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零~月蚀的假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ommons-emblem-success.svg
此作品已完结。

《零月蚀的假面》是由Tecmo和任天堂的合作开发的一款动作解密游戏,于2008年7月31日发行。该游戏是《零》系列的第四作。本作成为零系列中第一部Wii主机独占的游戏; 十年前,岛上的五名少女在祭典时神秘失踪,虽然后来她们都被刑警找到,但无一例外地都失去了相关的记忆。在那两年之后,岛上居民开始神秘失踪,而少数被警方发现的居民也已经死亡,死时,双手掩面、表情极度扭曲仿佛看到了恐怖的东西一样。 警方调查没任何头绪,从此胧月岛成为一个被荒废的无人岛。十年后,失踪的五名少女中的两人离奇地死亡,死时的动作和表情也和当年胧月岛居民的情形非常相似。 为了调查此事,余下的三人中,麻生海咲在月森圆香的陪同下来到胧月岛;水无月流歌为了找回失去的记忆,也在海咲和圆香之后踏上了胧月岛……

零 月蚀之假面
Fatelframemask.jpg
月蚀之假面封面
原名 零~月蚀の仮面~
类型 AVG恐怖游戏
平台 Wii
分级
CERO:CERO C.png - 15岁以上
ESRB:ESRB 2013 Mature.svg - 成熟
PEGI:PEGI 16.svg - 16岁以上
开发 Koei Tecmo、草蜢工作室
制作人 菊地启介,柴田诚
系列 零系列
相关作品 零~zero、零~红蝶、零~刺青之声、零~月蚀之假面、零~真红之蝶、零~濡鸦之巫女

剧情概述(有大量剧透)

胧月岛是距离日本本土不远的一个小岛。岛内物产丰富,旅游业发达。其中最有名的是岛上的面具和每十年一次的胧月神乐。胧月神乐是从很久以前的祭祀活动中演变而来的。然而谁也不知道,就这样一个小岛,却饱受着只有胧月岛才会有的特殊疾病——月幽病困扰。 月幽病患者最初出现认知障碍,开始忘记身边的人或事。当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患者将会在镜子中观察到自己扭曲变形模糊不清的脸,这时被称为芽吹。而当再次发展时,患者的脸就会变得完全扭曲并模糊不清并死去,此时称之为开花。开花非常危险,一旦开花则会影响其他病人一同开花。而月幽病患者会非常喜欢月光的沐浴,经常在满月时无自主的受到月亮吸引般在外徘徊。而如果没有月亮时患者会抓狂。月幽病患者女性多余男性,并且灵感强的人比灵感弱的人更为厉害。 月幽病到底是因为什么一直以来没人能明白,后来面具世家四方月家有一名杰出的面具师四方月宗悦发现了零域。宗悦认为月幽病可能和零域有关,而想要进一步探究需要一个特殊的面具——月蚀之假面。月蚀之假面似笑非笑,似哀非哀,可以让人进入到空身状态。进而可以让戴面具的人成为一个通道打开零域。于是在宗悦的建议下,胧月岛举行了归来迎。归来迎由一个器和五个奏完成,器带着月蚀之假面在中心跳舞,奏用乐器演奏自古留下来的月首歌。然而这次归来迎却不明原因的失败了,而胧月岛也差点被仪式失败后的无苦之日而灭岛,宗悦在那一天同样也失踪了。此后归来迎和月蚀之假面被认为是禁忌的存在。而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归来迎最后演变成了每十年一次的岛内观光项目——胧月神乐。

但月幽病的阴霾终究没有散去,胧月岛岛主以及胧月岛唯一一家医院的院长灰原重人的夫人就是因为月幽病而自杀,所以当他知道女儿朔夜也患月幽病后就开始研究,而他的儿子灰原耀和姐姐有禁忌的爱情(有一个女儿叫亚夜子,瞬间骨科)也帮着父亲一同研究。由于朔夜灵感很强,所以病的非常严重。父子两个人一个在胧月岛研究月幽病的治疗方案。另一个在日本本土研究。而研究过程并不顺利,各种治疗手段在其他患者身上用了都不见效。甚至灰原耀因在日本本土非法行医致死被警方调查逃回胧月岛仍无任何办法。

朔夜的病越来越严重,她很怕忘记别人忘记自己,她于是做了很多人偶。清醒的时候和这些人偶聊天,希望有一天自己忘记了看到这些人偶能想起来。一天一个叫麻生海咲的小女孩偷偷溜进朔夜的特殊病房。海咲是麻生邦彦的后人,因为和家人来到胧月岛观光而染上月幽病在胧月岛治疗。朔夜很喜欢她并和她做了朋友。接触中朔夜发现海咲和她有同样的体质,她很怕海咲会和她一样。于是亲手做了一个人偶告诉海咲她的记忆保存在那里,如果忘记了某些事就去看那个人偶。她们给人偶起了名字叫海夜,海是指海咲,夜则是朔夜。

另一边,灰原重人和灰原耀因为朔夜的病情而一筹莫展,于是他们从胧月岛的文献中了解到禁忌的归来迎似乎可以治好朔夜。灰原重人利用以前麻生邦彦来到胧月岛调查留下的射影机拍摄胧月岛地下道时发现了月蚀之假面的面具的样子。他立刻给四方月家现在传人四方月宗也看,并说希望再次举行归来迎。四方月宗也一直以来视宗悦为目标,此时他希望打造出宗悦没有完成的月蚀之假面,于是就同意了。宗也陶醉于制作月蚀支假面。甚至用自己亲生女儿四方月流歌做实验导致流歌患上了月幽病。宗也的妻子水无月小夜歌十分担心却也劝不动宗也,只能默默的看着。

灰原父子和宗也不停地准备着仪式,他们制作出了月蚀之假面,并且完成了归来应另一个重要内容——月守歌的翻译工作,朔夜安排为奏。而器则由四方月流歌、麻生海咲、月森园香、奈奈村十萌、篠宫鞠绘五名少女举行。举行时间则在马上举行的胧月神乐时间一样。此时,日本警方发现了灰原耀的行踪。刑警雾岛长四郎和其他同事来到岛上决定抓捕灰原耀却不见其踪影。

终于到了月食那一天,一边新来的护士原野椿和其他的奏在准备这胧月神乐表演,而灰原他们则在地下的月黄泉堂准备归来迎。雾岛长四郎翻过院墙来到胧月神乐的表演前,却意外看到原野椿和其他的奏在举行胧月神乐时倒地不起,而究其原因是同时举行的归来迎失败和地上的胧月神乐产生了共鸣。朔夜所带的月蚀之假面碎裂成五块并且朔夜也倒地不起。

担心流歌的水无月小夜歌碰到了雾岛长四郎,她告诉长四郎自己的女儿被灰原耀带去了地下。长四郎找到了失踪的流歌和其他四名少女,五名少女都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在地下仍旧没找到灰原耀。发生在胧月岛的一系列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警方最终终止了调查。长四郎对此十分气愤并辞职了工作当起了私家侦探。

宗也怎么也想不通归来迎为何会失败,自己打造的月蚀之假面应该是完美无缺甚至完全超越宗悦所打造的。水无月小夜歌对丈夫十分失望,带着流歌去了日本本岛。流歌也跟随母亲改名为水无月流歌。而海咲他们也回到了日本本岛,园香因为父母都不在了被麻生家收养。

归来迎失败就要给器进行刮面,防止器开花导致无苦之日的来临,但灰原父子怎么也不同意。结果两年后开花的朔夜苏醒了过来。她不断的在岛上徘徊,只要见到朔夜的人都开花而死。胧月岛瞬间变为没有任何活人的凶岛。

又过了十年,当年五个奏的其中两个奈奈村十萌、篠宫鞠绘突然开花而死。麻生海咲和月森园香立刻警觉起来。海咲认为回到胧月岛找回当时的记忆就能解开死亡的谜团,于是带着园香来到胧月岛。园香临走前和水无月流歌说了这件事。对自己失去的记忆本身就好奇的流歌不顾母亲小夜歌的劝阻也到了胧月岛去调查。雾岛长四郎因为小夜歌的委托以及对未能抓到灰原耀的怨念也来到胧月岛。而再来岛后不久园香和海咲就走散了,园香被怨灵袭击身亡。海咲在调查中终于想起了朔夜和海夜的事,最终抱着海夜晕倒在了月黄泉堂。

雾岛长四郎在调查中得知自己灰原耀早在10年前就已经死了,原来在归来迎失败的两年后雾岛长四郎曾经来到胧月岛调查,看到开花的朔夜后长四郎立刻跑掉了。打算离开的他看到了灰原耀的身影。在追逐灰原耀时被灰原耀刺伤,而愤怒的长四郎带着灰原耀一起从顶楼摔了下来……而后长四郎变为灵一直在胧月岛上徘徊。

此时流歌也在岛上进行一系列调查,她知道了当初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父亲的所作所为。十年一次的月食又要开始了,而开花的朔夜仍旧在岛上徘徊。流歌从父亲的研究记录上得知如果此时不阻止朔夜,则会引起更大的灾难。而流歌也清楚了当年归来迎失败并不是因为月蚀之假面,而是仪式时的月守歌不端正导致。月守歌音是由古代的月守巫女流传下来可以安抚灵魂的乐谱。胧月岛一直认为,每个人的灵魂都有属于自己的月之音,而当这个月之音被影响,则就会出现认知障碍——月幽病。所以月守巫女的职责就是弹奏月守歌安抚狂躁的灵魂。流歌的母亲小夜歌正式月守巫女的后人,她写信告诉流歌将月守歌的乐谱留给了她,流歌收集了月蚀之假面的碎片。并将正确的月守歌乐谱解读出来。流歌在月奏堂弹出了正确的月守歌并将追寻而来的朔夜安稳了下来,可正准备给朔夜带上月蚀假面时因为体力不支而摔倒了。这时长四郎的灵魂来到了月奏堂给朔夜戴上了面具。通往零域的通道打开了,所有灵魂全部回归到灵域,海咲也被园香的灵唤醒并目送园香去了零域。而在最后,流歌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并想起了父亲的脸……

人物介绍

水无月流歌 :本作女主人公,原名四方月流歌。因为父亲沉醉于月蚀之假面并用流歌进行实验而使得其母亲小夜歌对丈夫失望,在归来迎失败后带着流歌去了日本本土。流歌自那时起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和父亲的相貌。因海咲和园香决定回胧月岛于是不顾母亲的反对也跟了回去。最终看到父亲的调查和想起母亲传授的月守歌音将朔夜净化并想起父亲的相貌。流歌对音乐有着极强的天赋。

麻生海咲:本作主人公之一,当初五名失踪少女之一,行动力和灵感力都很强。海咲是在胧月岛观光期间患上了月幽病。意外潜入朔夜的病房并和朔夜成为朋友,朔夜送给海咲海夜希望有同样体质的海咲不要变成自己那样。归来迎后同样失去记忆,在奈奈村十萌和篠宫鞠绘离奇死亡后在镜中看到一个黑衣女子决定去胧月岛寻找记忆。见到海夜后恢复记忆并晕倒。结局被化为灵的园香唤醒。

月森圆香:本作序章的操控对象,五名失踪少女之一,比较柔弱,喜欢绘画。在胧月馆(用于月幽病疗养的医院)中经常被亚夜子欺负。归来迎后同样失去记忆,在奈奈村十萌和篠宫鞠绘离奇死亡后和海咲一同去了胧月岛寻找记忆并和海咲走散。恢复记忆后身亡。结局在流歌通过朔夜打开去往灵域的通道后唤醒了晕倒的海咲并回归零域

注:海咲和园香的结局是在二周目的片尾动画几张图片展示,一周目结局为不明。

雾岛长四郎:原刑警,刑警的时候为了追踪连续杀人事件的嫌疑人灰原耀而来到胧月岛,并发了现了遭遇失踪事件的少女们。后因为上边决定不再调查灰原耀而愤然离职成为私家侦探。后受到流歌之母请求去胧月岛找流歌。长四郎实际上在归来迎事件两年后回来到胧月岛,在岛上见到开花的朔夜和灰原耀,最终和灰原耀同归于尽。游戏中的长四郎为灵体在胧月岛徘徊。结局为朔夜戴上了月蚀之假面并回归零域。

水无月小夜歌:流歌的母亲,为胧月岛月守巫女,拥有月守歌的歌谱。在流歌去胧月岛后委托长四郎去寻找女儿。将月守歌传给流歌并告诉流歌月守歌可以净化开花的朔夜。

四方月宗也:流歌的父亲,面具师,以宗悦为目标。再灰原重人找到他希望打造月蚀支假面后不停地研究面具,甚至拿自己的女儿流歌做实验。在归来迎失败后认为自己的面具没有任何问题,最终终于明白归来应失败是因为不端正的月守歌(不跟老婆沟通的后果)

四方月宗悦 :四方月家的先人,家族杰出的面具师。提出了零域的概念并打造出了月蚀之假面。举行归来迎时失败迎来了无苦之日差点毁灭整个胧月岛。宗悦最终行踪不明

灰原朔夜:灰原重人之女,和其包弟会员耀有着禁断之恋。因为体质关系所以月幽病相当严重。通过人偶保持记忆。灰原父子希望通过归来迎拯救朔夜结果归来迎失败,两年后苏醒并开花给岛上带来无苦之日。结局终于解放并回归零域。

灰原耀:灰原重人之子,和姐姐朔夜有禁忌之恋,希望姐姐可以康复所以在日本本岛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结局和长四郎同归于尽。

亚夜子:灰原耀和姐姐朔夜的女儿,性格极其残忍顽劣。喜欢欺负园香。结局在岛上开花而死。

灰原重人:胧月岛村长和灰原医院的院长,为了女儿研究月幽病。以其他患者做人体实验。最终决定通过归来迎治愈女儿,无苦之日时开花死亡。

远野椿:胧月馆新来的护士,在胧月神乐中被选作为器。结果因和归来迎共鸣而身亡。

奈奈村十萌:失踪的五名少女之一,十年后离奇死亡

篠宫鞠绘:失踪的五名少女之一,十年后离奇死亡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