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这必然是罪孽深重的行为。决不能装作无事发生吧。

但是,不能就此放弃。 你们才更应该活下去。 毕竟你们那边的世界——

——一定,非常美丽吧。
——好想让他看看蓝天与星空啊
Itan no Yaga.png
礼装《异端的雅嘎》
基本资料
本名 パツシィ
别号 狼人小哥
性别
发色 灰发
瞳色 绿瞳
种族 雅嘎
萌点 兽人、毛茸茸、傲娇
出身地区 俄罗斯异闻带(Lostbelt 1)
个人状态 死亡。随着异闻史的剪定而消失。
登场系列 FGO 2.1
亲属或相关人
藤丸立香玛修、神父
相关图片

帕茨希TYPE-MOON旗下游戏Fate/Grand Order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人物详细

藤丸立香在俄罗斯异闻带遇到的第一位雅嘎人类

与迦勒底产生交集后互相交换了情报,后来则在村民的排挤与告发下被逼加入反叛军。在异闻带剧情的最后,因为挺身保护立香而死,最后被立香安葬。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Lostbelt No.1永久冻土帝国 安娜斯塔西娅 兽国的皇女

出生在弱肉强食的俄罗斯异闻带,年龄为二十岁左右。父亲曾是街道的警卫队长,但在向杀戮猎兵请愿食物时被害身亡。

雅嘎虽然肉体能力远强于泛人类史的人类,但也要消耗巨量的卡路里维持自身,三天断食便足以致命。

内心深处一直其实厌恶着这样光是活着就要拼尽全力、再无余力思考其他事物的生存环境,也一直在烦恼着父亲所说的“这个世界是错的”的意义

虽然生活于“尊崇强大、抛弃弱者”的雅嘎社会,帕茨希却照料着年迈的母亲,为了交两倍的赋税,不断狩猎魔兽,也因而被村里其他的雅嘎视为不正常的、异类的雅嘎。

在狩猎魔兽时,与两个遭到咆哮兽包围的旧种人类——立香与玛修相遇。一眼便看出旧种立香的身体能力完全比不上雅嘎,但隐约感受到拥有亚从者性能的玛修很强。但是这种“弱小却能生存下来”的情况,让帕茨希对那种“不必变得强大,弱小之物也可以存在的世界”(泛人类史)产生了兴趣,内心暗暗决心与迦勒底保持交集。双方通过交换“异闻带内的现状与常识”与“适合狩猎的魔兽聚居地”的情报构筑了基本的互信,将立香与玛修暂时藏匿于自己的住处。对只是数分钟前萍水相逢的立香与玛修两人投来的关心与友好表现得不知该作何反应。

后来在杀戮猎兵巡视街道、搜寻违抗 沙皇伊凡雷帝 威光的旧种人类科尔东魔术师时,遭到恐吓的村民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还是将其排挤与嫌恶对象的帕茨希告发给了杀戮猎兵,在一时冲动下帕茨希攻击了杀戮猎兵,也就再也无法留在村落里,在立香和玛修的掩护下逃离。之后,帕茨希与迦勒底一行前往阿塔兰忒(Alter)所带领的反叛军进行交涉,帕茨希也顺势加入了反叛军。

数天后,在粮食仓库遭到杀戮猎兵焚毁的情况下,反叛军迫不得已决定前往帕茨希曾经的村落征收粮食。正式行动前,迦勒底、阿塔兰忒及帕茨希等人,对存在根深蒂固的矛盾的反叛军战士与亲皇派村民间,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发生暴力冲突的危险性进行了讨论。虽然帕茨希表示一定会调解双方,阿塔兰忒、立香也对此赞同,但是阿维斯布隆则基于自己生前的社会现实判断并指出,在长期的高压与憎恶下,两边的雅嘎之间必定会发生不必要的杀戮,甚至有演变为屠杀的可能。

实际交涉时,一开始,藉着帕茨希、立香以及身为从者的比利小子的介入,反叛军与村民双方虽稍有摩擦,但局势仍旧可控。但是随着杀戮猎兵的介入,杀戮猎兵、村民与反叛军之间的交火导致死伤者越来越多。最终,这场悲剧靠着阿维斯布隆的及时救场才得以解决。


在乱战之中,帕茨希打算回到曾经的住处确认母亲是否安好,却被曾经的邻居狞笑着告知了母亲已经被他们动手杀死的事实,并一枪解决掉了这个邻居。至此,帕茨希再次体会到了这个“强食”、“弱者连肉都算不上”的世界的不合理,在迷茫之下选择离开反叛军与迦勒底

但在逃脱时,孤身一人的帕茨希作为反叛军的残党被神父抓到,为了逼问出情报而押送到了异闻带之王 沙皇伊凡雷帝 的面前。面对神兽化而成长了近450年的伊凡雷帝,因为雅嘎近乎魔兽/野兽、容易屈从强者的种族特征,身为典型而平凡的雅嘎的帕茨希瞬间精神崩溃,绝望之下吐露了反叛军的新旧据点位置。之后,帕茨希被扔进化为怪物弥诺陶洛斯的阿斯忒里俄斯的迷宫中,任其自生自灭。

随后反叛军据点遭到杀戮猎兵的毁灭性打击,前来救场的迦勒底一行遭遇弥诺陶洛斯,被宝具迷宫困住并遭到分断。

在迷宫内再次遇到立香后,帕茨希明确表示就是自己背叛了反叛军并透露了据点的位置,就算因此被杀也无妨,但绝不想再次见到雷帝,也对挑战身为绝望化身的伊凡雷帝的行动方针表示反对。

立香则明确地表示自己不打算伤害帕茨希,同时也不会放任雷帝不管。区区弱小的旧种人类,却能表现出雅嘎已经舍弃的善意与坚定,面对为此感到困惑与不解的帕茨希,立香一行承认了自己是来自完全不同的泛人类史的世界。

而在对话中,帕茨希也意外得知,他认为是怪物般不可能战胜的伊凡雷帝,在泛人类史中却在50岁左右便已早早死去。也许是因此松了一口气吧,帕茨希对那个“即使是弱者也能存在,而即使是绝对的强者也会消逝”的泛人类史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在闲聊中倾听了立香来到迦勒底前平凡的日常生活,以及很多迦勒底内的趣事,态度上渐渐转变成向往、羡嫉着那种,不必抛弃什么也能活下去的世界。

不抛弃弱者,尽自己可能去做到最好。
所以,才不会感到恐惧。
才会感到心情舒畅。

——美丽得令我嫉妒,
——开朗得令我想下杀手。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帕茨希再次加入了立香一行的队伍,并靠着雅嘎优秀的听觉,配合比利小子枪声回音定位的方式突破了迷宫。

此后,旁观了迦勒底一行与雷帝的对决。


而在异闻带最终决战时,被告知了“ 雷帝异闻带之王 被击败,这个异闻带就会被剪定”的事实后,阿塔兰忒为了雅嘎们的未来选择站到异闻带的一方,贝奥武夫面对难下杀手的雅嘎大军也遭到阿塔兰忒的牵制无法驰援,比利小子尚未赶来,而连续的战斗下玛修也已经体力不支。最为致命的是,从未体验过不受期待甚至是遭受恶意的救世之战,也从未做过毁灭世界的觉悟的立香,早已失去了斗志。 此时,雅嘎反叛军,将枪口对准了崩溃的立香。

而曾经由于雷帝的强大而屈服的帕茨希,这一次,却为立香挡住了子弹。


剧透(对泪腺特攻)

——怎么样,看见了吗。看见了吧。
我不由扬起嘴角,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无论被打倒多少次,都会站起身,继续战斗的他,
最终得到的......
却是被自己拯救之人所杀害的
最糟的结局
以及到头来是在毁灭自己所拯救的世界的
最糟的真相。
......与伊凡雷帝战斗、获胜的他,
所获得的,就是这些。
不屈服于那巨神般的雷帝,
勇于与之战斗并获得的报酬,
就是这些。


仿佛即将跪下、颓然不振般呆然伫立的他,看上去如此脆弱。
——现在的话,就连我也能杀得了他。

一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冲了出去。
如弦上之箭。
如膛上子弹。
迈开双腿。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


儿时见过的街头卖艺的雅嘎,在心中向我发出了刺耳的嗤笑。
“无聊透顶的街头卖艺。” “靠卖艺来混饭吃的行为,简直太可耻了。”
......这种常识是从何时开始盛行的呢。
雅嘎们的内心,甚至失去了笑的从容。



奔跑。
身为雅嘎的自己,本就无所畏惧。
但倘若视死如归的自己,还存在恐惧着的东西的话,
那肯定就是——


那肯定就是
能笑着活下去的家伙死去之时。

剧透(对泪腺特攻+强化状态解除)

 
......不可原谅。
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绝对不会原谅你,
告诉我还有幸福的世界存在之后,却还是被打败这种事的。

所以,站起来,站起来去战斗!
去傲慢地主张能让你笑着活下去的世界才是最好的,才是应该延续下去的啊。

挺起胸膛。
挺起胸膛,为你那羸弱的世界战斗啊!

......不要输。
不要输给这种除了强大一无是处的世界。


我.......什么都不懂。
什么是御主,什么是从者,
泛人类史、异闻带什么的,完全搞不懂。
但是,假如这个世界是错误的......假如这充满了艰辛的一生有什么意义......

那一定是证明了,还存在着幸福洋溢的正确的世界。

正因如此,才还没完。
你还要继续 战斗活下去

剧透(对泪腺特攻+强化状态解除+无敌贯通)

 
......哈哈......你在哭吗......
居然哭鼻子......
什么嘛......看来......
弄哭你......也没想象中......那么有趣呢......

  • 立绘
   
立绘 立绘

角色相关

礼装《异端的雅嘎》

―――这是一幅幻想的绘画。
是画着属于幻想着星星的雅嘎的,绝不存在的世界的画。
即便如此,你也在心里描绘着——
那个看到星星,满足地笑着的狼的身影。

雅嘎

雅嘎之名来源于俄罗斯传说中的食人妖魔バーバ・ヤガー。剧情中帕茨希披露,由于雅嘎一族的诞生除了是人类与魔兽的合成之外,在种族改良的过程中,不仅曾无情地抛弃弱者,更是会把弱者当做食粮消耗,即是同族相噬的禁忌行为。其祖先们似乎也是出于铭记历史与告诫后人的意味,才将种族名取自バーバ・ヤガー这种食人妖魔。

传说的原典即是芭芭雅嘎(Ба́ба-Яга́),外貌通常是丑陋的老妇人 像巫师3里的林中夫人三巫妪那样的吗? ,在斯拉夫民族的传说与童话中常见,通常是食人、尤其是孩童的邪恶女巫形象,但在近代的极少数的一些篇幅中则被描述为中立甚至是善良的。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