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装甲少女/常用术语

< 装甲少女
坦克少女icon.png
欢迎来到萌娘百科!
这里是“装甲少女”的百科。您可以在此查看到游戏的相关信息和资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请不要在评论栏发表不当言论,包括但不限于引战、人身攻击、谩骂等。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游戏常用黑话

刨车
也叫打猎,是指去地图中战斗获得坦克,是草原勇士们的最爱。
大建
指四种资源皆投入999,以欧证为目标的建造行为,是欧洲贵族的最爱。
聚DU
指游戏每次版本更新前后,玩家为获得欧皇证聚众大建Buff。
欧皇之证
是指装甲少女:鼠(重坦)、装甲少女:卡尔臼炮(火炮)、装甲少女:T95(歼击车)这三辆,司令30级以上用欧皇公式999x4有小概率获得,卡尔也能通过开刮刮卡获得。
欧皇
是指拥有欧皇之证的dalao欧洲人们。
甘地秃子
活跃在排行榜前列并且战果惊人的dalao们,1000司令部经验值等1战果
罗盘娘
罗盘娘是决定司令前进方向的神秘精灵,她会根据提示口胡引领司令前往目的地深沟
SL大法
一种神秘莫测的法术,在队伍触发被击毁,大量大破,沟错路线等be结局时可通过此法术逆转战局其实就是强退重启啦
德棍少女
由于当前顶级坦克大多为德系,且开发方多数成员对德系战车有特殊喜爱,故得此名。装甲少女Logo上的坦克娘剪影是喵王虎王
养殖
游戏中产出重复的坦克娘,部分会作为除主力车以外的养殖对象,通过肝经验升级-改造-获得更强悍的火力装备。
大破
坦克娘遇上重击并且血量降至1时所产生的化学现象,出现大破后继续出击会容易发生坦克娘被击毁的严重后果
狗粮
游戏中产出重复的坦克娘,通常会作为玩家强化其他主力车的主要饲饵,根据血统的分布,欧洲人惯用高级狗粮。
更新姬
仅在更新界面出没的神秘巨乳坦克娘比萌百那个胸部要大那么多哦,触摸更新姬可得到许多游戏小知识传闻触摸数达到特定数量后会引发特殊反应
假摔猫
是指歼击车地狱猫,同时也有RBQ之美誉。
地狱猫火力、穿甲等属性高于同档次歼击车,速度、闪避更是歼击车第一,但是装甲较薄,一推就倒。
地狱猫神教
是指一群信仰地狱猫属性、颜值的人,用亲身经历资源证明没有什么攻击是地狱猫闪避不掉的,如果有就修了再来一次。
南瓜
是指歼击车斐迪南,其拥有高稀有度和强大的属性,是不少玩家追求的目标,但常规建造比较困难,刨车也要到较后面的图中才能刨到,斐迪南对于很多玩家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在黄色计划活动中,斐迪南在活动图非BOSS点也有掉落,使得出现大量玩家前去刨斐迪南,俗称挖南瓜、刨南瓜,使得斐迪南有了南瓜的外号。
中国车星级欺骗
是指59 59-16 97式中国版 M5A1中国版 NC-31 5辆国产强力属性与星级明显不符坦克,其中M5A1中国版因为其优异的稀有性boss的大量出产和实用性劣质狗粮被玩家们亲切咬牙切齿的称呼为炒饭
998
由GM发明的可以大量出产欧皇狗粮的建造公式,最初因长期无出货实例被认为是欺诈公式,后在司令你咬不到我长期努力下得以平反。
酋长间流传的GM的结局

统帅部的酒吧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吧台,柜里面预备着热水,可以随时温酒。肝车的司令,傍午傍晚回来休整,每每花四块钻石,买一杯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杯要涨到十钻,——靠吧台外站着,热热的喝了休息;倘肯多花一钻,便可以买一碟金坷垃,或者炫迈,做下酒物了,如果出到十几钻,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司令,多是非洲人,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白皮肤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统帅部附属的酒吧里当服务生,老板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欧洲司令,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非洲司令,虽然容易说话,但图鲁咔咔哇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红酒从酒桶里里淌出,看过杯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杯子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想吞几钻赌车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我是交♂易局的,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温酒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吧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老板是一副凶脸孔,那些非洲人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辣鸡交警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辣鸡交警是站着喝酒而是白皮肤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虽然从肤色看他是欧洲司令,可是制服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图鲁咔咔哇,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做过交警,迫害过无数开车老司机,所以就被翻车受伤的老司机和乘客们取下一个绰号,叫作辣鸡交警。辣鸡交警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辣鸡交警,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杯酒,要一碟炫迈。”便排出九块钻石。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骗人家资源了!”辣鸡交警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骗了非洲人的资源大建被他们抓住,吊着打。”辣鸡交警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骗非洲人不能算骗…………让非洲人去赌,能算骗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非人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辣鸡交警原来也当过兵,但终于没有做成军官,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抓的一手好司机,便去交警部门,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恶习,便是钓鱼执法。坐不到几天,便被众老司机投诉。如是几次,叫他当交警的都没有了。辣鸡交警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骗资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钻石,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辣鸡交警的名字。

辣鸡交警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辣鸡交警,你当真懂大建嘛?”辣鸡交警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一欧洲人怎的连个非洲人也的水平也混不到呢?”辣鸡交警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什么仅需998欧皇带回家,接着就是图鲁咔咔哇一些教人听不懂的话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辣鸡交警,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辣鸡交警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大建嘛?”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懂大建,……我便考你一考。卡尔臼炮,什么公式赌?”我想,黑奴不如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辣鸡交警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你不知道嘛?……我教给你,记着!这公式应该是这样的。将来偷渡的时候,肯定要用。”我暗想我和欧洲人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天天肝车哪有资源偷渡;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主流偷渡公式999嘛?”辣鸡交警显出极不满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摇头说,“不对不对!……欧皇公式不止一个,999不管用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垃圾交警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辣鸡交警。他便给他们炫迈吃,一人一颗。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辣鸡交警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炫迈,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辣鸡交警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老板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辣鸡交警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钻石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非洲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老板说,“哦!”“他仍旧总是骗资。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骗到潮骗资头上去了。潮骗资专注骗资三十年,骗得了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悔过书,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多半是废了。”老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司令来,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温一杯酒。”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辣鸡交警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像欧洲人的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温一杯酒。”老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辣鸡交警么?你还欠十九钻石呢!”辣鸡交警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交钻石,酒要好。”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辣鸡交警,你又骗人资源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骗资,怎么会打断腿?”辣鸡交警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非洲人,便和老板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块钻石,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辣鸡交警。到了年关,老板取下粉板说,“辣鸡交警还欠十九块钻石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辣鸡交警还欠十九块钻石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辣鸡交警的确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