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

(重新導向自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Fate-stay-night-15th 01-30-19.jpg
Fate/stay night 發售15周年紀念企劃宣傳!
基本資料
本名 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
(Altria Pendragon)
別號 Saber、Eater、藍Saber/元祖Saber、亞瑟王/亞瑟、騎士王、貞德[1]、青王、吾王、呆毛王、棉被王、呆毛、上杉阿爾托莉雅、阿爾托莉雅前輩(信長稱)、聖劍的騎士王、龍姑娘
髮色 金髮
瞳色 綠瞳
身高 154cm
體重 42kg
三圍 B:73 W:53 H:76
種族 人類、龍
陣營屬性 秩序·善·地(Saber、Archer)
秩序·善·天(Lancer)
聲優 川澄綾子
萌點 騎士女王呆毛盤髮齊劉海中長髮鎧甲黑絲馬尾西裝(Zero)刀劍凜嬌貧乳吃貨反差萌天然
印象色
特技 器械運動、秘密地精通各種賭博
所好之物 規矩精細的飲食,布娃娃(尤其是獅子的)
所惡之物 粗糙的飲食,過多裝飾
天敵 吉爾伽美什淘氣的老人衛宮切嗣
第一人稱 (Watashi)
第二人稱 貴方/貴様/貴公(Anata/Kisama/Kikō)/oo
第三人稱 奴/奴等(Yatsu/Yatsura)/oo
出身地區 古不列顛
活動範圍 冬木市
親屬或相關人
御主衛宮士郎衛宮切嗣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遠坂凜。宿敵:吉爾伽美什
Saber Alter。馬甲:謎之女主角XSaber Lily
邪神Saber
亞瑟·潘德拉貢。逆子:莫德雷德(Fate)。老師:淘氣的老人
相關圖片
不列顛魔術!阿爾托莉雅!開飯啦!
——放信號彈的梅林

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日語:アルトリア・ペンドラゴン;英語:Altria Pendragon)是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遊戲《Fate/stay night》中的女主角、小說《Fate/Zero》中的主要人物之一,是第四、第五次聖杯戰爭時期的Saber

目錄

人物簡介

並非英靈。 由於阿爾托莉雅是Fate系列的元祖Saber,而且最早動畫化的兩部Fate均為她擔任Saber職階,因此最為人熟知,所以通常單提“Saber”的時候就是指的她。

原型是公元五到六世紀不列顛的統治者亞瑟·潘德拉貢。在stay night的原型作品《Fate/Prototype》中直接以男性形象登場。到了stay night,由於要製作galgame,而且Saber的Master由變為,為了凸現主從關係便於補魔將其性轉換

傳說中的亞瑟王

 

 
武內崇繪製的御主阿爾托莉雅。

正體是不列顛傳說的英雄亞瑟王。引申為職階:劍之騎士(セイバー,Saber),三騎士職階之一。符合此職階的英靈自然要有與劍之騎士相稱的傳說,被要求魔力以外的能力值皆為最高等級。職階能力是對魔力和騎乘。另外,符合的英靈大多有著瞬間攻擊力優秀的特長。

在遊戲中作為衛宮士郎的Servant。在UBW線和HF線中由於各種原因做過遠坂凜Caster的Servant,以及被黑化後作為黑化間桐櫻的Servant(也就是黑Saber

第四次聖杯戰爭的Saber,衛宮切嗣的從者。

在《Fate/stay night》前傳性質作品《Fate/Zero》[2]的第四次聖杯戰爭中,Saber被衛宮切嗣用劍鞘召喚出來作為的Servant出戰。但因為性格理念不和,被切嗣的妻子愛麗絲菲爾在形式上作為代Master。

能力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衛宮士郎
(第五次聖杯戰爭)
B C C B B C
遠坂凜
(第五次聖杯戰爭,UBW路線限定)
A B B A A+ A++
間桐櫻
(第五次聖杯戰爭,HF路線限定)
Saber Alter狀態)
A A D A++ C A++
衛宮切嗣
(第四次聖杯戰爭)
B A A A D A++
藤丸立香
(Fate/Grand Order)
B B B A A A++
--
(Fate/Extella)
B B B A A+ A++

眾所周知,聖杯戰爭中決定性的屬性只有幸運,所以明顯是凜Saber最強……

職階能力

  • 對魔力:A
  • 騎乘:B(與衛宮切嗣契約時為A)

保有技能

  • 直感:A
  • 魔力放出:A
  • 領袖氣質:B
  • 光輝之路:EX(Fate/Grand Order遊戲限定)

寶具

  • 風王結界(Invisible Air)
等級:C
種類:對人寶具
距離:1~2
最大捕捉:1人
等級:A++
種類:對城寶具
距離:1~99
最大捕捉:1000
  • 耀於終焉之槍(Rhongomyniad)
等級:A++(EX)
種類:對城寶具
  • 遠離塵世的理想鄉(Avalon)
等級:EX
種類:結界寶具
防禦對象:1人

人物經歷

童年時光

阿爾托莉雅出生於5世紀的不列顛。此時,曾經強大的羅馬帝國瀕臨滅亡的混沌戰亂的時代。這個帝國曾經被認為是無堅不摧、固若金湯的,但是在那時它也只能等待著遲早被蠻族入侵瓜分的命運。準備與蠻族血拚到底的羅馬帝國拋棄了屬於自己的領土,不列顛尼亞,並且撤走在島上的所有武裝力量。一旦不列顛尼亞失去了帝國的保護,它就逃不過獨立,瓦解,割據的循環,於是迅速分裂成了幾個小國。這一期間,蠻族入侵和各部落之間的互相征伐開啟了一個後人所熟知的漫長的“黑暗時代”。

大陸的帝國衰退,失去約束的異族(薩克遜人)為了生存開始入侵不列顛。

先王——烏瑟·潘德拉貢是被不列顛島賦予神秘的最後一位王。在戰亂的不列顛諸侯中,卑王伏提庚利用了異族,想要統一不列顛。

於十五年前,烏瑟王敗北於卑王,因此也產生了寄希望於下一代王的想法,而不列顛島的神秘日漸衰弱,無法斷定下一代王還能否獲得不列顛的加護。因此烏瑟與魔術師梅林產生了大膽的想法,不列顛加護的先王也僅僅是超出凡人,而新王將在一開始就是非人的層次。他們進行了概念授胎,不列顛王的血統、不列顛化身——赤龍的血統,以及用以融合兩者的母胎——尊貴的女性的血統。沒有任何羅曼史,就這樣,阿爾——亞瑟王就誕生了。

然而,亞瑟,阿爾托莉雅是一個女性,難以作為王繼任。而且與之前的預估不同,阿爾托莉雅的姐姐,摩根,則完全繼承了先王的神秘,是稀世的魔女。

十年前,梅林放出預言。“烏瑟王的後繼者已經被選上了。這個人物就是下一任的王。 赤龍的化身、新王出現時將會集結圓桌騎士們,而白龍將會敗退。 王現在仍然健在,那個證明再不久就會出現吧。”

自此每個不列顛騎士都期待著新王,也都存在著自己就是被選中的新王的浮躁。而卑王則因為這個預言凶暴地尋找新王。

在阿爾托莉雅約5歲時,被領進了老騎士艾克托爵士之家。艾克托之子——凱也被父親交代“你要作為一位兄長好好教訓弟弟”,也大概了解了相關情形。自此,阿爾托莉雅就在養父家過著清貧的生活,作為見習騎士,被艾克托訓練劍術和禮儀,同時與父兄一樣參與務農。

一日之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接受王的教育,自由時間還要照顧馬匹巡邏村莊,凱曾問過阿爾托莉雅可以睡多久,那傢伙居然還笑著回答,“兄長您別擔心。我從凌晨到日出前都在好好休息的。”根本不到3小時,而凱遇到梅林之後還得知了一件不想知道的事情,阿爾托莉雅那傢伙在睡眠時間裡也被夢魔魔術師灌輸著王的教誨。

在預言發出的十年後,選定之日終於到來,那便是阿爾托莉雅註定要拔起選定之劍的日子,晨練時,艾克托無法掩飾自己眼角的依依不捨,而阿爾托莉雅也裝作沒有看見,將凱的一套騎士具交給阿爾托莉雅之後,艾克托就告知她,把東西交給凱之後,她今天的功課結束了。來到鎮上時,鎮民都沉浸在祭典氣氛里,梅林昨日已經將選定之劍刺入了磐石,並宣布誰能拔出劍,就是不列顛的新王。

昨日與今日,無數的騎士在選定之劍前失敗。凱在接過阿爾托莉雅帶來的騎士具之後,慣例毒舌了幾句,就遠離她,去參加那註定沒有意義的騎馬戰。“當然。你回老爸那邊去吧。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又要被調侃了。你也想想老是幫你解圍的我的辛勞吧。聽好了。這是最初也是最後的機會,你乖乖地回家去。”

遠處是祭典氛圍,騎士們在進行騎馬戰,選定之劍前沒有任何人。

「真是的。就是嘴巴壞這點美中不足。……謝謝你,凱哥」
「但是,對不起。我不知道艾克托口中所說的,理想的王是什麼樣子」
 
拔出選定之劍前的阿爾托莉雅。

劍意外地合手,身體內此前一直不曾涌動的東西注入劍中,身體變得輕盈,下一步只要拔出。

「在拿起那東西前,還是先仔細想想比較好
我不會害你的,所以別那麼做。
一旦拿起那把劍,直到最後你都將不再是人類。不只是這樣。一旦拿起它你會被所有的人類憎恨,迎接悲慘的死亡吧」

背後響起了夢中一直見到的魔術師的聲音。

「——不
有許多人都在笑著。我認為,那一定不會錯的」

……在那時,其實她還是害怕的。

並不是對自己的末路感到害怕。而是對這決定究竟是否正確而害怕。

從岩石中拔出劍之人———有比自己更適合成為約定之王的人,若是那個人的話不應該能建築更和平的國家嗎,這樣的恐懼。

然而並沒有那樣的人。至少,再過十年也不會出現。在那期間必須要有某個人承擔這個義務才行。

拔起劍成為別人。

至今為止害怕的一切都成為過去。

這是殺死自己的儀式。

若有著人心就無法以王守護眾人。

所謂的王,就是為了守護人民,而殺害最多人民的存在。

幼小的她每晚都想著那件事,直到天亮前都不停顫抖。她沒有一天不害怕的。然而那也將在今天結束。

無論接下來她將會被人疏遠、被人畏懼、甚至是被背叛多少次,她的心都不會變。

為了人們而活、

為了和人們一同過活、

為了給人們留下未來。

那就是被託付國家這件事。顯示王之證這件事。

——也是活在王的責任中的這件事。

她為了她最重要的事物,

而選擇和她夢中見到,最重要的事物訣別。


「啊啊,你選了一條艱辛的道路呢。
不過奇蹟是需要代價的。
亞瑟王啊。你將要以你最重要的事物去交換」

劍就像是本身就應該如此的被拔了出來,這片地區此時充滿了陽光。

她成為了一個不是人的某種東西。

王的性別並不重要,沒有人會去注意到王的外貌的奇怪之處只要王的作為的確是“王的作為”儘管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王是一名女性,但是這在她是一名賢君的前提下顯得微不足道。這就開始了這位傳奇之王的一生,她在她拔起“選定的黃金之劍”(Caliburn)那時起,停止了衰老的人生流程,永駐在15歲的關卡。給了士郎機會,如果不停止生長,請參見槍呆,想像場景

成王時期

阿爾托莉雅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成長為了一個就像她爸的封建領主,她也在這時候集聚了許多騎士,包括在後世傳名的圓桌騎士團牛郎團一幫王廚齊聚一堂她的成長止於拔劍的那一剎那,而這正是因為石中劍所蘊藏的魔力,所以有許多騎士都認為這是神諭而倍感恐懼。大多數卻還是將他們王的不朽視作神聖的象徵。

 
畫師Shigure作品《セイバー》Pixiv ID:60969341

王的戰鬥姿態就仿佛她是戰爭之神所精心揮墨創作出來的藝術品。她無時不刻站在前線,與其他王不同,沒有敵人敢於阻擋她前進的道路。當然,在那時要想打敗一個身為龍種的人類是不可能的事。所以需要一個複製人她在後十年在十二場戰役中都取得大勝,作為不列顛王,她獲得了前王所沒有過的豐功偉績。她從沒有因為失敗而狼狽撤退,也沒有因為失敗而受人凌辱。

她以王的方式哺育長大,以自己的方式完成王的義務。

私人事務

偶知道你們最喜歡看這一章

因為繼承人問題隨著王是女性這一真相而變得棘手起來,梅林便用魔法,在一個不知何時的夜晚將阿爾托莉雅臨時變成了男性。據記載最早的變性手術

在這一期間,阿爾托莉雅姐姐,摩根勒菲,用魔術迷惑阿爾托莉雅,汲取了她的一些祖傳染色體大家都明白的,並在自己的子宮內孕育,最後創造了一個人造人,同時也是阿爾托莉雅克隆體,取名為莫德雷德。

莫德雷德剛出生時腦中不帶關於阿爾托莉雅的任何消息,因為人造人所特有的加速衰老摩根姐姐為了讓她在十年內搶奪王位的計劃,所以她也因為看上去長大了不少而且也因自己的努力與摩根的推薦而成為替補加拉哈德的圓桌騎士末席。她在隱藏自己身份的同時也崇拜她的王父親,而她也對自己有正統繼承權感到十分有信心。

終有一天,莫德雷德在旁無一人的情況下,在王位前脫下了頭盔,聲稱自己的繼承權,儘管被這一事實衝擊了自己的眼睛,阿爾托莉雅完全否決了莫德雷德的請求,拒絕將她視作未來的繼承人。不懂人心的最早體現

莫德雷德認為她沒有被接受權當是因為她的父親對於摩根的憤怒,因為這沒法改變的事實,她無論再怎麼努力,她只會遊蕩在圓桌的末席,被父上視作玷污王的存在。自此,亞瑟王便把莫德雷德對她的愛和熱情轉化成了對她同等程度的憤恨和嫉妒,而這都在摩根勒菲的計劃之中。這就是計劃通麼

阿爾托莉雅在這件事後不久娶了格尼薇兒為妻,而這僅僅是出於王的義務罷了。

事實便是,在婚禮當天夜晚,格尼薇兒知曉了王的真相,她也是為數不多的知道王的性別的人之一。於是圓桌第一騎士同時也是阿爾托莉雅最親近的好友,蘭斯洛特,因為替王解憂除難的想法,而與格尼薇兒談心,不曾料想也知道了王的真相,並且發現了格尼薇兒這些年來所背負的重擔,自此他們陷入了愛河,格尼薇兒瞞著阿爾托莉雅稱自己與蘭斯洛特相處時得到了“徹底的解脫”。傳奇落幕之源往往都是NTR

蘭斯洛特,與王有同樣的理想:打造出一個和平安定的不列顛,決定和格尼薇兒一起背負知道王真相的痛苦,但是採取不讓國家陷入危機的做法。自始至終,至少目前來看,亞瑟王都沒有體會到自己部下的異樣。可以說是自己放棄了人類的感情而導致的

王國事宜

阿爾托莉雅要儘量表現的像一個國王之子,因為當時的王權時代容不下一個女性掌管廣袤的疆土和眾多的騎士。

儘管最初有些人對於阿爾托莉雅的柔美容顏發出了質疑,只有她的父親、梅林、凱爵士、艾克托爵士,以及後來的格尼薇兒知曉王的真正身世。她到後來也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感情牢牢地封鎖起來,從而封鎖了自己的身份,從此沒有人再對她那嬌小的容顏有什麼異議。不列顛人民啊,你們的眼睛都是……

雖然據阿爾托莉雅在《fate hollow ataraxia》所述,用這副身軀和面貌站在前線的確缺乏一些震懾力,但是她還是被眾騎士稱為“陽光容顏的王”。某些槍劍黨在笑。

在那個時代,人們活在飽受蠻族欺凌的世界,他們都急需一個強有力的王來統治他們,騎士們也只會聽從於一個優秀的指揮官。

就是因為符合了上述幾乎不可能同時達成的條件,沒有人敢於反對她。

她在敵人和自己國家的百姓眼中被視作公平和無私的象徵,儘管敵人與百姓都在戰爭中死去,王的選擇一向被認為是正確無誤的,沒有人敢於在所有人都認為是正確的王面前發出自己的意見。

說的也是,她的軍隊很容易就重組齊了剛剛失去的騎兵部隊,在擊潰外來入侵蠻族勢力時幾乎毫髮無傷,掠過戰場時,專門為了防禦亞瑟王的堡壘都被擊垮崩毀。他們的敵人也的確隨著她的加入而分崩離析,而許多人為了達成以上的效果付出了自己的性命,軍隊的供給勢必要榨乾當地的村落,在《Fate/stay night》有這麼一段描述:在戰爭之前就壓榨一座村莊以整頓軍備,在領土被異族破壞前將其討伐,守護了十座村莊。所以說沒有騎士比她殺的人還要多,阿爾托莉雅的劍下也不見得只有敵人的冤魂。 她謹記著她當初的誓言,一個王是無法在充滿人類的情感下治國的。

所以她坐在王位上時,從不流露出悲傷的情感,而且能幾乎萬能地事無巨細處理王國內的大小事宜。

處理事務毫不偏差,懲罰敵人毫無偏私。

也正是因為這些,在贏得多少次戰役後,有條不紊地領導民眾後,她的一個麾下騎士喃喃道:“亞瑟王不懂人心。”。罪犯崔斯坦已經在迦勒底對上述事實供認不諱

的確,這一種想法導致了越來越多的騎士不再相信亞瑟王能夠領導他們,幾個有聲望的圓桌騎士離開了卡美洛。然而阿爾托莉雅平淡地接受了事實,她把這當做治理中必經的一環,由此更加疏遠了騎士們跟她的距離。拋棄了作為人類的情感,她即使在被拋棄、被恐懼、被背叛的情況下也不會收手。

對於把這些事看成滄海一粟的人來說,沒有對和錯的存在。

於是,阿爾托莉雅的最終戰就如此在其他人貌合神離的情況下展開,巴登戰役,毫無疑問的成為了亞瑟王一生的史詩巔峰。

終於在第十年,蠻族被阿爾托莉雅的壓倒性結果而震撼,趕來與她議和。整個不列顛島回到了短暫的和平時期,國家仿佛正要如當初15歲時夢想的一般,走上了正軌。flag高高立起

崩潰滅亡

蘭斯洛特和格尼薇兒的姦情最終還是曝光了,從卡美洛出走的一部分騎士把這個作為把柄,以此來與阿爾托莉雅分庭抗禮。同時受到阿爾托莉雅的默不作聲的影響,鐵之阿格規文(亦作阿格凡)和莫德雷德帶領幾個騎士前來捉姦,蘭斯洛特和格尼薇兒在逃跑途中,誤殺了阿格規文和高文二子。

阿爾托莉雅並沒有把此事當作叛國事件,而是認為這件事全出于格尼薇兒想衷心地保護住自己性別的秘密而做出的努力,對此她表示理解。

但是她仍舊按照王的行為準則來做事,於是按律格尼薇兒被推上了火刑台。蘭斯洛特此時根本不可能袖手旁觀,出面干擾了處刑的進行,奪走了格尼薇兒,並且在兩方交鋒中殺死了前來踐行的加荷里斯和加雷斯。身為他們的兄弟,高文惱羞成怒,發誓絕交。這便釀成了一場沒有對錯之分的悲劇。

Excalibur的劍鞘就是在阿爾托莉雅跨過英吉利海峽,去討伐逃亡到自己領土的蘭斯洛特時被偷的;當她聽聞蘭斯洛特只是歸隱的消息後疲憊不堪地回到島上時,她發現不列顛島早已因為內亂而分崩離析。不過根據《阿瓦隆之庭》記載,阿爾托莉雅是在討伐羅馬時丟失了劍鞘,而梅林也在這時離開了她。

儘管她用盡了全數氣力,犧牲了許多同僚高文死於與蘭斯洛特決鬥時的舊傷復發,凱雖然早已離開圓桌,但仍在一旁為王戰鬥到最後一刻,死都再沒再見過王一面。,肅清了許多自己曾經的部下和百姓,使得叛軍認為唾手可得的勝利成為了長達七天六夜的拉鋸戰。最後她用聖槍倫戈米尼亞德(Rongomyniad)貫穿了叛逆之騎士莫德雷德的胸膛,而莫德雷德也隨之用王劍(Clarent)劈碎了阿爾托莉雅的頭蓋骨。強大的戰鬥續行能力,唯一一個不是模仿亞瑟王的技能。

她的奄奄一息的身軀被最後一位圓桌騎士貝迪威爾護送到精靈島上。

阿爾托莉雅命令悲傷不已的貝迪威爾將Excalibur歸還到精靈湖中;然而就在貝迪威爾離去的時候,她仍舊在想著自己的錯誤,後悔成為王的選擇。而早在卡姆蘭之丘,昏迷前咽下最後一口氣,阿賴耶就世界的“意識”與她簽訂了英靈契約,答應他將賦予阿爾托莉雅尋找能實現一切願望的聖杯的機會(她一定會“在活著的時候得到並使用聖杯”,所以實際上第四次、第五次聖杯戰爭中的她嚴格意義上是不完全的Servant、不完全的英靈,根本還沒死,也無法靈體化、並且第五次聖杯中被召喚還保有第四次聖杯戰爭的記憶。她被“召喚”本質上是一種時間跳躍,並不經過英靈之座,在臨時斷氣前的一瞬間被召喚到不同時代,完成聖杯戰爭之後又回到那一瞬間,只要不得到聖杯就會繼續被召喚而不會死),同時也要求阿爾托莉雅得到聖杯實現自己願望(因為自己沒能守護不列顛,希望回到拔出石中劍那時重新選王,抹消成為王的自己的存在)後,死後成為英靈。

Fate線結尾的她接受了自己,因而違反了成為英靈的契約,最後回歸阿瓦隆。

攻略路線

遊戲中可攻略Saber的路線是Fate路線,該路線只有一個TRUE END“夢的延續”。在FATE的PS2版本中存在理論上FATE路線的完美結局 Last Episode,在三線全通後可在主界面觀看, 士郎和Saber在理想鄉再次相遇。

攻略Saber其實很簡單,主要流程就是——餵食,餵食,餵食,餵食,帶出去買獅子,餵食......以及補魔

參考選項

2.去完成每天固定的修煉。

2.去打工吧。

2.和藤姐玩。

2.阻止不了。(此選項要通過一次Fate線後才出現)

2.參戰。(若選擇“1.……放棄刻印。”則進入BAD END)

2.幫助Saber……!(若選擇“1.帶著遠坂逃跑……!”則進入BAD END)

2.那麼從正題開始。

1.……了解,聯手吧。

1.Saber是哪裡的英雄呢?

1.往遠坂等候的地方去。

3.關於Berserker。

1.和Rider說話。

2.不戰鬥。(若選擇“1.戰鬥。”則進入BAD END)

1.戰鬥的理由。想知道尋求聖杯的理由。

1.想知道成為從者前的Saber。

1.直接回衛宮宅。

1.藤姐,土產呢?

1.去叫遠坂。

1.沒有阻止的必要……!

2.……連戰鬥都稱不上。(若選擇“1.在被打倒前先打倒……!”則進入BAD END)

1.召喚Saber……!(若選擇“3.不行,不能消耗令咒……!”則進入BAD END)

2.如果不追Saber的話……!(若選擇“1.……在這裡等待。”則進入BAD END)

2.趕往Saber身邊。

2.……那件事,做不到。(若選擇“1.……如今只有點頭了。”則進入BAD END)

2.……不是能戰鬥的狀態。坐在椅子上,假裝被綁住。

1.在意Saber。

1.用弓掩護……!

2.———不要用!(若選擇“1.……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嗎。”則進入BAD END)

1.把伊莉雅藏起來。

1.好、來吃午餐吧。

1.更詳細地問投影魔術。

2.和Saber兩個人打出去。(若選擇“1.Caster就拜託Saber、這裡我們兩個人守住。”則進入BAD END)

1.相信遠坂。(若選擇“2.Caster交給Saber。”則進入BAD END)

2.Saber,不行……!(若選擇“1.……那個空擋、抓住……!”則進入BAD END)

1.站起來。(若選擇“2.無法站起來。”則進入BAD END)

2.到地下室。(若選擇“1.回家。”則進入BAD END;另外若此時Saber的好感度不夠,則無論選擇何種選項均會進入BAD END)

1.……儘管如此、遠坂。

3.……開作戰會議。(若選擇“1.和Saber一起度過。”或“2.向切嗣報告。”則進入BAD END)

3.……把劍鞘還給Saber。(若選擇“1.尋找武器。”或“2.強化Saber。”則進入BAD END)

結局

Fate/Zero

Saber在第四次聖杯戰爭被代表愛因茲貝倫家族的衛宮切嗣所召喚。

愛因茲貝倫的本代當家阿哈德翁將切嗣入贅愛因茲貝倫為女婿,並且贈予他剛剛挖掘自康沃爾的聖遺物,阿瓦隆,傳說中亞瑟王聖劍Excalibur的劍鞘,以此來召喚傳奇的亞瑟王。

雖然衛宮切嗣在召喚後,對於亞瑟王是個女性而感到十分驚訝,但這一切並不能改變他的既定計劃。

他讓Saber與他妻子,即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被稱作小聖容器的人造人,搭檔前往冬木,來給旁人愛因茲貝倫仍舊將人造人作為Master的表象,而自己在暗地裡以自己的方式處理問題。

Saber並不知道召喚自己的觸媒是阿瓦隆,而劍鞘在未經她知曉的情況下,由切嗣植入愛麗絲菲爾體內。

Saber和愛麗絲菲爾一同從德國的愛因茲貝倫城堡搭乘飛機來到了冬木,就是因為Saber無法靈體化這一特殊狀態。

切嗣與他們分開,並且在冬木與他的關係曖昧不清的助手久宇舞彌會面。

在當天夜裡,Saber遭遇了他們此行的第一個對手,Lancer,儘管他們之間發揮出了一場相對公平的戰鬥,她的左手留下了被Lancer寶具“必滅的黃薔薇”所造成的傷口,而這不可治癒的傷痕使得她無法全力使用劍藝和她自己的寶具。這個男人,有兩把刷子

而後戰鬥卻被Rider所打斷,一面宣稱他自己王道的優越之處一面邀請Saber和Lancer加入他的軍團,但是出於她自己也是王,Saber稱不會向另一個王低頭稱臣。Archer後來也到了現場,認為自己的王道遠遠高於在場的所有人,而Berserker在戰平Archer後卻對Saber有戰鬥的意向,貿然發動了攻擊,這使得局勢更加撲朔迷離。在Lancer因為一枚令咒的緣故被迫和Berserker一同消滅Saber,Rider打斷了這場不公的戰局,並且建議Lancer和Saber在日後決一死戰。

那天夜裡,所有的Servant都沒有再挑起事端。

Saber和愛麗絲菲爾在回到冬木郊外愛因茲貝倫的冬之堡的路上遇到了神經錯亂的Caster,而Caster因為貞德與Saber的魂的色彩相似秩序·善而將其搞混。當Saber不由分說將他驅逐走時,她無法使Caster發現自己的錯誤,反而使他認為自己一定要從神的詛咒中救出彷徨的貞德。

就在切嗣為了解決Saber左手的傷痕而去暗殺Lancer的Master:肯尼斯·阿奇博爾德·埃爾梅羅之後,Lancer和Caster分別在同一時刻進攻冬之堡。

Saber此時正在城堡內和切嗣與愛麗絲菲爾展開作戰會議,開始對於切嗣的作戰方針和對於聖杯戰爭的態度起了鄙夷之心,不僅在未告知Saber的情況下攻擊已經同Saber有約的Lancer御主,而且躲開Caster的鋒芒讓他與其他Servant進行對抗。Saber與切嗣一言未說,而不久,Caster出現,通過屠戮許多劫持來的小孩來嘲諷Saber。

Saber迅速進入了作戰狀態,然而左手的傷勢使她無法攻破Caster的寶具:螺湮城教本。

在她剿滅了無數個怪物之後,她再也無法從Caster身上找到破綻。

最終她遇見了Lancer,肯尼斯讓他去解決Saber而自己單槍匹馬和切嗣solo切嗣巧妙地運用了魔術師的矜持和他對戰,而這是幾乎所有魔術師都有的一個缺點,然而Lancer為了約定中的騎士戰鬥決定幫助Saber。

就像她的左手一般,Lancer最終通過Saber釋放出的風王結界用破魔的紅薔薇劃傷了螺湮城教本,從而逼退了Caster。

在之後,Lancer感覺到自己的master已經在和切嗣的戰鬥中敗北,正好saber出於騎士道同意Lancer前去搭救自己的主人。

接著,Saber在樹林中救起了受言峰綺禮致命打擊的愛麗絲菲爾,因為她意外地向愛麗絲菲爾體內的阿瓦隆注入了久違的魔力。

而此時的切嗣又一次開展孤狼行動,遠離他們。

在修養了沒幾時候,Rider駕駛的神威車輪打破了這場平靜,他建議用一場不流血的戰爭來決定聖杯的歸屬,用王之交際來看誰有資格拿到聖杯。

用酒來對戰,Rider、Saber和在路上碰巧受邀的Archer一同在城堡中庭討論他們生前對國家的治理方法和自己的王道。

在聖杯問答中,Saber表達了她想藉助聖杯去改變自己國家滅亡的既定事實。而這番言論卻被Rider所嘲笑,“不是國王獻上生命,而是國家與百姓向國王獻上他們的身家性命,絕對不該是相反的。”正當Saber認為這只是暴君的做法時,Rider之後解釋了何謂真正的王道,並且“或許你高舉的正義與理想大旗能拯救一個國家以及那些百姓,不過呢,只知道被拯救的那些人會走向什麼結局呢?”虛淵玄在日後承認這一塊的確把Saber寫崩了,蘑菇也在事後瘋狂拍打虛淵玄小胸口對老虛進行了再教育。 之後會談被亂入的Assassin所打斷,為了展現自己的風度,Rider運用了自己最強的寶具:王之軍勢,來說明了王並不是孤傲的存在。屠戮了所有的Assassin。

王之宴結束後,Saber仍然在否定Rider的想法,但自己的心中卻的確在動搖,回想起了那句“亞瑟王不懂人心”。

之後Saber和愛麗絲菲爾前往切嗣剛剛買下的位於冬木靈脈上方的和宅來構築魔方陣就是日後士郎召喚saber的魔方陣,而艾麗斯菲爾揭露了身為人造人小聖杯容器的缺陷。

與此同時Caster準備以自己的方式來咒怨神的詛咒,釋放了巨大的海魔,將自己吸收了進去。同時Saber、Lancer、Rider合夥協同攻擊未遠川中的巨型怪物,然而海魔的再生能力非同一般,宛如希臘神話中的九頭蛇,砍去一頭又再長出兩頭,三人都沒法子徹底攻破Caster。

縱然切嗣在遠處狙殺了Caster御主雨生龍之介,caster的怪物仍在驅動著蔓延,Archer也沒有意願用寶具擊殺海魔,因為這會玷污他的財寶。之後Archer就很愉悅地駕駛維摩那核驅動古印度戰機和Berserker所控制的戰鬥機進行空中激戰,鳥也不鳥地上的危機。

可是切嗣給出了唯一方案,告訴Lancer,saber持有對城寶具,但由於Saber左手殘疾無法發揮,讓Lancer決定如何處置。出於他的騎士道精神,Lancer折斷了必滅的黃薔薇破魔的紅薔薇:“我會給你復仇的”,使得Saber的左手恢復正常。Saber得以用盡全力,釋放出了對誠寶具Excalibur,斬殺了Caster的巨大海魔(異界章魚)。這就是為什麼在《Fate/hollow ataraxia》saber只討厭吃章魚的原因章魚燒除外

Rider在一旁解散了固有結界後和Archer討論,斷定這小姑娘不會有真正的愛情士郎:你說啥?,而Archer更加堅定了他要娶Saber回家的心態。

之後,便是Saber應約與Lancer一戰,雖然左手已經恢復功能,但Saber害怕因為愧疚而拖慢思考仍然只用右手和Lancer決戰。

本來以為是這次聖杯戰爭中最為滿意的戰鬥卻被衛宮切嗣的突然出現而打破,切嗣拿來了自我強迫證書,以肯尼斯妻子作為要挾,用最後令咒命令Lancer自殺,來換得切嗣永遠無法傷害肯尼斯夫婦的契約。

肯尼斯最後簽訂了契約,狠下心讓Lancer自殺自古槍兵幸運E,可憐槍兵無御主,Lancer在死前詛咒了聖杯所實現的願望,憾然消散。而Saber在旁邊啞口無言,她無法想像自己的御主是如此的專橫,為達成目標不擇手段。之後切嗣更是令早已埋伏好的舞彌暗殺肯尼斯夫婦,在沒有違反契約的前提下,殺死了Lancer御主。

Saber之後大聲斥責切嗣是歪魔外道,而切嗣反問她戰爭是不擇手段的,自己的目標就是借聖杯來完成拯救世界的目的,以正道來進行戰爭和邪道來進行戰爭又有什麼區別。

關鍵就是在聖杯戰爭的最後一天,Saber遭遇了早已失控的berserker,並且在地下車庫大戰。她通過Berserker能夠空手接住本應看不見的Excalibur而認定他是與自己有過關係的騎士。所以Saber要求Berserker展現自己的身份,Berserker於是以抽出“無毀的湖光”(Arondight)消散了黑霧作為回應。Saber在得知面前的Berserker是自己曾經最為信賴的朋友:圓桌第一騎士,蘭斯洛特時,感到了深深的絕望。心態崩盤Rider的話語此時映入了Saber的腦海之中,讓她相信Berserker的瘋狂全是因為蘭斯洛特對自己的仇恨所導致的。

正當雁夜(Berserker御主)失去了所有的魔力時,Saber就趁Berserker突然暫停的空隙,用隱形之劍無言地刺穿了Berserker。

Saber道歉說自己是為了得到聖杯來改變自己王國的命運同時也包括蘭斯洛特的命運。Berserker在斷絕和雁夜的契約後終於恢復了理性,他急切的渴望王能夠因為自己與格尼薇兒的不倫之愛而懲罰他。他覺得對於他們圓桌騎士而言,Saber是最好的王,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正當他消散之彌,Saber想要說他是自己的忠臣,然而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而這種事實更加堅定她要用聖杯改變命運的決心。讓她措手不及的是,Saber在找到聖杯的位置後,吉爾伽美什早就等候在那兒了。他決定要在這裡娶Saber為妻,並且非常容易地癱瘓了Saber的動作。Saber以自己夢寐以求的聖杯就在眼前,豈能放棄為緣由,堅定拒絕。 就在這緊要關頭,切嗣趕到了,Saber滿心希望Master的到來能夠扭轉戰機,用兩枚令咒的力量擊敗吉爾伽美什使自己能夠得到聖杯。

然而,已經參透聖杯本質的衛宮切嗣卻用最後的令咒命令Saber毀滅聖杯。

Excalibur被用作銷毀聖杯容器,但是它的內容物卻灑滿了大地,冬木中心被徹底屠戮,大地永遠披上了蕭條和燃燒的色彩,殺死了在這片地區的幾乎所有人。

當聖杯流逝後,並不能繼續維持Saber的現界,Saber被遣返回卡姆蘭的戰場上,回想起蘭斯洛特和Rider的話語,她只有默默的留下了眼淚,譴責自己成王后的經歷,認為自己永不可成王。又一次寫崩了,蘑菇一邊在寫《阿瓦隆之庭》一邊拍打老虛,愛的戰士只能默默哭泣。

自此她是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第六個消失的Servant,也是最後一個消失的Servant。

阿爾托莉雅仍然在祈求著得到重新尋找聖杯的契機,而就在這時,天空傳來了機會的曙光。

Fate/stay night

我問你。你是我的Master嗎?
——剛剛受召喚的阿爾托莉雅

Saber是作為衛宮士郎的Servant在第五次聖杯戰爭中現界,在召喚時適逢士郎第二次被Lancer追殺,而士郎剛剛才被遠坂凜的墜鏈蘊藏的魔力所救。

在第五次聖杯戰爭開始後的幾天,士郎在接受令咒後一直在夢中看見過模模糊糊的Excalibur剪影輪廓。其實,這是士郎體內切嗣給他植入的阿瓦隆的作用,因為與士郎體內的魔術流造成了共鳴,因此士郎的潛意識中頻頻出現“劍”這一內容。當他嘗試去逃脫Lancer的追殺時,他掙扎著爬進刻有十年前艾麗斯菲爾設置的魔法陣的倉庫,而這魔法陣恰巧是能夠符合召喚條件的,因為Fate/zero中切嗣提及到召喚英靈不需要大範圍的魔術,只需觸媒、召喚陣即可,召喚陣也無需太多連綴的要求。

兩個催化因素的結合:士郎體內的阿瓦隆,現成的魔法陣,召喚完成。

在saber快速確認完面前一臉懵逼的少年是自己契約的御主後,她隨即應敵。她在Lancer使用穿刺死棘之槍(Gae Bolg)之前一直憑藉風王結界所造成的無形之劍占據上風。在她勉強躲開了Lancer的必殺一擊後,帶著偌大的傷口,猜測出了Lancer真名。Lancer迫於他的御主的命令撤退,Saber也用她最大的能力修復了那帶有不可治癒詛咒的傷口。

這時,靠著自己能察覺到Servant的感官,Saber在了解了衛宮士郎是個菜鳥Master後,迎擊前來打算救士郎的凜和Archer。這時遊戲將分為三條線路,每條都承接之前通關的劇情。

Fate

——總算注意到了,原來士郎 ,就是我的劍鞘呢。
——逼退吉爾伽美什後,緊擁士郎的阿爾托莉雅

在Fate一線中,Saber作為女主角和士郎的愛情對象。

在他們的接觸過程中,他們享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過去。

Saber從士郎口中得知了士郎是衛宮切嗣的養子,並且據衛宮士郎的描述,衛宮切嗣的性格自從第四次聖杯戰爭以來發生了巨大轉變。

Saber自從切嗣不加解釋地命令她摧毀聖杯後仍舊持有“他是一個冷酷而自私的男人”的觀點。

然而她對於這個男人的觀點從做了士郎的夢中發現在聖杯造成的大火中,衛宮切嗣救起了奄奄一息的士郎,傳授給士郎他自己的理想和處世方式。

不光如此,士郎也從無數次阿爾托莉雅的夢中,知曉了她為聖杯而戰的願望,勸說她要寧願接受自己已經確立下的既定事實,也不要寄期望於一個聖杯來改變她的命運。

Saber在與士郎的朝夕相處中領悟了改變自己已成的命運相比於士郎純真的願望來說根本不值一提,而士郎都是在死亡的邊緣追逐著自己的夢想。最終事實被揭露了,在第四次聖杯戰爭末尾,Saber僅僅是摧毀了聖杯的物質形態,是為其容器,導致內容物世界億億份詛咒的散出。

最後,從最初的完全不理解、冷漠,經歷過與Berserker的首次敗北鏖戰、與Assassin的正面交鋒、與rider的捨命抗擊、與伊莉雅主從的絕命逃殺、與吉爾伽美什的以命相搏,明白了士郎心中的夢想與自己的無知愚蠢,更加喚醒了她作為人類的情感。在聖杯戰爭第十四天,在教會地下室,言峰綺禮的質問更是讓Saber下定了決心:

“聽不懂麼,畜牲。”Saber對著驚愕的神父,“我在說比起那種東西,我更想要士郎。”

“你是說不要聖杯嗎,Saber。”

“聖杯會使我玷污的話,我不要。因為我想要的,已經全部有了。”

在大決戰之夜,Saber和士郎,分別激戰吉爾伽美什和言峰綺禮,正當兩方都手足無措,處於被絕對壓倒之際,士郎投影出了,阿瓦隆——其名為遙遠獨立的理想鄉。

就在這近乎絕對遮斷結界的輔助下,兩方各自擊敗了阻攔他們的敵人。

Saber接受了士郎的最後一枚令咒,用手中的Excalibur,聯同內容物一併摧毀了聖杯。在聖杯被破壞後,Saber在離去的晨光下,向士郎表達了她作為人類對他的愛,隨之而駕風消弭。

Saber回到了她的時代,她最終接受了那既定的命運,不再渴求拿到改變事實的機會,由此背離了與世界之力訂下的契約。

她虛弱地露出了常年未有的微笑,告訴了貝迪威爾:“我想,我這次的睡眠,會稍微,長一些……”自此,不列顛神秘的時代過去,屬於人類的時代剛剛來臨。 在她死後,Saber不像其他死後的英靈回到英靈座的循環,而是前往了那遺世獨立的理想鄉,阿瓦隆。 在Fate/stay night (Realta Nua)中新加的”Last Episode”里,通過兩方堅持幾個世紀的等待和尋找,士郎和Saber最終在阿瓦隆團圓,完成了他們各自的夙願,繼續他們的生活,仿佛一切還是那夢的延續。

Unlimited Blade Works

我要去達成身為Servant的責任。想傳達之事,就留待之後吧。
——阿爾托莉雅對士郎的最後道別。


在Unlimited Blade Works(以下簡稱UBW)線中,Saber是作為一個重要配角上場。

Saber在此線中的戲份不多,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在前一線中,Saber的故事已經家喻戶曉,不必再過多贅述,而本線如同標題UBW所講,主要的故事集中在士郎和Archer兩人體現的矛盾身上,若說Fate線是一個正義的王恰巧遇到了追求正義的士郎的話,那麼UBW線就是未來被理想所叛逆的自己和現在執著於理想的自己的鬥爭拷問。Saber在此線中的數次御主易手,先是Caster剝奪了士郎的令咒,而後又是凜為了救助士郎和Saber簽訂了新契約,雖然在凜的手下,Saber真正成了全A王,但是Saber仍然不忘士郎,直到最後,仍稱之為Master。

同時Saber與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的交鋒事實上也是士郎的縮影,一個被冠以佐佐木小次郎名號的男人,僅僅因為掌握燕返這一秘技而被召出,他的名字、職介、身份都是假的,只有依靠自身努力得出的燕返卻是真實的。而Saber打心裡對於小次郎也是等同於對士郎的認同。

最終在凜令咒的配合下,Saber如願以償地破壞了聖杯,根據之前遊戲的選項所決定的Saber好感度,分出兩個結局。

在True ending中Saber雖然沒有解決自己的答案,但是在拜託凜守護士郎後,無憾消散。

在Good Ending中Saber為了探討為何Archer反駁自己的願望是錯誤的,希望士郎有朝一日告訴自己答案,便執意留下來,充當凜的使魔,繼續住在衛宮家,當起了士郎的戰鬥教練。

Heaven's Feel

對不起————士、郞……
——阿爾托莉雅被黑影吞噬時的悔恨。

聖杯戰爭頭三天是跟Fate路線一模一樣,但是Saber捨命救助士郎的行為,卻相比Fate線來說,並沒有在士郎心中有很重的分量,因為此時的士郎心裡是早在聖杯戰爭之前確立戀愛關係的間桐櫻。 就在Saber解釋完聖杯戰爭的基本要素和目的後,伊莉雅和愛因茲貝倫的淵源問題浮出水面。Saber打算向士郎解釋伊莉雅對他們敵對的緣由,但是她還是建議士郎前往教會的言峰綺禮得取答案,儘管她並不想與那個神父有太多接觸。

這一番接觸,直接解釋了Saber和衛宮切嗣以及聖杯戰爭的聯繫,Saber排斥言峰綺禮的原因。

在去往教會途中,Saber告訴士郎不要將自己重複召喚的事實告訴綺禮。

在士郎走出教會,聽到綺禮對於這個事態的答案後,士郎卻發現Saber憂慮的神情很搞笑,這讓他正式與Saber確立了主從關係,但是也表現出Saber的分量在隨著遊戲三條線逐漸遞減。

士郎和Saber決定在夜晚巡邏冬木,並且合夥向藤村和櫻編了一套為什麼Saber待在衛宮宅邸的原因。

他們在那個晚上開始巡邏,Saber也敏銳地察覺到了有一個Servant正在吸食某人的精力。到場後發現了Rider和其御主間桐慎二正在為了魔力的積累捕獵一名女性。Saber快速迎戰,並且以一種不耐煩而輕鬆的態度解決了rRider,但是在他們處置慎二之前,間桐髒硯冷不丁的出現了。士郎最終決定與髒硯講和,讓他拿回慎二,而Saber因為髒硯是非人類的緣故打心底不滿這個決定。儘管她還想繼續戰鬥,但是也無奈幫助士郎帶著那位女性前往教會援助。

正當他們討論著謎一般的狀況,士郎擬定了一幅結束這場戰爭的藍圖,Saber也在一旁回應道永遠不會辜負士郎對她的信任。他們在第二天晚上繼續巡邏,這一次的目標是根據遠坂凜所說的可能有至少一對主僕的柳洞寺。Saber同意士郎的直接進攻,但是他們在山門除了一把正在消逝的武士刀外就別無他物。正當他們進入寺廟後,他們發現caster正站在一具屍體面前,面色猙獰,手拿著一把彎曲地不成樣子的纖細小刀。在Saber因為認定Caster殺死了自己的Master而爆發怒火而往前沖前,士郎阻止了Saber,因為他發現那把小刀有不可言語的魔力。可是沒等把話說完,Saber跨步直挺前方,Caster慌忙拾起魔杖念出咒語,這對於抗魔力是A的Saber幾乎無效,三兩下就解決了Caster。之後確認了Caster的死去,他們聯繫了教會救助在寺廟中受傷的僧侶,回了家。

在中間兩日的描寫大多集中在櫻的逐漸崩壞和士郎的日常狀態和對於櫻的關心,Saber的戲份則集中在晚上。

第三個晚上,Saber察覺到公園裡的Servant氣息,士郎隨她一同前往,卻發現的是間桐髒硯和遠坂凜率領的Archer在對峙。間桐髒硯秀出了只有空殼的Caster,成為了他的傀儡,Saber命令士郎後退。髒硯冷笑道,能看穿這一點的Servant實乃少有,所以將Saber變成畜牲奴隸比屍骸要好得多。而Archer和Saber都對髒硯之後拋出的Servant工具論嗤之以鼻,Saber對上Caster,Archer則直接追上髒硯,將其劈成兩半。然而髒硯的生命力頑強,快速匍匐逃走,而公園中卻發生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影子出現在了公園,黑影使在場的所有人都戰慄不已,尤其是Servant更加無法動彈。而黑影趁此向遠坂凜發動了襲擊,士郎則推開了遠坂,被黑影喚醒了黑暗的潛意識。從黑影中脫身後,Saber抱起無意識的士郎回家,卻被櫻大聲呵斥,質問她的來歷。

最後一天晚上,Saber與士郎發覺了柳洞寺的不正常,起身那裡巡邏,然而遭到了真•Assassin的狙擊。Saber開始與他交戰,用無形之劍的威力本來能順利地斬下Assassin的頭顱,然而就是憑藉避風的加護,Assassin數次避開了Saber的攻擊,往後退卻。 正當Saber發現這是將Master和Servant分隔開的詭計時,一切都晚了,Saber踏在了黑影之上,正在被無情地吞噬。Assassin想趁此機會奪得Saber的心臟,發動寶具“妄想心像”,結果被臨死的Saber斬斷了手臂。 就在最後一刻,Saber對著夜空,想起自己的未達使命和辜負士郎的期望,只能說一句對不起而被黑影所蠶食。

關於吃貨

因為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和士郎的魔力“路徑(Path)”不通暢的緣故,士郎因而無法給她提供魔力(而非士郎本身魔力不足,事實上根據官方設定集Fate/side material,士郎的魔術迴路高達27條[3]),必須自行由食物里補給。於Fate路線中是以與士郎的性行為【非和諧模式】或是移轉魔術刻印【和諧模式】來補充魔力

但實際上本人確實十分喜歡吃,並聲稱“正餐是儲存到另外一個胃裡的

在不列顛作為亞瑟王時曾經因為潛入廚房被梅林的反吃貨陷阱捕捉,因此對魔術師工房非常謹慎。

梅林的信號彈魔術的咒文就是:“阿爾托莉雅!開飯啦!”

阿爾托莉雅在《fate hollow ataraxia》中吃貨本性暴露無遺,在閱讀美食雜誌時唯一的看書愛好,沒有任何理性思考的能力,催促士郎把庭院改造為畜牧場,好能夠吃到沒吃到的鵝肝醬,火腿和伊勢蝦。

阿爾托莉雅起初在面對caster的向士郎學習做菜的請求時是拒絕的,但是因為報酬是剛出爐的豬油紅燒肉,欣喜的她反水,保護caster不被遠坂發現。在看到rider為了搞好關係而送的豆沙包、本川燒、鯛魚燒等食物時,絲毫不含糊地接受,兩人關係迅速升溫。

因為曾經在軍隊中痛苦的飲食經歷,非常討厭軍中圍坐在圓桌前大塊大塊割肉吃的感覺,所以阿爾托莉雅對士郎的料理評判嚴苛度是除了紅A以外最高的,由此更加熱愛精細完美的飲食,再者她怎麼吃也不會吃胖的體質,使得她更肆無忌憚地吃虧士郎錢包。世界上最恐怖的有兩件事:第一是臉色陰沉的櫻,第二是saber的伙食費。

真名的拼寫

真名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Altria Pendragon,亦有其他拼法,如Arturia Pendragon與Artoria Pendragon)

FGOM全部拼寫為Altria。

以下為民間跳腳說法:

Artoria Pendragon是最廣為英文Fate圈接受的拼法。美版FGO中將Altria Pendragon作為官方拼法,招致了一部分老玩家的不滿:英文FGO Wikia對事件的說明。Artoria是Arthur在拉丁語中的形式Artorius的陰性寫法[4]

其他

對自己的身材十分在意,在游泳館難得的換上了分體式泳裝,被Lancer說出的“這種款式的泳衣呢,要更成熟的女性來穿”激怒而追著他打了好久。

後來甚至威脅Archer把Lancer埋進冬木教會的花圃

意外的有孩子心的一面,每晚都會抱著自己的獅子玩偶睡覺,還會做出諸如“和玩偶說話”這一類的“小女孩舉動”。

因為受到湖中仙女的祝福而只能在水面移動,不會游泳,但在士郎的教導下很快學會關掉被動技能並掌握了技巧。

在過去,Saber統一全國之前,與雷恩斯王展開了一場關於鬍鬚和呆毛的爭奪大戰,自那場戰爭之後,Saber頭上的呆毛便成為了她的逆鱗,隨便觸摸的話會被以標槍的形式投出六米遠。如果握住的話就會被風王結界吹飛,如果拔掉的話……會Alter化,不過性格上與HF線有差異,而且不會像HF線一樣六親不認

萌戰戰績

  • 2008 DMFANS 萌戰准萌(亞軍)
  • 2010 世萌第12名
  • 2010 DMFANS 萌戰四強
  • 2011 DMFANS 萌戰八強
  • 2012 DMFANS 萌戰萌王(冠軍)
  • 2012 世萌
    • 常規賽恆星組排名第七位
    • 最終排名第十二位
  • 2012百度後宮動漫吧第五屆萌戰 萌王
  • 2012技術宅論壇第一屆動漫角色最萌大賽 萌王
  • 2012心之最萌 萌王
  • 2014世萌 黃玉飾品
  • 2015 Reddit 最佳女性角色大賽 亞軍
  • 2015 Bilibili Moe 萌王
  • 2016世萌
    • 紅寶石項鍊
    • 最終排名第三位

相關條目

其他與Saber相關的條目:

Fate/Grand Order

Saber

人物詳細

不列顛傳說中的王,被稱為騎士王。

阿爾托莉雅是幼名,從成為王的那一天起就被稱為亞瑟王。

在那個騎士道如花般凋零的時代,用手中的聖劍為不列顛帶來了短暫的和平與最後的繁榮。

雖然史實上是男性,但在這個世界似乎是男裝的麗人。

能力設定

CV:川澄綾子 人設:武內崇
星級:5 職階:Saber
能力面板
筋力 B 耐久 B
敏捷 B 魔力 A
幸運 A+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領導力 B
    【己方全體的攻擊力提升(3回合)】
  2. 魔力放出 A
    【自身的Buster卡性能提升(1回合)】
  3. 直感 A
    【獲得大量星星】
強化後:光輝之路 EX
【自身的NP增加&獲得大量星星】
職階技能
  1. 對魔力 A
    【自身的弱體耐性提升(20%)】
  2. 騎乘 B
    【自身的Quick卡性能提升(8%)】
寶具
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
等級 A 種類 對城寶具
【對敵方全體進行非常強力的攻擊《寶具升級效果提升至A++》
自己NP值的重蓄力《OverCharge效果提升》】
  • 立繪
         
初始 一破 三破 滿破 愚人節
Lancer

人物詳細

統治了不列顛,傳說中的騎士王亞瑟王。

這副模樣是她作為王擴張勢力後,放下聖劍,將聖槍作為主武器的if版本。

沒有了聖劍帶來的成長停止,她的肉體也成長到了和王的身份相符的肉體年齡。

同時,因為使用聖槍,她成為了接近神靈的存在,但因為使用時間只有十年左右,所以精神構造・靈子構造沒有太大變化。

能力設定

CV:川澄綾子 人設:石田あきら
星級:5 職階:Lancer
能力面板
筋力 B 耐久 A
敏捷 A 魔力 A
幸運 C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魔力放出 A
    【自身的Buster卡性能提升(1回合)】
  2. 領導力 B
    【己方全體攻擊力提升(3回合)】
  3. 最遙遠的加護 EX
    【自身的NP增加
    解除弱體狀態】
職階技能
  1. 對魔力 B
    【自身的弱體耐性提升(17.5%)】
  2. 騎乘 A
    【自身的Quick卡性能提升(10%)】
寶具
耀於至遠之槍Rhongomyniad
等級 A++ 種類 對城寶具
【賦予自身無敵貫通狀態(1回合)
對敵方全體進行強力攻擊《寶具升級效果提升》
自身的NP增加《OverCharge效果提升》】
  • 立繪
       
初始 一破 三破 滿破
Archer

人物詳細

降臨在盛夏之海的沙灘之王。

本次將作為王的職務全丟到了辦公室,於是全力協調夏日的陽光。

阿爾托莉雅雖然因某些原因無法盡情享受游泳,只能在沙灘上開開心心玩著劈西瓜,但在這裡和Water Blitz(用水槍玩的生存遊戲)相遇,回過神來已經變成這樣子了。

不服輸的她,目標無需多言自然是世界冠軍。

―――那一天,她和(其實沒太大所謂的)命運邂逅。

能力設定

CV:川澄綾子 人設:武內崇
星級:5 職階:Archer
能力面板
筋力 C 耐久 C
敏捷 B+ 魔力 A+
幸運 A+ 寶具 A
保有技能
  1. 夏日濺射! A+
    【自身的Arts卡性能提升(3回合)
    己方全體的防禦力提升(3回合)】
  2. 海之家的加護 EX
    【自身的HP回復
    NP減少【副作用】】
  3. 海濱之花 B
    【己方全體攻擊力提升(3回合)
    己方全體的[男性]的星星發生率提升(3回合)】
職階技能
  1. 對魔力 A
    【自己的弱體耐性提升(20%)】
  2. 單獨行動 A
    【自己的暴擊威力提升(10%)】
  3. 陣地作成 A
    【自身的Arts卡性能提升(10%)】
寶具
陽光璀璨勝利之劍Excalibur Vivian
等級 A 種類 對人寶具
【對敵方單體造成超強力攻擊《寶具升級效果提升》
一定機率減少蓄力值(1格)
自身NP增加《OverCharge效果提升》】能力極強,可以射飛魔神柱
  • 立繪
       
初始 一破 三破 滿破


注釋

  1. fz元帥誤認
  2. 虛淵玄 著,被奈須蘑菇定性為與第四次聖杯戰爭擁有相同開局條件以及收束結局的平行世界
  3. 27條這個數字本身不是非常高,比不過幾代傳承的魔術師,但是作為初代魔術師而言已經是非常恐怖的數字了
  4. 維基百科關於羅馬的Artorius/Artoria家族的介紹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