻止Lancer與Saber的決鬥,前往港口與saber進行決鬥並逼退呆毛,在之後遇見肯主任並發動饒舌技能忽悠其暫時離去與FZ的分歧點之一,坤哥與呆毛沒進行決鬥,呆毛沒被黃薔薇捅傷手。而後在與肯主任的會談中再次饒舌成功忽悠主任放棄參加四戰,並且讓肯主任留下Lancer後回到英國時鐘塔去FZ分歧點二,肯主任與索拉沒死(瑪修與咕噠等人發現肯主任是一個很自我中心的人,同時肯主任也通過對話明白了如果自己堅持打聖杯戰爭將會死亡)帶領主角等人突擊下水道並擊殺Caster分歧點三,吉爾死在召喚巨大海魔之前。在下水道遭遇了前來擊殺雨生龍之介的assassin切嗣並擊退他FZ分歧點四,切嗣未曾遇見愛麗絲菲爾,並且太太是持有令咒的正規御主(重要伏筆)。隨後在大橋處設立召喚點時再次聯合瑪修等人擊退Saber,並再次擊退前來暗殺愛麗絲菲爾的切嗣。在三王會談聖杯問答時帶領master等人闖入並擊殺閃閃分歧點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閃閃:作為忠臣要替主君報仇才對吧?)在此之後擊退失控的蘭斯洛特,然而在大帝突然的干涉下未能將其擊殺,隨後大帝救出未被刻印蟲侵蝕的櫻分歧點,櫻未被侵蝕並把櫻當做奴隸,要求間桐雁夜用令咒為其贖身(剁手)使得刻印蟲脫離雁夜,雁夜未因侵蝕而死並帶著櫻離開冬木FZ分歧點六(重要伏筆)。與此同時埃爾梅羅二世說服切嗣放棄殺愛麗絲菲爾,隨同他們去大空洞解體大聖杯。在大聖杯前遭遇與時臣簽訂契約的全體百貌,聯合主角等人擊殺。隨後遭遇隨性而來的Rider與韋伯,與大帝決戰並擊殺大帝被大帝捅爆了其一直在追隨大帝的步伐前行之後又遭遇了利用了斷手上的令咒重新簽契約的長江與間桐髒硯,被長江暗算,重傷,之後雖然在眾人合力下擊敗長江卻發現大聖杯啟動,暫時由韋伯寄宿孔明代替其戰鬥,後來隨同master等人重返迦勒底。

原來是想在四戰時說服Lancer,Saber並保證Lancer,Saber,Rider不會被擊敗後,在藉由還存在的幾位從者的力量去解體大聖杯(大聖杯只有在五位從者敗退後才會啟動)(選擇擊殺Caster是因為他罪大惡極。Berserker,assassin和Archer是因為無法說服),卻由於Rider的率真隨性以及後面髒硯的行動而依然是籌齊了五位從者,但切嗣是抑制力召喚出來的而使之後主角依然保有足夠實力去對付大聖杯

台詞

二世狀態

場合 台詞
戰鬥
開始1 戦闘か。なるべくは避けたい行為だが、仕方あるまい
戰鬥啊。儘可能想避免這種行為,但也沒辦法。
開始2 一気呵成に滅ぼしてくれよう。やるぞ、マスター!
一氣呵成地毀滅吧。我們上,御主。
技能1 くだらん
無聊。
技能2 ふむ。ではこうしよう
嗯,那就這麼辦吧。
指令卡1 ふん
指令卡2 つまらんな
無聊。
指令卡3 仰せの通りに
如你所願
寶具卡 物理で殴るだけが戦いじゃない
戰鬥並非只有物理毆打
攻擊1 計略だ!
這是計策。
攻擊2 罠だ
這是陷阱。
攻擊3 無駄だ!
無用之舉。
Extra Attack 嘆かわしい。簡単すぎる!
真令人嘆息。太簡單了。
寶具 これぞ大軍師の究極陣地。「石兵八陣」かえらずのじん!破ってみせるがいい!
這正是大軍師的究極陣地「石兵八陣」Kaerazu no Jin!能破就試試看啊。
受擊1 迂闊……!
疏忽了……!
受擊2 くっ!
無法戰鬥1 ここまでか……あとを頼む
到此為止了麼……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無法戰鬥2 ライダー……貴様の名を汚したかもしれん
Rider……或許玷污了你的名號。
勝利1 犠牲が少なければ、それでも勝利だ
得減少犧牲才行,但還是贏得了勝利。
勝利2 最上に近い勝利だが……戦う前に勝つくらいでなければな
真是最接近完美的勝利,但得在戰鬥前就贏得勝利才行哦。
強化
升級 やれやれ。一歩近づいたか
真沒辦法,總算近了一步啊。
靈基再臨1 ここまでに至る事も、私にとっては奇跡に等しいか
能走到這個地步,對在下而言可謂奇蹟。
靈基再臨2 先は長いな……さて、アレを補佐する軍師になるまで、あとどの位必要なのか……
……前路還長著呢。不知道要成為足以輔佐那位的軍師還差多少啊。
個人空間(My Room)
羈絆Lv.1 ええい、鬱陶しい!
誒,煩死了。
羈絆Lv.2 邪魔だ、邪魔
礙事,太礙事了。
羈絆Lv.3 ライネス……? いや、私は諸葛孔明だ。何のことだかさっぱり分からないな……おい、時計塔に連絡しようとするな。おい!
萊妮絲?……不,在下是諸葛孔明,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喂,不要聯繫時鐘塔啊,喂!
羈絆Lv.4 ところで、極東地区は歴史改変に関係無いのか? 秋葉原とか、ゲームの歴史が……あ、無いか。そうか……
……話說,極東地區和歷史變更有關嗎?秋葉原,還有遊戲的歷史之類的……啊,沒有啊,這樣啊……
羈絆Lv.5 見ての通りゲーム中だ。話しかけるのは構わんが、髪をいじるのだけはやめてもらおう。気が散るなんてレベルじゃないからな……!
正如你所見,在下正在打遊戲。可以向在下搭話,但不要把弄在下的頭髮。這遠不止讓人分心了啊。
對話1 さて……そろそろ出かけようか
好了,該出門了吧?
對話2 私が仕える主は一人だけ。あくまで使える駒の一つと考えておけ
在下效忠之主只有一人。你就把在下當做可用棋子之一即可。
對話3 私はあの征服馬鹿以外に仕える気は毛頭ない。しかし、君とは良い関係でいたいものだ
在下從未打算順從那個征服笨蛋以外的任何人。不過,希望能和你建立良好的關係。
對話4(伊斯坎達爾所屬時) 奇妙な話だな。もう会うことはないと割り切っていたが……こうして肩を並べることになろうとは。まったく、人理の危機という奴も少しはプラスに働くらしい
喜歡的東西 好きなモノ? そうだな……物分かりのいい生徒、静けさに満ちた教室、頭に豆腐が詰まっていない同僚……と言ったところか
喜歡的事……這個嘛。懂事的好學生,安靜的教室,腦子不是一堆豆渣的同事……差不多這些吧。
討厭的東西 嫌いなタイプ? 乱暴な男、下品な男、夢もなく覇気もなき男。女でも同じだ
討厭的類型?粗暴的男人,沒品的男人,沒夢想沒霸氣的男人。女人也一樣。
關於聖杯 聖杯ね……要らんよ。出来れば解体したいものだ
聖杯……啊。誰要啊。可能的話真想將其解體。
活動舉行中 どうやらトラブルがあったらしいな。様子を見てみろ
好像發生了什麼麻煩事,去看看情況吧。
生日 なんだ、君が生まれた日か。祝い事なら祝っておけ
什麼啊,你的生日嗎。想慶祝就慶祝吧。
其他
獲得 サーヴァント、諸葛孔明だ。……何、別人じゃないかと? その通り、エルメロイ二世だ。だが力は引き継いでいる。問題じゃあない
在下為從者,諸葛孔明。……什麼,是不是搞錯人了?說得沒錯,在下是埃爾梅羅二世。不過繼承了孔明的力量。沒問題。

韋伯狀態

場合 台詞
戰鬥
開始1 戦闘か。なるべくは避けたい行為だが、仕方あるまい
戰鬥啊。儘可能想避免這種行為,但也沒辦法。
開始2 一気呵成に畳み掛ける!
一氣呵成地進攻吧。
技能1 つまんない連中だな。他にやる事ないの?
真是群無聊的傢伙。就沒其他事可幹了嗎?
技能2 じゃあ、こういうのはどうだ?
那麼,這樣如何?。
指令卡1 よぉし!
好。
指令卡2 ああ
嗯。
指令卡3 行くぞぉ!
上!
寶具卡 すべてはボクの思うまま、ってね!
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中哦!
攻擊1 計略だ!
這是計策。
攻擊2 罠だ
這是陷阱。
攻擊3 無駄だ!
無用之舉。
Extra Attack 簡単すぎるんだよ!
太簡單啦!
寶具 これぞ大軍師の究極陣地。「石兵八陣」かえらずのじん
這正是大軍師的究極陣地。「石兵八陣」Kaerazu no Jin
受擊1 うわああっ!
w(゚Д゚)w——
受擊2 うわっ!
w(゚Д゚)w
無法戰鬥1 ここまでか……ちくしょう……
到此為止了麼……該死……
無法戰鬥2 悪い、ライダー……
對不起,Rider……
勝利1 これでも、勝ちは勝ちだよな…うん
即使如此,勝利就是勝利吧。嗯。
勝利2 最上に近い勝利だけど……戦う前に勝つくらいでないと
真是最接近完美的勝利,但得在戰鬥前就贏得勝利才行呢。
強化
升級 そりゃ成長するよ。まだ青年だし?
當然會成長啦,我還是青年嘛。
靈基再臨3 見ろよライダー、ボクだってやれば出来るのさ! ……あれ?
快看啊,Rider!只要想做,我也是能成功的啊!……嗯?
靈基再臨4 これが限界か……まぁ仕方ないか。感謝するよマスター。ここまで来られたのも、アンタのおかげだ
這就是極限了嘛……算了,沒辦法的事。
個人空間(My Room)
羈絆Lv.1 何だよ、鬱陶しい!
幹嘛啦,煩死了。
羈絆Lv.2 邪魔だ、邪魔
礙事,太礙事了。
羈絆Lv.3 ライネス……? え、いや、ボクは諸葛孔明だから、何のことだかさっぱり分からないな……おい、時計塔に連絡しようとするな。おい!
萊妮絲?……不,那個……我是諸葛孔明,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哦。喂,不要聯繫時鐘塔啊,喂!
羈絆Lv.4 ところで、極東地区は歴史改変に関係無いのか? 秋葉原とか、ゲームの歴史が……あ、無いか。そっか……
……話說,極東地區和歷史變更有關嗎?秋葉原,還有遊戲的歷史之類的……啊,沒有啊,這樣啊……
羈絆Lv.5 見ての通りゲーム中だよ。話しかけるのはいいけど、プレイの邪魔だけはするなよな。ボクは効率厨なんだ、これまで積み重ねた時間を無駄にされたらたまらない……!」
正如你所見,我正在打遊戲。可以向我搭話,但可千萬不要打擾我打遊戲哦。我可是效率廚,絕對不會浪費積累至今的時間!
對話1 そろそろ出かけよう。ここじゃ早起きは三文の徳、って言うんだろ?
快出門吧。不是有句俗話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嘛。
對話2 ボクが仕える主は一人だけだぞ。だからあくまで使える駒の一つと考えておけよ
我效忠的主人只有一個哦。所以你就把我當做棋子之一就行啦。
對話3 ボクはあの征服馬鹿以外に仕える気は毛頭ない。オマエとは……主従とは別の、良い関係でいたいかな
我從未打算順從那個征服笨蛋以外的任何人。撇開主從關係,我還是希望能和你保持友好的啦。
對話4(伊斯坎達爾所屬時) お前も物好きだなあ、あーんな無鉄砲なのと契約して。ん? 誰のことかって? 決まってるだろ! 図体がデカくて! 声がデカくて! 態度がデカい! ライダーだよ!
喜歡的東西 好きなモノ? そんなの決まってるよ。ボクの才能を正しく評価できて、且つ尊敬に値する相手だね!
喜歡的事……那樣還用問嗎。能夠正確評價我的才能,同時也值得尊敬的對手。
討厭的東西 暴力は嫌いだよ……前に進んでいるように見えて、その実後退してるだろ? アレって
我討厭暴力啦。那種方式看上去是在前進,其實是在後退吧。
關於聖杯 聖杯ね……要らないよ。出来れば解体したいくらいさ
聖杯……啊。誰要啊。可能的話真想將其解體。
活動舉行中 何だかトラブルっぽいな。様子、見に行く?
好像有什麼麻煩呢,要去看看情況嗎?
生日 誕生日……? ただの目安だろ? 特別騒ぐような日じゃないさ
生日?只是個基準點而已,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日子。


注釋

  1. 見《君主·埃爾梅羅二世事件簿》第四卷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