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觉者(Fate)

觉者.jpg
基本资料
本名 觉者/ブッダ/Buddha
别号 佛祖、佛陀、释迦如来、立川的圣人、杂鱼摸者
发色 绿发
瞳色 金瞳
身高 不明
体重 不明
三围 不明
年龄 不明
生日 不明
阵营属性 秩序·中立
声优 田中秀幸
萌点 救世主、佛系、慈悲(物理摸鱼
特技 人类救济
天敌 别的救世主
活动范围 超越时间和空间
个人状态 早已从这个宇宙离去摸了
职阶 救世主(セイヴァー/Savior)
所好之物 修行、对话、入灭
所恶之物 毒蘑菇
关联人物 特维斯·H·皮斯曼玄奘(Fate)哪吒(Fate)杀生院祈荒所罗门(Fate)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伽摩(Fate)两仪式
相关图片

重要:本词条所述人物的一切设定均来自型月发行的游戏、动画、设定集等,与三次元不存在任何关联,切勿将此词条所述人物与现实存在的宗教对号入座。

觉者(ブッダ/Buddha)是TYPE-MOON旗下的《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在游戏《Fate/EXTRA》及广播剧《炽天は天降りて》中作为最终Boss登场。

动画《Fate/EXTRA Last Encore》中,觉者摸了之后,留在灵子世界SE.RA.PH的宝具“天轮圣王”也作为最终Boss阻挡在主人公面前。

目录

人物简介

“觉者(Buddha/ブッダ)”,是“抵达觉悟的人类”所持有的称号 。

能得到这位从者回应的Master,无论善恶,必然是已经领悟了“救济人类”这一理念的人。

最有名的就是通过自行顿悟成为觉者的释尊,他活着却从所有烦恼中解脱了。佛教是释尊”抵达觉者之境”的理念。

但释尊却完全没有说过“学这个就能得到救赎”、“这就是成佛的道路”之类的话。

成为觉者的方法因人而异,佛教认为每个人都有觉悟的潜能,所有人类最终皆会觉悟成佛。

无论是善是恶,有情无情,统统都只是其中的过程。

觉者会作为从者回应特维斯的召唤,缘由在于Master的苦恼让人难以弃之不顾,兼且罪业实在过于深重。

“这个灵魂没有任何救赎。既然如此,直到他所祈愿的人类的终结,共同继续下去吧。”

救世主并非借给Master力量,他只不过是对战争之王宣示了慈悲。

照望着那个从诞生起就持续与战争对峙,尽管憎恨战争,却又无法否定战争,在苦行中前进之人的终末,就像沙罗双树之花那样。

人物设定

  • 特维斯·H·皮斯曼“打破人类世界的停滞”的执念尽头,从演算规模匹敌太阳系的超级计算机——月之圣杯(Mooncell)中显现的救世主。
  • 西历2030年,月球上的圣杯战争结束后,在炽天之玉座等待主人公岸波白野到来的人物。“救世主(セイヴァー/Savior)”职阶的从者。
  • 被奈须蘑菇形容为“究极的デオチBoss”的人物,现在的人物形象是武内崇阅读了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作品《佛陀(ブッダ)》后设计的。
  • 世上唯一的一位从生的痛苦中解脱的解答者。地球上仅有的领悟生命真意之人。人类中唯一的一位开悟的救世主。抵达真理之人。
  • 远在“完成宇宙全部任务,从英灵座上消去”的所罗门(Fate)之前,便抵达了“终点”的人类。
  • 保存了所有过去,预测了所有未来的太阳系最古老遗物、观测装置——月之圣杯(Mooncell)的藏书中持有关于觉者的记录。

救世主(セイヴァー/Savior)

  • 救世的英灵。极为特殊的额外职阶。只有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极大知名度的救世主才具有适性。
  • 于西历2030年由特维斯·H·皮斯曼引发的用以“拯救人类未来”的月之圣杯战争中,仅此一次出现的特殊职阶。在其余的圣杯战争中均没有被召唤的记录。
  • 日版中写作“Saver”,美版中订正为“Savior”。以单词本身的意思来看,美版的写法是正确的。蘑菇与武内英语不好的证明。
  • 职阶技能包含在军团战中发挥作用的“领导力”及使对方能力参数下降的“对英雄”。
  • 救世主职阶的从者会受到杀生院祈荒(BeastⅢ/R)持有的技能“反救世主”的克制。
  • Fate》最早期的文案(リジナルFate)曾经提及救世主这一职阶,但根据リジナルFate而创作的《Fate/Prototype》中,救世主最终也并未登场。リジナルFate中所设定的救世主究系何人也已经无从追溯。
  • 目前《Fate》中,正式确认登场的救世主仅觉者一人。但根据角色基本资料中“觉者的天敌是别的救世主”这一描述,可以推测,救世主这个职阶,除了觉者,还有其他人物存在。
  • 型月作品提及的人物中,将圣杖授予玛尔达(Fate),并在十字架上被处刑后复活的圣人耶稣?也被确认为救世主,玛尔达(Fate)因此坚信真正的圣杯是用于“承载救世主之血的容器”。
  • 杀生院祈荒也曾经持有成为救世主资质。但最后她却将这种资质纳为己用,走上了救世主的对立面。

Wada:“如果是其他宗教就会那个了。但是如果是觉者就没关系……如果是觉者就OK!!在磋商时我就想,佛教真是心胸宽广啊。”

觉者的正体

  • 觉者的正体为型月世界的某菩萨大日如来?。是“救世主”以外的灵基状态。可能位于某个宇宙外的不明位面。
  • 炽天之槛是观测、预测所有平行世界走向的“事象选择树(アンジェリカ・ケージ/Angelica・Cage)”,就像觉者也是在菩提树下开悟的那样。
  • 为了救济众生(一切有生之物)而奔走、奉献自身之人被称为菩萨。此外,解脱成佛者也被称为菩萨。
  • 菩萨是具有宇宙级别的存在规模的“天(かみ)”,可以轻而易举地管理太阳系,其宏大需要使用“ナユタ(那由他)”那样表示“无量大”的数量单位才能形容。
  • 佛绝不会介入人类的衰亡,因为对他们而言,那不过是一次较大的波动而已。

地球资源已经耗尽,大源已经枯竭,人类已经完蛋,觉者已经摸爆。

能力参数

声优:田中秀幸 Master:特维斯·H·皮斯曼
属性:秩序·中立 职阶:救世主(セイヴァー/Savior)
能力面板
筋力 A 耐久 A
敏捷 C 魔力 B
幸运 B 宝具 A++
职阶技能
  1. 领导力 A+
  2. 对英雄 B
保有技能
  1. 菩提树之悟 EX
  2. 卡拉里帕亚特 EX
宝具
天轮圣王チャクラ・ヴァルティン
等级 不明 种类 不明
归一转生アミタ・アミター
等级 EX 种类 对人宝具

职阶技能

 
炽天之槛的最后一战,Saber VS Savior
  • 领导力:A+

指挥军团作战的天性的才能。即使是一国之王,持有B等级的领导力也已经足够了。

  • 对英雄:B

以英雄为对手之际,使对方能力参数大幅下降的能力。等级B的场合,对方的所有能力参数将会被降低2个等级。

对持有“反英雄”属性的英灵效果薄弱,变成下降1个等级。

保有技能

 
以“菩提树之悟”挡下脸接原初之火的攻击
 
觉者以古武术“卡拉里帕亚特”重创尼禄
  • 菩提树之悟:EX

只有抵达世间真理,人理的解答者才会持有的守护。也是被称为“对肃清防御”的“守护世界”的证明。

无条件地削弱受到的物理攻击、概念攻击、次元间攻击的伤害,使受到的伤害值减少相当于自身HP的数值。

此外,对于精神干涉的话则是100%屏蔽。持有EX级别的此技能的Savior,甚至连人类的七情六欲都能风平浪静地承受下来 。

动画《Fate/EXTRA Last Encore》中,“菩提树之悟”表现为在身边产生能够阻隔敌方攻击的波纹状光壁,动画原案称为“印”。

奈须蘑菇访谈:关于“对肃清防御”总有一天会说清楚的,请好好期待那一天吧。不过简而言之就是连World End系的攻击都能对应的最高级防御。


  • 卡拉里帕亚特:EX

古代印度的武术。不只是依靠力量或才智,而是基于合理性思想的武术始祖。比起攻击,在防御方面的特化程度更高。

Fate/EXTRA Last Encore》中,“卡拉里帕亚特”表现为在掌底发射激光,觉者仅一抬手便使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重伤失去反抗能力。

奈须蘑菇在访谈中描述,觉者与《冰室的天地 七人最强伟人篇》中登场的柏拉图并列为型月世界中格斗技强度的顶峰。然而战斗中觉者只会坐着摸鱼。

奈须蘑菇访谈:这个人,别看那样可是格斗技最强哦。想办法弄出来大约就是柏拉图(冰室的天地版)那样。

Wada:这老爷爷不是犯规吗!

其他能力

  • 不受时间和空间束缚:《Fate/Grand Order》中,玄奘(Fate)曰,佛祖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存在,从未来向过去派遣使者也是可能的。
  • 来往于不同的宇宙:《Fate/EXTRA Last Encore》的故事开始990年,觉者就已经从当前的宇宙离去了摸了,只将宝具“天轮圣王”遗留在灵子世界SE.RA.PH上空。
  • 类似于单独显现的能力:广播剧《炽天は天降りて》中,觉者未经严密的召唤程序就能显现,且完全无视月之圣杯(Mooncell)的一切规则。特维斯死后,觉者也不会消失,并能随意离开宇宙。
  • 释迦如来掌(?):《Fate/Grand Order》中提及,觉者的掌底是孙悟空曾经到达的“世界尽头”。筋力E的玄奘(Fate)能通过暂时借用觉者极小的一部分力量,解放足以击飞卡美洛城门的“五行山・释迦如来掌”。

宝具

 
覆盖SE.RA.PH上空的巨大金色光轮,“天轮圣王”
 
在第七层目击到的“天轮圣王”全貌
 
“天轮圣王”的防御系统,“天轮圣王・七武具”
 
Fate/EXTRA》中,“归一转生”发动画面。该宝具一旦发动就会强制GAME OVER
天轮圣王(大轮)チャクラ・ヴァルティン

等级:不详 种类:不详 距离:不详 最大捕捉:不详

“事象选择树剪定机构,天轮圣王(チャクラ・ヴァルティン),已经完成采伐准备。距离停止全部平行世界的运行,断绝一切可能性,剩余1200秒。”

“天轮圣王”的大轮。直径长达70KM,覆盖灵子世界SE.RA.PH的超大型金色光轮,也被称为“事象选择树剪定机构”

根据《Fate/EXTRA Last Encore》及动画原案,关于“天轮圣王”的大轮,当前已知信息如下:

  • “天轮圣王”的大轮具备对月之圣杯(Mooncell)进行入侵、控制、破坏的功能。西历2030年,觉者与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进行战斗时,“天轮圣王”的大轮开始在觉者的上空形成。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被击落至最底层后,从天空传来了吊唁般的钟声,那是大轮启动时所奏响的旋律。在这个瞬间,月之圣杯(Mooncell)为了让自身能够顺利运营而创建的“环月都市型引擎”——灵子世界SE.RA.PH便完全脱离了月之圣杯(Mooncell)的控制,其支配权被大轮夺取。随后,特维斯·H·皮斯曼的“死相(DeadFace)”利用大轮改变了灵子世界SE.RA.PH的存在方式,并对月之圣杯战争的规则进行肆意篡改,使得各个阶层都产生了严重的扭曲与异变。至此为止,灵子世界SE.RA.PH完全崩坏,月之圣杯(Mooncell)的运营也基本被特维斯的“死相(DeadFace)”控制。动画最终话确认,特维斯的“死相(DeadFace)”试图使用大轮破坏月之圣杯(Mooncell)的核心,并且他的计划已进入了尾声。
  • “天轮圣王”的大轮会催生出“死相(Dead Face)”。“死相(Dead Face)”是在“天轮圣王”成立后出现的极为罕见的强化现象。由于月之圣杯(Mooncell)遭到入侵,圣杯战争的规则已经崩坏,灵子世界SE.RA.PH中出现了众多的死者。此时月之圣杯(Mooncell)处理死者残留情感的机能已被关闭,名为“死相(Dead Face)”的恶性情报便开始在各个阶层间徘徊。《Fate/EXTRA Last Encore》中,主人公岸浪白野、第五战的尤里乌斯·贝尔奇斯科·哈维以及守候在炽天之槛的特维斯·H·皮斯曼均为“死相(Dead Face)”,其本质是聚集起来的死者的怨念,具备超越常人的战斗力及不死性,即使是从者的攻击也难以对其造成伤害。
  • “天轮圣王”的大轮具备干涉平行世界的运行,进行事象剪定的功能。TYPE-MOON的世界观中,地球文明在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分歧,进而产生同时运行,但各方面都存在偏差的世界,即“平行世界”。由于宇宙不会为了显而易见的结局使用能源,因此平行世界被划分为“编纂事象”“剪定事象”。编纂事象是稳定且充满可能性,今后能发展出更多分歧的平行世界群;剪定事象是因过度偏离主要路线而变成特例,丧失大多数分歧的可能性,被判定为“已经就此完成并完结”,失去了继续观测其结局的必要性,而即将被“采伐”的平行世界群(如异闻带)。一旦某个平行世界被确认剪定,其运行将会被停止,可能性被断绝,世界中的一切存在都会被彻底消灭。作为“事象选择树剪定机构”的“天轮圣王”可以根据操纵者的指示,对平行世界进行事象剪定。动画最终话确认,“天轮圣王”的大轮具备“停止全部平行世界的运行,断绝一切可能性”的功能。

相关剧情:

《Fate/EXTRA Last Encore》中,在故事开始前990年,觉者击败岸波白野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后便离开了宇宙,只将“天轮圣王”(包括大轮和小轮)遗留在灵子世界SE.RA.PH上空。在觉者离去后,“天轮圣王”依然按照特维斯·H·皮斯曼被删除后留下的“死相(Dead Face)”的指示运作着。直到岸浪白野踏入炽天之槛的九百年间,特维斯一直将“天轮圣王”的大轮用于篡改月之圣杯战争的规则,进行极大规模的事象剪定以达到彻底灭绝人类的目的依照特维斯的指示,“天轮圣王”的大轮陆续摧毁了各个平行世界的人类文明。人类的生活圈也已经不复存在。如果特维斯的最终计划得以实现,全部平行世界的运行都会被停止,一切可能性均被断绝,人类将从宇宙中完全消失。动画最终话中,距离这一灾难性的结局仅余1200秒。 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高文(Fate)的攻击无法触及位于灵子世界SE.RA.PH上空的大轮。最终岸浪白野一行在付出极大牺牲后,成功进入月之圣杯(Mooncell)中枢并使其复原。随后,特维斯的“死相(Dead Face)”在月之圣杯(Mooncell)的系统更新中被删除,“天轮圣王”的大轮也就此消散。


天轮圣王(小轮)チャクラ・ヴァルティン

等级:不详 种类:不详 距离:不详 最大捕捉:不详

“天轮圣王”的小轮。在大轮下方的轨道上持续运作,包围着炽天之槛,直径为7KM的光轮。

根据《Fate/EXTRA Last Encore》及动画原案,关于“天轮圣王”的小轮,当前已知信息如下:

  • “天轮圣王”的小轮是用于迎击敌人的宝具。Fate/Extra Materia设定集描述为“全天候包围型的自动移动炮台”,火力覆盖整个炽天之槛,在射程内发射能随意变形并且有一定追踪性能的密集光线牵制对手。小轮的炮门在觉者的操纵下可以进行威力极大的齐射。以一轮齐射的破坏力而言,需要高文真名解放并得到Master的膨大魔力及强化术式支援后全力释放的“转轮胜利之剑”才能与之抗衡。即使觉者已经离开了宇宙,留在炽天之槛上空的小轮依然能够进行一定程度的自律射击。
  • “天轮圣王”的小轮外部,装载着模拟武王・转轮圣王所持的“七武具”而制作的的巨大兵器(BunkerBuster)。在战斗中,可以通过消耗这些兵器发动共计七次的“慈悲的一击”。七件兵器并非由魔力构成的光弹,而是纯粹的大质量兵器,同时具备切断敌方魔力并将其封印的效果,动画原案形容为“撕裂地表的导弹(地表を抉るミサイル)”、“印度式火箭(インド式バンカーバスター)”。《Fate/EXTRA Last Encore》第一话中,“慈悲的一击”将尼禄打落至距离炽天之槛三十八万千米的灵子世界SE.RA.PH的最底层。兵器落地时,巨大的爆炸将大地的表面与地上的构造体一并吹飞,底层的地形被改变为墓穴形状的“边狱”,使尼禄陷入了长达990年、如同死亡般的封印。
  • “天轮圣王”的小轮由具备高耐久度不明物质构成,需要施加强大的物理攻击才能将其破坏。《Fate/EXTRA Last Encore》最终话中,特维斯·H·皮斯曼的“死相(Dead Face)”启动“天轮圣王”的小轮与岸浪白野一行对峙。在众人的全力支援下,高文与尼禄先后发动的自毁式攻击使小轮表面破裂并暂时停止了运行,但依然不足以将其摧毁。
  • “天轮圣王”的小轮随着战斗时间的推进,数量还将不断增加,最终增加至七个。那个姿态令人联想到彩虹,战斗时达到最高速,进而真名解放,发动最终攻击“归一转生”。光轮伴随“咔轰”的声音合为一体,高速回转,变化为大日如来背负的光晕那样,以360度向玩家的从者集结光柱,然后产生被认为是黑洞的从收束到大爆发的过程,这样的感觉。《Fate/EXTRA Last Encore》中,觉者仅使用一个小轮便将尼禄击败,随后把这个小轮留在了炽天之槛的上空。由于觉者的离去,小轮的数量没有再增加,已经消耗的兵器(BunkerBuster)也无法得到重置。“归一转生”也不可能发动。

相关剧情: 《Fate/EXTRA Last Encore》最终话中,990年后的炽天之槛,白衣的贤者已不存在,觉者也早已离去。“天轮圣王”的小轮由特维斯的“死相(Dead Face)”启动,作为迎击前往炽天之槛的挑战者们的武器。根据动画原案的描述,失去操纵者的小轮由于大量炮门未启动,只能够进行单纯用于自我防卫的散乱射击,无法锁定目标进行狙击。 战斗中,高文经令咒与术式强化后,以自灭为代价,全力发动“转轮胜利之剑”与小轮对轰。圣剑的光芒一时超越了小轮的炮击,破坏了小轮的部分装甲。但小轮并未被摧毁,依然能够正常运作,残存的炮门仍在断断续续地射击并将雷欧纳多·比斯塔里奥·哈维击杀。高文与雷欧牺牲后,尼禄烧尽自身灵基使出的威力堪比“誓约胜利之剑”的舍身攻击使小轮表面破裂,运作暂时停止,为岸浪白野抵达月之圣杯(Mooncell)中枢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月之圣杯(Mooncell)复原后,“天轮圣王”的大轮从空中消散,小轮也随之瓦解。


归一转生アミタ・アミターバ

等级:EX 种类:对人宝具 距离:零 最大捕捉:1人

“天轮宣告之时。一切众生,一切苦恼皆回归于我。大悟之下,人类将在此成为一体。”

“天轮圣王”的小轮增加至七个后发动的宝具。宝具读音中的“アミタ/Amita”意为”不可测量,不可数”;“アミターバ/Amitabha”意为“无量光,无量佛,阿弥陀佛”,即“甘露无量光”。

究极的“对个人”宝具。将匹敌全人类创生之理的巨大能量集中到一个敌人的身上,使之从痛苦中解放的最终解脱说法。人类史越是延续,人类的版图越是扩大,威力还会继续提升。若是有生之物就绝对无法违抗这个巨大的伤害。理论上,地球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此宝具的攻击。 《Fate/EXTRA》中,此宝具的发动需要14回合的准备时间。若无法在规定时间内结束战斗,“归一转生”一旦发动就会无视玩家从者的一切增益与强化效果,甚至不显示伤害的数值就强制判定玩家战败,并弹回游戏标题界面,是“绝对会导致GAMEOVER的攻击”。

《炽天は天降りて》和Fate/Extra Materia设定集对此宝具的性质进行了补充说明:“归一转生”的伤害值为五十六亿七千万。由于此宝具本质上是“让一切人类转生成为觉者”的概念干涉,因此成为此宝具对象时一切防御、苏生之类的技能都将无效化。根据梵天思想,一切人类最终皆会觉悟成佛,并回归于一体。即所有人类其实都是“觉者”一人的转世。不过,由于是为了“救济人类”而设定的“使人类得到最终解脱的说法”,此宝具对性质远离人类者效果薄弱,也无法完全拯救存在规模超越人类版图之物。

因为《Fate/EXTRA》的主人公既非生命亦非人类,而是月之圣杯(Mooncell)依照地球上因罹患脑疾而被冷冻长达三十年的“岸波白野”所创造的电脑数据(NPC),没有经历过四苦(生、老、病、死),不具备生存的实感,所以受到“归一转生”攻击时,有极微小的可能性能够忍耐过去去。

“五十六亿七千万”这个数字可能源于《弥勒上生经》的典故。传说作为未来佛的弥勒菩萨在兜率天修行四千年(换算成人间时间是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将继承释尊之位普救众生。

角色经历

 
来自官方网站的设定,觉者虽然离开了宇宙,“天轮圣王”却依然运行至今,并被某人用作灭绝人类的武器
 
仅以“一击的破坏力”而言,“转轮胜利之剑”可以对抗,甚至超越“七之武具”。动画中有伤在身的高文依靠令咒,以灵基消灭为代价发出的全力一击成功损伤了“七之武具”,但自己也就此消失
 
FGOM4设定集中,提及了使用第一宝具的所罗门是继觉者后的另一位“觉悟”之人。不过他们却走向了相反的“终点”

Fate/EXTRA》游戏版

某次月之圣杯战争中,通过月之圣杯(Mooncell)出现在抵达炽天之槛的特维斯·H·皮斯曼面前,并结下主从的契约。

在漫长的时间里,觉者击败了继皮斯曼之后登上炽天之槛的历届月之胜利者,导致死者的残骸在炽天之槛堆积如山。

但按照剧情的描述,在没有敌人到来的场合,觉者会以灵体化的形式隐藏起来,也几乎不与Master进行交流。

西历2030年的圣杯战争中,与Master一起于炽天之玉座等待主人公岸波白野一行的来临。

与主人公及其从者交战,由于疯狂划水被击败。随后皮斯曼删除自己,以忠实自己对于“生存竞争”的信念。

在目送皮斯曼进行自我删除后,给予其很高的评价,认为他虽然是“染满鲜血的战争之王”,但也是“以强大生存意志开辟觉悟之道,心中宿有神灵”的人。

虽然自身的立场并非是给予皮斯曼帮助,但也希望通过“共同涅槃见证世界的终末”来给予他“最后的救赎”。

战败后没有像其他从者那样被月之圣杯初始化,自行化作曼陀罗一般的光芒离去觉者:摸了


Fate/EXTRA》漫画版

以古武术“卡拉里帕亚特”徒手将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的大剑“原初之火”捏碎,并击败尼禄。

岸波白野随即用令咒重新召唤尼禄及皮斯曼,使得皮斯曼因数据被删除而消失。 全程在旁边看戏,完全没有任何保护Master的意思。

余下剧情与游戏版相同。


Fate/EXTRA》CD版

将尼禄击败后,对岸波白野使用宝具“归一转生”,却因为白野性质上并非生命,只是Mooncell所创造的数据而无果。

随后皮斯曼被击杀。全程在旁边看戏,完全没有任何保护Master的意思。

余下剧情与游戏版相同。


Fate/EXTRA Last Encore

动画第一话短暂登场并与尼禄·克劳狄乌斯(Fate)战斗。

通过以“菩提树之悟”、“对英雄”构筑防御,“天轮圣王・七之武具”远程压制对手,“卡拉里帕亚特”应付近战的方式,轻松击败尼禄。

随后再也没有在动画中出场,只将宝具“天轮圣王”留在SE.RA.PH上空便不知去向觉者:我摸豹

通过官网上的词条解释以及最后一集岸浪与特维斯的“残渣”的对话可知,觉者早已离开了当前的宇宙,并且不会再出现。

根据剧情可以推测,觉者击败尼禄时,受到这次战斗波及而被重创的岸波白野在弥留之际目睹了尼禄阵亡的场景,随后因伤重,孤独一人在绝望中死去。

在觉者杀害白野主从后,一心将白野视为自己“思想的结晶”的特维斯·H·皮斯曼也陷入了绝望。

皮斯曼认识到“没有人可以理解自己的理想”,“人类的变革终究只是梦话”,“黄金期不会到来”,因此人类灭亡是必然的。

随后皮斯曼在明白自身会被删除的情况下,亲自来到月之圣杯中枢,改变了Mooncell的运营方针,

并许下愿望:认同人类的灭亡,持续观测人类文明,直到最后一切的终结。许愿后皮斯曼被删除。

由于皮斯曼已经从世界上消灭,觉者也没有停留下去的理由,他由于未知的原因留下宝具“天轮圣王”,离开了宇宙。

不过始料未及的是,皮斯曼并没有被彻底删除,在他的意识被燃烧时留下了“残渣”,憎恨人类,渴望毁灭人类的“残渣”。

而觉者留下的“天轮圣王”,便成为了这个“残渣”用于毁灭人类的道具。


Fate/Grand Order

第六章“神圣圆桌领域”剧情中,将掌底下极小的一部分力量借给玄奘(Fate),使筋力E的三藏能够使用一击粉碎卡美洛城门的宝具“五行山・释迦如来掌”。

“星之三藏”活动中,派遣哪吒(Fate)下界引导三藏行动。

在第二部的异闻带“永久冻土帝国”剧情中被宫本武藏(Fate)提及。藤丸立香在迷宫中遭遇大量杀戮猎兵时被乱入的武藏救下。根据武藏的描述,正是觉者指引在数个平行世界间流浪的她来到这个异闻带。

不过,根据三藏的描述,“在御佛的认知中,人类无论存亡,都是世界的存在方式及最终的进程,因此绝不会参与到其中”。

所以觉者虽然有着“为了救济皮斯曼个人而行动”这样的前例,也间接地给予过人理续存保障机构菲尼斯·迦勒底一行一些帮助,但响应“为了拯救人理而行动”的迦勒底的召唤的可能性非常低。

主题曲及广播剧语音

语音列表
场合 台词 播放
主题曲 Fate/EXTRA Last Encore》中的人物主题BGM。
初登场 若是,此为人类开悟而抵达真如之道,我为救济众生,手执利刃金刚杵对其引导。
宝具解放 天轮宣告之时。一切众生,一切苦恼皆回归于我。大悟之下,人类将在此成为一体。
对众生的看法 有生者必灭,众生苦轮回。
对特维斯的评价 以强大生存意志开辟觉悟之道的他,心中已宿有神灵。
对世界与人类的态度 道路并非唯一。正如人的善恶本无价值,人的认知也不会改变世界原来的存在方式美丽
对特维斯的救赎 染满鲜血的战争之王啊,在此涅槃,与我共同见证世界的终末吧。这就是你最后的救赎。
与尼禄发生战斗 无需向我耀武扬威。不论你持有何等的力量,我亦不会惧怕。我只是持续禅定,等待时机到来而已。
对尼禄的评价物理意义上 华丽、勇猛、热情的皇帝啊,你的火焰,就在此刻解脱吧。


人物关系

 
Fate/EXTRA》中的觉者与皮斯曼
 
身着《圣☆哥传》中的便服参加《型月一武闘会》的觉者,队友为两仪式

特维斯·H·皮斯曼

觉者在某次月之圣杯战争中出现在皮斯曼面前并成为其从者。

但严格来说,觉者的Master并非特维斯·H·皮斯曼这个人类。

皮斯曼因受到恐怖袭击的波及死去,其一生的经历、思想、人格等均被Mooncell记录下来并制成高级NPC。

但是,这位NPC却觉醒了自我意识,并决意以战争打破人类世界的停滞,从而修正错误的历史并拯救全人类的未来。

觉者对其评价为“从其诞生至死去持续与战争对峙的人物。照望这个尽管憎恨战争却又否定不了战争,在苦行中持续前进之人的终末,就如沙罗双树之花那样。”


玄奘(Fate)

觉者是三藏前世在天界时的老师。在三藏解放宝具“五行山・释迦如来掌”时的一瞬间现身。三藏称其为“御佛大人”。


哪吒(Fate)

哪吒是觉者派遣的使者。

觉者曾见证哪吒前世的死亡与重生,并在太乙真人以宝珠为核心将哪吒复活后,

为她添加了名为“如来的加护”的能力。具体作用不明。

在加入迦勒底以前,哪吒根据觉者的指令下界,引导旅途中遭遇困境的三藏。


杀生院祈荒

觉者是杀生院祈荒(魔性菩萨)的天敌。

在佛教的层面上,杀生院(魔性菩萨)是象征着佛敌的“天魔”,即觉者的敌对者。

但由于“菩提树之悟”具备完全屏蔽精神干涉的特性,

理论上杀生院祈荒(魔性菩萨)的技能、权能、宝具对觉者均不通用。

因此对杀生院祈荒而言,觉者是相性极差的对手。

两人曾在番外作品《型月一武闘会》中意外相遇,并准备交战,

但杀生院祈荒在见到觉者后受到惊吓并表示“不行啊这样(无理ゲーですね、コレ)”不战而降。


两仪式

觉者与式组队参加了《型月一武闘会》,对手为杀生院祈荒ORT

但由于杀生院自动认输,这场本应旷世瞩目的大战就此不了了之。


所罗门(Fate)

根据FGOM4补充的最新设定,使用宝具“诀别之时已至,以此舍弃世界”后的所罗门是继觉者后第二位抵达觉悟之人,并到达了与觉者不同方向的“终点”。具体不详。

FGOM4原文:这就是所谓的从英灵座上消灭这一回事。解开了生命的宿题,完成宇宙全部任务之人。据说人类中有唯一一个开悟的救世主(觉者),但是胆小鬼(所罗门)到达了与他不同方向的“终点”。

相关话题

立川的圣人:释迦如来在以东京立川为舞台的搞笑日常漫画《圣☆哥传》中登场。由于《圣☆哥传》在日本当地的惊人销量与影响力,型月世界的释迦也被称为“立川的圣人”。

杂鱼觉:本身持有规格外的实力,在剧情中却疯狂划水毫不作为,甚至袖手旁观看着Master被砍死,之后还若无其事地向主人公白野传教,属于地雷类型的从者。因此有了“绕过觉者砍死Master觉者就只是个杂鱼”一说。

靶子:由于强大的技能设定,在各大讨论人物战力的论坛中经常被值班。论觉者和三靶/冠位/众beast/UO等谁更强觉者:别轮我,我只想摸鱼,不要上班。


注释与外部链接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