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佩拉·维恩

Dungeon Fighter.jpg勇士,欢迎来到阿拉德大陆!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地下城与勇士的相关条目仍在建设中,共建阿拉德需要你的帮助


[ 显示全部 ]

佩拉·维恩
페럴 웨인
Pharrell Wayne
佩拉·维恩.jpg
游戏原画
基本信息
性别 男性
年龄 37
种族 天族
发色 黑发
声优 国服游戏:赵铭
拓展信息
阵营 根特、七神之鞘翅
出生 诺斯匹斯
位置 斯曼工业基地
萌点 天才科学家离家出走
相关人物
朋友:梅尔文·里克特
母亲:安杰·维恩

佩拉·维恩是韩国游戏公司NEOPLE开发的网络游戏地下城与勇士的登场角色。游戏中的NPC,位于天界的斯曼工业基地。

目录

背景

继承过去机械七战神之遗志而所创建的研究组织“七神之鞘翅”中的天才科学家。与同为七神之鞘翅的梅尔文·里克特关系非常密切,在电气工程学的造诣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作为贵族之岛诺斯匹斯的维恩家族的一名嫡子,他十分不甘于自己的人生要由父母来决定的命运,便在15岁时,偷偷地离家出走来到了皇都。随后,在偶然间接触到的电气工程学方面展露出了自己的天赋,并很快成为了一名机械师。由于在机械实用设计方面也有其独到的见解,因此由他设计的自爆型机器人“追击者”逐渐在机械师当中得到了普及。

虽然已经脱离的贵族世界,但他的骨子里依然浸透着尊卑礼仪,所以他不但说话绅士,而且依旧颇为重视礼节。目前,为了击退占领能源中心的安图恩,一直在斯曼工业基地潜心研究当中。为此,他还会寻求冒险家们的帮助。

语音

国服
场合 台词 语音
闲置状态 G项目的研发已经接近尾声,史无前例的大战即将爆发。
七神之鞘翅的其他人都去哪了,唉,这些不靠谱的家伙。
富国强兵,何分贵贱。
天界的女人个个都是母老虎,不知道其它地方怎么样。
多看几眼那里的安图恩吧,或许过阵子就会变成另一副景象了。
对话开始 啊,你来啦。
不知有何事商谈?
呵呵,劝你小心为妙。
对话结束 回去吧。
这样也挺好的,慢走不送啦。
年轻一辈像你这样的不多见了。

对话

好感度 立绘 类型 台词
一般   对话
热死我了~都怪该死的安徒恩,感觉就像在蒸桑拿一样。你也一定很热吧?如果这时候能够到凉爽的溪谷间,吟诗作曲该多好啊……
嘿嘿,你说谁会想到,出身名门的我竟然在干这种粗活……不过我本来就对政治不感兴趣,更何况工作其实不分贵贱,只要做的事情是自己喜欢的就好了。不用去在乎别人怎么看你,找准自己的位置就对了!
你知道机械师G系列的机器人都是谁设计的吗?哈哈哈,没错,就是我!是不是非常棒的创意?考虑到它们的用途会非常广泛,在设计的时候更是重点加强了轻便性这一特点。听说现在深受天界女性的喜爱……哈哈,女人心思也不是很难猜嘛……
收到礼物 (待补充)
亲密   对话
哎呀,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抱歉抱歉,我正在想事情呢,没看到你。刚才我正在构思全新的改良方案,但要是进一步加工的话,成本就会超过预算……唉,不管做什么,钱都是最大的问题。
呼……一天到晚待在这个阴沉沉的地方,连心情都变得忧郁了!喂,你有这种感觉吗?啊,你是个冒险家,应该见过大世面,这种环境你早就习惯了吧?我听说,米娅对下面的世界非常感兴趣,你有空的时候去给她讲讲你的经历吧?我?我不是不感兴趣,但我现在更喜欢安心地做研究。万一哪天我想出去游历的话,到时候我有不明白的地方还要请教你咯。
你喜欢音乐吗?我每当头脑混乱的时候就会听音乐。我喜欢古典乐,也喜欢打破常规、节奏激昂的音乐。可惜的是,自从战争开始之后,愿意花时间出新曲子的音乐家越来越少了。音乐能带给人安慰。我觉得战争中最需要的就是音乐。唉,我希望这个国家能尽快地安定下来,让那些乐师们可以安心地创作音乐。
你想了解‘七神之鞘翅’?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强的个性,对不同的事物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光是介绍它就很麻烦呐……关于个人的评价,需要你亲自见过之后才能得出。我只能告诉你,尽管经历了许多风波曲折,但天界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全都是因为‘七神之鞘翅’及其前身机械七战神。啊,当然我指的是技术层面。其他领域的专家也做出了很多贡献。
收到礼物 (待补充)
喜爱   对话
啊……专心研究了好久,连饭都没吃得上,现在我肚子……我感觉我连意识都饿得模糊了……以前我饿几天的肚子都能保持精神,可最近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是因为上了年纪吗?呵呵呵,真是心酸啊。
‘战争推动技术发展’,这句话你听过吗?打倒巴卡尔之后的漫长岁月里,我们的技术都没有取得什么大的成果,一直停滞不前……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从某个方面来说。研究动力甚至不如当初了。但是,随着与卡勒特和安徒恩交锋,我们的技术再次进入高速发展的时代……不论是文化还是技术,都是依靠彼此碰撞来获得动力。当然,这种话我只能当着朋友的面说,身为研究者,战争不一定是件坏事……
嗯……她可真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嗯?你问我在说些什么?我在读一封信呢,这信里说上次的项目在费用的详情上有些问题,所以让我去当面解释,去一趟可不止一天两天,说不定得花上几周呢,真是麻烦的事情啊……这封信是谁写的?是项目负责人安杰·维恩……咳咳,也就是我的母亲。她自从离家之后,就从来没有问候过我,每次联络我都是这种事情。你觉得她这样做是因为想见我?她不是这样的人。在私下她甚至没把我当成儿子对待过。我甚至怀疑过‘传说中那么伟大的母爱就是这样的吗?’。唉,总之她是个了不得的人。
有件事,我想偷偷地讲给你听,这话我可是头一次对其他人说呢……我啊,在考虑一件事:等事情结束、缓过来气之后,我想要不要把姓氏给换了……虽然有点对不起祖先,但我觉得这是最能梳理我内心的象征性行为。虽然有些欠妥,但我私以为这样做会让我轻松很多。当然,我现在还没做决定,还在考虑之中……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等下你先别说,还是让我自己再考虑考虑……
特殊对话

注释与外部链接