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Ayanami Rei.jpg
基本資料
姓名 綾波あやなみ レイ
別號 綾波麗/綾波零、Lilith、第二使徒
髮色 藍髮
瞳色 紅瞳
年齡 14歲
聲優 林原惠
萌點 三無女神系孤僻撲克臉傷口眼罩短髮棉白胖次同班同學
出身地區 日本
活動範圍 NERV 宇宙
所屬團體 NERV 第三新東京市第一中學
個人狀態 死亡(舊版) / 存活(新劇場版Q中黑麗)或疑似存活(新劇場版中破麗)
親屬或相關人
惣流·明日香·蘭格雷真希波·瑪麗·伊蘭崔亞斯赤木律子碇唯 赤木直子

綾波麗是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及其衍生的EVA系列的漫畫、遊戲等作品的登場角色,第一女主角。

目錄

簡介

簡歷

綾波麗(アヤナミ レイ,Ayanami Rei)

聲優:林原惠美(林原めぐみ)

可能的出生日期:2001年3月30日[1]

EVA零號機駕駛員,EVA第一適格者.隨EVA計劃一同啟動的少女,少女時期一直在研究所生活,成長後一直作為EVA系列研製和啟動的實驗品,駕駛實驗試作機零號機,提供實驗數據。[2]

綾波是素食主義者,同時動畫也暗示她不會做夢。[3]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成分,可能影響觀賞作品興趣,請酌情閱讀~

TV版中履歷

碇唯因初號機接觸實驗失敗而消失後,作為唯的複製人(原作未明確指出),被迷戀著唯的冬月製造而出。因為碇元渡的計劃,被注了第二使徒Lilith的靈魂,被碇元渡介紹給了Gehirn(NERV前身)的眾人

MAGI完成後,因為迷路與赤木直子單獨見面。麗用言語刺激赤木直子,導致自己被在憤怒與憎恨的驅使下的直子掐死。隨後直子從MAGI超級計算機的控制台跳下去自殺身亡。麗的靈魂則轉移到了唯的另一個克隆體中。次日NERV成立。

真嗣因父親的召喚,趕往第三新東京市。等待美里的過程中看見了道路中央一閃而過的綾波麗。這是兩人真正的“初遇”。

在使徒再度襲來時,與碇源堂的兒子碇真嗣相遇,但是身上帶有上次啟動試驗所留下的傷。也因為收到水天使的攻擊衝擊從床上摔下,而刺激了真嗣,讓真嗣坐上了初號機。

隨後漸漸進入碇真嗣的生活,真嗣好奇她與父親的親密關係是如何保持的,一直注視著綾波,在真嗣去她的家送安全卡的時候才真正稍稍了解了綾波一點點,也因為對父親的不滿而被麗扇了巴掌。

在對戰“第五使徒 RAMIEL”之前,對碇真嗣說“你不會死的,我會保護你”,再出擊前向真嗣告別“さようなら(再見)”。被真嗣從駕駛艙救出後展示了動漫史上最美的笑容之一——綾波麗的微笑。

在後續的戰鬥與生活中逐漸偏向於真嗣,被真嗣誇獎很適合當主婦時少見的臉紅了,並在犧牲於“第十六使徒SISTEENTH ANGEL ALMISAEL / 阿米沙爾”戰役之前表現出對真嗣的愛意。

綾波麗的過去在故事中刻意被隱藏著,出生時間的紀錄完全被消除,不過有證據顯示她可能不完全是人類。赤木律子曾說她是誕生在NERV總部深處的某個房間中,而在故事劇情中也提到如何去創造她。《Red Cross Book》曾經描述綾波麗是根據碇唯的“殘餘”來創造出來的,時間就在碇唯被初號機吸收之後(2004年)。

作為莉莉絲靈魂的容器,每次死亡之後可以將靈魂完全轉換到一具新的複製人身上。但記憶無法完全保留。動畫版中出現的大型玻璃管狀儀器是綾波作備份的地方。在新世紀福音戰士TV版及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共出現了三個綾波麗。人類基因組來自於碇唯

與最後的使者渚薰相遇時,渚薰提到:

“的确,构成我们的物质相同,我们的外貌也都仿照人类的后裔,以便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不同的是,我们以前结识过什么人,还有过着什么样的日子。”[4]

渚薰也曾經在動畫版第24集中模糊的提及時曾說綾波麗跟他是“相同的”。在導演版本中,渚薰提到:他們二人分別是亞當與莉莉絲的人形容器。故事暗示她對碇源堂與NERV的意義就像渚薰對於SEELE的意義相似。在24集的後半段,她也曾經產生出與渚薰一樣強的AT力場,觀看著真嗣與渚薰的戰鬥。

綾波麗同時也是初號機“dummy system”的核心,與此同時,SEELE所持有的EVA量產系列所用的插入栓是“渚薰Kaworu”。[5]

舊劇場版中的表現(內含大量劇透,慎點)

劇場版Air中,麗一直在最終教條處的LCL中待機。碇元渡決心推行自己的“人類補完計劃”最後一步時,下到最終教條,帶綾波麗來到Lilith面前。 綾波麗見證了碇元渡與赤木律子最後的相愛相殺,以律子被射殺拉下帷幕。隨後碇元渡命令麗開放A.T.Feild(心之壁),將自己與亞當同化的右臂探入麗的身體(目測子宮)。此時的真嗣見證了二號機被分屍的慘狀,因自己的先前不作為而絕望與崩潰。麗聽見了真嗣的呼喚,拒斥碇源渡,反過來奪取了“亞當”,對震驚的碇元渡說出“我不是你的人偶”。隨即與Lilith的身體融合。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靈與肉結合的Lilith掙脫了十字架。脫下鐵面,展現出了和綾波麗一模一樣的面容。隨後展開反A.T.Feild,為追逐碇真嗣而不斷上升。此時的初號機因碇真嗣的悔恨與自責,被自身的A.T.Feild所束縛,被EVA量產機帶往高空,巨大化的“綾波麗”卻出現在了真嗣的面前,變成怪物的麗給了真嗣搖搖欲墜的精神最為沉重的打擊。此時渚薰的上半身卻從Lilith的腹部生出,代替“綾波麗”出現在了真嗣的面前。“渚薰”告訴真嗣自己是他的願望,已瀕臨崩潰的真嗣在重見“渚薰”的欣慰下安心地合上雙眼,沉入“夢境”。

真嗣在“夢境”中看見了美里和明日香的“另一面”。在黃昏的列車上,對著綾波麗的質問大喊“你們不過是讓關係維持曖昧”,痛苦的吼叫著“別殺我啊”。在“夢境”中向明日香乞求愛,被她殘酷地拒絕。真嗣徹底絕望,歇斯底里地掐住了明日香的脖子,詛咒世界滅亡。SEELE的人類補完計劃開始。

初號機和郎基努斯之槍結合,開始還原為“生命之樹”,刺入Lilith的“第三隻眼”。EVA系列機與Lilith同調,將仿製的朗基努斯之槍刺入了自己的S2機關。一個個綾波麗的幻影出現在人們面前,幻化成所愛之人的樣子,擁抱住每一個人除了司令被初號機咬掉頭,將所有人接引入死和虛無......反A.T.Feild下,生物的形體崩潰,化為橙汁LCL。靈魂匯入“黑之月”。“人類補完計劃”完成,地球歸於死寂。


......


“那麼,我的夢在哪裡?”

“那是,現實的延續。”

“那麼,我的現實在哪裡?”

“那是,夢的終結。”


......


失去實體的真嗣看見了“另一個世界”(三次元),與綾波的聲音對話。覺察到那既不是夢也不是現實後,意識到自己正處於“沒有人的世界”。Lilith的脖子忽然被切開,鮮血噴濺。

真嗣在“LCL之海”中張開雙眼,麗以和他半融合並且是女上位的姿勢從上方注視他。真嗣將麗拉開,答覆她自己即使被A.T.Feild隔開,被人們的心牆傷害,也想“再見他們一次”。綾波麗告訴真嗣,只要有存活的意志,生物皆能構築起自己原本的形態。隨後消失。

現實世界中,暴走的初號機撕開了Lilith的左眼,咆哮著掙脫而出。Lilith的頭顱被斬斷,“黑之月”解體,生物的靈魂返回大地。初號機則帶著朗基努斯之槍上升,消失在太空深處。


地球,“LCL之海”岸邊。穿著襯衫的真嗣緩緩醒來,看見綾波麗站在海上,一言不發地注視著他。真嗣凝望過去,海上空無一物。

新劇場版履歷

在新劇場版中前期履歷幾乎一樣,從驚鴻一瞥的街道,到真嗣送ID卡給綾波,但是有所不同的是,真嗣送便當給綾波後,對綾波造成了困惑,後來綾波再次契機下,邀請了司令和美里律子,真嗣,明日香等一同聚餐的計劃,但是被三號機啟動試驗意外打破。隨後真嗣離開時,沒有挽留真嗣,而將真嗣拋棄的錄音機撿回並帶在身邊。

在力天使襲來時因為左腕傷勢沒有完全戰鬥力,而攜帶N2爆彈打算與使徒自爆,但是因為使徒意外地防禦較強的原因,失敗被使徒吞噬。刺激了真嗣回到初號機身邊,也造成了真嗣的精神失控產生近第三次衝擊。隨後在歌聲下,被真嗣從力天使核心中拉出,與真嗣一同融合進初號機。

新劇場版Q中出場的綾波並不是前兩作的綾波,庵野讓綾波繼承了TV版中“曇花一現”的特質。剛剛表露出情感的綾波立刻就在劇情的推動中消失了。Q中的綾波身後的標號是9,而明日香則說這個黑色的綾波是“綾波麗系列的初期LOAD”,這些謎團還有待解答。

性格

 
新劇場版Q中出場的麗

不論何時,吸引EVA迷的永遠是綾波那謎一樣的身世和獨樹一幟的性格。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被描述成一位非常不幸的少女,而且没有什么存在感。"[6]
“情绪的改变会导致脸上的肌肉紧缩,表现出神情。绫波丽是面无表情的,但是她并不是没有情绪,或是说她仅仅只是无法表达出来?”[7]
“这是在导演告诉我的时候开始的,"她并不是没有情绪,她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技术性的要求我念台词时将声音尽可能的平板。但她显然是个人类,有血有肉"。"没有感情"与"不明白感情"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毕竟,她可以产生感情,她曾经学习过...”[8]

在故事一開始的時候,綾波麗相當內向,仿佛沒有情感,也很少與其他人互動,除了碇源堂以外。她一開始對他相當忠心,不過還是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隨著故事的進行,綾波麗開始與其他人有比較深入的互動,並且顯露出真正的情感,甚至會悲傷與哭泣。綾波麗慢慢接近碇真嗣,雖然他們的同班同學認為他們之間的感情非常明顯,只是他們自己沒有察覺到。直到鈴原冬二告訴她為止,綾波麗都沒有了解到自己關心著碇真嗣。

她後來也發覺碇真嗣是唯一會讓她說“謝謝你”的人。她唯一一次露出驚慌的神情是在碇真嗣被夜天使雷里爾(Leliel)吸收之後,而且後來因明日香嘲諷他而發怒,這也顯示碇真嗣對她相當的重要。她在與子宮天使阿米沙爾(Almisael)戰鬥時的情況強烈暗示著綾波麗已經愛上碇真嗣了。

在這次戰鬥之後,碇真嗣在醫院遇到新的綾波麗,作為在這次爆炸中死去的綾波麗的替身。而且新的綾波麗仍然保有對於碇真嗣的感情,並顯露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在綾波麗將莉莉絲吸收之後,她曾說:“我可以聽到碇的內心在呼喚我。”同時違背了曾經聽命的碇源堂的命令。

在漫畫版中的第十三卷,綾波說“不對,我想要的,不是這隻手。”在第十卷,真嗣的回憶中,綾波說了對真嗣的感覺“碇同學的手,第一次碰到我的時候,我什麼感覺也沒有。第二次,感覺有一點噁心。第三次時,感覺很溫暖。第四次時,我好高興。......能不能,再讓我碰碰你的手?”

在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漫畫版中,綾波麗有時候更具有人性,更常對於人之間的互動產生反應。與碇真嗣之間的互動被暗示是這種改變的主要因素。

在新劇場版中,可以明顯感受到綾波學習情感,逐漸變得活潑可愛的過程。包括與真嗣交流時的害羞和被明日香批評“不就是喜歡那個臭小鬼嘛”,而且還制定了想要讓真嗣和父親關係變好的聚餐計劃。這些改變是新劇場版帶給我們的驚喜。但是在Q中,出場的綾波明顯不具有前作綾波的性質,因此被戲謔“好感度還原恢復出廠設置了”。

麗是無意識的真嗣。
——庵野秀明

綾波麗的微笑

 

這個經典的鏡頭出自“第五使徒雷天使”戰役之後,真嗣將過熱的插入栓艙門手動打開,在綾波不知道應該做出什麼表情的時候,告訴綾波“只要微笑就好了”時,綾波的表情。另一幅配圖則是綾波秘密的準備聚餐作戰時候,說“秘密”的時候的表情。


網評

EVA創造了動漫史上的一個神話。而神話的女主角,則開創了冰山系美人一統天下的時代。綾波的女神地位鞏固下來,延續十年。十年,對於人類來說漫長的十年,可以改變許多。無論EVA將會如何,可是那微笑卻是永恆不變的。

越是冷漠沒有表情,越是想讓人觸碰她的心靈。冰冷的紅眸之下,究竟是怎樣的一份感情?而她最後,也向我們展示了那難得一見的微笑。而這便是那無法超越的——綾波麗的微笑。

喜歡綾波麗,那個有著淺藍色髮色的眼神憂鬱的女孩,微笑,第一次的道謝,第一次違抗命令,第一次流淚,為了同一個人。當自我靈魂覺醒,發現自己的心是向著真嗣時,卻是自己不得不消失的時候。真嗣該感到幸福還是痛苦,幸福——有那樣一個真心對他的人;痛苦——那樣的她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擁有感情的綾波麗在最後選擇了犧牲自己拯救真嗣,在自我毀滅前,最後一刻心中的自己仍然還是掛念著他嗎?來不及落下的淚水化做巨大的火光,令我們肝腸寸斷。

像冰雪一樣冷漠而又美麗的女孩,她總是沉默,遠離人群,孤身居住在陰暗的房間,不表露任何感情,誰也想知道她的內心,誰也想知道她的過去,能得到她的一次微笑,聽她作一次內心的表白,是一個男孩最大的榮幸吧。綾波麗最終死去了,為了保護真嗣,她犧牲了自己。為什麼?是使命感?是愛?因為她是按真嗣母親的性格與形象製造出來的緣故?也許都是原因。當她在生命最後一刻她終於發現自己也會愛了嗎?

我們不知應該感嘆庵野秀明的無情,還是應該稱讚他的高明,但可以確定的是,那個叫綾波麗的女孩,已經永遠留在了我們心中。這就是關於綾波麗的神話,至今還沒有一個女性角色可以真正取代她的位置。

關於綾波麗

關於綾波麗的名字

綾波麗的名字因為輸入法聯想和某些觀眾不仔細觀察的原因經常會被寫作“凌波”,如百度貼吧輸入“綾波麗”會自動跳轉到“凌波麗”吧;但是這種寫法毫無疑問是錯誤的,劇中多次明確給出“綾波”的寫法,沒有一次寫成“凌波”。綾抄千

黑化鬼畜的綾波

 

在EVA漫畫版中綾波麗的名字被翻譯為“綾波零”;原文只給出了“レイ”的讀音,寫成“麗”“零”都不能算錯。考慮到綾波麗零號機駕駛員的身份,可能“綾波零”還要準確一些。

二次元的地位

  • 三無少女的始祖 順便說一句, 萬年小學生的三無少女灰原哀同學的聲優也是林原惠美,把兩者的鏡頭互換毫無違和感
  • 冰冷系少女的代表
  • 日本女性動漫角色堪稱女神的存在

姓名的由來

綾波麗的姓氏“綾波”是來自舊日本帝國海軍驅逐艦綾波號(吹雪級型11號艦)的名字。

圖片廊

外部連結與注釋

  1. 這個設定是由綾波麗的聲優林原惠美所提議的
  2. 筆者推測:作為半神格的人,研究人類操縱神的技術。
  3. 碇真嗣在醫院失去意識,而明日香則說他一定正在作夢,此時綾波麗並不了解她的意思。
  4. 漫畫版《EVA》11卷 貞本義行
  5. 新劇場版不同,dummy system是密封包裝直接送到NERV總部的,因此不知道真面目
  6. 庵野秀明在貞本義行設計人物時曾說
  7. 綾波麗的人設創作者貞本義行
  8. 林原惠美文章:"What I learned from meeting a girl who didn't know",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