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Vocaloid殿堂曲题头.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荣膺Vocaloid中文殿堂曲称号。
更多Vocaloid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导航


如戏.jpg
曲绘 by Systjcfl
歌曲名称
如戏
于2017年2月1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洛天依
P主
芹菜猪肉大馄饨
链接
bilibili 

简介

如戏》是2017年2月1日由芹菜猪肉大馄饨上载至哔哩哔哩的Vocaloid中文原创歌曲,由洛天依演唱。殿堂曲,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本曲表达了沦为戏子的主角无奈而苦涩的感情。其中的戏腔调教十分优秀,PV富有古风色彩。

文案剧情一波三折,出人意表,在得到许多人赞叹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质疑。

词作的话

大家好我是作词 热评的伪(划掉)文案也是我写的 我有几句话想说一下
1 禁止改文案禁止改文案禁止改文案!!!
2 文案是同人私设,也是这首曲的一部分,be一早就定好的,如果有不喜欢的小伙伴实在很抱歉,右上角叉掉就好。
3 阿绫是丫鬟,乐正绫还是那个乐正集团的千金 。
4 文案本来是辅助对歌的理解 希望大家还是更多关注曲子本身。
5 文案第一段被b站吞掉部分内容 补在文案评论里了
最后特别谢谢大家能喜欢这个作品 真的特别谢谢。(´;ω;`)

——袖蓝M,评论区#424

歌曲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文案

天依是江南最大富豪魏兴歌的千金,听说她美若天仙。可是,她自己知道,她在15岁之前一直呆在家里学琴棋书画。
爹从小就跟她说以后她是要送去京城言家联姻拓宽家族生意的。
15岁的时候,爹为她买了个丫鬟,唤作阿绫,看起来也就跟她差不多大的样子。
多年以后她才明白,阿绫是爹最后的退路。
阿绫软软糯糯的,长的也好看,跟天依还有几分像。天依很喜欢她,从来不把她当丫鬟。她跟阿绫一起看书写字,一起下棋画画,她甚至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丫鬟什么都会。阿绫有时候会帮她装成男孩子偷偷溜出府玩耍。天依很开心,她喜欢吃冰糖葫芦喜欢拨浪鼓喜欢街上叫卖的小玩意儿。
恍惚间,天依已经20了,今年夏天她就要下嫁言府了。她跟阿绫躲在被子里聊一些小女儿的心事,她说言府家公子风评很好,从不流连烟花酒地,说言府公子一表人才,多少姑娘都芳心暗许,说自己有点期待又有点担心…阿绫只是听天依絮絮叨叨地讲着,偶尔笑笑,却也不多言。
终于到了成亲的那天,天依穿着红衣服,盖着盖头,紧紧拉着一旁阿绫的手,几个老妈子和丫鬟搀着她往门口走。
走到院子里假山的时候,阿绫突然挣脱了天依,她还没缓过神脚步随着丫鬟往前走,稍稍落后的阿绫用力把她推向假山凸起的地方,一切发生的都是这么猝不及防。天依昏过去以前隐约看到了阿绫诡异的表情。
天依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1个月后了,她躺在床上,无意中听到丫鬟们的碎语。
阿绫替她嫁过去了。
整个江南都知道,魏府的千金嫁给了言家的公子。八抬大轿,好不热闹。
天依感到有点烦躁,她没想到爹会这么做。她想起身,出去走走。挣扎了一会,勉强坐了起来。
这么多年的努力好像全然不需要了,她再也不用深更半夜还在那里背四书五经了。
可是爹为什么要这样做,等自己伤好了还是可以嫁过去啊,阿绫又为什么这样做,明明在她面前很善良不是吗?
她这么想着,往外面走去,不知不觉走到了池边,池水映出天依的脸,一道疤醒目地刻在左脸上。她发出一声惊呼,踉踉跄跄往回走。
怪不得,怪不得爹让阿绫嫁过去,谁会要一个破相的丑八怪。
哈哈哈,她不禁摇头笑出声。
从此天依再也没走出自己的院子一步,爹也再没来看过她。
没过几年,家里破产,爹受不了打击过世了。
她无奈之下去酒楼卖唱为生,那时候的天依,脸上疤早就淡了,略施粉黛就能遮盖住。人又好看,曲也唱得好。
一个人过得也算自在。
有一天她照例在台上唱戏,无意中瞥见后座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跟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说说笑笑。那个女子可不就是阿绫。
造化弄人。
天依忍着痛,唱完一曲。
慌忙下场卸妆,想去问问阿绫当初为何这样对她。卸到一半时,她停住了。
她想到阿绫眉眼间流露的幸福终究还是做不到这样狠心。
罢了罢了。
就这样各自安好吧。
她独自走回家,独自斟了几杯酒,独自唱了几句词,不知为何今天的月亮好像更加圆了。

歌词

作编曲
调教
芹菜猪肉大馄饨
作词 袖蓝M
曲绘 Systjcfl
PV 意志驼


晚霞迎归鸟 细雨打湿石板桥
尾鱼追逐着 点水长篙
远处乐声绕 暖风惊动青青草
落花轻吻着 马蹄飘摇
又一室欢闹 杯盏流转喧嚣
烛火耀 伊人俏
水袖旋转而起 后落地
掩住泪弄花的墨笔
戏词里唱的离合悲喜
在尘世中一幕幕演绎

旧事何处找 醉梦才把愁忘掉
圆月照进了 当时年少
谁往窗外瞧 树下谁往 窗里照
相顾虽无言 垂眸偷笑
又一年美好 滋味无人知晓
景未老 曲终了
水袖旋转而起 后落地
掩住泪弄花的墨笔
戏词里唱的离合悲喜
在尘世中一幕幕演绎

又一年美好 滋味无人知晓
景未老 曲终了
水袖旋转而起 后落地
掩住泪弄花的墨笔
戏词里唱的离合悲喜
在尘世中一幕幕演绎

曾经也感叹格外动听
如今却恍若听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