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Yu-Gi-Oh.gif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Duel!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我有在這場決鬥中,非贏不可的【三個理由】……!
——藤木遊作

遊作-PM.jpg
基本資料
本名 藤木 遊作ふじき ゆうさく(Fujiki Yusaku)
別號 作哥、Playmaker(PM)、普雷沒卡緊身衣人
髮色
(VR形象)
瞳色 綠瞳
年齡 16歲
聲優 石毛翔彌/大室佳奈(幼年)
萌點 鹽系、毒舌S屬性強氣AKY、黑客、技術宅多重身份日本普通高中生復仇(初期)、風評被害、三點神教、緊身衣人達麻咧![1]
活動範圍 Den City、LINK VRAINS
所屬團體 決鬥部(非自願)
個人狀態 正在尋找AI(IGN006)中
親屬或相關人
王牌怪獸:解碼語者防火龍假的


夥伴、以自己為原型的AIAiIGN006
給予自己勇氣之人、宿敵:鴻上了見
信賴的同伴/助手:草薙翔一
同級生/競爭對手/決鬥部的部員:財前葵
追捕者:鬼塚豪、道順健碁
同班同學/迷弟/決鬥部的部員:島直樹
『LOST事件』實驗者:穗村尊、Specter、草薙仁、美優
甲殼類一族:不動遊星九十九游馬

藤木遊作是動畫遊戲王VRAINS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目錄

簡介

表面上看起來是個極端討厭引人注目,不願對任何人敞開心扉的普通的高中一年級生而私下卻是一個相當有實力的黑客。與另一位強大的黑客草薙翔一組隊,為了三個原因:查清『LOST事件』的事實,拯救草薙翔一之弟,及再次與給予自己勇氣的人相會,而不斷與『漢諾騎士』戰鬥。因此,遊作也是遊戲王系列首個初期即明確為了復仇而行動的主角。

因為某種原因LOST事件的後遺症,平時會刻意避免與他人哪怕是同級學生相接觸也可能是根本難以正常社交,對他人的事大多不感興趣,以至於連同學的名字和相貌都記不起來。在觀眾和劇中的他人(甚至AI)的眼中,甚少有情感的表達,只有面對與LOST事件相關的事情時情緒會激動起來。能夠完全信賴的只有一起行動的草薙翔一。

性格冷靜,頭腦聰明,有著出色的觀察力與分析力,擅長對事情作出精準的三點概括三點神教,面對根本不熟的島直樹時迅速地概括出其作為決鬥者的三個缺點和三個優點,其分析能力可見一斑。做事十分果斷,行動力強,決定了目標後會毫不猶豫地貫徹行動。

決鬥天賦很高(也可能是LOST事件中魔鬼訓練的結果),能迅速地掌握“高速決鬥”,從數據風暴中拿到的卡能立即熟練使用。在Blue Angel與漢諾騎士Vira決鬥時,曾試圖潛入Vira家中進行直接襲擊(不過在找到Vira本體時Blue Angel已贏得勝利),似乎在現實中也很能打。

遊作行動時具有很強的原則性:以『查明LOST事件的真相,奪回自己的過去』為第一要務,不允許他人阻礙自己的行動;同時,格外不願意把無關人士卷進自己的行動當中,更不會刻意地利用他人(AI不算人類)。這也許是因為遊作不希望把自己經歷的痛苦轉嫁給無辜的他人。哪怕是對於曾設計捕捉自己的財前晃,遊作也沒有產生什麼恨意,此後與財前晃決鬥時還刻意將代表財前兄妹的怪獸卡送回手卡,在Spectre捉住財前晃來威脅他時不願攻擊Spectre讓財前晃受傷。亦曾專門從數據風暴中救下Ghost Girl,以及從『破解龍』的攻擊中搭救Blue Angel。可見,過去的痛苦並未摧毀遊作心中的善念黃☆金☆精☆神

在LOST事件後擁有隨時隨地感知網絡氣息的能力——『連結感知Link Sense』。同時事件後失去了事件以前的記憶。

在VR空間『LINK VRAINS』中,遊作的身份是以壓倒性的決鬥打倒了『漢諾騎士ハノイの騎士』之後沉默離去的網絡傳說新時代網紅:Playmaker【組織核心】,僅僅露面數次便成為LINK VRAINS的焦點人物。擅長重視技巧的決鬥(指起飛一套說書後OTK對手)

身邊跟隨著自己捕獲來當作人質的,以自己為原型創造的神秘AI程序Ignis(伊格尼斯)管理ID為【IGN006】,將其取名為“Ai”沒錯,是我人工智障絆愛醬噠!,對其態度很強硬,經常讓其“閉嘴”。

家裡有一個叫機器嗶的掃地AI,已經被Ai收編為小弟,在家除了打掃房間外就是跟Ai一起逛論壇看肥皂劇。稱呼遊作叫“主人”,稱呼Ai叫“大哥”。是連結栗子球的來八路。

經歷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過去

十年前『LOST事件』(別名『漢諾計劃Hanoi Project』)中被某個組織漢諾騎士誘拐的六個孩子之一,在被帶到空無一物的封閉空間中後,被迫在決鬥空間中與AI決鬥,一旦在決鬥中落敗就會遭到電擊。每日重複著只有吃飯睡覺和決鬥這三件事的生活,不久後在那裡的生活變成了一切由決鬥來管理,不在決鬥中獲勝的話連飯都吃不上。

在這半年的監禁時間裡,遊作的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在遊作的心即將崩潰的時候,謎之聲音鴻上了見出現並鼓勵遊作去思考三件事(為了活下去的三件事、為了能回去的三件事、打倒敵人的三件事),給予了他活下去的希望。

在被解救出來後,遊作接受了數年的心理創傷治療,但無論過了多久、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忘記這一心理陰影,因此遊作決定直面自己的命運進行復仇。

本篇

某個事件『LOST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過去的記憶,在調查的過程中發現『LOST事件』別名『漢諾計劃』,所以認為『漢諾騎士ハノイの騎士』跟那起事件有關,對其抱有著復仇程度的強烈敵意。與有著同樣目的的『Café Nagi』流動熱狗店的老闆——草薙翔一聯合進行黑客活動。在VR空間『LINK VRAINS』中,以Playmaker為名與『漢諾騎士』對抗,其事跡在『LINK VRAINS』中流傳。

在收到草薙的情報“『SOL科技公司SOLテクノロジー社』在尋找神秘AI程序,可能會展開大規模的掃描”後,遊作推斷出『漢諾騎士』也在尋找神秘AI程序,認為其可以作為對抗『漢諾騎士』的王牌,於是在網絡上布下陷阱進行捕捉,並將其封在決鬥盤中,變身進入『LINK VRAINS』,以神秘AI程序為賭注與漢諾騎士進行決鬥。

因神秘AI程序認為Playmaker贏不了,便解放『電子宙數據素材Cyverse Data Material』產生『數據風暴Data Storm』,Playmaker進行了『高速決鬥Speed Duel』,並通過神秘AI程序的引導下在『數據風暴Data Storm』中使用了自己的技能『風暴連線Storm Access』獲得了【解碼語者】擊敗了漢諾騎士。

在神秘AI程序處理掉準備與Playmaker同歸於盡的漢諾騎士後,Playmaker拒絕了Go鬼塚和Blue Angel的決鬥挑戰並登出了『LINK VRAINS』,因與漢諾騎士的決鬥被人從網絡上目擊,Playmaker作為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而成為了一大話題。

遊作開始對隱藏於神秘AI程序身上的秘密進行調查,聽取了草薙的意見將其取名為【Ai】。通過解析讀取Ai的記憶,遊作看到了五年前Ai與Revolver的戰鬥,與此同時,遊作感受到了Revolver探知到了Ai的位置,讓草薙關閉電源得以不暴露其方位。在車外,遊作用肉眼看到了在『LINK VRAINS』中Revolver乘著【裝彈槍管龍】在尋找Ai的景象。在遊作要分解Ai的程序的威脅下,Ai告訴遊作五年前與其戰鬥的人是『漢諾騎士』的首領——Revolver。

遊作意識到Revolver是自己應該打倒的對手,而且自己並不是第一次體驗到『高速決鬥』。並察覺到Ai的存在、『數據風暴』、『漢諾騎士』這三者存在著某種聯繫,認為Revolver知道過去事件的真相。

在被假扮成漢諾騎士的Go鬼塚引入『LINK VRAINS』後,得知只有打倒了Go鬼塚才能解除『SOL科技公司』設下的程序離開,Playmaker便只好與Go鬼塚進行『高速決鬥』。

在『高速決鬥』中,Playmaker從Ai那裡了解到從小在孤兒院中長大的Go鬼塚在他小時候的孤兒院裡做志願者並一直給那裡捐款後,拒絕了用草薙製作的漏洞登出『LINK VRAINS』,認為“既然已經接受了決鬥,就不能中途逃離”,在Ai的質疑下,Playmaker解釋了原因——接受了Go鬼塚的決鬥風格和信念而想和他決鬥到最後一刻。在【剛鬼 巨人食人魔】因連接端沒有怪獸而無法發動怪獸效果被因為【蜜蜂機器人】的怪獸效果不被破壞的【解碼語者】破壞後,Go鬼塚受到【電子宙湮滅】的效果傷害而敗。

在與Go鬼塚的決鬥後,草薙希望讓Go鬼塚也加入與『漢諾騎士』對抗的隊伍中,遊作表示不想讓Go鬼塚捲入堵上性命的決鬥而拒絕了草薙的提議。

在草薙調查出Blue Angel的真實身份是『SOL科技公司』安保部長財前晃的義妹財前葵後,認為如果能和她混熟,或許能從財前晃那裡打聽到遊作失去的記憶和他弟弟的線索。在草薙與Ai一致認為遊作不可能與葵接觸後,遊作決定要接近調查葵。

在Ai找到葵後,遊作跟蹤葵發現她進入了決鬥部的活動室後,碰到了同是決鬥部部員的島直樹,島直樹認為遊作是想來加入決鬥部的,並認為對『LINK VRAINS』不感興趣的遊作是不可能入部的。這時被決鬥部部長細田當作想入部的人而被邀請了進去,遊作本想拒絕,但是被Ai用假裝遊作的聲音同意了。

進入活動室後,遊作知道了葵也是決鬥部的部員,發現決鬥部的成員都在使用新型決鬥盤,島直樹解釋說因為葵的義兄財前晃是『SOL科技公司』的大人物,就優先提供給決鬥部用了。因為葵發現遊作使用的是和Playmaker一樣的收納卡片式的舊決鬥盤,提出要查看遊作的卡組,遊作將偽裝用的卡組交給了葵查看。

遊作在廣場上的大螢幕里看到了Blue Angel在『LINK VRAINS』里向Playmaker宣戰後,遊作拒絕了決鬥,表示他只會和『漢諾騎士』進行決鬥。因為沒有接受Blue Angel的決鬥挑戰,Playmaker的行為在網絡上引發了輿論,但是遊作本人表示並不在意。

在Ai騙遊作說有漢諾騎士出現而把他引進『LINK VRAINS』後,Playmaker發現Blue Angel在『LINK VRAINS』里等他,從Blue Angel口中得知了Ai假裝自己給葵發了決鬥挑戰的信息,Ai表示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從Blue Angel的卡組中感覺到了『漢諾騎士』的氣息,Playmaker便接受了Blue Angel的『高速決鬥』挑戰。

在Blue Angel逐步削減對方生命值的戰術下,Playmaker一直處於不利的下風,在被步步緊逼的情況下,Playmaker察覺到Blue Angel身上『漢諾騎士』的氣息在逐漸變強。在Blue Angel抽到【暗黑天使】後,發現其狀態變得很不穩定,Ai認為是『漢諾騎士』在卡上動了手腳。

在Blue Angel手卡中只剩下了【暗黑天使】並使用後,受到程序的影響而暴走,在Blue Angel不斷暴走後,Ai提醒Playmaker如果讓她繼續暴走下去就會受到精神傷害,要儘快速戰速決。

在Blue Angel意識逐漸變得模糊後,Playmaker用【編碼語者】擊敗了【霍莉安琪兒】。

在與其決鬥後,Ai吃掉了Blue Angel身上『漢諾騎士』的程序,Playmaker為了防止被『SOL科技公司』的無人機發現,登出了『LINK VRAINS』。回到現實後,遊作在學校的天台上發現了昏迷的葵,把她送到了醫院並通知了晃。

在醫院裡,晃感謝了遊作並詢問了他的名字,遊作告訴了晃他的名字。

草薙入侵了醫院的數據調查葵的診斷記錄,說葵因不明原因而昏迷,似乎不是身體上的問題。Ai認為原因是能入侵大腦對其進行控制的電腦病毒,通過『LINK VRAINS』的系統感染了決鬥者,而且要刪除病毒需要『漢諾騎士』的刪除程序,不可能會輕易入手。

在這時,本應昏迷的Blue Angel再次出現,並要求與其再戰,草薙認為這是個陷阱想阻止遊作去,遊作認為自己有責任對這件事負責不顧草薙和Ai勸阻進入『LINK VRAINS』。

在『LINK VRAINS』中,Playmaker一眼看出這個Blue Angel是假冒的,假Blue Angel用特製的陷阱捉住了Playmaker,並將除了『SOL科技公司』的緊急攝像頭外的所有的接收線路切斷。假Blue Angel揭示了自己的身份——Ghostgirl,並告訴Playmaker這個陷阱除了她的僱主誰也解不了,而Ghostgirl的僱主正是『SOL科技公司』安保部長財前晃,Playmaker向晃解釋Blue Angel的昏迷並不是他的原因,但是晃根本聽不進去他的解釋。在晃折磨Playmaker逼他交代時,Revolver出現,要求晃放開Playmaker,並展示了自己能操控『數據風暴』的能力,表示只要他想破壞『LINK VRAINS』是很容易的。Revolver表示他是為了得到Ai而利用Blue Angel下了電腦病毒當作人質,要求Playmaker與他決鬥,贏了他就會交出刪除程序,而如果晃先回收了Ai則Blue Angel永遠也醒不過來。

在晃放開Playmaker後,Playmaker決定與Revolver決鬥。晃叫住了前去的Playmaker,詢問他為什麼會為理應憎恨的自己而戰,Playmaker表示並沒有恨晃,他憎恨的只有『漢諾騎士』。

在決鬥中,Playmaker從Revolver那裡得知Ai的真名是【伊格尼斯】,還得知了Revolver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抹殺Ai和電子宙,在Revolver將生命值削減到1000以下後,Playmaker得知了Revolver的技能竟然也是『風暴連線』。

在勉強擋住了【拓撲邏輯轟炸龍】的怪獸效果後,Ai認為只有使用『風暴連線』在更大的『數據風暴』中拿到比Revolver的怪獸更強的怪獸才贏過Revolver。便解放『電子宙數據素材』產生了巨大的『數據風暴』,Playmaker從『數據風暴』中獲得了【防火龍】。

因【電容跟蹤殺人蠍】的怪獸效果,兩人的生命值同時歸零,兩人的『高速決鬥』以平局結束。在Playmaker被捲入『數據風暴』中心後,Revolver決定用『大師決鬥Master Duel』來定勝負。

因為Revolver的場地魔法【天火的牢獄】的針對電子界族的效果,Playmaker場上的怪獸效果被無效,不能攻擊和被攻擊,與此同時,Playmaker發現Ai的意識也逐漸消失了。

Playmaker從Revolver的口中得知,Ai是有意識的AI,並創造出了電子宙,開始一步步支配網絡。在Playmaker收到裝彈槍管龍的攻擊衝擊後,Playmaker回想起了記憶中的那個人對他說的話。發現自己從十年前的『LOST事件』那時開始便擁有感知網絡的能力——『連結感知Link Sense』。

在Playmaker連接召喚出【防火龍】後,場地魔法【天火的牢獄】被破壞,Ai回到了Playmaker身邊。

在最後一個回合,Playmaker說出了自己要在這場決鬥中取勝的三個理由,發誓要報過去事件的仇,擊潰『漢諾騎士』了解一切真相。最後Revolver受到【防火龍】的攻擊而戰敗。

被Ai吞食了數據的Revolver通過鴻上博士的程序而離開,並遵守約定給了Playmaker刪除程序,表示這場決鬥只是個開始。Playmaker使用了刪除程序,Blue Angel從『LINK VRAINS』中登出並甦醒了過來,之後便一言不發的登出了『LINK VRAINS』。

在回到現實後,遊作思考Revolver說過的“意志才是生命”,推斷出Ai是活著的。與此同時,Ai解析完了自己從Revolver那吞食的程序,恢復到了其原本的姿態。

在結束與Revolver的激鬥後,遊作和草薙一起分析關於Ai的情報。遊作對AI如果擁有了思想會變成怎樣這一問題表示很在意。

遊作收到了草薙叫他緊急集合的消息。草薙表示在黑客論壇上看到了Ghostgirl發給他的消息,要求Playmaker與她進行賭上Ai的決鬥,如果Playmaker勝利就能得到入侵『SOL科技公司』資料庫的漏洞。為了得到十年前事件的線索,Playmaker便接受了Ghostgirl的挑戰。

在決鬥中,『LINK VRAINS』里颳起了猛烈的『數據風暴』,Playmaker和Ghostgirl一起進入了『數據風暴』中。在Playmaker發動技能時,Ghostgirl因為『數據風暴』過於猛烈而無法控制從D滑板上摔了下來,Playmaker救下了Ghostgirl。

Playmaker發動從『數據風暴』中獲得的【源碼語者】的效果,封鎖了Ghostgirl的兩格主怪獸區。同時解放了【掃描人偶】發動怪獸可以攻擊兩次的效果,擊敗了Ghostgirl。

結束後,Ghostgirl向Playmaker表達了自己的心意,並按照約定把入侵『SOL科技公司』資料庫的漏洞交給了他。

在學校里,遊作了解到葵已經缺席了很長一段時間,而且也沒在『LINK VRAINS』中出現了。遊作表示對她不能再決鬥而感到可惜。

放學後,草薙與遊作進行攻略『SOL科技公司』主電腦的行動。草薙認為主電腦的中心部分有十年前事件的線索,遊作便變身前往主電腦的中心部分。

在Playmaker即將突破A區域時,主電腦里出現了『數據風暴』,而且Playmaker被安保陷阱發現了。與此同時,Playmaker遇到了現任安保部部長北村製作的AI決鬥程序——原型機A、B,Playmaker決定與原型機A進行決鬥。

在Playmaker被原型機A步步緊逼時,原型機B則瞄準Playmaker的決鬥盤想要搶過去。緊急關頭,Blue Angel出現,救下了Playmaker,並向AI決鬥程序提出挑戰。

在兩人打敗了AI決鬥程序後,Playmaker到達了深處的資料庫,卻發現提前到達的晃在等待著他。

Playmaker得知晃已經知道了十年前的事件,要求晃將數據交給他,但是被晃拒絕。晃讓Playmaker就此放棄將Ai交給他,會將事件公布獨自追查真相。Playmaker拒絕了把這件事託付給晃的要求,表示只有用決鬥讓他屈服並答應晃的要求。於是Playmaker與晃展開了『大師決鬥』。

在決鬥中,晃講述了自己與葵的艱苦過去,希望Playmaker相信他,把這件事全部交給他去辦。對此言行,Playmaker與草薙都十分氣憤,表示晃根本不了解自己。

在現身的Blue Angel的請求下,晃講述起了十年前的事件,但被Playmaker要求由他自己來講述,並且表示自己根本沒有被拯救,為了三個理由(找回自己被斬斷的過去、為了拯救陷入黑暗中的草薙翔一的弟弟、再次與給予自己勇氣的人相會)自己有權知道真相。而且對自己來說十年前的事件根本什麼都沒有結束,自己並沒有晃說的和朋友暢談的未來和無可替代的時光。

在從晃那裡得知『SOL科技公司』資料庫中記錄了十年前事件的主謀後,Playmaker相當的震怒。

Playmaker要求晃說出主謀,然而被晃拒絕了,晃說知道後只會讓Playmaker的復仇之火更加劇烈。Playmaker告訴晃,這是為了貫徹正義的決鬥,而他只堅信自己的正義。

在戰勝了晃以後,Playmaker讓Ai獲取了十年前事件的的數據。而且讓晃不要再插手這件事,不要和他再扯上關係。回到現實後,草薙和遊作解析了數據,發現制定『漢諾計劃』並實行的是叫做鴻上博士的人,真名鴻上聖。同時也是『SOL科技公司』的研究員,而事件是他擅自引起被『SOL科技公司』察覺而掩蓋了。之後兩人看到了更震驚的事——鴻上博士已經在7年前死亡。

人際關係

由於創傷系的設定,藤木遊作的人際關係較為簡單,與其他角色的互動程度也有限。相應地VRAINS這代的配角數目都顯得較少。

  • Ai:Lost事件中以遊作為原型被製造出來的暗屬性伊格尼斯,正片中除草薙以外與遊作相處最久(從第一話在逃離sol社掃描和漢諾追捕途中被遊作救下抓來做人質開始)的夥伴。絕大部分時間都是被遊作鎖定在決鬥盤中。表面言行舉止相當輕浮脫線順便包攬了賣萌吐槽役,經常因為大吵大鬧和犯傻而被遊作毫不留情地訓斥真是生塊叉燒都好過生你(尤其幾乎承包了遊作全劇所有的“閉嘴”)沒頭腦和不高興的相聲組合。初期遊作只是把Ai當作對付漢諾騎士的人質並因此將他抓到手的,但隨著兩者一起經歷與面對的事越來越多,Ai在關鍵時候(比如遊作決鬥陷入困境的時候)總是會在他身邊鼓勵他幫助他,遊作也漸漸開始從心底承認了這個夥伴。官方人際關係圖中遊作對Ai的印象也從“人質”變成了“夥伴(相棒)”。但遊作口頭上並沒承認過,導致面對Ai的時候蹭得累度總是迷之高,幾次在Ai消失/中病毒/失蹤時心裡很著急但回來後又平靜得像什麼都沒發生過(“這樣你就又回歸人質生活了”“誰叫你非要去吃(那個有病毒的數據)”),在67話作出了“我沒把這傢伙當成夥伴(相棒),但隨你怎麼叫吧”的發言後被Ai調戲說了“真是的一點都不坦率”。
  • 草薙翔一:草薙的弟弟草薙仁與遊作一樣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而且至今都沒能回歸社會。為了弟弟,草薙自學了黑客技術並進入Link Vrains以“Unnamed”為用戶名進行調查。在一次調查中,草薙被漢諾騎士追捕,被當時以“Unknown”為用戶名的遊作所救。登出的草薙也幫Unknown從漢諾騎士的糾纏中脫身。登出後因為草薙的請求,遊作來到草薙的熱狗攤,買了一份熱狗道過謝準備離開,但草薙髮現他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並且也在調查事件後叫住了他提出了聯手,表示自己願意成為保護他的最強的盾。兩人一起找到了遊作現在所使用的電子界卡組,遊作把用戶名改為“Playmaker”也是在這之後。兩者之間有著無言的默契。在行動時,一般是遊作以Playmaker的身份進行調查或戰鬥,草薙使用黑客技術從旁提供支援。遊作也經常吃草薙做的熱狗。
  • 鴻上了見/Revolver:Revolver是『漢諾騎士』在行動層面的首領,是遊作的最主要敵人之一,但是鴻上了見也是在Lost事件里在遊作心理即將崩潰之際給予他勇氣的人。遊作的口頭禪“三點”正是來自他當年鼓勵自己的話語:“三件事,思考三件事吧,為了活下去的三件事,為了回去的三件事,為了打倒敵人的三件事。只要你還在思考你就可以活下去。”在Lost事件後,遊作一直在尋找當年給予自己勇氣的聲音的主人,擔心他仍然在囚禁之下,這也成為他初期追尋漢諾復仇的三個理由之一。
  • 穗村尊/Soul Burner: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尊失蹤期間其父母在尋找尊時遭遇車禍雙亡,被救出的尊與爺爺奶奶一起生活。被Lost事件打擊的尊十年來一直一蹶不振,事件後再也沒碰過決鬥,經常翹課在附近當不良少年。其青梅竹馬上白河琦久一直很照顧他。直到有一天(時間線為一季結束時)以他為原型製造出的火屬性伊格尼斯不靈夢一路找上了門並差點被怕鬼的尊當成幽靈與決鬥盤一起人道毀滅,告訴他他憧憬的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Playmaker也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藤木遊作)。在與一位小混混的決鬥中受不靈夢鼓舞跨越了怕鬼的心理陰影,救下了被混混纏身的琦久後,振作起來的尊決定洗心革面,撿起了被他棄置十年的決鬥,轉學到Den City遊作的學校協助他(琦久:???)。初登場在Link Vrains中截斷了糾纏Playmaker的比特布特並打敗,之後成功與遊作奔現,帶著不靈夢入隊開始協助行動。
  • 財前葵/Blue Angel:在現實中是同級的同學但互相幾乎不認識,遊作被島直樹介紹到決鬥部之後接觸到了葵但並沒能進行深入調查。另一方面,葵以Blue Angel的身份被Playmaker從漢諾騎士的病毒中拯救出來,此後兩人並肩作戰對抗漢諾騎士,Blue Angel甚至做出了“能打倒Playmaker的只☆有☆我”的女主式發言。二季後期從Blue Girl變身為Blue Maiden並接手了幼年好友、Lost事件被害人之一美優的伊格尼斯Aqua正式入隊,開始協助Playmaker等人的行動。
  • 島直樹:在現實中是同班同學,熱心過頭的島直樹經常向遊作介紹決鬥的魅力,完全沒意識到對方其實就是自己極端崇拜的Playmaker。島直樹曾經以『繼承了Playmaker意志的人——Lonely Brave』的身份在Link Vrains內擊倒了卡手卡成馬的一位漢諾騎士。


使用卡組

使用電子界族サイバース族的卡組,卡圖與名稱的設計理念來自於計算機術語。

王牌怪獸:

  • LINK3怪獸:【解碼語者】【編碼語者】【余碼語者】【電原始碼語者】【轉碼語者】【排錯代碼語者】
  • LINK4怪獸:防火牆龍大哥←禁卡
  • LINK5怪獸:防火龍·暗流體大哥馬甲終於有進化版馬甲了
  • 儀式怪獸:【電子界魔術師】
  • 融合怪獸:【電子界時鐘龍】
  • 同調怪獸:【電子界量子龍】
  • 超量怪獸:防火牆超越龍大哥馬甲逃出來了嗎!防火醬!靠自己的力量!

技能

技能名 發動條件 效果 圖例
連結風暴Storm Access
生命值1000以下的場合
可以隨機連線到『數據風暴Data Storm』中的一張Link怪獸。
 
新連結風暴Neo Storm Access
生命值1000以下的場合
可以隨機連線到『數據風暴Data Storm』中的一張電子界族額外怪獸。
生命值在100以下,新卡沒有通過『新連結風暴Neo Storm Access』加入額外卡組時,可以再一次隨機連線到『數據風暴Data Storm』中的一張電子界族額外怪獸。
之後從卡組抽一張卡。作哥:聽說有人想阻止我印卡?
 

余談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遊作的性格設定在歷代主角中算是比較另類的一個,其實幼年遭受實驗折磨前也是一個活潑開朗愛笑喜歡決鬥樂於交朋友的小男孩。與蟹哥不同,遊作不屬於外冷內熱而是幼年創傷導致的情感淡漠,不觸及原則底線就是一個幾乎不怎麼外露感情的人,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都看得非常淡,前期連人的溫情(包括友情)在他看來也是無所謂的東西。雖然有時遊作採取的言行會比較強硬,有些表面上看起來甚至有些不近人情而被觀眾調侃行事風格過於反派,但遊作內里也是一個飽含正義感和善心的溫柔的人,光是獨自背負著長久的心理創傷依然敢於直面命運尋找真相就需要極大的意志力了,更何況在調查Lost事件的“復仇”道路上還在不停地把無關人員從這趟渾水裡往外撈;對於間接把自己推進Lost事件的了見遊作也是恩大於怨,因為他更看重的是了見在實驗中給予自己勇氣並且報警救出了自己和其他五個孩子這一恩情;被曾經並肩作戰過的鬼塚無理取鬧地糾纏還依然掛念著他從前給予的援手,勸說他懸崖勒馬,實在說不動了才無可奈何地將他打敗。反派梗僅僅只是玩笑調侃,不建議不分場合地過度玩這個梗,更不要當真上綱上線。

  • 遊作的髮色和瞳色以及姓氏的設計理念可能來自於多花紫藤[2]另外民間有考據拆開遊作的名字發現可能有neta日本神話中的木花咲耶姬。
  • 遊作的『LINK VRAINS』帳號名Playmaker可能是捏他【Play(游)maker(作)】所以前幾代我們已經見過Playgame,Playcity,Playstar,Playhorse,Playarrow,Playfight,Playme,Playin等人了……
  • 因為新作的消息遲遲不來,所以誕生了【不想做主人公所以逃跑了】、【因為不喜歡引人注目所以拒絕了採訪】等等的二次設定[3]
  • 因為做過【潛入漢諾騎士的家裡試圖將其真人擊倒】的舉動,粉絲們認為作哥可能具有不下於蟹哥的現實戰鬥力。蟹升拳後繼有人
  • 因為髮型(有些人認為遊作的髮型像藍魔蝦)的緣故,與不動遊星(螃蟹)、九十九游馬(龍蝦)被有些人稱為“甲殼類一族”。(其實國內認為像海兔的較多)
  • 以前是獅子王[4]
  • 每周出演前都會胃痛[5]
  • 吃熱狗時會把包著熱狗的紙一起吃掉,因為不吃掉會被粉絲撿起來吃[6]
  • 此外,由於“不想引人注目”這一特點,粉絲們在作哥和吉良吉影之間產生了奇妙的聯繫恰好吉良吉影的化名川尻浩作也帶個“作”字,甚至有人把吉良吉影的配音套給遊作還完全沒有違和感。[7]

不過,除了表面上不想引人注目以外,作哥和吉良吉影就一點共同點也沒有了。相較之下作哥與命運勇敢抗爭的態度更接近喬斯達一家,特別是與兼具漆黑意志的喬尼相似吧。

  • 由於遊作在Lost事件後有多多少少地表現出長期的創傷性事件夢魘、情感分離(疏遠他人、對周圍事物提不起興趣)、性格大變、警覺性增高等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的症狀,所以海外觀眾群普遍認為遊作極有可能患有PTSD。
  • 由於製作組常年與東映特攝互相玩梗,作哥也難免不了會出現一些既視感。實際播送之初還是很好的避開了這點(除了掏出了外形酷似紅色版假面騎士ogre的怪以外),但直到lost事件揭秘後,ex-aid的既視感便越發強烈了但ea本身就帶了很多dm既視感所以這麼多年他們相愛相殺觀眾看個樂子沒什麼

相關二次創作

與之前各代主人公的關係(屬於二創)

同樣因為遊作的設定,導致遊作與遊戲,十代的互動二創基本沒有。但由於官方CM強行湊CP的原因,遊作與後幾代的主角的互動二創反而不少

  • 不動遊星:普遍認為遊星和遊作是歷代遊戲王以來最具有共同點的兩位主角。
    • 第一:年齡和體型相近,在CM里可以看出遊作和遊星的身高基本一樣。同時,兩者也都擁有與年齡不符的高超工科技術:遊星擅長機械,遊作則是黑客。
    • 第二:(在前期)由於自己過去經歷的影響,都有著較為內斂而高冷的性格,但不改其善良本質。遊星在前期相當無口,而遊作則是甚少理會他人。
    • 第三:遊作繼承了遊星的“高速決鬥”,即駕駛載具進行卡牌決鬥的形式(當然也僅僅是形式而已,本質完全不一樣了),相應地,Vrains中的滑板叫做“D-Board”,與5Ds中的“D-Wheel”相呼應。此外,兩者在決鬥中對墓地的利用率也都很高。

但兩者之間的不同之處也很明顯,這就使得觀眾看到遊作時既會產生既視感,又不會覺得製作組在偷懶:

    • 第一:遊星前期的高冷主要是由於傑克的背叛以及魂卡星塵龍的失竊,本質仍舊是個外冷內熱的暖男只是面癱。遊作則是不願意去理會無關緊要的事情,屬於“淡漠”而非“冷漠”。
    • 第二:遊星從來不缺朋友,即使在落魄時依然擁有一群基友支持著他,其魅力也感化了許多人。而遊作則是身負長久的心理創傷,根本難以交到朋友,以接近獨行英雄(不完全獨行,畢竟草薙一直在幫助他)的形式行動。
    • 第三:遊星是順應龍痣者命運的“天選之人”,遊作則是為了查清Lost事件真相奪回自己的過去的“復仇者”(一季)。

無論如何,這些微妙的相似和差異成為了絕妙的二創素材。

其實與蟹哥像的是鴻上了見,兩者髮型輪廓相似、有兩個男性隊友一個女性隊友、和星光(塵)大道有關、父親去世前送buff。

  • 九十九游馬:由於正在重播中,所以在官方CM里,常見游馬和遊作擊掌,或者是ZEXAL變身後的游馬與Playmaker一起賣卡的畫面。另外,兩者也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教派一飛沖天教和三點教
  • 榊游矢:遊作和遊星、游馬都一起拍過CM,唯獨沒有和游矢擊掌實際上是因為ARC-V並沒有重播

如果跟《超融合!超越時空的羈絆》一樣,出一個讓教主&番茄&作哥一起對抗強敵的劇場版,那作哥怕不是要被這倆初中生給累死……
作哥:啊...照顧前輩們好麻煩啊,還是丟給不動前輩不動さん來管理吧...


官方彩蛋

與不動遊星

官方製作的聯動小短片。兩人聲線極其相似...

作哥蟹哥變身
作哥蟹哥交錯!
 
喏,你們要的D輪和滑板
作哥蟹哥擊肘

與九十九游馬

由於播出VRAINS期間,ZEXAL重播,在播放前有著官方製作的聯動小短片。

作哥教主變身
作哥教主的回合!
 
作哥比教主高接近一個頭...
作哥教主擊掌
 
怕不是作哥跪著教主才夠得到...
教主:“我也可以跳起來的說。”


注釋與外部連結

  1. 這是遊作經常對AI說的話,意思是“閉嘴!”
  2. Tumblr上pendulum-sonata的分析(英文)
  3. ピクシブ百科事典上的內容(日文)
  4. 其聲優石毛翔彌在2014年舞台劇《獅子王》中擔當主角辛巴
  5. 其聲優石毛翔彌在聲優訪談中提到自己配音時壓力很大,每周胃都在痛。
  6. 第一集的鏡頭切換問題,12:30的時候遊作把熱狗塞進嘴裡後,手上的紙莫名不見了。
  7.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86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