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芙蕾雅·薇恩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D15ae1ae300fcdbf88d8f1ac3b5d1753.jpg
基本资料
姓名 フレイア・ヴィオン
(Freyja Wion)
别号 𩽾𩾌鱼、斯拉达
发色 橙发黄发
瞳色 绿瞳
身高 154cm
年龄 14(动画16话时15岁)半身入土
生日 11月3日
声优 铃木实里
萌点 短发元气表情包口癖
出身地区 温德米尔
活动范围 温德米尔、拉格纳
所属团体 「Walküre」
个人状态 Good End
亲属或相关人
疾风·伊梅尔曼米拉吉·法莉娜·吉纳斯美云·吉内梅要·布卡尼尔牧奈·中岛蕾娜·布萝拉
ピカッとルンが光れば♪ Wow woh wow♪ Wow woh wow♪


芙蕾雅·薇恩是动画Macross Delta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简介

  • 银河边境的乡下出身的温德米尔族少女。登场时为14岁。(动画第16话中过了15岁生日)
    • 但对于平均寿命三十岁左右的温德米尔人来说,这已经不是小孩子的年纪了。
  • 一直憧憬著战术音乐组合「Walküre」,尤其是对主唱美云·吉内梅有着强烈的崇拜之情。
  • 性格天真烂漫,但又相当执着于自己的梦想;十分珍惜与伙伴的羁绊和情感,而总是在考虑自己之前先去关心他人的感受。
    • “歌声是活力!”这是她身为「Walküre」的一员的口号。这带给人以极强烈的积极印象,并且很容易被她的真诚与元气所感染。
  • 说话时常帯有奇怪的方言和口癖,其口头禅是“Rune Pika”。
    • 拥有隐藏的特技:将光线聚焦于Rune而发射的“Rune Pika Beam”(弥天大雾)。
Rune Pika Beam!

 

  • 作为温德米尔人,拥有不可轻视的身体素质。
    • 譬如轻轻几跳就能跳上房梁,在疾风利用VF战机施展出复杂的「殷麦曼舞蹈」时也不会晕机,能在温德米尔覆满积雪的乱石堆里动如脱兔等。
    • 老实说,这样的身体素质很让人担心疾风会不会在芙蕾雅逝世前先精尽人亡(严肃)
  • 可以很容易地亲近拉格纳的水生动物“海猫”,但貌似并不是因为头上的Rune。
  • 最为显著的特征是额头前有一枚像发饰一样的心形「Rune」,Rune会因兴奋而伸长,并会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呈现不同的光芒。
    • 其“𩽾𩾌鱼”的外号也是因此而得名。
    • 已知的芙蕾雅的Rune的变化情况如下:
      • 在心情舒畅时呈现介于亮粉与黄之间的颜色;
      • 在心情十分舒畅时会绽放出粉色光芒、并有粉色的光屑随风飘散;
      • 在心情低落时颜色变暗;
      • 在惊恐不安时呈现靛青色;
      • 在心情极差被美云批评时会冒黑烟;
      • 在愤怒和紧张时会变红。
  • 为携带大量fold因子受体的特殊存在,其充满感情的歌声能够更有效率地引发携带fold细菌的人的共鸣。也因此会在歌唱中更快地消耗自身的寿命。

个人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童年时期

大约六七岁时,从一名到访温德米尔王国的地球人处获得一枚音乐播放器,通过它听到温德米尔之外的音乐后,她萌生了歌唱的愿望。

  • 其实这个人就是疾风的父亲,时为新统合政府驻温德米尔王国的特殊战飞行员,莱特·殷麦曼。
    • 某种意义上讲,莱特的行为与某对无良女婿培养计划完全一致。

不久,亲眼目睹了次元兵器对曾经生活居住的村庄与大地造成的无法挽回的可怕伤害。这件事被她暗藏在心底。

  • 似乎其父母也是在此期间逝世。

少女时期

在故乡的村里终日游手好闲直至十四岁,被村长命令和苹果农园的二少爷结婚。因为“不想结婚”以及“希望加入「Walküre」”,故愤而离家出走。

  • 在漫画中的剧情显示,苹果园的二少爷不仅没有予以阻拦,反而还提供了协助。

为了参加「Walküre」的新成员选拔而冒险成为偷渡者。躲在货箱里吃了两个月苹果。

动画初登场时,被确认为误登上前往阿尔・沙哈尔(一颗以阿拉伯地区为设定背景的沙漠星球)而非拉格纳的货船,但因此得以与担任叉车司机的风一样的少年疾风·殷麦曼意外相识,且得到了他的援助。

暂留阿尔·沙哈尔期间,与误认其身份的「Walküre」护航编队「Delta」小队成员米拉吉·法里纳·吉纳斯中尉相遇,并被卷入了当地的狂暴症爆发及温德米尔「空中骑士团」袭击事件。

在疾风的协助下前往拉格纳(一颗海洋环抱的蓝色星球),因在阿尔・沙哈尔爆发冲突期间、其歌声所展现出的极高Fold波等级而获得「Walküre」成员的赏识与追加试镜机会。

有惊无险地通过测试,并正式成为「Walküre」的一员后,训练状态不佳的她在见到疾风即将落败于与米拉吉的对决时,以一曲振奋人心的《仆らの戦场》帮助其恢复自信并逆转取胜。

僕らの戦場》 & インメルマン ダンス(殷麦曼舞)

 

“仆らのかがやきは 无敌にもなれる~♪”

在行星兰道尔举行的防疫演唱会ワクチンライブ中初次登台演出。但在演唱会途中,因获悉自己的祖国温德米尔王国宣布对新统合政府宣战的消息而陷入茫然。

演唱会后,因被媒体及凯厄斯怀疑是间谍、以及被美云质问自己为何而歌唱等原因,曾一度情绪低落。之后在疾风的多次鼓励下逐渐打消疑虑,并决定继续留在「Walküre」里歌唱。

ルンがピカッと光ったら

 

“ピカッとルンが光れば~♪ヽ(°∀°ヽ)Wow woh~(ノ°∀°)ノwow woh!~”

此后,与「Walküre」一同参加了由凯厄斯所策划的对温德米尔的几次抵抗活动。期间,「Walküre」及「Delta」小队与温德米尔「空中骑士团」多次爆发正面冲突,而芙蕾雅的歌声则起到激励友军与防止狂暴症恶化的效果,并能大幅提高疾风的作战能力;同时,其歌声能够受到Proto文明遗迹强化的特性也得到了确认。

GIRAFFE BLUES

 

“梦は 君が 一人描くんじゃなく~♪‎”

在拉格纳的撤退作战中与疾风相互勉励,使其成功击落白骑士的座机。

在仓促逃离拉格纳的移民船进入紧急状况时,与「Walküre」一同安抚惊慌失措的难民,并特地向在撤退期间救下自己的米拉吉道谢。

在十五岁生日当天,疾风特地为思乡的芙蕾雅借来了造雪机。在温馨的生日宴会现场,在纷飞的洁白雪花下,在《God Bless You》的歌声中,芙蕾雅对疾风暗藏的情愫开始绽放。

God Bless You

 

“分かち合う 喜びも 溢れそうな涙の訳も~♪”

思春期

为了对已经完全控制整个星团的温德米尔王国展开进一步的反击行动,「Walküre」通过演唱会直播的形式对银河网络实施骇客及骗氪行动。在演唱期间,芙蕾雅明显地表现出了对疾风的眷恋之情,而疾风则在充满感情激荡的歌声面前进一步表现出狂暴症的迹象。

在第二次博尔多星潜入作战期间,被空中骑士团的卡西姆俘获,但恪守骑士精神的卡西姆没有交出她以及随后赶到的疾风。在双方展开正面冲突后,因受到Proto遗迹的干扰,遭到遗迹反噬的芙蕾雅无法自控,而被她的歌声所操纵的疾风则完全陷入了狂暴症状态;被遗迹唤醒星之歌者记忆的美云释放出毁坏遗迹的力量并昏倒后,不省人事的芙蕾雅与疾风被相继救出,美云则是被单独隔离治疗。

随后的情报显示,不论是被歌声强化作战能力、亦或是表现出狂暴症症状,其实质皆为寄生于宿主体内的Fold细菌的作祟:携带Fold因子受体的芙蕾雅等人,可以通过歌声中蕴含的强烈感情,与携带Fold细菌的疾风等人产生共鸣。对于拥有Rune的温德米尔人,共鸣不会令天生具备Fold因子受体的他们失去理智;但对于其他种族来说,其后果不堪设想。

沮丧的芙蕾雅不忍看到疾风在自己的歌声下失控而屡屡难以放声歌唱,即使是来自强打精神的疾风的开导也于事无补,徘徊不前、当局者迷的二人因而遭到了于心不忍、旁观者清的米拉吉的严厉斥责。

以承担全部责任为代价,米拉吉使芙蕾雅与疾风能够参加借道兰道尔星、直取温德米尔的作战作死计划。临阵退缩的芙蕾雅遭到美云的掌掴,而她的歌声也使得战场上的疾风再度陷入失控状态。在终于恢复信心的芙蕾雅与舍命一搏的米拉吉的共同鼓励下,疾风终于完全克服了狂暴症的失控影响。

抵达温德米尔后不久,与疾风、米拉吉一同被俘(美云被单独俘获)。三人被带到次元兵器所留下的地表裂痕面前,被告知疾风父亲便是投下次元兵器的罪魁祸首的芙蕾雅,一边流着泪,一边唱起了《GIRAFFE BLUES》:这是为所有在战争中牺牲的人所吟唱的咏叹,是发自内心的悲伤与悼念。

在审判庭上,与时任国王海因茨·温德米尔就歌声的问题展开当庭争辩。海因茨表示,他从芙蕾雅的歌声中“感受到了犹如太阳一般温暖的颜色”,但仍然维持了死刑的判决。

因美云落入敌人之手与玛吉纳·中岛的重伤,本次作战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大败。而在在勉强逃离敌方大本营、经历短暂不适后醒来的芙蕾雅,发现自己的右手上出现了白化折寿的征候。

临近最终决战时,与疾风共同查看由疾风母亲寄来的莱特的旧物。一同沉浸于回忆中的芙蕾雅,因对自己未来时光的忧虑而不敢向疾风直抒胸臆。随后,芙蕾雅与其余两名「Walküre」成员开始了最后的战术演唱。

在温德米尔王国宰相罗伊德展开的银河精神网络面前,独立意识濒临瓦解的疾风终于主动向芙蕾雅告白,而芙蕾雅亦在米拉吉的激励下勇敢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回复:喜欢

她喜欢飞翔着的疾风,她喜欢热爱飞翔的疾风,她也喜欢着「Walküre」与身边的每一个人,而正是因为怀有这样的心情,芙蕾雅终于得以搁置内心的不安、得以尽情地歌唱。

这份心情,传递到了仍然留有意识的美云的内心。美云的意识摆脱了束缚,而银河精神网络也随即瓦解。罗伊德的黄粱大梦在「Walküre」的歌声与遗迹的爆炸中画上了休止符。


终战后,看着坐在身边、心情低沉、手上已经遍布白斑的芙蕾雅,疾风模仿着昔日父亲的口吻,吟诵起触景生情的诗句来;而抬起头来的芙蕾雅,也情不自禁地轻声应和道:

晴空浩渺,Rune闪烁,沧海澄蓝,云海成垛,海猫绵软,白沙渥渥,(君若)轻风,(伴余)婆娑。“空が高い,ルンはピカピカ,海は青い,云は大きい,海猫はふかふか,浜边は白い,风が优しい。”

面对向自己许下“永远都要在一起”的诺言的疾风,泪水盈满眼眶的芙蕾雅伸出手指、抵在嘴唇前,向身前的爱人轻轻地唤道:“做好觉悟唷”“覚悟するんよ”


随着镜头渐远,搭载着相互凝视着的二人、闪耀着金色光辉与粉色光芒的VF-31J“齐格菲”自由地翱翔于拉格纳的深蓝天穹之上,《Macross Delta》的故事也随即暂告段落;

而这一生仅有一次的恋爱,也终于得以穿越星流战场、跨越绝对的零度与爆发的新星,传达到了心爱之人的身边;

即便狂风毫无征兆、纵使纯情终陷破灭,那于鹿豹座之间缠绵而过的忧郁,却犹如神予以的祝愿,终将降临于彼此相恋的二人。


God Bless You,Freyja!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