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地下城与勇士:圣职者(女)/圣骑士

< 地下城与勇士:圣职者(女)
Dungeon Fighter.jpg勇士,欢迎来到阿拉德大陆!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地下城与勇士的相关条目仍在建设中,共建阿拉德需要你的帮助


[ 显示全部 ]

圣骑士
Crusader
크루세이더
クルセイダー
转职

DNF女圣骑士.png

二次觉醒

DNF炽天使立绘.png

基本信息
转职外号 奶妈、黄脸婆
初始职业 圣职者(女)
精通武器 十字架
精通防具 板甲
伤害类型 魔法固定伤害
觉醒
觉醒名称 福音传道者
Evangelist
에반젤리스트
二觉名称 炽天使
Seraphim
세라핌
代表人物 欧贝斯·罗什巴赫

圣骑士是《地下城与勇士》中女圣职者的转职之一。能使用多种BUFF强化和保护队友,并用圣光的力量攻击大范围敌人。

目录

转职特征

  • 转职后,站街握住十字架项链祈祷时,周围有金色的羽毛向四周飘散。
  • 二次觉醒后,站街握住十字架项链祈祷时,角色背面出现金色的天使翅膀,且周围有金色的羽毛向四周飘散,羽毛比转职后更多更大。

背景故事

欧贝斯·罗什巴赫以其优秀的能力领导着这支由女性组成的圣职者军团。她们用蕴含神性的声音和圣光的力量保护着战友和无辜的人们。

这些少女曾经是落入黑暗教团之手的牺牲者。
黑暗教团的邪恶祭司们将少女们的恐怖和痛苦的呻吟当成赞歌来欣赏,他们狂热的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能够为世界带来真正的光明。少女们一起被覆上伪装者的血,被悬挂在十字架上苦苦挣扎。
那时,还没有成为四大神官的欧贝斯发现了这些异端行为之后,毫不犹豫地投入到拯救少女们的战斗当中,在数十个异教徒的围攻下将她们救出,然后把她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让她们重新接受新生。

此后的雷米迪亚大圣堂常常响起歌声。从她们歌唱的那天,那些为了听到赞歌的市民和巡礼者把大圣堂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有些人担心她们身上的黑暗之血会扭曲她们的灵魂。
但圣光的沐浴让她们堕落的心灵彻底得到了净化,少女们一个接一个的接受到了新的启示,真正的启示。
受到虚伪启示的可怜少女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启示而重获新生。

之后,欧贝斯为了她们创建了新的圣骑士团,并将她们编入对抗伪装者的战斗序列当中。
这个新的圣骑士团因现在她们的存在而创建,用充满圣光启示的声音和力量,来帮助无辜的人们并支援战场的战友。

现在的她们不再是普通的少女,而是真正的圣骑士。
为了击退仍然没有消失的黑暗的气息,为了拯救更多陷入苦难的人们,她们的身影出现在世界各地。
这些全都是按照神的旨意……

[1]

觉醒:福音传道者

身为孤儿的我曾经坚信神是不存在的。
如果神真的存在,为什么世上仍有那么多不幸;
如果神真的存在,当我们祈祷时,为什么祂会听不到;
如果神真的存在,为什么要让我们饱受苦难。
所以能信赖的只有自己。
神明只是让我们逃避自己的幻想而已。

就在那天,村民们准备着祭典的时候,我听说很多人都会来,心想这真是一个好机会。
我可以偷点东西填饱我好几天没吃任何东西的肚子了。
那天晚上我隐藏在商店街的人群里像平时一样盗取财物。
但也许是因为太大意了,竟然被警卫兵发现了。
为了摆脱警卫兵,我逃到了最近的一间大教堂里面躲避了起来。
教堂里非常地安静,但是不久之后我听到从里面传出歌声。

我循着歌声一直往前走。
随后,我见到了她。
正在唱歌的她穿着纯白的服饰,头上戴着装饰着十字架的帽子。
她见到我,对着我微笑了一下,对我轻轻摆了摆手,让我过去。
我很想接近,但是我害怕了起来,我害怕如此污秽不堪的我沾污了她的神圣。
看到我驻足不前,她笑着向我走了过来。

“可怜的孩子啊,今天我能在这里遇到你,是祂的旨意……你要记住,祂一直都与你同在。”

她把手放在我的头顶开始歌唱,给予我神圣的祝福。
那一天,我感受到了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温暖。

第二天我怀着想要再见到她的心愿再次来到了教堂。
她对着我向神祈祷之后,开始咏唱敬奉神明的歌曲。
然后,我听到了神的声音,
如此的温暖,如此的宽容,如此的慈祥。

后来,我皈依教团之后,才知道她其实是被称为“福音传道者”的高阶圣骑士。

各位,神一直都在你们的身边,只是你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今天在这里告诉各位我的故事,意在让大家明白我听到的故事和歌声中的意义,神与我们同在。

-虔诚的福音传道者向饱受苦难的村民散播的福音-

[1]

二次觉醒:炽天使

礼拜堂的烛火与平常一样静静地散发着光芒。
她们就像不会被动摇的烛光一样静静在各自位置合掌祈祷。

那天是某个具有宗教意义的周期结束之日。
她们为已祈祷了很长时间,不过她们还是各自端正的守在自己的位置上。

从太阳升起到夜幕降临,祭典结束的钟声悠扬的响起。
随后她们像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慢慢睁开眼睛。

但是她们眼中熟悉的礼拜堂的风景和烛火却再也看不到了。
周围被一片漆黑覆盖,甚至很难让人分辨出自己是否睁开了双眼。虽然可以感受到膝盖触碰地面,但是此刻的感觉就如同处在一个虚无的空间。

下意识的惊诧让她们中有一个人想要点亮烛火。但紧接着却只能听到类似微弱叹息声一般的祷告。
然后她们就没有再做出任何动作,也没有谁尝试开口说话,仿佛在坚信这也有某种意义一般。

“你们……”
不知道从哪传来仿佛可以填满整个空间的声音。她们举头凝视虚空,之后仿佛把太阳缩小了几倍一样的光芒进入了视野。光芒在她们的头上灿烂的闪耀着却一点都不刺眼,也不会驱散周围的黑暗,仅仅是停留在那个位置。

望着光芒的她们渐渐开始感觉到了很难推测时间经过的空虚感。光芒猛烈的闪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就像水面在波动,仿佛就像光的帷幕一样。光的波纹仿佛就像在温柔地跟她们说不要害怕,并要求她们毅然地守在那里。

虽然她们心象和思维都凝聚在一起,已经无法准确地认知是过了几秒、几小时还是几天,但是她们还是秩序井然地凝视着光芒。

“想想你们经历过的黑暗有多深?”

再次响彻的声音低沉阴森,让人多少感到一些压力。明明声音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她们却无法回答问题。声音传来的同时,她们感觉到了填满周围的黑暗无限扩张。明明是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暗,但是这扩张或者说是膨胀就像看一个固定的风景渐渐远离自己一般让人感到无比现实。

停留在头顶的光芒与黑暗扩张的速度一样远离她们。光芒离她们越远,她们就感觉自己陷入的越来越深。随后,这感觉就像再现了远古之始最初得到黑暗的人落入深渊一般,沉甸甸地对着她们的精神施压。

那个声音仿佛一直说着什么,但是就像光芒离她们越来越远一样,声音也感觉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的。虽然听不懂但是她们要做的事情已然十分明了。那是不管黑暗有多沉重,亦或者光芒会因被黑暗消灭,她们依然有抓住光芒,并将其投射到世界的使命。

[2]

觉醒插图

觉醒

 

二次觉醒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