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安哥拉曼纽(Fate)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小安一破.jpeg
基本资料
本名 アンリマユ
(Angra Mainyu)
别号 小安、此世全部之恶、元祖Avenger
发色 黑发
瞳色 棕瞳
声优 寺岛拓笃
萌点 纹身小恶魔系口嫌体正直
出身地区 古代波斯
亲属或相关人
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间桐樱卫宫士郎
巴泽特·弗雷加·麦克雷米兹卡莲·奥尔黛西亚
天草四郎时贞
相关图片
卫宫士郎是抹杀自身的欲望,不允许世界的不合理的善人。
相反的他是许可自身的欲望,不理会世界的不公平的恶人。
既然是站在正反面的位置那么自然有许多共通点。
哼哼……简直就像是用两面镜子对着照的恶魔一样
——卡莲

安哥拉曼纽TYPE-MOON旗下Fate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在游戏《Fate/stay night》中首次登场,在游戏《Fate/hollow ataraxia》作为男主角正式登场。

目录

从者面板

Avenger

御主:巴泽特·弗雷加·麦克雷米兹
真名:安哥拉曼纽
性别:男性
身高·体重:167cm·58kg
属性:混沌·恶
筋力:E,耐久:E,敏捷:A,魔力:D,幸运:E+,宝具:C

职阶能力

复仇者 A

受到伤害时的NP上升率变高。能更容易地积蓄仇恨·怨念。

忘却补正 A

暴击攻击的伤害值比其他从者高。(会趁着对手忘却之时袭击)

自我回复(魔力) E

直到复仇结束为止魔力都会不断地涌出。魔力会每回合微量地回复。

保有技能

右齿啮咬 C

Zarich。冠以恶神之名的武器。接下对手的攻击,将其缠住。敌方单体的暴击率下降。

左齿啮咬 C

Tauri。冠以恶神之名的武器。将被接下的对手武器破坏。敌方单体的Charge减少,攻击力降低。

四夜的终末 EX

宣告终结的“圆环世界之壁”。对手全员的强力debuff、己方队伍的状态回归到默认值(default)。(Buff、NP量变为零) (「FGO」中不存在)

死灭愿望 A

不怕死的生存活动。战斗时,无视肉体的极限而行动着,无限制地增加着速度。 当然,最终将会自灭,但在燃烧殆尽为止的刹那、最后的仅仅数秒,安哥拉曼纽能够逼近一流的从者。

宝具

伪写记载之万象(Vas Avesta)
等级:D
种类:对人宝具
距离:无限制
最大捕捉:1人
Vas Avesta。
罗亚斯德教教典:Aversta之伪书
是一种能将自身所受到的伤害原封不动向对方返还的最初的诅咒。
……虽然听起来很好,因为本人如果受到致命伤害的话,会在宝具发动之前就死亡了,但如果不是“自己受到最大限度的不致死的伤害”的条件下的话,宝具就无法发动。
只单个使用Avenger是无法取得胜利的,在此宝具之后必须要有能打到敌人的伙伴。毫无疑问能力是最弱的。

人物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生前

原本的真身只是名普通青年,出生在信仰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的村庄,不曾接触到魔术与神秘的成长。直到有一日,村人为证明全世界的人皆拥有善性,青年被作为世界一切之恶的象征,背上世界所有的罪恶而献祭。 简言之,就是将所有的罪恶都丢给他,这样其他人就没罪了。 虽说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方法,但他确实“拯救”了一些人类,因此成为了极致的反英雄。

第三次圣杯战争

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由爱因兹贝伦以异国的经典作为触媒,代替Berserker的位置作为复仇者违规召唤出来。是一无名的反英雄。 作为安格拉曼纽被祭之时,由于名字被“遍示记载之万象”除去而逃过咒术,在人世间已无相关的记录。尽管如此,作为英灵却是力量不足,第三次圣杯战争被爱因兹贝伦召唤时,始终没能用上宝具就被击败了。

第四次圣杯战争

在黑泥将卫宫切嗣吞没后,借由爱丽丝菲尔的形象出现(安哥拉曼纽本身是虚无的,所以此处的黑太太既是小安也是太太)。被卫宫切嗣果断舍弃。作为黑太太诅咒了卫宫切嗣。将英雄王吞没后没能污染而将其吐出,但是也影响到了与英雄王契约的言峰绮礼,使其复活。

第五次圣杯战争

经常以被Saber劈掉为结局,但是在HF线,以类似于樱的从者的方式出现,是为黑影。最后被士郎投影的Rule Breaker切断了和樱的联系,被士郎投影的圣剑击碎。

夜之圣杯战争

在巴泽特濒死时回应了其不想死的愿望,将她真身维系在假死状态,在圣杯内进行循环四日——夜之圣杯战争。

凛复制宝石剑失败爆炸,让冬木市卷入了无数的可能性之中,从者全部出现,死去的御主(除了言峰绮礼)全部复活。循环四日的夜之圣杯战争与外界产生了接触口。

在夜间安哥拉曼纽作为巴泽特的从者不断循环作战。在白天,则化身卫宫士郎享受日常生活。和变成黑爱丽丝菲尔的情况一样,安哥拉曼纽相当于将自己变成了卫宫士郎这个存在,在白天也不知道自己就是Avenger安哥拉曼纽。

在长时间扮演老好人卫宫士郎的角色后渐渐被其性格感染,开始为他人找想。作为卫宫士郎从卡莲处得知了四日循环的真相,把卡莲推了后和卡莲一起前往天之逆月,说服巴泽特一起结束四日循环。巴泽特来到入口,来到了第五天,安哥拉曼纽则来到了出口,回归了虚无。

在后日谈中,巴泽特和卡莲来到卫宫邸,要求借宿,卫宫邸的女孩子们离开客厅开作战会议,卡莲借机用抹大拉的圣骸布拘束了士郎,随后和巴泽特一起在士郎身上画满了纹身,发现其果然非常像小安,在士郎忍不住喊出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后,这两只反而感觉言语变得粗俗刻薄的士郎更像小安了要是住下来肯定会经常纹身play非洲大酋长EMIYA

武器

左齿啮咬: C - 读音为Taurvi(热),Avenger左手的短剑,主要用于牵制对手的武器

右齿啮咬: C - 读音为Zarich(饥渴),Avenger右手的短剑,主要用于斩断对手的身躯

宝具

伪写记载之万象(Verg Avesta)
等级:C-
种类:对人宝具
范围:不明
最大捕捉:1人

拜火教教典的抄本,Avenger唯一持有的宝具,是被攻击后才能发动的报复性魔术。并非自动发动的宝具,而是要计算时机进行咏唱的魔术。

世界最古老的诅咒,其能力为将施术者所遭受的伤害原封不动返还,即共有伤害的原始巫术。虽然不如能加倍返还的正本,但能将伤害刻写在对方的灵魂上,只要施术者身上的伤不好,伤害共有者的伤也无法痊愈或治愈。此招只要符合两项条件就能无视对手的对魔力:对一个对手只能使用一次、施术者不能立即死亡。如果立即死亡,诅咒就无法返还,因此能做到的最大攻击是受到濒死的致命伤,尽量撑到把伤返还。

第三次圣杯战争时始终没有发动的时机,Avenger就被击败了。hollow时借此迫使敌人使出必杀技,就可以让芭洁特解放「专门克制必杀技」的Fragarach。

遍示记载之万象(Avesta)
等级:不明
种类:辅助型宝具
范围:-
最大捕捉:-

拜火教教典的正本,记载过去事物的辅助性宝具。因为是自动记录,对战斗没有帮助。

如自动打字机一样的东西,能将言语没能表达的感情或连本人也没查觉到的感情以文字记录下来。是正确记载全部事物之书,符合「经典」之名。

拥有将伤害加倍返还的能力,Avenger的宝具则是其赝作。

其他资料

原本的真身只是名普通青年,出生在信仰琐罗亚斯德教的村庄,不曾接触到魔术与神秘的成长。直到有一日,村人为证明全世界的人皆拥有善性,青年被作为世界一切之恶的象征,背上世界所有的罪恶而献祭。

简言之,就是将所有的罪恶都丢给他,这样其他人就没罪了。

虽说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方法,但他确实「拯救」了一些人类,因此成为了极致的反英雄。

最弱的英灵,因为原本只是个普通人,战斗力甚至比不上魔术师的芭洁特,但是对上没有攻击英灵手段的普通人仍旧有绝对的胜算。

据其所言似乎拥有「绝对能战胜人类」、「以人类为对手绝对不会输」这种性质的能力,只要对方是人类,就算是史上最强、比英灵还厉害的怪物也可以确实的杀死对方。

对于杀人的「质」有着绝对的自信,只是速度比不上「」和「蜘蛛」而已。 每次轮回都玩着同样的智慧拼图。

身体上的刺青正是此世全部之恶的体现象征,会因为时代对恶的标准不同而产生改变。

在平行世界的第三次圣杯战争时并未被艾因兹贝伦家给招唤出来,所以大圣杯才没有被「此世全部之恶」给污染。

虽然被称作「此世全部之恶」,但并不是「七大恶」Beast,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只是被强行冠上此称号的关系。

Fate/Grand Order

人物详细

拜火教被称为人类最古老的善恶二元论宗教。他传承着拜火教,并且是被冠以恶魔王称号的servant。他是否为真正的安哥拉曼纽,只能由他的召唤者亲自判断。
虽然特化了杀人的能力,但做不了超越这个界限的事。在超能者们相互战斗的圣杯战争中起不了任何作用。名副其实的最弱的servant。

羁绊故事·一

身高/体重:167cm・58kg
出典:琐罗亚斯德教
地域:古代波斯
属性:混沌・恶  性别:男性
「请大家将双手借给我。因为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次令人愉悦的反派角色的登场,请热烈的表示欢迎。嘿嘿嘿嘿。」

羁绊故事·二

当然他并不是真正的恶魔。
在某个村子里原本是个无功无过的青年,他最终成为了英灵。
他只是因为发生在村子里的一个教诲,哪里都有可能出现的规定,而被选为了活人献祭品的,像你一样的某个人而已。

羁绊故事·三

这个教诲,是指决定恶的教诲。
在那个村子,正是因为每天要忍受痛苦与贫穷所以才需要这个教诲的存在。
『我们的生活之所以完全没有变轻松的迹象,是因为有恶的存在。』这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无法得到救赎的人们的内心中,被这种荒谬的想法所冲击,由此产生了一种想法:邪恶——即作为牺牲品的人是必须存在的。青年正是因为「他是胁迫善良村民的邪恶的存在」,「事情无法顺利进行的元凶」,「无条件的蔑视」之类的理由被选为供品,被幽禁在山顶上,至此坠入人间地狱。

羁绊故事·四

青年在承受了人类所能够体验到的所有折磨之后,理所当然的死去了。
但是对于这些不合理的憎恨被深深烙印在岩牢内,他最终成为了无名的亡魂。
在青年消失之后,在持续怨恨的村民们死去之后,就连村子本身都消逝不见之后,他仍旧被束缚在山顶之上,继续眺望着人类的生活,人类的丑恶,人类的喜悦。
温暖的光。他宛如贤者一般思考着自己所不能被给予的“理所应当的生活”。

羁绊故事·五

『万象之伪誊抄』
等级:D 种类:对人宝具
Verg Avesta
琐罗亚斯德教教典:Aversta之伪书
是一种能将自身所受到的伤害原封不动向对方返还的最初的诅咒。
……虽然听起来很好,因为本人如果受到致命伤害的话,会在宝具发动之前就死亡了,但如果不是“自己受到最大限度的不致死的伤害”的条件下的话,宝具就无法发动。
只单个使用Avenger是无法取得胜利的,在此宝具之后必须要有能打到敌人的伙伴。毫无疑问能力是最弱的。

最终故事

在善恶两元论的世界里,恶只有安哥拉曼纽。
换言之,他是这个世界所有的恶。
青年被当做那样的存在,从结果来看,村民被从恶中拯救了。只要他是恶,那么村民们除了善以外就什么都不是了。
凭借这些功绩他做为英灵被召唤。
没有名字的被害者。这种并没有任何丰功伟绩的人,可笑的是因为圣杯的愿望,而成为了真正的恶魔。
把过去的概念匹配到相应的职阶来召唤的Servant系统里,他应该被称为高级等级的例外了吧。

能力设定

CV:寺岛拓笃 人设:ネコタワワ
星级:- 职阶:Avenger
能力面板
筋力 E 耐久 E
敏捷 A 魔力 D
幸运 E+ 宝具 C
保有技能
  1. 右齿啮咬 C
    【敌方单体的暴击发生率降低(30%[Lv.1]→50%[Lv.10])(3回合)】
  2. 左齿啮咬 C
    【敌方单体充能减少
    攻击力降低(10%[Lv.1]→30%[Lv.10])(3回合)】
  3. 死灭愿望 A
    【给自己赋予每回合Quick卡性能缓缓提升状态(80%~160%[Lv.1]→160%~320%[Lv.10])
    (每回合获得增幅量的1/4,第4回合起达到最大值)
    5回合后战斗不能】
职阶能力
  1. 复仇者 A
    【自身受到伤害时获得NP量提升(20%)
    自己以外的己方全体(包括替补)弱体耐性降低(10%)【负面效果】】
  2. 忘却补正 A
    【自身的暴击威力提升(10%)】
  3. 自我回复(魔力) E
    【赋予自身每回合获得NP状态(2%)】
宝具
万象之伪誊抄Verg Avesta
等级 C- 种类 对人宝具
【赋予自身待机状态(1回合)【负面效果】
HP回复(1000[100%]→5000[500%])
敌人回合结束时,自身在该回合收到的伤害对敌全体加倍奉还(200%[Lv.1~Lv.4]→300%[Lv.5])】
  • 立绘

绊等级达到10时赠送给玩家的专属概念礼装

 
概念礼装「最后的碎片最后の碎片
概念礼装介绍翻译

翻译来自FGOwiki

有人说,邪恶之心将永存远方,诅咒人世。

那是嘲讽人类恶的必要恶。
那是为铸造飘渺的和平而存在的安全机构。
并没有人记得无记名的基石。

逝去的日常。
崩坏的自我。
烙印的憎恶。
见证这一切直到最后的碎片。

———曾爱过他的奥尔黛西亚(紫阳花),在境界绽放着。

剧情相关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第x章 xxxxxx


幕间物语


名台词

「―――それでも、命には価値がある。
悪を成す生き物でも。人间に価値が无くても、今まで积み上げてきた历史には意味がある。
いつまでも间违えたままでも―――その手で何かが出来る以上、必ず、救えるものがあるだろう」

「―――尽管如此,生命还是有价值的。
即使是只能重复罪恶的生物。就算人类本身没有价值,其堆积的历史也是有意义的。
就算一直都在重复错误―――只要还能用这双手够做些什么,必定、会有能够拯救的东西吧。」

——〈Spiral Ladder〉,通往天之逆月的阶梯上,卡莲以为Avenger是讨厌人类的,Avenger对其做出的回应。


「……バゼット、世界は続いている。
濒死寸前であろうが断末魔にのたうちまわろうが、今もこうして生きている。
それを―――希望がないと、おまえは笑うのか」

「……巴泽特、世界还在继续。
不管是行将就木也好被病痛折磨著也好,现在也都是活着。
你―――要嘲笑这些是没有希望、的吗?」

——〈天之逆月〉中,要巴泽特脱离轮回,面对现世生活说出的建言。


「华やかなのは生きてる证だ。
日々の楽しみは、
できるだけ辉くものじゃないとな」

「华丽才是活着的铁证。
每日的乐趣,
不尽可能地发光发热可不行呐。」

——《Fate/tiger colosseum UPPER》的Avenger线Ending,三人赏烟火时说出的台词。和其生前经历作比对,更是百感交集。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