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

葛平02.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获得了UTAU中文殿堂曲的称号。
更多UTAU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一览表
花期已至。逃往理想乡的狂信徒,是否注定被自身诓骗至死?
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jpg
曲绘 by 大汉Jax
歌曲名称
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
于2018年8月16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莲华
P主
雨狸
链接
bilibili 

简介

花欺~沉睡在浮空的花海~ 》是lemon夹子策划,雨狸作词并于2018年8月16日上载至BilibiliUTAU中文原创歌曲,由莲华演唱。殿堂曲,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唯美童话风格的曲绘与热切铿锵的曲词,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仰、背叛与抗争的故事。

泪水沾的每一处,化作花瓣撒满了坟墓。

另有漆柚演唱的人声本家和钢琴版本。

歌曲

UTAU本家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人声本家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钢琴版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投稿附言

【策划碎碎念】
你们好呀,我是这个作品的策划lemon夹子,感谢大家来看这个作品!喜欢的话请转发!您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这个作品最开始是,我和画师大汉jax约了一张图来象征现阶段的终结。我想要一个在花海中的莲华,沉沉睡去就像醒不过来一样。大汉给我发来草稿,莲华在只有她一人大小的浮空岛屿沉睡,下方是无边的花之瀑布。
这就是“沉睡在浮空的花海”的来源。
这构图戳中了我心里的某根弦,激发了我在这个圈子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拥有的感情。激动的我立刻找到了staff们,开始了大半年的推敲。
我和霾霾说我想要的主题就是【在虚假又美丽的东西中死掉了】。霾看了看,就总结了一句“被深信不疑的土壤害死”。于是基调就由这一句话确立了。爱她!
和各位staff的合作都很开心,也出现了很多“意外”。甚至出现了“半数staff都去牙科医院”的笑话。每一位staff都尽力做到最棒!具体的我会单独做一个花絮给大家说我们的那些小“意外”们,很有趣的!
大家都放飞自我,结果就是最后的作品虽然和一开始思路有一点偏差,却更加鲜活。作为观众的各位也欢迎来说说自己的理解,你们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呢?
可能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花海”吧。
人本和钢琴演奏都会在近期投稿!大家吃粮!
最后以霾霾突发奇想的深刻宣告作为结尾,将最为铿锵的内核展现出来。
“致剧毒之土的战书。”

——策划lemon夹子发表于评论区#442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这次我无可避免地,一直在重复“被深爱的土壤所欺骗”这样的命题。其实这是初中时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因为那样的场景过于鲜明和沉重,数年间一直牢记在心。而“注定”两个字,大概是某种心得。
接受夹子的邀请,经历了一次特殊的合作,合作顺序是图→词→曲,正是这样特殊的模式才让我写出了与一般曲子不一样的文字,非常开心。
如tag所言,故事其实是归属在灰童话集里的,不过轻文轻小说平台上的短篇因为自己的事务安排等原因暂时停更,有空之后就会恢复更新w

——词作雨狸发表于评论区#296

歌词

策划
修正
lemon夹子
作编曲 Cube^3
作词 雨狸
调教 洺陌Meimo
混音 Seedking
洺陌Meimo
曲绘 大汉Jax
PV rukaruka
浮、饭伊典
美术 Teachk
演唱 莲华
钢琴版
演奏
小米·乔斯达
 
完整曲绘 by 大汉Jax
  • 粉色字红色字由莲华演唱,黑色字为PV文案。


Are we really destined to be poisoned by dream?
生为繁花. 我们是否注定被自己深信不疑的土壤骗死?

无法呼吸 无法沉溺   Can't breathe cannot indulge college
我在花海 寻求空寂   I seeking solitude college in flowers
寻求声音 寻求梦境   To seek sound dream college
寻求永恒 带我离去   Seek eternity and take me away

Can I go to sleep Am I already asleep
Are we really destined to be poisoned by dream
All that I love were murdered by him
Is it better to stop believing

“汝将被拥有宝石之眼的死物吞噬。”
"Thou shalt be devoured the necromancer that hath eye of gem."
“繁花之绳缠于汝身,白玉之牙撕裂汝体,吾等之怨恨渗入汝指。”
"The flower strings will restrain thou,the teeth of white jade will tear thee shell,our resentment will seep into thee fingers."
“叙述之国的女儿哟,永远地沉眠吧。”
"Thou,the daughter of depictland,shalt be plunged into eternal sleep."
“汝之理想,为吾等不容。”
"Thou ideal,is unexpectable."

还要再去否定多少过去的眼睛
才能抵达童话的埋骨之地
花海茅封草长的又一个春天
焚烧的书形状像极了蝴蝶

世间最后一名狂信徒在此沉眠
幸存者偏差深扎进指尖

欧石楠的绝望盛开在我的血液
不合理的事 是
一切 
 
为何玫瑰长出尖刺眼睫
狗尾巴草宣誓领土主权
分明 我从未向往过这种世界
原来被深爱的土壤欺骗
这副躯壳也一样会流血
原来 我也解不开这结


“都杀光了吗?任何能够吻醒她的?”

在这颗心脏的最后一块碎片上
倒映着某个遥远的理想乡
在我无知地将毒蛇纳入怀抱前
诗与歌谣 在大地绽开花苞
 
如今寄生子狩猎着爱的咏叹调
蠹虫啃噬去正义的手脚
信仰濒危如第十三位女巫宣告
捧腹大笑 我再没有
地方可逃

这是我沉睡的第一百年
鲜花不如最低贱的苔藓
今天 我也未向往过别的世界
原来无论多少次被欺骗
十指连心也还是会流血
原来 我也做不到心甘和情愿
原来 我仍会一遍遍去相信

究竟是 麻木不仁的杂草先无法忍受
还会是 仰望星空的疼痛先将我毁灭
原来会 被欺骗 原来我 会流血
原来要先 被撕裂 压扁复原再揉捏
什么时候这个花园 最后也会被谁侵略
什么时候 
来啊来啊 来啊

拥抱着剧毒的荆棘诗篇
效仿夜莺将那剧痛迎接
今天 我也相信过一次这世界
沉睡在浮空的花海边缘
等待坠落或溺死的那天
明天 我也大概停不下来书写
如同 伊甸没将苹果拒绝
永远不可能拒绝
发誓我绝不敷衍
永远 永远为觉醒而写


“仅有她的身体将沉睡一百又零一年。”
"Only her body will sleep for a hundred and one years."
“她的灵魂将在永存于她心的风景中旅行。”
"Her soul will travel in a landscape that will remain in her heart forever."
“她深爱又深爱她之事将予她苏醒。”
"Her deep love and deep love for her will bring her to life."
“花海将在毁灭后回到春季。”
"The flower sea will return to spring after destruction."

“——以镜中的第十二人之名祝福之。”
"- bless them in the name of twelfth man in the mirror."

歌曲解析

 
以下内容为认可度较高的观众客观性分析,并先后为词作所置顶,但并非本家解释,仅供爱好者参考。


来自评论区#913,凯修Kisto的分析:

太震撼!!感觉有点像我们的现状呢?
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世界应该是真善美的,我们相信那些美好的东西,但渐渐长大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社会这片土壤有毒啊!于是我们开始怀疑,我们在动摇;我们是否只能沉睡其中屈从这毒性、认命地受到那些曾坚信的美好与现实的落差带来的伤痛?莲华前段唱出了窒息感和受压抑的呐喊,而最后高音中走向结尾部分的歌词和画面又给了苏醒的召唤,可以当作给我们这些长在毒土、华而不实的浮空花海里的花指了条道路吗?
即,虽然国内外社会的土壤中总有些魔幻破事的毒素,但勇敢而美丽的花,花期尽管被毒害得拖延太久,但终将到来,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去辨明我们曾相信过的与质疑的东西,向这毒土宣战吧,它无法阻止我们真正的苏醒与开放。
最后高调表白staff全员与莲华小姐!

来自评论区#923,晨星祭的分析:

给霾霾写个小作文,比较仓促不经打磨,如有谬误欢迎斧正。
“被深爱的土壤所欺骗”,沉睡在花海中的公主,当然也是繁花本身,沉睡在孕育并毒杀自己的温床上。
而具体地形容这个形象,从文案和歌词的内容中我想,要看出“我”是指一位笔者应该不难。
她对信仰热切而诚挚,单纯地认为自己深爱的土壤会包容她想要表达的一切,并回以善意。
叙述之国的女儿,诗和歌谣的花苞,不会停下书写,都在说明,这位睡美人所信仰的,正是创作,是文字,是歌谣,是灵感和表达的理想乡。
然而她错估了土壤本身。这片沃土里除了养分和爱意,还有剧毒和憎恶。她遭到了无情的扼杀,被恶意所诅咒,被背叛憎恨。
诅咒应验,作者沉睡了,所有能唤醒她的吻都胎死腹中。
睡美人受到女巫的诅咒,被纺锤刺破了指尖,就此陷入沉眠。那么扎破作者指尖的诅咒之物是什么呢?当然是含有剧毒的这片土壤本身,甚至是其他的花深藏的尖刺与獠牙,毫无防备,或者说,心怀侥幸的公主,因为这种幸存者偏差,如预言那般倒在了深爱的花海中。
她沉睡了,她无法醒来,花海杂草丛生,她渐渐被野草淹没,被遗忘和质疑,她种下的花只能凝固在花苞的生命阶段,失去养分的花迟早会就此死亡。
这是她沉睡的第一百年,鲜花不如最低贱的苔藓,骄傲的鲜花需要那么多苛刻的条件生长,要如何和苔藓比生命力呢?她追求的严谨的创作和自我审视,早已不如泛滥的草籽青苔值得一拼,她的灵魂在沉睡的肉体里挣扎,质疑,愤怒。她的狂信和虔诚到底有价值吗?真的有人需要娇艳的花吗?
她不想要放弃,还有人没有放弃,就算这只是一片无根之土,不知道哪天迎来末日,那也是她的土壤,是她所扎根之处。
她无法忍受沉睡,在这第一百零一年,她在痛苦中怒号。
如果信仰的代价是毁灭,那就毁灭吧!如果凝结的露水是剧毒,也要迎接它!
她不愿意浑浑噩噩,她还是想栽种自己的花,想要醒来,拥抱并迎战孕育自己的土壤。
她要继续书写,为了觉醒和自我,为了争夺自己的花,花期还没有结束,为什么要就此枯萎呢?
应该说,这次的词包括设定,情绪上承接都相当完整了。狭义去评价,这是一位天真的睡美人,不要等待,也等待不到吻醒自己的王子,于是咽下诅咒挣扎着要醒来的故事,广义上,是一个作者,或者说所有作者,对自己初心,自己的创作,自己热爱的故事的一种挣扎。
一切都在改变,你自己的笔,你的读者,你的朋友,人总会渐渐和最早的设想渐行渐远,路上总会伴有质疑和痛苦,来自他人的,来自自己的。
土壤也许早就不再肥沃,你所想要的理想乡也许永远不会到来。那么你是带着这份自我质疑和决心继续栽种,还是倒下化为野草的肥料?
当然是要迎战,比起结局,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没有放弃,不放弃,就有更多的可能。
于是怀抱着剧毒的荆棘诗篇,她要醒来了。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