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png
萌娘百科歡迎您參與完善本條目☆Kira~
歡迎正在閱讀這個條目的您協助編輯本條目。編輯前請閱讀Wiki入門條目編輯規範,並查找相關資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過愉快的時光。
D15ae1ae300fcdbf88d8f1ac3b5d1753.jpg
基本資料
姓名 フレイア・ヴィオン
(Freyja Wion)
別號 鮟鱇魚、斯拉達
髮色 橙髮黄髮
瞳色 綠瞳
身高 154cm
年齡 14(動畫16話時15歲)半身入土
生日 11月3日
聲優 鈴木實里
萌點 短髮元氣表情包口癖
出身地區 溫德米爾
活動範圍 溫德米爾、拉格納
所屬團體 「Walküre」
個人狀態 Good End
親屬或相關人
疾風·伊梅爾曼米拉吉·法莉娜·吉納斯美雲·吉內梅要·布卡尼爾牧奈·中島蕾娜·布蘿拉
ピカッとルンが光れば♪ Wow woh wow♪ Wow woh wow♪


芙蕾雅·薇恩是動畫Macross Delta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目錄

簡介

  • 銀河邊境的鄉下出身的溫德米爾族少女。登場時為14歲。(動畫第16話中過了15歲生日)
    • 但對於平均壽命三十歲左右的溫德米爾人來說,這已經不是小孩子的年紀了。
  • 一直憧憬著戰術音樂組合「Walküre」,尤其是對主唱美雲·吉內梅有著強烈的崇拜之情。
  • 性格天真爛漫,但又相當執著於自己的夢想;十分珍惜與夥伴的羈絆和情感,而總是在考慮自己之前先去關心他人的感受。
    • 「歌聲是活力!」這是她身為「Walküre」的一員的口號。這帶給人以極強烈的積極印象,並且很容易被她的真誠與元氣所感染。
  • 説話時常帯有奇怪的方言和口癖,其口頭禪是「Rune Pika」。
    • 擁有隱藏的特技:將光線聚焦於Rune而發射的「Rune Pika Beam」(彌天大霧)。
Rune Pika Beam!

 

  • 作為溫德米爾人,擁有不可輕視的身體素質。
    • 譬如輕輕幾跳就能跳上房梁,在疾風利用VF戰機施展出複雜的「殷麥曼舞蹈」時也不會暈機,能在溫德米爾覆滿積雪的亂石堆里動如脫兔等。
    • 老實說,這樣的身體素質很讓人擔心疾風會不會在芙蕾雅逝世前先精盡人亡(嚴肅)
  • 可以很容易地親近拉格納的水生動物「海貓」,但貌似並不是因為頭上的Rune。
  • 最為顯著的特徵是額頭前有一枚像髮飾一樣的心形「Rune」,Rune會因興奮而伸長,並會隨著心情的變化而呈現不同的光芒。
    • 其「鮟鱇魚」的外號也是因此而得名。
    • 已知的芙蕾雅的Rune的變化情況如下:
      • 在心情舒暢時呈現介於亮粉與黃之間的顏色;
      • 在心情十分舒暢時會綻放出粉色光芒、並有粉色的光屑隨風飄散;
      • 在心情低落時顏色變暗;
      • 在驚恐不安時呈現靛青色;
      • 在心情極差被美雲批評時會冒黑煙;
      • 在憤怒和緊張時會變紅。
  • 為攜帶大量fold因子受體的特殊存在,其充滿感情的歌聲能夠更有效率地引發攜帶fold細菌的人的共鳴。也因此會在歌唱中更快地消耗自身的壽命。

個人經歷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童年時期

大約六七歲時,從一名到訪溫德米爾王國的地球人處獲得一枚音樂播放器,通過它聽到溫德米爾之外的音樂後,她萌生了歌唱的願望。

  • 其實這個人就是疾風的父親,時為新統合政府駐溫德米爾王國的特殊戰飛行員,萊特·殷麥曼。
    • 某種意義上講,萊特的行為與某對無良女婿培養計劃完全一致。

不久,親眼目睹了次元兵器對曾經生活居住的村莊與大地造成的無法挽回的可怕傷害。這件事被她暗藏在心底。

  • 似乎其父母也是在此期間逝世。

少女時期

在故鄉的村裡終日遊手好閒直至十四歲,被村長命令和蘋果農園的二少爺結婚。因為「不想結婚」以及「希望加入「Walküre」」,故憤而離家出走。

  • 在漫畫中的劇情顯示,蘋果園的二少爺不僅沒有予以阻攔,反而還提供了協助。

為了參加「Walküre」的新成員選拔而冒險成為偷渡者。躲在貨箱裡吃了兩個月蘋果。

動畫初登場時,被確認為誤登上前往阿爾・沙哈爾(一顆以阿拉伯地區為設定背景的沙漠星球)而非拉格納的貨船,但因此得以與擔任叉車司機的風一樣的少年疾風·殷麥曼意外相識,且得到了他的援助。

暫留阿爾·沙哈爾期間,與誤認其身份的「Walküre」護航編隊「Delta」小隊成員米拉吉·法里納·吉納斯中尉相遇,並被捲入了當地的狂暴症爆發及溫德米爾「空中騎士團」襲擊事件。

在疾風的協助下前往拉格納(一顆海洋環抱的藍色星球),因在阿爾・沙哈爾爆發衝突期間、其歌聲所展現出的極高Fold波等級而獲得「Walküre」成員的賞識與追加試鏡機會。

有驚無險地通過測試,並正式成為「Walküre」的一員後,訓練狀態不佳的她在見到疾風即將落敗於與米拉吉的對決時,以一曲振奮人心的《僕らの戦場》幫助其恢復自信並逆轉取勝。

僕らの戦場》 & インメルマン ダンス(殷麥曼舞)

 

「僕らのかがやきは 無敵にもなれる~♪」

在行星蘭道爾舉行的防疫演唱會ワクチンライブ中初次登台演出。但在演唱會途中,因獲悉自己的祖國溫德米爾王國宣布對新統合政府宣戰的消息而陷入茫然。

演唱會後,因被媒體及凱厄斯懷疑是間諜、以及被美雲質問自己為何而歌唱等原因,曾一度情緒低落。之後在疾風的多次鼓勵下逐漸打消疑慮,並決定繼續留在「Walküre」裡歌唱。

ルンがピカッと光ったら

 

「ピカッとルンが光れば~♪ヽ(°∀°ヽ)Wow woh~(ノ°∀°)ノwow woh!~」

此後,與「Walküre」一同參加了由凱厄斯所策劃的對溫德米爾的幾次抵抗活動。期間,「Walküre」及「Delta」小隊與溫德米爾「空中騎士團」多次爆發正面衝突,而芙蕾雅的歌聲則起到激勵友軍與防止狂暴症惡化的效果,並能大幅提高疾風的作戰能力;同時,其歌聲能夠受到Proto文明遺蹟強化的特性也得到了確認。

GIRAFFE BLUES

 

「夢は 君が 一人描くんじゃなく~♪‎」

在拉格納的撤退作戰中與疾風相互勉勵,使其成功擊落白騎士的座機。

在倉促逃離拉格納的移民船進入緊急狀況時,與「Walküre」一同安撫驚慌失措的難民,並特地向在撤退期間救下自己的米拉吉道謝。

在十五歲生日當天,疾風特地為思鄉的芙蕾雅借來了造雪機。在溫馨的生日宴會現場,在紛飛的潔白雪花下,在《God Bless You》的歌聲中,芙蕾雅對疾風暗藏的情愫開始綻放。

God Bless You

 

「分かち合う 喜びも 溢れそうな涙の訳も~♪」

思春期

為了對已經完全控制整個星團的溫德米爾王國展開進一步的反擊行動,「Walküre」通過演唱會直播的形式對銀河網絡實施駭客及騙氪行動。在演唱期間,芙蕾雅明顯地表現出了對疾風的眷戀之情,而疾風則在充滿感情激盪的歌聲面前進一步表現出狂暴症的跡象。

在第二次博爾多星潛入作戰期間,被空中騎士團的卡西姆俘獲,但恪守騎士精神的卡西姆沒有交出她以及隨後趕到的疾風。在雙方展開正面衝突後,因受到Proto遺蹟的干擾,遭到遺蹟反噬的芙蕾雅無法自控,而被她的歌聲所操縱的疾風則完全陷入了狂暴症狀態;被遺蹟喚醒星之歌者記憶的美雲釋放出毀壞遺蹟的力量並昏倒後,不省人事的芙蕾雅與疾風被相繼救出,美雲則是被單獨隔離治療。

隨後的情報顯示,不論是被歌聲強化作戰能力、亦或是表現出狂暴症症狀,其實質皆為寄生於宿主體內的Fold細菌的作祟:攜帶Fold因子受體的芙蕾雅等人,可以通過歌聲中蘊含的強烈感情,與攜帶Fold細菌的疾風等人產生共鳴。對於擁有Rune的溫德米爾人,共鳴不會令天生具備Fold因子受體的他們失去理智;但對於其他種族來說,其後果不堪設想。

沮喪的芙蕾雅不忍看到疾風在自己的歌聲下失控而屢屢難以放聲歌唱,即使是來自強打精神的疾風的開導也於事無補,徘徊不前、當局者迷的二人因而遭到了於心不忍、旁觀者清的米拉吉的嚴厲斥責。

以承擔全部責任為代價,米拉吉使芙蕾雅與疾風能夠參加借道蘭道爾星、直取溫德米爾的作戰作死計劃。臨陣退縮的芙蕾雅遭到美雲的掌摑,而她的歌聲也使得戰場上的疾風再度陷入失控狀態。在終於恢覆信心的芙蕾雅與捨命一搏的米拉吉的共同鼓勵下,疾風終於完全克服了狂暴症的失控影響。

抵達溫德米爾後不久,與疾風、米拉吉一同被俘(美雲被單獨俘獲)。三人被帶到次元兵器所留下的地表裂痕面前,被告知疾風父親便是投下次元兵器的罪魁禍首的芙蕾雅,一邊流著淚,一邊唱起了《GIRAFFE BLUES》:這是為所有在戰爭中犧牲的人所吟唱的詠嘆,是發自內心的悲傷與悼念。

在審判庭上,與時任國王海因茨·溫德米爾就歌聲的問題展開當庭爭辯。海因茨表示,他從芙蕾雅的歌聲中「感受到了猶如太陽一般溫暖的顏色」,但仍然維持了死刑的判決。

因美雲落入敵人之手與瑪吉納·中島的重傷,本次作戰成為實際意義上的大敗。而在在勉強逃離敵方大本營、經歷短暫不適後醒來的芙蕾雅,發現自己的右手上出現了白化折壽的徵候。

臨近最終決戰時,與疾風共同查看由疾風母親寄來的萊特的舊物。一同沉浸於回憶中的芙蕾雅,因對自己未來時光的憂慮而不敢向疾風直抒胸臆。隨後,芙蕾雅與其餘兩名「Walküre」成員開始了最後的戰術演唱。

在溫德米爾王國宰相羅伊德展開的銀河精神網絡面前,獨立意識瀕臨瓦解的疾風終於主動向芙蕾雅告白,而芙蕾雅亦在米拉吉的激勵下勇敢地說出了自己內心的回覆:喜歡

她喜歡飛翔著的疾風,她喜歡熱愛飛翔的疾風,她也喜歡著「Walküre」與身邊的每一個人,而正是因為懷有這樣的心情,芙蕾雅終於得以擱置內心的不安、得以盡情地歌唱。

這份心情,傳遞到了仍然留有意識的美雲的內心。美雲的意識擺脫了束縛,而銀河精神網絡也隨即瓦解。羅伊德的黃粱大夢在「Walküre」的歌聲與遺蹟的爆炸中畫上了休止符。


終戰後,看著坐在身邊、心情低沉、手上已經遍布白斑的芙蕾雅,疾風模仿著昔日父親的口吻,吟誦起觸景生情的詩句來;而抬起頭來的芙蕾雅,也情不自禁地輕聲應和道:

晴空浩渺,Rune閃爍,滄海澄藍,雲海成垛,海貓綿軟,白沙渥渥,(君若)輕風,(伴余)婆娑。「空が高い,ルンはピカピカ,海は青い,雲は大きい,海貓はふかふか,濱邊は白い,風が優しい。」

面對向自己許下「永遠都要在一起」的諾言的疾風,淚水盈滿眼眶的芙蕾雅伸出手指、抵在嘴唇前,向身前的愛人輕輕地喚道:「做好覺悟唷」「覚悟するんよ」


隨著鏡頭漸遠,搭載著相互凝視著的二人、閃耀著金色光輝與粉色光芒的VF-31J「齊格菲」自由地翱翔於拉格納的深藍天穹之上,《Macross Delta》的故事也隨即暫告段落;

而這一生僅有一次的戀愛,也終於得以穿越星流戰場、跨越絕對的零度與爆發的新星,傳達到了心愛之人的身邊;

即便狂風毫無徵兆、縱使純情終陷破滅,那於鹿豹座之間纏綿而過的憂鬱,卻猶如神予以的祝願,終將降臨於彼此相戀的二人。


God Bless You,Freyja!



注釋與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