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Commons-emblem-success.svg
此作品已完结。

《孔乙己》是由鲁迅所写的一部和主人公同名的短篇小说,最早发表在1919年4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后编入《呐喊》。

孔乙己
Kyj.jpg
原名 孔乙己
作者 鲁迅
地区 中国
出版社 Flag of China.svg人民文学出版社
连载杂志 《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
发表期间 1919年4月

目录

原作介绍

 

小说描写了一个迂腐不化且穷困潦倒的书生,因没什么营生,只得浑浑噩噩虚度光阴,也因此常沦为在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最后消逝在人们的记忆中的悲惨形象。

小说的篇幅不长,但是意味深长,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旧社会的风气,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这句话极好地体现了对其他人来说,这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的所有价值。

我们只玩梗,小说这东西毕竟还是要自己解读才有意思嘛,这里可没法一句一句剖析过去。

几个比较知名的梗

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皿煮的××能是××吗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能是××吗
ooo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我考一考你。茴香豆的茴字,怎么写的?……回字有四种写法,你知道吗?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情绪上的一波三折,就如同没事找事总喜欢显摆的人一样,有人理睬自然高兴,可以搬弄本事了,但若是没人理睬,也会自觉没趣。这个可怜的小人物,平日便不受待见,现在就连十几岁的年轻小伙计也跟着人群的态度一般,对他毫不留情。

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茴香豆吃,一人一颗。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写出了孔乙己对孩子的慈爱但是却吝啬、小气的性格特征,把凭空捏造的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套用古文,批判讽刺了旧时封建社会所谓“知识人”的迂腐和无用只能摆着装B的空花瓶、空泛的教学内容。

万能蓝本

不必多说,这部短小的小说几乎是万能的。不知从何时起,网络上流行起各种以《孔乙己》为蓝本改编的段子,有时候仅仅是截取一部分段落改编,也有时候是改编全文。这些段子多为调侃之用,亦有讽刺时事的内容。

 
此处仅列举部分有名的范文,请勿在此处大量罗列,更多相关请参考外部链接段落或百度一下。
改编之一:细胞器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二:崔化钠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三:薮乙己——《兽娘动物园》(B站标题《兽娘动物园》)版

(源自《兽娘动物园》动画第10集薮猫在小木屋旅馆半夜偷吃加帕利馒头的插曲) 薮猫一到大厅,所有吃馒头的兽娘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薮猫,你嘴角又脏了!”她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红茶,要一碟加帕里馒头。”便排出九枚加帕利硬币。她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吃人家馒头了!”薮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昨晚亲眼见你溜到厨房偷吃馒头,还被小包发现。”薮猫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馒头不能算偷……偷馒头!……friends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わーい”,什么“たーのしー”之类,引得众兽娘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改编之四:所罗门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五:魔理沙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六:发动机扔硬币事件[1]

老太太一上飞机,所有坐飞机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老太太,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吧!”她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枚硬币,扔进发动机里。

改编之七:碧蓝航线-刷箱子bug

有一天,大约是七月前的一个礼拜,拉菲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指挥官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桶石油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Z23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拉菲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司令部头上去了。军火库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拉菲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改编之八:战舰世界日驱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⑨:琪露诺版[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十:宽乙己[点击进入页面]
改编之十一:SCP基金会

SCP-CN-073是站着喝酒而编为Euclid的唯一的异常。它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它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它是中国分部收容的第73个,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第73个收容的异常应该叫073”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它取下一个绰号,叫作073。073一到店,所有喝酒的异常便都看着它笑,有的叫道,“073,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它不回答,对储藏室里说,“温两碗营养酒,要一碟巧克力。”便排出九文大钱。它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073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机动特遣队的书,吊着打。”073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Euclid级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HD”,什么“鲨鱼”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073喝过半碗营养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073,你当真救了高中生们么?”073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研究员也捞不到呢?”073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数据删除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收容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特别版:孔乙己的遗言[2]

我叫孔乙己。

现在跪在一个破烂的蒲包上,双手做双脚,拖着已经断掉的腿,一点点向前蠕动。

肚子里的酒还在燃烧着,咸亨酒店离我越来越远,酒店里的灯光也越来越远,酒店里的笑声我还能听见。

大概还是笑话我的吧,读了那么多圣贤书,最后落到这个田地,由他们笑话吧。

我是君子,读过圣贤书的君子,君子是不怕笑话的,君子固穷,君子就连站着喝酒也是穿着长衫的……可是,我已经没有了腿……

我爬到了一个墙角。

这寒夜里,两旁的穷苦人家,早早地把灯熄了,只剩下咸亨酒店的灯火……

酒精快烧完了,我有点冷,把手上的泥拍了拍,缩进袖筒里,靠在墙上,闭起眼睛回味一下那酒的暖意…

世道变了。

以前都读圣贤书,我娘用板子打我,逼我写一遍遍作业,毕竟读上了大学可是能当大官的啊!

我呢?在娘呵斥下,把那死气的文章琢磨透了,什么“回“字有几种写法啊?太小儿科了,我能把语文课本解读的深入透彻。

比如,当鲁迅写出“晚安!”我马上就能说出:“晚安的‘晚’点明时间,令人联想到天色已暗,象征着当时社会的黑暗……”。当看到鲁迅写出“吃饭”,我马上就能想到这是说对旧社会穷人吃不上饭的讽刺,吃字暗指生存状态,表明鲁迅先生巧妙抨击封建社会人吃人的现实……。

就凭着这手我28岁那年终于考上了大学。

然而,大学是毕业了,紧跟着就失业了。

世道变了,圣人书有什么用呢?

隔壁三娃子,小学三年级就不念了,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可是跟他老子学了电焊。前年跟他老子一起去了加拿大,还特么技术移民。现在家里有车有别墅,还把班花勾搭走了,在人家国家里生了五个娃,五个呀!还特么国家养着。

还有后面胡同王小耗子,上学时候天天跟我抄作业。高考那会,也不知道他当局长的老爹买通了谁,硬是跟我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分数还比我高。还没出校门就挂职了,我毕了业找工作时候,人家已经是副科了。

最牛的就属二狗子了。那小子打架斗殴,初中没毕业就被开除了。跟他老子搞拆迁,带着他那帮爱打架的小兄弟,扒一片房子自己能赚一栋楼。几年前,成了地产商了,原来的校长找到他,求他买原来的校址,开发成高档小区,完事送了校长两套房。他也没吃亏,把校长家的二闺女娶到家当了三房。

我还想琢磨点别的,眼前一黑,咸亨酒店的灯熄了,我想起了我老娘,舍不得吃喝供我读书,灯都舍不得点,还欠了一屁股债,如今她老人家不在了,可债我得替我娘还债。

可是,我除了读圣贤书什么都不会。

去应聘,每次都是碰壁,想去码头扛活,这身体弱的扛不了半个麻袋。思来想去上个私塾教教我那套,毕竟这方面我还行。可课堂上二狗子他家那小兔崽子就笑话我,说我教那玩意有什么用,你懂哥们义气吗?私塾教了两天就被老板开了,说我不合时宜。

我呀,心灰意冷。反正老娘不在了,留个破家也没啥用。每天从家里拿出点破烂,好歹换几个钱,在咸亨酒店里面买点散白。乐呵一会是一会。

有回实在没钱了,去了二狗那借俩钱,这小子连门都不让我进,气的我到他们工地顺走了两根钢筋,二狗的狗腿子居然把我的腿打折了。二狗陪了我点钱,我也没治,就用这破蒲包当了腿,接着去咸亨酒店喝酒。

最近钱花的差不多了,茴香豆也吃不上了,舔一口从酱菜桶上拔出的锈钉子,就上一口酒。钉子上还有茴香豆的香味,我咂咂嘴,回想过去小伙伴们抄我作业的日子……

突然脸颊一凉,是片雪花。十月的绍兴居然下起了雪。我抬头看看天,天那么幽冷,那么深邃,看得我骨头里面生寒气,我哆哆嗦嗦拾起一根树枝,在雪地上写:吃饭…晚安,晚安…吃饭,吃饭…晚安,晚安……………

国际版:韩乙己

《韩乙己》

韩国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德国叫道, “韩国,你又被中国吊打了!”他不回答,对美国说,“萨德,还有吗”便排出九文大钱。欧盟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中国的东西了!”韩国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中国的长白山,吊着打。”韩国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白头山[3]不能算偷……白头山是我们国家的!……我大国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领土主权”,什么“历史问题”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韩国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德国便又问道,“韩国,你当真是大国么?”韩国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 “你怎的连五常也捞不到呢?”韩国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大国气度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美国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美国见了韩国,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韩国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非洲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些历史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懂,……我便考你一考。筷子,端午节,孔子是哪国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东西,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韩国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大国的时候,耍赖要用。”我暗想我和大国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中国也从不将韩国当回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 “谁要你教,不是中国的么?”韩国显出极惋惜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摇头说,“不对不对!……孔子出生在韩国,是中国剽窃我们的,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韩国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画地图,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韩国。他便教给他们点无赖技巧,一人一次。孩子听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汉城。韩国着了慌,弄过萨德将汉城罩住,弯腰下去说道,“这是我的,,不能给”直起身又看一看萨德,自己摇头说,“不要抢我的地方,白头山是我们的”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韩国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反例:WT紫电

紫电一一甲是紫电家族能不见喷气机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金属机身,机翼间时常夹些掉漆;一部2000功率魔改过的增压的发动机。用的虽然是中单翼,可是竟然是层流翼,机翼似乎十多年没有中弹,也没有拉断。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能量绕圈,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是紫电家族最小的的,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小紫电。小紫电一到机场,所有美系便都看着他哭,有的叫道,“小紫电,你又追野马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航空油加满,992曳光蛋。”便排出银币。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涂油了!”小紫电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追着野马30d,吊着打。”小紫电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拦截轰炸机的事情,不能算涂油,局地战的事情,能叫涂油??”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满油拖带”,什么“舔地火箭”之类,引得众人都哭了起来:机场内外充满了绝望的空气。

然而现在紫电已经真的凉了

前方侦测到
不明级别的高能反应!
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萌百版孔乙己萌百编辑千万不要看!

 
↑现在有八种了,

5.BilibiliVideo
6.bilibiliVideo
7.Bilibilivideo
8.bilibilivideo

现实意义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然而孔乙己还是没有死。

外部链接

 
  1. 2017年6月27日,一位老太太临上飞机前向发动机里扔硬币祈福,导致航班延误了4个小时。详见 http://news.163.com/17/0628/07/CO0I5NPC0001875P.html
  2.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45378/answer/101169948
  3. 汉语中的“长白山”在朝鲜语/韩语中称为백두산(白頭山),所以韩国在这里会说成“白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